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你男人?哼……不要脸……”朱娜嘀咕了一声。。

    “你说谁不要脸?”

    ……

    陈楚晕了。

    这女生吵架,他可不想参合进去。

    也不知道该怎么参合。

    还好到了村头,也便到了老张头儿那了。

    他停下车。

    让徐红在门口等一会儿,自己进老张头儿屋。

    朱娜气得呼呼的,见陈楚停车了,她也就和同学骑车走了。

    陈楚让徐红在门口等着,她也不说啥,而有几个村里人见冲她指指点点的。

    也有笑的。

    “驴啊,来了?”张老头儿问了一句,还在火炉旁烤火。

    陈楚都服了他了。

    这老家伙一年四季都在烤火,就那么怕冷么?

    “老家伙,我把徐红拿下了。”

    “呵呵,恭喜啊!好事!”

    “好啥啊?我拿下她了,朱娜我还咋拿下了?”陈楚说着一脸的郁闷。

    张老头儿笑了。

    “这有啥?男人能让女人为自己争风吃醋那叫本事,反过来,她们闹的越凶越好,那多热闹啊,要是没有女人为你争风吃醋,那你活的有意思么?”

    张老头儿喝了口酒,咂咂嘴:“对了,妇女主任那sāo娘们不是让你今天晚上去干她么?也拿下她!她对你以后有好处。”

    陈楚有点不情愿。

    “老家伙,那是交易啊!为了给我家盖房子,然后我……我舍身……”

    “呸!你舍个屁身?你还以为自己挺干净哪!再说了,什么叫做交易?就算是交易怎么了?男人靠女人那叫本事,不叫丢人!成吉思汗知道?那么牛逼,也不是靠女人起家么?他也不是借助媳妇的家族势力振兴的部落么?后来又认了一个干爹……”

    陈楚呼出口气。

    “你这小子啊!别犯浑,男人什么叫做气节,当做不做,不能忍,以为那叫气节,那叫狗屁!那种男人不会成事的!你现在就需要磨练,再说了,你又不吃亏,没听说过男人干女人还说自己是吃亏的。”

    陈楚点了点头。

    又把老疤的事说了。

    张老头儿叹了口气。

    “你现在还差一些,拳打出去,但力道还不够,回去弄几个沙袋,绑在树上,现在你的套路姿势都掌握好了,差的就是力度,一力降十会,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种磨练以后是免不了的。你要成大事,就要付出成大事的代价,还有,以后这种事少问我,一个男人连打架都怕?丢人不?问我女人的事儿还行。”

    陈楚咧咧嘴。

    心里狠狠鄙视张老头儿。

    “嗯,知道了,老家伙。我走了啊!”

    他转身往外走。

    张老头儿抿了口酒问:“那两本书背的怎么样了?”

    “刚看个开头。”陈楚打了个哈哈走了出去。

    骑着车驮着徐红,先把她送到家附近,然后骑车上学去了。

    到了学校刚赶上铃声响起,差一点就迟到了。

    虽然是早自习,但学校还每个班挑一个学生,带着红袖标过来检查。

    一般负责这事儿也都是学习好的。

    迟到啥的是要扣分的。

    哪个班分扣的少,就得流动红旗……

    陈楚坐在后面,便感觉朱娜总是目光不善的朝自己看过来。

    他听了张老头儿的话,心也放宽了。

    如果正常的心态,自己喜欢她,肯定会和她解释什么的。

    但现在陈楚的想法是解释个屁啊!

    老子有对象咋的,就是让你知道,而且还要有一天上了你。

    老子要上的女人多了去了。怎么的?

    他这么一想心里就平静多了。

    随手打开代数书本,随意翻看着。

    那胸前的玉扳指也暗淡的亮着。

    陈楚感觉头脑特别的清晰。

    自习课,他把初一和初二的代数都看完了。

    那些曾是他无数ri子噩梦的代数公式,今天看起来特别的简单。

    就像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了似的。

    那些难解的方程,什么x,其实就是为了求一个数而已,没那么难的。

    本来数学也很简单。

    主要就是求这个数,如果理解了,便觉得这东西非常有意思,越来越感兴趣,理解不了,便会越是枯燥。

    一整节课,陈楚从来没有这么感兴趣过,解来解去的,竟然初三的课本还没看,就能解开三元二次方程了。

    路小巧下课的时候偶然路过他身边,看着他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公式,有些惊奇。

    不过还是摇摇头,她可不认为陈楚说道在学习,是写着玩的。

    几个女生也和朱娜嘀嘀咕咕的,说着那徐红的事儿。

    朱娜只是冷哼,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别人的样子。

    十分钟后,上课铃声响起。

    王霞抱着一摞英语试卷进来。

    “大家静一静,咱们已经初三了,学习也要比以前加重一些,英语在中考的时候要占一百五十分,不能小看,以后咱们每周都要来次测验,来提高大家的英语成绩……”

    她说着眼睛瞄了陈楚一眼,见他还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想起昨天两人在办公室搞的那把,把她下面糙的那个舒服。

    回到家晚上都还回味着。

    现在一见到陈楚,她下面就直痒痒。

    两条大腿不禁加紧了一点。

    心想要是自己男人那玩意像陈楚的家伙一样该多好,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

    ……

    旁边的马小河推了他一把。

    小声说:“陈楚,老师看你呢!”

    “哦!”答应了一声。

    他这才收了本子和代数书,满脑子还是乱糟糟的解题思路。

    他见王霞冲他笑了一下。

    一见她今天穿着深蓝sè的牛仔裤,下面有点高跟的旅游鞋。

    本来修长的大腿更显得丰腴xing感。

    上身黑sè紧身的小衫。

    暴露着小白蛇一样的胳膊。

    陈楚心想,如果把王霞的裤子扒掉。

    扛着她两条大腿,下面干着,她那小细胳膊再缠绕自己的脖子。

    肯定过瘾。

    心里正意yin着,考卷已经发下来了。

    题量还行,一节课四十五分钟后答完交卷。

    陈楚稀里糊涂的二十来分钟写完就交卷了。

    反正他感觉会的都填了,不会的那憋着也是不会。

    交完卷大大咧咧的和王霞说去上厕所。

    王霞红着脸,答应了一声。

    路过前座朱娜的时候,听她小声嘀咕着:“混,也不知道家里给拿钱供你上学干啥的……”

    陈楚皱皱眉。

    看了她一眼。

    朱娜今天穿着牛仔短裤,上身带着条纹的小衫。

    陈楚真想把她按倒,短裤扒去,小衫给她撕碎,好好把她糙一顿。

    让这女生整天和自己作对。

    陈楚偷偷冲她咽口唾沫,走出了班级。

    几个学习好的,也陆陆续续交卷了。

    王霞批卷子也很快。

    课本来是化学课,她和新来的化学老师窜了一节课。

    很快把卷子批完,然后一边念着分数,一边往下发卷子。

    英语一百五十分满分,要九十分及格的。

    第一的还是路小巧。一百十四分。

    王霞鼓励她几句。

    随后又往下发。

    整个班才三十来人,发的也很快。

    及格的没多少。

    “金奎,58分,得努力了。马小河……6分……选择题就蒙对两个……”

    下面传来一阵哄笑。

    金奎和马小河都过去接卷子,两人低头耷拉脑的。

    朱娜嘴角挑起冷笑。

    “朱娜,68分,需要努力,陈楚……98,及格了。”

    众人像是被雷击了一样。

    几乎不相信耳朵,陈楚能及格?

    两人走到前面领卷子。

    朱娜像是耳朵失聪了似的,不相信的盯着陈楚的卷子上看。

    以为肯定是老师说错了,是18,或者8分才对,直到她看到陈楚卷子上红艳艳的98分,才相信这是真的。

    不仅是她,整个班都哑巴了。

    “陈楚,说说你怎么进步的这么快?”王霞也惊讶起来。

    前几天还给她补课,这小子连英语单词都没几个会的,怎么一下就及格了?全班三十二人,除了路小巧一百四十分,其他人也就四五个达到一百一十几分左右的。

    陈楚的成绩绝对前十了。

    “嗯……老师教的好,教学方法用的好……开发了我的潜力。”

    陈楚淡淡的说着。

    王霞却脸红了大半边。

    “教的好?都教到一被窝去了能不好么……”王霞心里像是有只小兔子乱撞似的。

    忙打岔说道:“陈楚同学进步最大,大家为他鼓掌!”

    掌声中,朱娜眼睛扫过来。

    刚好和陈楚碰到一处。

    她嘴角动了动,轻声说了两个字。

    “抄的……”

    不光是他,班里的学习尖子也都这么认为的。

    课下课就是间cāo了。

    陈楚没去。

    绕了个弯,来到王霞办公室门前。

    他左右看了几眼,然后敲了敲。

    门开了,王霞脸红红的。

    “你……你咋不上间cāo?”

    陈楚进了屋,把门反锁了。

    见王霞办公室窗帘拉着,笑笑说。

    “我想让老师帮我补补课,让我的英语成绩好再提高一点。”

    这时,学校广播里传来了间cāo播放的声音。

    “第八套广播体cāo,预备……”

    “补习?补习啥?”王霞往后推了一步。

    陈楚一把抓住她光溜溜的胳膊。激动的另只手揽住她的细腰。

    “王霞,你今天穿的真xing感,我憋不住了,咱快干一把。”

    “陈楚,你别闹,正上间cāo呢!”王霞扭动着蛇一样的身子,下面已经发热了。

    “我没闹啊,只是老师的被窝教学太管用了,我还想要,你看间cāo就十分钟,咱得抓紧时间干才行!你再磨蹭,万一我干一半是拔出来,还是不拔出来?”

    “你……流氓……”

    王霞脸红扑扑的。

    她心里在挣扎着,到底是干还是不干。

    这时陈楚的手已经抓到了她的胸口,隔着黑sè的小衫抓着那里面弹跳着的大白兔。

    “啊……你,臭流氓,你轻点……”王霞投向了。

    感觉陈楚冲她耍流氓,她特别的过瘾。

    而且她下面也痒痒了,好像被他那大家伙出溜出溜。

    “好,我轻轻的,你转过去,我想在你后面干。”

    陈楚说着把王霞的身体转了过去。

    拍了拍她的大屁股。

    王霞也想好了,这样也挺刺激的,反正两人也不是头一回干了。

    她两手扶着桌子。

    陈楚熟练的解开她的牛仔裤,连同她里面的内裤往下一拉。

    王霞下半身就光溜溜的暴露出来了。

    “老师,你穿的又是白sè内裤啊,我就喜欢你穿这个颜sè的。”

    这时,广播里已经播了:“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陈楚,你快点干,时间不多了。”

    “行!”陈楚刺激的答应一声。

    解开裤带,把裤子褪掉,下面梆硬的家伙就往王霞屁股中间伸。

    “王霞,我来了……”

    王霞嗯的呻吟了一声。

    小腹贴着桌子的棱角,一只手伸到后面,扒开自己的大嘴唇和小嘴唇。

    “陈楚,你轻点,里面还没怎么湿呢!”

    “好。”陈楚答应了一声,感觉他的家伙已经被王霞的小手抓住,然后往她的小嘴唇缝隙里面塞着。

    “你别动,我让你动的时候你再动。”

    王霞说着把陈楚的家伙往自己后面塞,然后屁股慢慢的往回坐。

    她屁股白花花的,慢慢把陈楚的家伙吞进了里面。

    陈楚也啊啊的低声呻吟享受着。

    王霞再慢慢的运动屁股。

    来回缓缓抽了几下。

    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