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电脑坏了,倒霉啊!今天...更新晚点了,感谢沙拉打赏,本书第一个出现的堂主!)

    朱娜脸上红红的。。

    从王霞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心里就像是一只小鹿似的撞来撞去。

    王霞的话还在不停的回荡在她的脑海当中。

    她说人总是会变的。

    这一点她是相信的。

    但是她不相信陈楚这只咸鱼会变,这只咸鱼会翻身。

    这个以前矮小,邋遢,家境不好,单亲,胆怯,又有些猥琐的家伙真的会变么?

    不过,她仔细在教室想了想。

    感觉平时自己瞧不起的陈楚好像还真有点变化了。

    个头比以前高了大半头,而且今天早上她还见到陈楚驮着一个女生。

    她看那女生虽然相貌不如自己,但长得也还可以的。

    并且那意思已经承认是陈楚的女人了。

    这还是让她心里很不平衡的。

    她总是见不得人好。

    尤其是陈楚这样的人,她认定这种事是一辈子打光棍也没人肯嫁给他的。

    她曾经想过。

    哪怕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一个男人,那就是陈楚了,自己连考虑都不用考虑,出家当尼姑也不会见这样的男的。

    当然,她只是平时胡思乱想这么想的。

    事实上,也是把陈楚划到了自己的黑名单里。

    不过今天陈楚的英语分数考的很高,至少比她高多了。

    并且利用间cāo时间,还去班主任办公室请教问题。

    这还是然她另眼相看的。

    心想:“难道……陈楚真的如同老师所说的,变了么?”

    她透过窗子看向窗外,陈楚正和金奎在说些什么,然后两人朝学校后面树林的方向走了。

    她见陈楚走路的姿势和举止不像以前那样小气猥琐,亦然大大方方的。

    并且也不像以前那样邋邋遢遢,刚才路过身边时,她还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水儿味儿。

    她有点呼吸急促起来。

    忙摇晃着头。

    “不能……他是不可能变的,那种人,一辈子都不会变。”

    朱娜展开自己的卷子,不过上面的那些叉,还是让她心灰意冷。

    这些错的地方她真不会。

    想去问学委陆小巧。

    不过感觉这女生平时骄的狠。

    而自己也不愿意低头却问她问题。

    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男生她是决计不问的。

    女生……同xing相斥,异xing相吸,虽然她不这么想,但相互都在竞争,谁能告诉你,给你好好讲啊?

    她不由得想到了陈楚。

    如果去问陈楚问题,不算丢面子了。

    就他那种人,根本他不配让自己丢面子。

    而且自己和他单独做题,不让其他人瞧见,也就没事了。

    朱娜这么一想,便手里拿着卷子。

    跑到后面找陈楚。

    正见她和金奎打了起来。

    原本心里高兴,感觉陈楚这猥琐的家伙肯定被金奎揍趴下的。

    没想到趴下的竟然是金奎。

    她不禁惊讶的啊的叫了一声……

    ……

    此时,她脸sè发红。

    陈楚要和她去壕沟讲题。

    心想也不错,至少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朱娜今天穿着到大腿的牛仔短裤,下面白sè运动鞋。

    而上身是条纹状的小衫。

    把身材裹挟的玲珑有致。

    不大的胸脯在小衫中挺翘着。

    蜂腰,翘臀和一走动像是舞蹈一样裸露在外面大半的双腿彰显着青c混的美丽和活力,更是一种魅力。

    这便是从王霞身上找不见的。

    也是女人的一种吸引力,也可以说是sāo。

    陈楚回头看了她六七回。

    越看下面越硬。

    越是咽唾沫。心想人家咋长的这是?

    个头已经一米六七了,如加上运动鞋应该有一米七了。

    女孩儿这样的身高差不多是模特身材了。

    更何况她的皮肤还是那般好。

    nǎi白的肤sè,激ng致的五官,大眼睛又细又长,尤其是说话的时候,声音中xing那样的磁xing。

    朱娜一说话,他下面就难受,就想shè出去。

    “陈楚,还有多远?”朱娜问了一句。手也抚了抚额前的刘海。

    “不远了,就在前面的壕沟。”

    朱娜皱了皱柳眉。

    心想陈楚不会使啥坏?

    但又一想他敢把自己咋的?这大白天的。

    她根本想不到强激ān或者沾自己便宜的事儿。

    她骨子里看不起陈楚,认定了他根本不敢。

    她白皙细长的胳膊来回的游荡着,不禁又往衣服里面散着风。

    看了陈楚心旌荡漾。

    几次差点忍不住扑过去,就把她按到在荒地里强插了得了。

    这女生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强插了她,自己好说好商量,就然她当自己的媳妇,这样漂亮的媳妇,一辈子给她洗脚都行。

    陈楚心里想着,脚下一歪歪,差点绊了个跟头。

    朱娜一下站在那不走了。

    “陈楚,还有多远啊?一会儿上课了屁的!”

    她一说屁陈楚心里这个痒痒。

    这时,远处有人喊楚哥。

    陈楚一愣,见到另条道上走来一行人。

    等近了,见是马华强一伙。

    朱娜见到马华强一行人,不仅有些紧张,站到陈楚后面去了。

    “楚哥……楚……”马华强,黄毛脸腾的红了。

    后面还跟着段洪兴和另外两个小子,脸庞黑沉沉的叫小志,另外一个个子挺高,留着分头,不太爱讲话。

    “楚哥,你这是……”

    “我,我那个领着朱娜给她讲讲题。”

    马华强笑了。

    “楚哥,你还能给人家讲题呢?”

    “不信你问她。”

    朱娜脸上通红,马华强曾经追过她,她没答应。

    不是因为他混,而是因为她满脸的麻子和酒刺,她挺喜欢男生打架的,女生觉得有那样一个能打架的对象有面子。

    就像徐红看见陈楚能打,就主动追他,宁愿被他在厕所里糙,也愿意。

    如果陈楚被揍,是个窝囊废,徐红才不会被吸引。

    她也觉得挎着一个打架厉害的对象牛逼,没人敢欺负。

    马华强一伙都也得管她叫嫂子。

    她要是跟黄毛,可没这个礼遇了。

    徐红自然也有自己短浅的目的了。

    此时,朱娜脸上绯红。

    断断续续的说:“嗯,我,我是跟他补课……不过不是他教我,是,是我教他……是不是啊陈楚……”

    朱娜说着话,拉着陈楚的袖子摇了摇。

    陈楚被摇的心旌荡漾。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似的,朱娜是他早就喜欢的女生了,在小学的时候就意yin人家。

    想有一天自己和她都脱光腚儿躺一个被窝里。

    那时候小,不知道在一个被窝里干啥,但就想两个人都光不出溜的互相搂着。

    明白男女之事的时候,便想狠狠的糙朱娜了。

    此时被人一拉,感受着那柔滑的柔荑,他整个人都要融化掉了。

    马华强几人也有点看傻了。

    “是,我英语有几道题不会,朱娜,朱娜帮我补习。”

    朱娜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不过,她还是死要面子的。

    黄毛嘎嘎笑了两声。

    “补习?那你们咋不在学校补习,来这么远去哪补习,谁信啊?”

    朱娜忙说:“爱信不信,我们俩去壕沟补习,不行啊?对陈楚,咱去那边的壕沟讲题。”

    马华强一捂脸。

    感觉漫天金星。

    心想完了,完了,自己是没希望了,陈楚也太不是东西了……今天早上徐红老爹还来自己家找徐红,说她昨天一晚上没回去。

    马华强用脚后跟想都明白那丫头肯定被陈楚给骑了。

    现在都已经有了徐红,又,这又要和朱娜钻壕沟。

    一男一女钻壕沟,补习个屁啊?肯定脱光腚啪啪啪的干了。

    可能两人早就是对象了。

    马华强抹了几把脸。

    心想算了,女人有的是,好兄弟不能为女人翻脸,再说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

    既然朱娜是陈楚的女人了,那也就是自己的嫂子,是不能碰的。

    “楚哥,我和你说件事。”

    陈楚点了点头。

    先把朱娜放在一边。

    几人朝前走了一段。

    马华强这才说。

    “老疤要来。”

    虽然陈楚有准备,还是有点哆嗦。

    毕竟他现在还小,老疤是混子,他是学生。

    “行,什么时候,我和他干。”

    “楚哥,还有兄弟们呢,兄弟们一起干,他可能下午来,到时候他给我打电话。”

    马华强晃了晃手机。

    “行。”陈楚点了点头。他没混过,也不知道该说啥。

    “楚哥,咱们要是能把老疤干了,以后也有牛逼吹了!”黄毛兴奋插了一句。

    段洪兴冷笑说:“别得意,老疤下手狠着呢,要干他,得先把他牛角刀下了,不然他发狠捅人,咱们几个也不是对手。”

    陈楚忽然想到上次自己和老疤干,就把他的牛角刀甩出去了。

    当下有底气的说:“等老疤来了,我先上,等我把他的牛角刀下了,兄弟们就冲上来一起把他干倒!”

    “不行!”马华强摆摆手。

    “咱兄弟们一起上!”

    “对,兄弟们一起上,一起冲,看老疤先捅哪一个,谁也不许跑,他捅完一个,肯定来不及捅第二个,然后咱们大伙一起冲上去按倒他。”很少说话的黄陂说了一句。

    “对,黄皮子说的对,咱就这么干。”马华强表情坚定。

    “马华强,你他妈的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陈楚瞪了他一眼,便要身手。

    马华强愣了下,随后笑了。

    “楚哥,你看你说的,你当然是老大,咋了?”

    “妈逼的马华强,你当我是老大,你妈逼的安排什么玩意?”

    陈楚骂完,几个人都蔫头耷脑的,不说话。

    黄毛把头转向一边,砸嘴。

    “都自己兄弟,听老大说。”

    陈楚呼出口气。指点他们几人,一字一顿说。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要是让我当这个老大,就他妈听我的,干老疤,就在放学以后,你们都藏在学校的小树林里,谁都别露面,我先上,等我下了老疤的牛角刀,你们再冲过来,要他妈谁不听我的,现在就给我滚蛋!我一个人干老疤!以后也别他妈的让我看见你!”

    陈楚说完,伸手在他们胸前一人点了一下。

    小声说:“要是我下不来老疤的刀,你们转身就跑,跑的越快越好。”

    说完他这才转身离开。

    几人咋嘛着眼睛,黄毛说:“马哥,老大,是不是……在装牛逼啊!”

    “糙尼玛的!”

    马华强一脚踹到黄毛小腹上。

    黄毛妈呀一声,被踹的一个翻滚。

    段洪兴也上去补了两脚。

    再见马华强眼里蒙着一层水雾。

    说话也有点哽声。

    “妈逼的,你们都给我听着,陈楚以后就是我老大,谁不服,我他妈第一个干他!老大是怕我们挨捅,你们谁要是怕老疤,下午就别来!麻痹的~!”

    马华强说完先走了。

    ……

    “陈楚,你跟他们说啥了?是不是他们管你要钱了?”

    “不是。”

    陈楚心里有点忐忑,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和老疤交手。

    他还是挺怕的。

    主要是没自信。

    但想起张老头儿的话,男人要是连打架都怕,丢人。

    他心想,拼了,大不了被干死。

    回头看了看娇美的朱娜。

    真想现在冲过去把她的牛仔短裤扒掉。

    再把她全身扒光,狠狠的干。

    要是把朱娜干了,就是自己被老疤捅死了,那也不冤了。

    他平静了一下。

    坏坏的笑着说:“朱娜,就前面那个壕沟,走,咱进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