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王霞早上来的时候,头发是像瀑布那样披散着的。。

    不过在办公室她闲着没事把头发梳拢成马尾辫,这样陪衬着黑sè修身的小衫。

    下面牛仔裤。

    显得更青c混靓丽了。

    此时,她撅着屁股,牛仔裤和内裤被褪到白皙娇嫩的脚踝。

    大腚眼子圆滚滚的,被插着一只黑漆漆的大棍子干着。

    陈楚两手抓着她跳动的马尾。

    猛干了几下。

    下面激动的差点喷出去。

    “啊……”王霞回过头,脸红扑扑的。

    “陈楚,快摸,摸我的胸……”

    陈楚激动的扑哧一声插到根底。

    两手从她白嫩的腰间伸进去,抓住那对大白兔,然后开始运动。

    王霞啊啊的叫着,马尾辫更是像跳动的火苗。

    “陈楚,慢点,慢点动,好的,好的,加快点……可以加快点了……”

    随着窗外广播里传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体cāo节拍。

    陈楚也跟着节奏啪啪啪的抽送。

    王霞听着发出的呱唧呱唧的声音,兴奋的下面的水越来越多了。

    王霞被干了四五十下,整个人已经软趴趴的了。

    “陈楚,快点shè,已经第八节了。”

    陈楚虽然有点不甘心。

    但这体cāo总共就十二节。

    没办法多干,时间有限。

    他两手便抓着王霞的腰,看着她兴奋的甩动着马尾辫。

    他下面就开始啪啪啪的冲刺起来。

    王霞的屁股瓣被拍击得乱跳,桌上的茶杯倒了,桌子咚咚咚的撞击着墙壁。

    陈楚听到隔壁又传来了咳嗽声。

    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下面更是加快动作,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黑漆漆的家伙,在王霞粉红的洞洞里面来回的扑哧扑哧的快速的干着。

    而王霞下面的水也顺着他的下面往下流。

    陈楚啊啊的激动的叫唤两声。

    下面突突的喷进了王霞身体里。

    王霞也不动了。

    享受着这粗鲁又美妙的蹂躏。

    “啊……陈楚。老师爱你……亲亲我……”

    陈楚也呼哧呼哧的,低头亲了亲她扬起的小嘴儿。

    下面抽了出去。

    接着一股白sè的液体从王霞下面合起来的肉缝中流出。

    王霞感觉大腿凉凉的,忙找出纸巾擦了起来。

    这时,外面间cāo结束了。

    陈楚舒服的下面的家伙在王霞屁股蛋子上甩了甩,甩干净了,塞进裤裆,然后提上裤子,系好裤带。

    王霞身子软软的。

    她想好好回味回味刚才的滋味。

    下面被干的太得劲儿了。

    不过她听到间cāo声音结束。

    学生往回走的脚步声从窗前传来。

    她又羞又怕。

    要是让学生发现她光着屁股被干,那可没脸活着了。

    忙抽出纸巾快速擦着还有些肌肉紧缩的火烧云。

    又把屁股蛋子上陈楚甩的液体擦干净。

    “陈楚,你怎么甩的哪都是啊?快,帮我检查检查……”

    王霞冲他递过纸巾。

    陈楚接过来,帮她擦着屁股。

    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大白腚。

    “宝贝,你这屁股比以前翘多了,都是我干的!”

    “滚!陈楚,你再这么流氓,我以后就不跟你好了!”王霞像是生气的模样。

    打开他的手。

    然后两手提上牛仔裤。

    把身上的小衫也拽回腰间。

    陈楚心想拉倒!女人就是矛盾的动物,老子要不和你这么流氓,你才不和我好呢!

    “陈楚,把门锁打开,别开门。”

    陈楚点了点头。

    王霞把地上的纸捡起来放进纸篓里。

    又把马尾辫打开,恢复瀑布般的发型。

    陈楚打开门锁,又回来摸着她嫩嫩的滚烫的脸蛋,就要亲个小嘴儿。

    王霞也要递过去让他亲。

    这时,有人敲门。

    “王老师,老师在里面吗?”

    王霞忙推了一把陈楚。

    “进来!”

    门开了。

    朱娜进来反手把门关好,见陈楚在王霞旁边站着,不禁一愣。

    想起刚才在间cāo的时候也没看见陈楚。

    王霞忙脸上红扑扑的冲陈楚说:“这个单词你明白了?读长音是轮船的意思,读短音是绵羊的意思,而且英国和美国的语音也是有差别的,即便是美国人,在纽约和加州的语音也是有不同的,就像我们的普通话和běi激ng话……”

    “嗯,老师,我明白了。”陈楚也装模作样的点头。

    “嗯……陈楚,你很努力,最近表现不错,但也不要骄傲自满,英语一百五十分呢,九十八分才刚刚及格而已,而且你不仅仅要把英语学好,其他科你也要多抓紧努力,毕竟中考又不是只考英语一科,你懂么?”

    “嗯,多谢老师,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辜负老师对我的……对我的……咳咳……对我的好……”

    王霞装模作样的喝着水,差点一口水喷出去。

    忙说:“对你的期望和对你好好学习的期盼,好了,你出去!”

    王霞偷偷的瞪了他一眼。

    胸口都吓得呼哧呼哧的。

    陈楚给她一个暧昧的眼神。

    反正朱娜站在她身后也看不见。

    这才转身往外走。

    路过朱娜身边闻到她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迷人的香水味和nǎi香味,心旌一阵摇曳,不禁暗想,啥时候能把她给干了,这辈子知足了。

    陈楚刚走出去。

    朱娜就拎着卷子问王霞问题。

    她卷子上错的太多,王霞心不在焉,下面还热乎乎的呢。

    但也给朱娜解释。

    朱娜这时小声说:“老师,我感觉……感觉陈楚好像是抄的……他,他不像能考出这样成绩的人。”

    王霞笑了笑。

    “朱娜,人总是会变的,尤其是你们这个年龄段,变化更是巨大的,可能过几年,老师都不认识你们了,也都骄傲你们取得的成就,所以年轻才是最好的资本……”

    “老师,我的理想就是能向您一样当老师,您知道吗?我最大的的理想,最崇拜的人就是你了……”

    王霞淡淡笑了笑。

    忽然觉得,她说陈楚不好,自己不爱听,所以只简单的解答她几个问题,便把她打发走了。

    而朱娜还奇怪,老师为啥不像以前那样给她每一道错题都讲一遍了。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背地里说人家小男人的坏话,人家能高兴起来么。

    临出门的时候,朱娜又看到那纸篓里有许多黏糊糊的纸团。

    心想,王霞老师最近怎么总是感冒啊……

    ……

    陈楚出门沿着教室办公室房前走。

    迎面差点撞上开门倒水的一个女老师。

    那老师二十二三岁左右。

    偏瘦,戴着一副透明眼镜。

    长相一般,身材挺好。

    细胳膊,细腿,细腰,肥臀。

    而且难得的是没化妆,扎着马尾辫,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清新的气息。

    她在王霞隔壁。

    陈楚知道了,这便是新来的那个化学老师了。

    “老师好。”陈楚笑着打了个招呼。

    “好,你,你也好。”

    那化学老师说着,脸上有点慌乱。

    显然是刚从校门出来的样子。

    没有经历社会和人生的打磨。

    而且她是学化学,属于理科生,一般越是学习好的理科生越是有点发木。

    因为这个学业给她带来的都是公式和定理,还有加在一起的化学反应,她们的思维方式也受到了影响。

    虽然在专业上出类拔萃,但是在与人交流上显得有些大条。

    比如学文的,尤其是诗人,大多是多愁善感的,自杀率也比较高……

    “老师是新来的化学老师么?”陈楚见弱就打蛇上棍。

    其实两人都明白怎么回事。

    陈楚在王霞办公室糙了她两次。

    而两次隔壁都传来咳嗽声。

    第一次糙完了王霞,往出走的时候,在窗帘后偷看自己的,就是这个老师了。

    今天自己刚出门,她又故意开门想看清楚自己。

    “哦,是,你是初三的学生?”

    她说话间目光躲闪不定,像是缺乏自信,也像是在逃避男人的目光。脸上还有些红晕起来。

    陈楚笑了。

    笑的有点邪。

    她就喜欢这样害羞的女生。

    “老师,你多大?有二十没?”

    “啊?老师还有事,有时间再和你聊。”她说着转身进屋了。

    陈楚盯着她屁股看了几眼。

    她穿着的确良的粉花长裙,下面是白sè低跟凉鞋。

    露出白白的脚踝和脚后跟。

    陈楚忽然有种冲动,想舔一舔她那白白的脚后跟。

    心里也惦记琢磨起来。

    感觉这老师挺好玩,要是能糙一把那就过瘾了。

    看她这样像是很怕男人啊,会不会是处女?自己还没玩过是处女的老师呢,要是能玩一个这样的,那这辈子不白活啊……

    陈楚边想边往教室走。

    课下课时间很长。

    还没到门口,就有人大声说。

    “陈楚,你跟我来!”

    陈楚抬头,见是金奎。

    “啥事?还不服?”

    “不服!”

    “行,走!不干你就痒痒!”

    陈楚呵呵一笑。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学校后院的树林,这也没人来。

    ……

    几分钟后。

    陈楚捏着拳头。

    冲趴在地上的金奎问。

    “服不服!”

    “不服!”金奎被揍的鼻青脸肿的,但嘴上还不让。

    陈楚现在越来越感觉张老头儿这古拳挺的牛逼。

    只要按照里面的招式来,进可攻,退可守。

    古拳里面讲究一个间距,便是肘能打到对方的时候再出拳,拳能打到对方的时候再出脚。

    而且拳打出去的瞬间脑中便命令脚踢出去。

    这样攻击没有间隙。

    而防守并不是一味的退缩,古拳讲究退亦是进,对方拳脚打来,必然有空档可是趁虚而入。

    退也是绕着圈的退。

    “金奎,你服不服?”

    “不服!老子就是不服!”

    “那起来咱再打!”

    金奎爬起来,不过很快又被打趴下了。

    这时,陈楚身后传来啊的一声。

    两人回头,见是朱娜。

    “你们,你们打架,我告老师去!”

    “朱娜,能不能别嘴欠!”金奎喊了她一句。

    擦了擦嘴角的血。

    “陈楚,你给我记着,晚上放学别走,咱接着干!”

    “行啊,我等着你!”

    金奎晃着大块头呼哧呼哧的往回走。

    陈楚也要往回走。

    “陈楚,你等会,我有事儿和你说。”朱娜咬了咬嘴唇说了一句。

    “啥事?”陈楚头也没回,两手背在脑后问。

    “你……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讲讲英语题,我有的地方弄不明白。”

    陈楚吓了一跳。

    回头见朱娜脸红扑扑的,紧咬着嘴唇。

    看样子不是假的。

    “行!”

    “但是,但是我有条件。”朱娜又说:“你,你不能让别的同学知道你给我讲题,咱,咱去那边树林讲,那里没人看见。”

    陈楚明白了,这丫头是怕丢人。

    死要面子那种人,自己给她讲题,让人知道也没人信。

    这丫头挺聪明啊!

    陈楚眼睛转了转。

    然后说:“咱不如去校外讲了,那更没人知道。”

    他说着跳过了墙头。

    学校的大墙并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

    朱娜也爬上去,跳了下去。

    “陈楚,去哪?”

    她一脸迷茫的问。

    陈楚看着她那娇媚的脸蛋,心想豁出去了。

    “去那边,有个壕沟,我在那给你讲,没人看见。”

    “啊?”朱娜露出为难之sè,却更是美不胜收。

    “你啊啥啊?不愿意咱去教室我给你讲。”陈楚说着就要往回走。

    朱娜咬了咬嘴唇。

    “好,好。就去那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壕沟走。

    陈楚心里很激动,不时回头看朱娜窈窕的身子。

    下面激动的硬的不行了。

    心里琢磨着,一会儿进壕沟不能心软,一定要糙了她,糙了她,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