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清凉的月光,惨淡的撒了下来。。

    夜,被照成了淡淡的白昼。

    在这深更半夜中。

    整个乡村都沉浸在梦香当中。

    月光清凉的照清楚了村子低矮的泥墙和砖墙,远近依稀可见。

    也照清了村里大片的泥草房,和不多的砖瓦房。

    而清亮的月光背后,在墙根,仓房,柴禾垛的下面留下了一抹抹的yin影。

    月光清亮如水,天空皎洁如盘,仲夏夜知了无忧愁的整夜欢快的鸣唱,偶尔远处几声犬吠,还有夜猫叫c混的呻吟断续回荡。

    在清亮的月光下。

    三处柴禾垛围绕间。

    在一段残破低矮的墙头上。

    两只身子重叠压在一起。

    身下的女人身材修长,体满丰盈,小麦sè的身子,几乎被扒得光溜溜的。

    光着腚眼子被压在土墙上。

    上身光着的美背散发着健康的小麦sè的光泽。

    而大屁股被一个擦黑的身体压着。

    一根长长的大家伙在她的两瓣弹xing的臀瓣间插着。

    断断续续的喘息声,轻轻的回荡着。

    “啊,啊,啊,啊……”

    不禁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

    陈楚激动的不能自抑。

    自己一直偷看人家撒尿,一直到今天。

    他都跟做梦似的。

    终于上了自己心里的人儿,真的上了吗?

    他有点恍惚。

    激动的身体上的肌肉乱跳。

    摸着刘翠光滑柔嫩的后背的手都有些哆嗦。

    他摸着,揉着。

    下面也紧捣了两下。

    只侵入了一点。

    “啊……”

    陈楚舒服的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感觉刘翠下面又湿了一些。

    他两手按住她的肩膀。

    刘翠挣扎起不来身。

    陈楚又缩回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面,用下面的头磨蹭着刘翠屁股中间露出的火烧云的肉缝。

    在清凉的月光下。

    那肉缝又肥又嫩。

    “婶儿,我的好婶儿,你这哪像是三十岁的女人啊,简直跟小姑娘似的,太嫩了……”

    陈楚激动的说着。

    刘翠被压在下面,紧紧咬着嘴唇。

    她头发垂了下来。

    眼里有泪光在闪烁。

    自己是答应过要给陈楚一次。

    但……但这是在自己上厕所的时候,而且深更半夜,而且自己的男人孙五就在炕头上睡觉,还有自己的孩子孙颖也……自己这么做是不是个贱女人……

    她有些恨自己。

    忍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湿润了腮边的头发。

    刚才陈楚插了几下,她感觉疼,但也挺过瘾,不过陈楚弄的位置有些偏,没有全进入。

    她想挣扎着起来,不过陈楚在上面压着。

    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力量再怎么样,也不如男人。

    再说半大小子正是有股虎力气的时候。

    “陈楚,放开我……”刘翠嗓音有点沙哑,她压低了声音求着。

    陈楚笑了。

    “翠婶儿,我的好婶儿,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多久了,我偷看你撒尿偷看了半年了,我的好婶儿,我做梦都想摸一摸你的腚沟子,今天我终于有机会了,我不能放手,好翠儿,我的好婶儿,你给我,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陈楚说着,手也抖动着,摸着自己的家伙,找准刘翠的屁股中间火烧云的位置。

    在那上面的肉肉磨蹭了两下,就往里面捅。

    他不敢再耽搁了,他有种感觉,自己的压着刘翠弹xing十足的大腚,随时都可能shè出去。

    那就前功尽弃了。

    男人一旦那点水出去。

    就完蛋了。

    你看没出去的时候如狼似虎,出去了,就跟软软的小猫似的……没尿了……

    “陈楚……你不能,啊……”刘翠压低的呻吟一声。

    感觉陈楚的家伙已经抓准了位置。

    这次她感觉自己跑不掉了。

    大腿已经在后面被陈楚的两脚分开,后背被压着。根本使不上力气。

    “陈楚,你这算……算用强……”

    “不……翠婶儿,我是喜欢你,我,我,我好爱你……”

    他说着,下面运动着,感受到了刘翠下面的肉腻湿润。

    一下差点喷出去,他忍着,一点点的往里面送。

    “啊……”陈楚闷哼一声。

    直起腰来。

    清亮的月光下,他看到自己擦黑的皮肤,还有下面终于慢慢的进入了刘翠的身体。

    “啊……刘翠,我来了……”

    “嗯……”刘翠受不了的闷哼一声。

    感觉那根棍子已经进如自己的身体。

    她屁股扭动的要摆脱出去。

    “陈楚,抽出去,不行,我们,我比你大,我是你婶儿。我们这是**……”

    “谁说的?你根本就不是我婶儿,我们也不是亲戚,就是邻居,我不让你做我婶儿,你做我的女人,我不会打你,不会骂你,我会好好对你,婶儿,你下面真紧啊,跟小姑娘的13似的,我都要shè了……啊……”

    陈楚激动的断续的深喘几声。

    下面忍着没喷出去。

    随后腰眼缓缓用力,接着闷哼一声。

    终于把下面全部送入了刘翠的身体。

    “啊……”陈楚呻吟着,胯骨终于挨紧了刘翠桃形的屁股。

    看着进去的大家伙,还有刘翠凹形的大屁股。

    陈楚激动的按住刘翠的两瓣臀瓣。

    “婶儿,不容易啊,我想你这么久,终于干进去了,婶儿,我干进去了,你是我的女人了。”陈楚说着,下面缓缓抽出,刘翠的华容道和他的下面摩擦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刘翠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空,接着那大家伙像是药针似的又缓缓的进入。

    “啊!陈楚,不能,不能做……不能这样啊……”刘翠带着哭腔。

    泪水在月下清亮的划过。

    陈楚一只手摸着她的脸颊。

    “宝贝,你是我的,是我的,我会对你好……”

    他说着下面又没入刘翠的身体。

    大家伙不断的进出被刘翠的大屁股吞没着。

    “啊……”才被陈楚慢慢抽送了十几次,刘翠身体就禁不住颤抖。

    她用力扭动腰肢,拼命想把进入身体的那个家伙甩出去。

    月下,她就像一条扭动的极其xing感的美女蛇一样。

    陈楚受不了了。

    “翠婶,你别动了,再动我就shè了,今天我要定你了。”

    陈楚说着下面扑哧扑哧加快速度干了起来。

    “啊!啊!啊!”

    ……

    陈楚搂着刘翠的腰,他上身正直起来,屁股往后一收,再往前狠狠一送。

    屁股一撅一撅的快速的干了起来。

    月下看着自己黑漆漆的大家伙在扑哧扑哧的干进刘翠的身体。陈楚是那样的享受。

    “啊!啊!”陈楚手捏着刘翠两瓣大大的小麦sè的臀瓣,不断的揉着,拍着,改变着形状。

    “嗯,嗯,嗯……”刘翠紧咬着牙,陈楚每干她一下,她都忍耐,但又忍不住嗯的呻吟一声。

    她恨死自己了,自己是个贱女人,自己不要脸,自己……偷男人,自己被糙了……

    身上的陈楚越干越快,呼哧呼哧的喘息声跟拉风箱似的。

    “啊!宝贝,我的宝贝,你下面真好……真滑,水真多……我的婶儿,我爱死你了……”

    下面两人的交合处已经水汪汪的发出呱唧呱唧的声音。

    陈楚干的更柔滑,更快速,更爽。

    两手来回的摸着、揉着刘翠的大屁股。

    感觉这一刻让自己做神仙也不换。

    这是他无数次看着,自己无数次撸过的屁股。

    现在终于实现梦想,摸到了,也干着。

    陈楚爽的、满足的仰起脸,双眼微眯看着星空。

    而屁股下面不停的活塞运动。

    几乎爽得自己从没有过的巅峰。

    脑子和全身一阵阵激灵灵的,像是过电了一般。

    “刘翠,我是在做梦吗?我真的在糙你……”

    陈楚想换个姿势,不过刘翠在下面扭动着想要挣扎的着。

    刘翠忍受着身体一下下被撞击,她两手已经够着了墙角的地面,只要身体翻过去,就可以解脱了。

    此时,刘翠就要翻身下去,她的两只大兔子被抓住。

    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陈楚加快了抽送和力道。

    “刘翠,你别想跑,我现在就要shè进里面,shè进去了,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宝贝,你就是我的了……”

    “陈楚,你……不能……啊!”

    刘翠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侵入的速度越来越快。

    每次被撞击,一阵阵的快感和屈辱,让她痛着和爽着。

    她恨死在她屁股后面蹂躏的陈楚了。

    “你放开……不行,不能shè,不能,不能shè进去……”

    本来陈楚还没到开闸的时候。

    她这么一说。

    陈楚身体一下僵直了下来。

    “啊,啊,啊……”他一阵急促的喘息。

    下面啪啪啪的声音连续不断。

    刘翠被干的身体像一片风雨中的残叶。

    陈楚的嘴亲着她的后脖子。

    抱紧了她的腰,下面啪啪啪的不断拍击着她小麦sè的大屁股。

    “啊啊啊,婶儿我要shè了,我要shè了,啊……”陈楚激动的压低声音啊啊啊的的叫着。

    两手再次把她按在墙头上。

    然后两手按住她的光溜溜的肩膀。

    下面的腿再次把她的两条大腿分的打开。

    那条大家伙更是膨胀起来。

    开始了啪啪啪的最后的冲锋。

    “啊!不,不要啊!”

    刘翠是过来人,知道男人到最后喷shè是什么感觉。

    那家伙会突然间激动的再次增大。

    而陈楚现在就是这种时候。

    自己不能被别的男人配……。

    刘翠怀着最后的希望挣扎着。

    “完了,完了……”刘翠预感到不好,眼泪再次喷涌。

    “不行啊……不行……”

    “翠婶儿,你,你,你是我的了……”

    陈楚最后狠狠的啪啪啪干几下。

    拍击那大屁股的声音就像狠狠抽着人的耳光一样。

    陈楚每干一下都啊的压抑的低叫一声。

    而刘翠每被干一下,都忍着咬着嘴唇闷哼的嗯了一声。

    最后几下,两人都是啊!嗯,啊,嗯,啊嗯的声音发出。

    陈楚感受着那里面的狭窄和湿滑,还有刘翠不断挣脱的刺激。

    他终于忍受不住了。

    “啊……”陈楚闷哼一声。

    下面紧紧的贴紧刘翠的屁股。

    两手从后面紧紧抱住刘翠的腰,又往上握住了她的两只光裸中的大兔子。

    下面的子弹突突突的shè了进去。

    “啊,啊……”陈楚低声舒服的呻吟,全身僵直的压在刘翠的身体上。

    两条身体像是连在一起一样。

    陈楚紧紧的,像是要把刘翠抱进自己的身体里。

    或是自己发出的子弹像是连同自己的全部都shè进刘翠的身体里。

    “啊……”陈楚舒服的呻吟好一阵,他僵直的身体才慢慢松懈,绷紧的脚尖也慢慢的放松了。

    身下的刘翠一动不动。

    陈楚两手撑着她的后背起身,下面抖了抖,从她的两瓣大屁股中间吐了出来。

    两人的液体顺着刘翠的大腿根儿凉丝丝的流淌了下去。

    “啊……”刘翠还在回味着低声呻吟中。

    刚才她被陈楚那一梭子子弹烫的浑身发软。

    几乎没有一点力气了。

    这是她做女人以来第一次被干的这么过瘾。

    但是也是第一次这么的耻辱。

    自己耻辱的被糙了,被人配了……

    她眼角噙着泪。

    回头看了看提上了大裤衩的陈楚。

    她抽泣两声,摸了摸脸上的泪,伸手慢慢提上裤子。

    脚下的一只黄胶鞋已经被蹬掉了。她伸手捡起来穿上。

    月下她慢慢的收拾着自己的破碎。

    一枚枚的慢慢的扣着衣服扣子。

    陈楚爽的不行。

    站着呼哧呼哧喘息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看了看收拾着的刘翠。

    伸手搂着她脖子亲了她一口。

    “我的好婶儿,你下面好深,水真多,屁股真好,婶儿,你比小姑娘还好,我的宝贝儿,宝贝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