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月光透过厕所的通风口,洋洋洒洒的照在里面。。

    陈楚有些擦黑的后背上被照着有些泛白。

    身下的徐红的叫声和呻吟声在深夜打破寂静,传得很远。

    随着微微的夜风,那呻吟和叫声遥遥的回音中转变了些许的味道。

    让人听着很像夜猫的低叫,和孩子的柔柔弱弱的哭声。

    她那白花花的身子皮肤表层已经布满了cháo湿的汗泽。

    陈楚爬在她的身上,感觉到微微的湿润。

    徐红闭着眼,忍受着蹂躏。

    腮边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湿透贴在脸上。

    两腿间像是被一只粗大的树干杵着要把她的身体穿糖葫芦串起来似的。

    下面仿佛骨头要被撑开。

    同时,陈楚也感觉的挺疼,不过却爽。

    徐红下面分泌的水不少,但是那小洞却不大。

    自己坚挺的下面要干进去有些困难。

    刚才只进去一个头,又拔了出来。

    沾着那水咕叽咕叽的声响,再缓缓的推进。

    “徐红,你这里真紧啊!都要把我夹shè了。”

    “啊!那你,那你就shè。”

    “那可不行。”陈楚坏笑了一下。

    肩膀扛起她圆润的白花花的一条大腿,嘴忍不住在她白白的大腿根叭叭亲了两口。

    “徐红,你这大腿真白……”

    说着把她另外一条大腿压在下面。

    手抬着自己的家伙,在徐红的火烧云上磨蹭着。

    借着月光,他看到自己的家伙把她腿间大嘴唇和小嘴唇都蹭的分开。

    然后慢慢的往里面捅着,捅了一点又抽出,这样一点点的滑腻柔进着。

    徐红啊,啊,的呻吟。

    感觉不像刚才那样痛了。

    忽然,陈楚慢慢的压上去,肩膀再次扛起她两条大白腿。

    两手托住她白皙的腿弯,慢慢的往下压。

    她白白的膝盖已经差不多到了脸庞了。

    陈楚下面缓缓抽出,然后猛然用力往前一顶。

    随即扑哧一声。

    “啊!!!”这次徐红差点疼的晕了。

    十指狠狠的抓住陈楚的肩膀,不长的指甲几乎都全陷入他的肩膀皮肤。

    陈楚下面像是撞开了什么东西似的,虽然里面紧的很,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心软了。

    不管徐红怎么叫唤。

    他已经开始抽送了起来。

    不过抽送的速度却不是很快。

    里面紧紧的鱼肠道几乎要把他的大东西挤压崩开。

    他忽然觉得东西小点好了,那样也不用进去这么费劲了。

    进去了,他嗯了一声,接着下面嗯嗯的干了起来。

    传来熟悉的呱唧呱唧的水声。

    还有胯骨拍击徐红大腿根和屁股蛋子的啪啪声音。

    随着陈楚每干一下,徐红的身体就抽搐一下。

    她双手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流出,贝齿紧紧的咬住下唇。

    身子被陈楚干的往前一窜一窜的。

    每被干一下,她就强忍着,忍不住就啊的叫一声。

    被干了四五十下,她感觉下面有些麻木了,两条大腿被随便的劈开。

    忍受着自己被一下又一下男人在上面的冲击。

    “啊!啊!啊!!!”徐红感觉身体被加快侵入,痛着痛着,一股从没有过的爽意蔓延全身。

    自己就像是在风浪中飘忽似的,被干的摇曳着,有种晕晕乎乎玉仙玉死的感觉。

    她松软的仰躺在女厕所的水泥地上,身下陈楚的衣服已经被她的汗水浸湿了,她两眼望着黑洞洞的厕所棚顶,两手分开。

    感觉自己的大腿又被劈的打开。

    脚踝被陈楚抓住。

    看到陈楚那黑漆漆的东西开始猛烈的朝她两腿间快速抽弄起来。

    她的屁股瓣被拍打的啪啪啪的更响了。

    “啊啊啊……”徐红感觉下面一股股的水流不断的往外涌。

    禁不住红着脸说:“陈楚,停一下,我,我,我要撒尿……”

    陈楚明白,这女生要喷巢了。

    不禁没停下,下面更是往死里干了。

    兴奋的扛着她的两条大白腿,整个人压到了徐红白花花的身体上。

    “啊啊啊!徐红你尿,现在就尿,我喜欢……啊!啊!”

    陈楚又狠狠拍了两下。

    两手狠狠抓住徐红两只大白兔。

    下面呲呲的喷了出去。

    “啊……啊……”陈楚打出子弹,下面也传来呲呲的喷进徐红身体里,他喷完,趴在她身上舒服的呻吟着。

    徐红感觉喷进身体里的液体烫的浑身麻酥酥的,下面终于像是开闸的洪水,她忍不住身体抽搐着,水噗嗤噗嗤的流了出去。

    “啊……”徐红呻吟着,身体像是蛇脱皮一样的s型的扭曲着。

    “啊!陈楚,我,我好……好热!啊!我……我不行了,啊……快再干我……啊……”

    徐红也不知道自己说着什么。

    她受不了的**着。

    陈楚里面的家伙虽然软了,不过还往前顶了几下。

    “啊!”徐红喘息着,玉体横陈着,两条大腿扭曲着缠绕住陈楚的身体。

    月光下一黑一白两个身子缠绕在一处,不断的扭曲翻滚。

    “啊……陈楚,你……你糙死我好了……”徐红呼哧呼哧的。两手紧紧的搂住陈楚的头,把他的头紧紧的贴近自己的胸前硕大的大白兔上。

    两人像是两条媾和的蛇一样缠绵翻滚。

    陈楚一条腿忽然一空。

    一下清醒过来,马上脚趾蹬住了茅坑的一端。

    糙!

    他呼哧的骂了一句。

    “咋了?”徐红问。

    “还咋了,咱俩差点滚进厕所里了。”

    徐红还在嗯嗯的呻吟回味着,这时迷糊的睁开眼,看自己的屁股都坐到茅坑边上了。

    不禁脸红了红。

    自己和男人都干到茅坑里,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出这事。

    忽然,她糜棱的问。

    “陈楚,我sāo吗?”

    “嗯,你够sāo的。”

    “烦人,你就不会说不sāo,哄我一下也行啊。”

    陈楚笑了。

    亲了亲她红的红润的嘴唇。

    “你不sāo我还不喜欢了。”他说着抱住徐红的屁股,一个翻滚,两人又滚回到衣服上。

    两人身上都汗涔涔的。

    徐红感觉他下面又有些硬了。

    “陈楚,别……别再干了,我……我下面太疼了,这是我第一回,你得照顾我。”

    “行。”

    陈楚就这么搂着她。

    看着厕所外面的月光。

    两人光着腚在里面躺了好一会儿,身上干的差不多了。

    徐红就要起来穿衣服。

    陈楚也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也该回家了。

    陈楚只把裤子穿上了,衣服没法穿了,索xing就光着膀子。

    “徐红,我送你回家。”

    “哎呀……”徐红往前走了一步,腿就哆嗦了一下。

    陈楚一下想到张老头儿说过,处女第一次干完了,走路不方面。

    徐红也知道这些的。

    当下有些为难。

    “我,我现在还咋回家啊……不如,不如去你家住得了。再不,咱俩就在厕所这对付一晚上……”

    “去我家?这……行,走。”

    陈楚也豁出去了,心想不能在厕所住了。

    毕竟把人家徐红给干了。

    干的还不轻。

    索xing不怕挨老爹骂了。

    抱着徐红一直走到了二八自行车旁边。

    把她放在自行车后座。

    随后他骑着车拐来拐去的往家走。

    镇中学离家又六七里路,陈楚骑着不快。

    感受着徐红的小手搂住他的腰,脸蛋儿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

    听着她轻轻的说:“老公,以后你要对我好……”

    陈楚感觉一个女人像是对他倾心,心里一阵满足。

    其实徐红这人也不错,不过,季小桃怎么办?

    他皱了皱眉。清亮的月光中仿佛浮现了季小桃那娇美的面庞,和凸凹秀颀的身影。

    他忽然摇摇头。

    心想想那么多干什么?虱子多了不怕咬,女人多了那是好事啊!

    他呵呵一笑。

    伸手去摸徐红的胸,自行车一侧歪,差点拐进壕沟里。

    “哎呀,你好好骑车,等……等到家让你摸个够……”徐红轻轻的掐了他后腰一把,脸又贴近他的后背。

    晚风习习,她感觉脸上**辣的。

    不过这种感觉,她却很幸福,很满足。

    不知不觉,两人到了陈楚家。

    三间泥草房,在夜晚黑乎乎的。

    徐红看到陈楚家,还是有些紧张的。

    还好时间不早了,农村人都有早睡的习惯。

    一片抹黑的。

    陈楚轻轻的打开大门,把自行车推进院子里,摸着黑锁好。

    一拉门,见门没插,显然是陈德江给他留门了。

    儿子又不知道跑哪得瑟去了。

    陈德江也管不了了。

    心想自己半大小子的时候,也是谁都管不了的。

    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

    只有以后让他学门手艺,再给他找个厉害点的媳妇,能拢得住这匹尥蹶子的马了。

    他便喝完酒早早的睡了。

    房门却没插上,心想那驴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门就没插。

    ……

    陈楚拉开门,见徐红站在房门口。

    心想她下面可能还疼。

    就过去把她抱紧屋里。

    然后插好门。

    又把她抱紧自己的房子里。

    没有开灯,接着月光,他把被子铺好。

    又把徐红抱到了炕上。

    徐红脸红红的。

    小声说:“陈楚,以后咱们睡觉,你是不是也要这么抱我,那你才叫疼媳妇呢。”

    陈楚被她说的心里火烧火燎的。

    见到月光里那翕动的小嘴儿。就忍不住抱住她的脖子狠狠的亲了起来。

    还一面往下扒着她的衣服。

    “啊……陈楚,你轻点,亲亲我好了,别干我了……今天不行了,我养几天的……”

    陈楚答应了一声。

    自己两下脱了个大光腚。

    然后把徐红也扒光了。

    在她脸上,身上,屁股蛋子上狠狠的亲着,蹭着。

    反正不能干了,他硬邦邦的下面就在徐红的身体上出留着。

    徐红也被他弄的浑身发烫,娇喘呻吟不止。

    折腾好一阵,他才消停。

    光着屁股搂着徐红说:“老婆,咱好好睡觉。”

    徐红嗯了一声,躲进了他的怀里。

    头枕着陈楚的胳膊。

    陈楚一手搂着她,一手放在她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

    忽忽悠悠的睡了。

    鸡鸣时分,陈楚不情愿的起身,舍不得的抓了两把徐红白白的臀瓣。

    徐红嗯嗯两声呻吟。

    他下面立即硬邦邦的了。

    但还是穿好衣服,硬着头皮出门,跑到那处荒地演练拳法。

    酣畅淋漓的练到东方再次显出鱼肚白。

    陈楚才一路小跑回到家。

    这时也只有五点左右,但已经有些人家升起了炊烟。

    陈楚回到自己的屋子,洗了洗身体,脱得光不出溜的,搂过徐红的身子就开睡。

    回笼觉倒是睡的很沉。

    ……

    陈德江早上起来,打了个哈欠。

    拽了拽陈楚的房门。

    见落着帘子,门插着。

    不由得骂道:“驴啊!太阳都嗮屁股了!我去给牲口割点草,你起来下面条!”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陈德江正拿镰刀要出门。

    身后有人说道:“叔,面条你想吃过水的,还是荤汤的啊……”

    “啊,我想吃……啊?”

    陈德江一哆嗦,刚拿到手里的镰刀掉到地上,差点砸到脚面上。

    忙回头,见一个模样俊俏的女孩儿一面梳头,一面笑着问自己。

    “你……你……是……”

    陈德江瞠目结舌,看到儿子房门开了,陈楚还在那呼呼睡着。

    陈德江明白过来,臊得老脸通红。

    心跳加速。

    “啊,是,你,你这闺女长得真俊啊,我那小子有福气!哈哈!”

    陈德江干笑两声,也不割草了,麻溜钻自己屋里去了。

    心里恨死陈楚了,怎么把儿媳妇领家里了也不和自己说一声呢。

    心想怪不得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一晚上猫叫呢,感情不是猫叫啊,是这驴小子在办那事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