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电脑还没好,用朋友电脑打的,...更新也晚了,不过……把刘翠办她,算是对大家的补偿……)

    看着陈楚的摸样,朱娜仿佛有些心悸。。

    她也说不好,反正看着他和马华强他们几个人来往。

    她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陈楚,我看还是改天,今天我不想补习了。”

    朱娜说着就往回走。

    陈楚想去拉她的胳膊。

    想了想旋即笑了。

    “嗯……好,不补习就不补习!反正随你的便。”

    陈楚说着转回头往回走。

    “你……补习就补习谁怕你啊?”朱娜富有磁xing的声音再次响起。

    然后转身扭动着屁股往壕沟那里走。

    陈楚笑了笑。

    跟在后面。

    这壕沟就是他和徐娜进去过的。

    徐娜还在里面撒泼尿。

    朱娜往里面看了看。

    着壕沟挺深的。

    她欠了欠脚,还真没敢跳。

    陈楚笑了一声。

    先跳进去了。

    “来,我来拉你……”

    朱娜红着脸,伸出小手。

    陈楚抓住她的胳膊。

    一时愣住了。

    朱娜的胳膊仿佛婴儿一般的柔软,那弹xing十足,并且还有些粘xing。

    这柔嫩的肌肤仿佛吹弹击破。

    陈楚身心忽然一阵的荡漾。

    心想书上说的肤若羊脂,吹弹击破也莫过于如此了。

    朱娜胳膊被他抓着,两只秀气的小脚站在那,不敢往下跳。

    陈楚心中荡漾着,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也并非初哥了,但接触了几个女人,她们的皮肤不失柔嫩光滑,但没有一个比的上朱娜的。

    这是让他感到最有感觉的一个女人。

    也是自己暗恋最久的一个……

    “陈楚,你……你接我一下……”朱娜在坑上说着。

    两只小脚站在坑边就准备往下跳。

    陈楚哦了一声。

    下面已经邦邦硬了。

    他伸着两手。

    像是支黄瓜架似的。

    “你跳,我接着……”

    “嗯。”朱娜咬着红唇,闭上眼嗯了一声。

    两脚往下一用力。

    整个身子就往下跳。

    陈楚在下面接着。

    大开大合,一把抱住了朱娜的腰。

    “啊!”朱娜在半空中两手慌乱的抓着,搂住了陈楚的脖子。

    “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她从陈楚怀里挣脱开。

    陈楚浑身已经麻酥酥的,还在感觉着刚才抱住朱娜那一瞬间——真好。

    他承认,在这一瞬间,自己爱上朱娜了。

    “陈楚,我们来看题!”

    他这才回过神来。

    说了好几个好。

    朱娜卷子展开。

    第一次离他这么切近。

    朱娜修长的手指,指着卷子上的错题,细长的大眼睛,还有毛茸茸的睫毛一扑扇扑扇的。

    就像两只划船的船桨一样。

    陈楚闻到从朱娜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儿,不像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体香。

    “朱娜,你真美……”

    “嗯?你说什么?”

    “没,没啥,你继续说题。”

    ……

    陈楚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当然,不知道的他也真不会了。

    朱娜这才满意。

    看了看皓腕上的手表。

    不由得哎呀一下。

    “肯定是上课了,你,你一会儿不许和我一起进去,我先进,你后进……”

    陈楚点点头。

    朱娜看了看有两米高的井坑。

    “陈楚,你推我一把。”

    “好。”

    陈楚两手抓着她的蜂腰,往上推着她。

    朱娜抓住井边,陈楚的手搭在她的屁股上,往上一推。

    “啊!”朱娜叫了一声。

    感觉到自己屁股被袭。

    上了井台脸上通红。

    也不管陈楚了。

    抓着卷子就迈步跑了。

    陈楚费力的爬了上来。

    见朱娜已经跑远了。

    他坐在井边擦擦汗。

    呼出一口气。

    他忽然发现,喜欢一个人,真爱一个人,可能得到她是一种爱,但是看着她,也是一种欣赏。

    朱娜就是一朵美丽的花儿,他刚才就看入迷了。

    陈楚舔了舔嘴角。

    骂了自己一句,真他妈的窝囊。

    不过,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朱娜还会找他进壕沟的。

    ……

    一直等到了下午放学。

    陈楚最后一个走。

    这时候马华强一伙来了。

    陈楚问:“怎么样?老疤来了么?”其实他也是有些紧张的。

    而本来和他约好的金奎,下午上个的时候就被老师弄到诊所去了。

    那小子鼻子血流不止。

    陈楚倒是感觉,这家伙是个好靶子,自己下次注意点,别打他的鼻子了……

    马华强摇摇头。

    “怎么?他不来?”陈楚问。

    “不是他不来,他是怕咱害他,主要是怕告诉派出所,让激ng察抓他。他要咱明天早上在县里开发区那片荒地上等着他。”

    陈楚琢磨了一下。

    也算可以的。

    黄毛这时说:“老大,咱不能去。那里荒地能看出十多里地去,边上连棵树都没有,老疤把干架位置选在那,就是让你跑步了,如果有激ng察,他也能看见了。”

    “呵呵,我也没想跑。”陈楚拍了拍黄毛肩膀。

    “行,就这么的,我也没手机,你就和老疤直接说。”

    马华强点点头。

    看着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走远。

    他这才深呼口气。

    “妈的,以前咱都敬着老疤和季扬,明天咱就要和老疤死磕,跟他妈做梦似的。”

    陈楚回家前路过张老头儿那。

    停好了自行车。

    然后走进他的小院。

    “老家伙,在吗?”

    “在,还没死呢,说,啥事?”

    “自然是女人的事儿问你了。打架的事儿我懒得问。”

    “嗯。”张老头儿点点头。随手扔过去几个沙袋。

    陈楚一掂量,挺有分量的。

    “胳膊和腿上都绑上,每天跑十里地。我再给你弄个大的,让你背着,然后靠在树上能打的那种……”

    村里的土地就是沙土地,根本不缺沙子。

    倒是老张头儿用的着帆布结实的很了。

    一般家很难弄的到。

    陈楚掂量了几下着沙袋,四个沙袋一个能有十斤了。

    这就负重四十斤在身上了。不仅有些咧嘴。

    “瞅你这cāo行!别说你是男人!”长老头儿撇撇嘴,继续做着针线活。

    陈楚见他缝的这个大沙袋更大。

    沙子不同于其他东西,密度太大。

    看着一个沙袋,其实沉的很了。

    陈楚咽了咽唾沫。

    心想着老犊子是想整死我啊?

    “说,啥事?哪个女人又搞不定了?”

    陈楚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问:“老家伙,朱娜我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不然你想咋的?把她直接按壕沟强插了?亏你没这么干,这么干叫强激ān好不?”张老头儿瞥了他一眼。

    “我擦!老家伙,你不是告诉我……”

    “你个笨蛋,我告诉的那都有一个先期条件,那就是这女人sāo,或者人家对你有意思,你才可以上,或者是半推半就的,朱娜那丫头眼光高的很,她不可能看上你,除非你做出非常的成就,你真要糙她也要讲究机缘。

    “或者是手段,比如同学聚会喝多了,yin差阳错睡到一起之类的,这样算是误会,她也干吃哑巴亏,不然你今天把他按倒在壕沟里,看人家告你不告你……”

    陈楚被说的一身冷汗。

    “这东西你得会玩,等你真有实力真强大的那一天,你想玩谁就玩谁?天天把朱娜这样的女人拖进壕沟干,你都可以,不过那时候你都不屑了。”

    “屑!我肯定屑!”陈楚笑嘻嘻的说。

    “行了,还有别的事儿么?没别的事儿就滚蛋!”

    陈楚点点头。

    老疤的那事儿就不说了。

    直接回家,吃完饭,看了一阵子张老头儿的书,感觉记的也不是很费劲……

    夜晚,月sè皎洁。

    陈楚半夜起来撒尿。

    迷迷糊糊的看到邻居家有个影子。

    他仔细一看竟然是刘翠。

    心想刘翠着大半夜的不睡觉起来干啥?

    不会是……

    只见刘翠直接朝自己家的厕所走去。

    我擦!

    刘翠要撒尿?

    陈楚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马上贴着自己家的墙根,此时他的尿也没了。

    快速的贴着墙根往前小跑。

    随后轻轻的趴着自己家的墙头往人家瞅着。

    此时,万籁寂寥,远处只有猫头鹰咕噜噜,咕噜噜的叫唤着。

    刘翠家的厕所三面都是苞米杆儿堆砌的柴禾垛。

    只有一条窄窄的缝隙可以走人。

    而挨着陈楚家的院墙是空着的。

    陈楚此时就在这里看着。

    刘翠打着哈欠,月光皎洁,照shè在她的身上,亦然是那样的玲珑有致。

    陈楚呼哧呼哧的,马上把大裤衩褪到小腿上。

    手里掐着自己的家伙就要冲着刘翠橹一把。

    刘翠打着哈欠,解开红布条裤袋。

    也没注意的,直接把裤子褪到脚脖子。

    陈楚看到她那圆滚滚的在月中被照着发着黝黑光亮的屁股就再也忍不住了。

    刘翠蹲了下去,像是若有所思一样。

    不由得下面传来了尿液哗哗哗的水声。

    陈楚咽了口唾沫。

    提上大裤衩,就跳过院墙。

    刘翠听到响声,回头喝问道:“是谁?”

    “啊!”

    “别叫,我的好婶子,是我,我是陈楚……”

    “你……你干啥?”

    刘翠忙要提上裤子。

    陈楚抢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我的好婶子,我都想死你了,快,快点给我。”

    “唔,唔,陈楚,不行,你都有对象了,我不能害你。”

    陈楚一听这话,心想有门了。

    张嘴就去亲着刘翠。

    “刘翠,我的宝贝,我的好婶子啊,你知不知道,我最想要的人是你……”

    刘翠浑身颤抖。一边推着陈楚,一边就往后面退。

    身子一下靠在后面的矮墙上。

    忙转身扶住墙头。

    陈楚忙抱住她的腰,往下压着她。

    一边激动的说:“好婶子,你,你今天就给我一次!”

    陈楚两手忙把刘翠裤子拔掉。

    摸着偷她光溜溜的屁股和身子。

    一阵的激动,嘴像是猪是的在她光滑的后背拱着。

    身子在她后面拱着,下面就寻找着刘翠的火烧云的入口。

    “啊!陈楚,不行啊!啊……不能啊!”

    刘翠喊着,张嘴在陈楚手腕上咬了一口。

    陈楚低叫了一声。

    忽然小声说:“婶子,你说过要给我一次的……”

    “啊……”

    刘翠愣了一下。

    身子忽然不动了。

    陈楚不管其他,两把自己脱了光溜溜的。

    月光下看着刘翠几乎半裸的身子已经忍耐不住了。

    把刘翠上身的衣服脱掉,摸了她几把nǎi。

    下体终于找到她火烧云的突破口。

    虽然她下面还不十分湿。

    但陈楚还是用力,屁股一撅。

    恩的一声就干了进去。

    “啊!”刘翠呻吟了一声。

    月光下,她合上眼。

    感受着一只长长的家伙已经深入了自己身体里。

    这是除了她男人之外的第一个男人进去她的身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