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不是清泉是添上红

    化学老师有个很清新脱俗的名字,叫梦霄晨。。

    这个名字一般都是有诗意的,爱好的人起的名字。

    而这老师竟然是个地地道道的理科生。

    王霞客气xing的和梦霄晨交谈几句。

    其实也是梦霄晨主动和她说话的。

    不管怎么说,也是在一个单位的。

    再者,能和自己学生搞到一个床上,那也是本事了。

    梦霄晨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理科生,刚从校门毕业。

    但她也是一个女人。

    不管男人,女人,都逃脱不了男欢女爱的自然规律。

    就像人得吃饭,得喝水,得……也得造爱。

    不知道和尚一般都是怎么解决的?但是虽然心向佛了,身体还是人的人体,个人感觉和尚也得撸的。

    比如鲁智深——撸自身……

    和尚那东西只要一天不割掉,早上肯定也会勃起的。

    不然很多和尚为啥练铁档功?那就是因为平常人踹他们胯下一脚,他们也会疼的趴下。

    梦霄晨二十三岁了,也羡慕,渴望自己获得一份爱情。

    白天的时候工作学习一天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寂寞。

    也偷偷的看看黄片。

    自己脱裤子,再脱掉裤衩,伸手在小森林里面摸一摸,抠一抠的。

    有的时候也偷偷的吃饭的时候留下一根筷子。

    回到自己的小屋,脱光屁股插进里面,来回的**几下。

    直到筷子弄的黏糊糊的。

    她找出纸巾擦一擦,过过瘾。

    她看到很多杂志或者别的女孩儿笑着说用黄瓜插。

    她倒是偷着买过。

    也试过。

    不过下面太紧,黄瓜又太粗。

    即使细的也至少比筷子粗!她不敢太深了往里面插。

    怕把证明她贞洁的那层膜给弄破了。

    虽然现在处女膜可以随便在一个地方补,但她不想,她想自己的第一次给男人留着,也不要给一个没有血肉,只是淡水化合物和百分之**十以上水分物质和植物经脉结构的黄瓜。

    她觉得自己也应该给一个有血有肉和自己同样是**基因,是血肉骨骼混合物质的男人,然后和男人产生感觉基因,脑中分泌出多巴胺,再随着两人**的不断升温,最后生殖器官分泌大量的水分液体。

    互相摩擦产生激素,再经过相互沟壑产生化学的分子,男xing的化学分子进入女xing的生殖系统,完成两人的交合的爱情。

    她认为男女就应该是一道化学反应方程式。

    两人的第一眼就是一个物质,第二眼就是另外一个物质。

    两人在一起就是两种物质的化学反应,看能最后形成什么……

    王霞放下电话脸红红的。

    梦霄晨看了看她。

    表面上没表露什么。

    但心里琢磨,这不是她老公就是另外的男人了。

    她心里多少有点妒忌的成分。

    王霞和陈楚在隔壁干的时候,她听的很真切。

    第一次干,她就脸红耳热的。

    而第二次他们两人干。

    梦霄晨受不了挡住了窗帘。

    然后手伸进自己的裤裆,抠弄了好一阵。

    水都出来了。

    等他们干完了。

    梦霄晨也用纸擦了擦自己的下面。

    水也流出了好些在手上。

    她红晕的脸颊,拿着香皂好好洗了洗手。

    把手上不小心弄到的自己下面黏糊糊的液体洗了个干净。

    这才出门倒水。

    没想到陈楚差点被朱娜撞见,所以在王霞办公室多呆了一段时间。

    两人也是机缘碰到了面。

    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孩儿挺坏。

    而且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

    还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直到跑进屋,心还是咚咚咚的跳着。

    心想这是啥学生啊,这么小,就,就勾引老师……

    不过,她也真希望自己和一个男人干。

    也省得自己半夜睡不着自己抠了。

    而且还不过瘾。

    矛盾的心理,让她心绪紊乱。

    “梦老师……”

    “啊?”

    “到站了。”

    王霞冲她笑了笑提醒了一下她。

    梦霄晨这才答应了一声,和王霞走下了公交车……

    ……

    陈楚和王霞请了假,说今天身体不舒服。

    王霞忙问他是不是累了。

    陈楚笑了笑,说不是累的,是……是想的。

    又问王霞大礼拜能不能还去她家补课。

    王霞脸上红了红。

    “到时候再说!”

    她不禁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陈楚的大家伙了。

    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得到。

    但是至少现在得到一次是一次。

    她不禁想着,自己的男人能不能这个礼拜再出一次差……

    陈楚放下电话。

    那小卖店的女人说:“五毛钱!”

    五毛钱有点贵。

    不过他也给了。

    心想死娘们,让野汉子干死你,让你这么黑!

    陈楚不禁抬头看了她一眼。

    这女的正磕着瓜子。

    长得一般人,二十六七岁的模样。

    不过挺白净的。

    脸挺长,不过就是白。

    眼睛挺大,带着假睫毛,涂着红嘴唇,嘴挺小的。

    手指盖涂抹着绿sè的指甲油。

    下颌尖尖。

    上身穿着绿sè小背心。

    一动能露出肚脐那种的。

    下身是牛仔短裤,露出白花花两条大腿。

    脚下趿拉着拖鞋。

    这女的身高有一米七五了。

    陈楚咂砸嘴,真想在她那大白腿上亲两口,最好爬上去干一把。

    不过和人家也不认识。

    装作无意的问:“大姐,就你一个人在家啊?”

    “啊!我男人打工去了,我自己在家,干啥?”这女的说着话,带着长长的假睫毛一翻。

    一副sāo气横流的模样。

    “不,不干啥,就是,就是想和你说会儿话。”

    “奥,说呗。”这女的翘起二郎腿,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绕的陈楚直咽唾沫。

    陈楚挠挠头。

    “呵呵,今天有事,哪天有时间和你聊会天啊。”陈楚也是试探xing的问了问。

    “行啊~!没事就聊呗,反正我这一天呆着也没意思。”

    这女的说着,坐到椅子上。

    身体往后面靠着。

    从旁边抽出一根烟,拿打火机点着了。

    抽了一口。

    然后递给陈楚一根。

    “弟弟拿着。”

    “不,不会。”陈楚摆摆手。

    看这女人抽着烟身体在椅子上一摇一摆的。

    陈楚心想这他妈的sāo啊。

    这样的**要是干一把那**得不老过瘾了。

    “嘿嘿,那姐姐你先忙着,我先办事去,等有时间,咱姐俩好好唠唠……”

    “嗯。”这女人应了一声。

    屁股也没抬。

    陈楚下面却被她这模样给弄硬了。

    感觉这女的虽然长的一般人。

    咋这么让人想干呢!

    看她一眼就想干她,就像往死里干她。

    真是受不了。

    ……

    陈楚不舍的骑着二八自行车走了。

    转了两圈,看到一个大牌子上写着县开发区的字样。

    又往前骑了一段,才看到马华强几个人已经站在一个土坡上面了。

    旁边停着几辆变速自行车。

    陈楚把二八自行车放到他们一起。

    马华强几个人都过来叫了声楚哥。

    陈楚点点头。

    “来了吗?”

    “嗯,来了。”马华下巴点了点对面。

    陈楚倒真希望老疤没来。

    听到马华强说来了,心还真有点突突。

    不过,都已经这个节骨眼了。

    就是赶着鸭子上架也得上了。

    他腿有点软,自己在中间打头,带着马华强一伙往对面走。

    走了一百多米远,对面的土包后面才露出了一个黑点。

    然后老疤的身形走了出来。

    老疤高个子,能有一米七八左右。

    马华强见老疤往这面走了。

    不禁一个个咽唾沫。

    双方距离二十米远的时候,黄毛腿肚子都哆嗦上了。

    舌头打着卷结巴的说:“马,马哥,咱,咱,还,还走啊?”

    马华强也害怕。

    不过,他掐灭烟,扔到地上。

    扬了扬麻子脸说。

    “走。”

    陈楚也强装镇定。

    往后摆了摆手。

    “你们不用走了,就停在这,记住,我下不来老疤的刀你们就跑,下了,再上。”陈楚说话声音很小。

    但马华强几个人都禁不住冒汗。

    黄毛更是腿哆嗦的差点跪倒。

    他欺负个小学生初中生还行,和进过监狱的老疤干,他胆就差吓破了。

    双方僵持的站住,马华强冲对面的老疤喊道:“是疤哥吗?我是小华的弟弟,陈楚是我老大,咱有啥事坐下来说说,再说我老大也没把你咋地,疤哥咱和解得了,我请客咋样?”

    马华强也是装着胆子说出这话的。

    他感觉自己脸都直哆嗦。

    老疤停住。

    指了指马华强和黄毛几个人。

    平静的说:“没你们的事,都他妈离远点,你叫陈楚对,陈楚你过来。”

    老疤说着冲陈楚勾勾手。

    黄毛咽了口唾沫小声在后面说:“楚哥你别过去,老疤喜欢挨近了捅人。”

    陈楚呼出口气。

    两只拳头攥紧。

    迈开一步,随后蹬蹬瞪昂头挺胸的过去了。

    虽然心里害怕,身上的肉直哆嗦。

    但是他想起张老头儿的话。

    男人打架算个屁啊!怕打架就他妈的不是男人。

    “老疤,我来了,你妈逼的动手!”

    “糙!有种!”

    老疤手从后面一拽。

    抽出将近两尺长的宰牛刀就朝陈楚软肋扎了过来。

    老疤捅过人,知道哪里是人的要害,哪里是吓唬人的。

    往软肋,往肚子上捅进去一刀,不至于要人的命,只要抢救及时,失血不是过多,那就死不了。

    再有就是往大腿根上捅人。

    一般混混打架都是往这俩地方捅刀子。

    也达到教训人的目的了,也不至于闹出人命来。

    自己上次本来要刮花季小桃的脸的。

    没想到被陈楚给搅和了。

    他要干季扬,老大尹胖子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毕竟尹胖子没亏待季扬。

    是季扬想洗白,先洗手不干的。

    这在混社会的眼中是背弃老大,是不讲究的。

    老大没亏待你,没对不起你,你为啥走。

    而他出了大狱,第一个跟头没想到栽在陈楚这个半大小子手里。

    这个跌份,这个丢人现眼。

    尹胖子手下这些兄弟都笑死他了。

    这以后没法混下去了。

    所以陈楚他必须要教训。

    不给他放放血,以后别人就看不起他老疤。

    “妈逼的!”老疤这一宰牛刀直奔陈楚的软肋下去。

    心想给他来个穿糖葫芦,够这小子躺上半年的。

    他不敢要人命,即使是大混子不是万不得已也不敢乱杀人。

    毕竟是人命关天,即使能摆平几十万也进去了。

    没啥深仇大恨的,谁都犯不上了。

    陈楚看着那刀过来,腿肚子都打哆嗦。

    动刀的仗他没打过。

    不过想起刘翠,朱娜这些女人。

    他不甘心。

    这他妈一刀过来,自己就死了,还有那么多漂亮女人没上呢,自己可不能死。

    “我糙你妈的老疤,我和你拼了!”

    陈楚没有注意到,在刀离他不远之时,那胸前的玉扳指忽然闪动起来。

    他心绪平稳下来。

    动手也快了。

    老疤刀口过来,陈楚伸手侧身过去。

    手背搪住他的手腕,随后顺势夹住老疤的胳膊。

    老疤的胳膊被陈楚夹在咯吱窝里。

    陈楚死死的夹住。

    另外一只紧紧攥着的拳头,狠狠的朝着老疤的下巴打过去。

    就像是打沙包似的。

    只打老疤的下巴,一下又一下。

    老张头说过,人的下巴是最脆弱的,打正了一下人就懵了,甚至是休克过去。

    所以陈楚只瞄准他的下巴打。

    只打了三下,老疤就不动了。

    而陈楚还在不停的打着。

    “老疤,我他妈的今天干死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