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下颚是人体的要害。。

    不亚于裤裆了。

    一般打架很少踢裆的。

    踢裆,踹膝盖,都是玩yin的。

    但是往下巴上揍,而且陈楚没老疤高,从下往上打,正打在下颚,这样老疤的后脑也跟着受到震荡。

    只三四拳就晕了。

    而陈楚还在一拳接一拳的打着。

    他像是疯了一样。

    他怕老疤反手捅他一刀。

    嘴里骂着,攥紧的拳头像是雨点一样啪啪啪的落下去。

    老疤身体软了,陈楚就骑在他身上开打。

    虽然瞄准的是下巴,不过很多拳头也落在老疤的脸上和鼻子上。

    老疤动也不动,脸上已经开花了。

    身后马华强一行人都看傻了。

    一个个长大嘴看着。

    我滴娘啊……

    马华强几个人脑袋嗡嗡的,他们做梦没想到横行霸道的老疤让陈楚给放倒了。

    原本还以为几个人一起上呢。

    现在他们几个就看陈楚一个人表演了。

    黄毛嘴都直哆嗦。

    “马,马哥,咱,咱还上不上啊?”

    马华强也反应过来。

    “上个屁啊,赶紧把楚哥拉下来,再打就他妈的出人命了!”

    马华强心里明白,这要是真出人命可就是摊大事了。

    “好!”

    几个人哗的冲上来。

    拽住陈楚就往下拉。

    “楚哥,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滚!我他妈的今天就要干死他,让他装牛逼!”陈楚像是疯了似的,此时两手已经左右开工往老疤脸上招呼。

    马华强几人拉扯他,陈楚干脆两手死死掐住老疤的脖子。

    老疤脖子硬硬的,陈楚指甲都掐的嵌进里面了。

    血水流了出来。

    老疤脖子一片血红。

    “黄毛!快把老疤的宰牛刀拿到一边埋了!”马华强忽然看着掉在地上的刀喊了一句。

    黄毛楞了楞,然后反应过来。

    抓起那宰牛刀就飞跑,跑到一百多米外找一颗树下挖坑埋了。

    这玩意现在要让陈楚抓住不得捅老疤几十刀啊。

    马华强,段红星,黄陂和脸上也有道疤的小志,几人好不容易把两人分开。

    马华强让几个兄弟抱住陈楚,自己冲着老疤又是掐人中,又是摇脑袋,打嘴巴子的。

    折腾了一阵。

    老疤这才悠悠转醒。

    他张了张嘴。

    费力的吐出一口血水。

    外带一颗牙齿。

    下巴已经被打脱臼了。

    脸上也全是血。

    老疤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宰牛刀。

    还含糊不清的骂着:“我糙你妈……”

    “老疤,装什么犊子,有本事再来干,找刀算你妈本事!”

    陈楚被几个人拉着,还一劲儿的往上冲。

    他已经进入拼命的状态,整个人像是疯了似的。

    马华强也忙拉着老疤。

    “疤哥算了,咱们不打不相识,我做东,以后我和我老大陈楚都跟你混,你看这行不,咱……”

    “做你,麻痹,东……”

    老疤感觉脑袋胀胀的,含糊不清的骂了一句。

    扬手抽了马华强一个嘴巴子。

    “滚……”

    “糙你妈,敢打我兄弟!”陈楚冲过来踹出一脚,踢中老疤小腹,接着快速又打出两拳。

    又是激ng准的打中老疤下巴。

    老疤蹬蹬瞪往后腿了四五步,一屁股坐到地上。滚了两滚站了起来。

    马华强几人又拉着陈楚。

    马华强又冲老疤喊。

    “疤哥,算了!”

    老疤从地上爬起来。

    含糊不清的嘀咕着:“我的刀……我的刀呢。”

    找了几眼,知道肯定让马华强一伙收走了。

    “行,小麻子,陈楚,我记住你们了,你们等着……”

    老疤找不到刀,也明白自己今天占不到便宜了。

    脑袋发沉,左晃右晃的走了。

    过了半天,陈楚才恢复了平静。

    这时,他才感觉浑身都有些酸软。

    干了老疤,他忽然又轻松不少。

    不禁冷笑,麻痹的老疤也不过如此。

    马华强这时招招手。

    “黄毛,你骑车拖着楚哥,咱回去。”

    陈楚也点点头。

    “行,你们回家,我回学校上课去。”

    马华强叹了口气。

    “楚哥,我说句不该说的,你还是躲几天,老疤那人瑕疵必报,他肯定还会去学校找你的,我不是怕他,但他毕竟在尹胖子手下混过,他找几个兄弟单独干你,可咋整?”

    “糙!”陈楚骂了一句。

    “干都干了,还怕个屁,黄毛,老疤的宰牛刀呢,你拿来给我!他们敢来找我,我就给他们穿糖葫芦!”

    黄毛咂砸嘴。

    看了看马华强。

    “黄毛,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啊?你看他干几把啥?我是你老大,还是他是!”

    “啊!”黄毛答应了一声。

    这时对陈楚已经十分敬畏,好像看见另一个……甚至比老疤还厉害的角sè。

    黄毛点了点头,又撒脚如飞跑到那树底下,把宰牛刀挖了出来。

    跑回来递给了陈楚。

    陈楚接过来,看这刀能有三十公分长了。

    掏出来一看,这刀倒更像是一只三棱形的大锥子,带着长长的血槽。

    “糙!”陈楚吐了一口。见这刀还带着一个刀套,有小绳把刀和刀套连在一起的。

    陈楚把刀收进刀套里,然后塞进后腰。

    “行了,你们回去,我回学校了,有这把刀,我不惧他们。”

    陈楚说完大步流星走到自己的自行车跟前,骑上二八自行车拐来拐去的走了。

    如果以前陈楚说这番话,肯定被人认为装13.

    但现在,没有一个人这么认为。

    马华强几人看着陈楚走远。

    这才松了口气。

    黄毛咂砸嘴。

    “楚,楚哥打架真牛逼啊,把,把老疤就这么给干了?妈的,以后我铁和楚哥混了。”

    “混个**!”马华强吐出口气。

    手还有点哆嗦,点了一根烟,抽了几口。

    “以后不能太平了,老疤有仇必报的人,楚哥这回下手太重了,意思意思行了,然后大家吃顿饭,就没事了,这事儿整的。”

    段红星也点了根烟抽了几口。

    “怕啥?你没看他拿刀捅楚哥那狠劲儿,我看楚哥这么揍他还是轻的,就给他老疤放点血也正常,今天我看老疤也不过如此,妈逼的,他不也是人么?也不是三头六臂!不也被楚哥干的跟个犊子似的么!糙!我看老疤季扬都他妈的是被吹神了!”

    “糙!”黄陂也骂了一句。

    “我看也是,都他妈的是人,都是一个**两个篮子,谁怕谁啊?他们来干楚哥,我就和他们干!”

    “对,和他干!”小志也跟着喊。

    “行了!”马华强把烟扔地上踩灭。

    “这几天,大伙都别没事吓跑了,都带着家伙,就在镇中学转转,要是老疤领人来,咱就跟楚哥和他们干!”

    “干!”包括黄毛,几个人也都把烟扔地上踩灭,狠狠的喊了一声。

    几人随后骑着自行车往回返了。

    ……

    陈楚骑着自行车回到镇中学,已经第二节课下课了。

    刚做完间cāo。

    他擦了擦脖子上的汗。

    停好了自行车,呼出口气。

    感觉今天才算真正做了回人。

    心里还在一阵激动,麻痹的,自己真把老疤干了?就跟做梦似的。

    心想,老疤也没啥么?

    他不禁冷笑两声。

    还没到班门口,就看到金奎了。

    陈楚冲他勾勾手。

    金奎晃着大块头过来了。

    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陈楚,不服是不是?”金奎闷声闷气的问了一句。

    陈楚差点笑了出来。

    心想这小子倒是挺搞笑,被自己揍成这样了,还装。

    陈楚头往旁边一晃。

    在前面走。

    金奎就在后面跟着。

    两人来到学校房后。

    陈楚活动活动手腕脚脖子。

    又晃荡晃荡脖子啥的。

    干了老疤,他再看金奎,根本不放在眼里了。

    “死胖子,来,咱俩再练练!”

    “麻痹的!”金奎冲过来就是一拳。

    陈楚头一低,身体一转,躲过金奎一拳,而反手一拳狠狠揍在金奎小腹上。

    “我糙。”金奎痛叫一声,两手捂着肚子。

    陈楚两手抓住他的圆滚滚的肩膀,跳起来膝盖猛的往他的胸口撞击,一下,两下。

    咚咚的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陈楚抓着他的肩膀膝盖还没等撞第三下,金奎就趴下了。

    “没意思……”陈楚哼了一声。

    两手抱头,靠在一颗树上。

    等着金奎站起来,再打。

    这胖子两手杵着地面。

    疼的屁股撅起了多高。

    陈楚笑了。

    “我他妈的也没打你屁股,你撅屁股干屁啊,起来接着打啊!”

    过了一会儿,金奎还没起来。

    “金胖子,别装啊!我可没下重手,你可别讹人。”

    “陈楚,我金奎不是那讹人的人。我起来还得被你打趴下么,还起来干啥?你牛逼,我服了。”

    陈楚哑然失笑。

    呵呵的乐了几声。

    “糙,不带这么没意思的。”

    金奎爬了起来。

    冲陈楚说:“服了就是服了,干不过就是干不过,有本事你和金星打一架!”

    “金星谁啊?”陈楚问。

    “就是红星台球厅的老板。”

    陈楚回忆了一下。

    “你说的是红星台球厅?那个个头不高,头发挺长的,脸通红的那小子?”

    “行,陈楚,你敢说金哥的坏话,我告诉他去。”

    “麻痹的,金哥个屁!我服他谁啊?”

    “行啊,陈楚,你等着,晚上放学别走!”

    陈楚两眼微眯。

    心里冷哼一声,老疤都干了,还惧什么金星不金星的。

    不禁又想起张老头儿那句至理名言,男人怕打架就不算男人。

    “行啊,我不走,你现在告诉他才好呢,我现在就跟他干!”

    “行,陈楚你有种,你等着!”金奎手指点了几下陈楚,转身往班级走了。

    “糙,属狗的……”陈楚骂了一声。

    心想自己总不能背着宰牛刀上课了。

    看了看学校大墙。

    眼睛动了动,跳了过去。

    把刀埋在了后墙根。

    这才跳回来,进班级上课去了。

    人不管是混,还是不混,不管做什么事,都是需要勇气的。

    没有豁出去的勇气,做什么都会一事无成。

    陈楚大咧咧的走进教室。

    是化学课。

    老师进来,竟然是新来的那个女老师,梦霄晨。

    梦霄晨今天穿着一条清凉的连衣裙刚盖过膝盖,两节白白的小腿莲藕般的露在外面。

    穿着薄薄的透明的丝袜更是xing感。

    脚下高跟白sè宽带凉鞋。

    薄薄的连衣裙把她不大的胸部也高高的隆起。

    白皙的脖子上挂着细细一根项链。

    头发往后梳拢着,带着一只透明的眼镜。

    整个人有种青莲出水般的感觉。

    尤其陈楚坐在后面,阳光照shè进来,折shè的可以隐约的看见,她白sè丝质的连衣裙里面隐约映衬的白sè内裤。

    随着她的走动,那内裤也一跳一跳的。

    陈楚看着看着下面就硬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