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九月份的天,也算是娃娃的脸,说yin就yin,说晴就晴。。

    一般下午放学也就四点多钟,天还是亮的很。

    陈楚眼睛往四周撒目一圈,见到西边飘过来一点云彩。

    一般市里人是不会注意这些的。

    但是农村人都是靠天吃饭,对着自然的变化非常的敏感。

    一般看看天,就差不多知道未来几天算是啥天了。

    那块云彩下面往下低着。

    按老人的话讲叫做‘雨头’。

    不多时便会下雨的,而雨头后面一定会有大片乌云的出现。

    陈楚又往西面使劲儿瞅了瞅,看到远远的天边,有一片墨sè的云。

    此时是云淡风轻的,一会儿便是大雨磅礴了。

    而且这雨还不能小了。

    正所谓雨偏西,披蓑衣。

    这雨说不准一下就是一整天……

    陈楚情不自禁的笑了。

    梦霄晨是刚出大门的大学生,自然看不透他这小子的心思。

    看他脸上有伤,好像还在笑是的。

    “你这是咋弄的?”

    “老师,有没有水,我想擦擦脸。”

    “哎,进老师屋里面洗洗,你们班也没钥匙,我在班级里等了你一会儿也不见你回来,就出来了,你同学把门锁上走了,我也想锁门先走来着,你就回来了,你是不是和人打架了?”

    “没啊,我摔的。”陈楚嘿嘿笑着。

    梦霄晨开了锁,走进办公室。

    陈楚也跟着走了进来,窗帘已经挡上了,屋里稍稍显得暗些。

    陈楚看到墙上有灯的开关,是绳子系的,伸手抓了一下,把灯打开了。

    梦霄晨见陈楚关上门,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毕竟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说不好听的,一公一母在一个小屋里,说不发生点啥事,或许都没人信的。

    她的办公室不大,至少比王霞的要小一半。

    王霞靠在窗户边有一张床,而她的小床却是靠在门口的。

    总之,里面不管是桌子,还是床,都要比王霞的小上一号,毕竟她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

    王霞可是混在这里两三年的老人了。

    “你……你洗把脸,我去给你找点碘酒……”

    梦霄晨低着头,往脸盆里倒了些水,放在椅子上,又把毛巾搭在椅子背边上。

    陈楚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霹雳扑撸’的洗了几把脸。

    把水都溅shè的哪都是。

    梦霄晨一边给他找碘酒,眼角的余光看见他洗的生猛,有些水都把胸膛的背心弄湿了。

    里面有些黑的肌肉隆起。

    她的心不由得一阵狂跳,脸便有些红晕了。

    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很sè的。

    男人看见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下面会忍不住的勃起。

    女人看到男人的肌肉,或者大**也会禁不住口舌生津,忍不住的心跳,耳热,大腿根儿痒痒,甚至下面发sāo流水。

    就像那些男歌星的追星族一样,迷得一群群的少女又哭又叫,晚上对着人家的海报脱光屁股自己抠下面。

    甚至得不到还有自杀的。

    那便也是男人的魅力所在了。

    ……

    梦霄晨只看了几眼,而且在这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她便感觉浑身不自在,一股热呼呼的感觉布满全身,她感觉有些透不过气去,呼吸急促了一些。

    又想起前两天,就在隔壁的房间里,这小子和王霞传来男女办事一阵阵的呻吟,还有桌子咚咚咚的撞墙声。

    当时,她也受不了的脱了裤子,抠了几把自己的下面,整个人都被弄起xing了。

    这可比看黄片自己抠过瘾多了。

    毕竟这是真实存在的。

    看黄片那是通过镜头,通过玻璃荧屏,反shè出来的一种影像,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影像生成的化学现象,而不是真正的生物男女交配。

    她红着脸,低头不去看陈楚。

    陈楚把脸洗完,抓过她的毛巾,那毛巾雪白,上面还有美少女战士的图案,还喷着香水,清新的味道就如同梦霄晨清纯而不张扬的xing格一样。

    都是那样的纯,还有点呆萌的样子。

    陈楚擦了擦脸。

    把毛巾放在那说。

    “老师,我先去趟厕所,一会儿回来。”

    “啊。”

    梦霄晨小声答应着。

    纤细的几乎能看到里面血管和青筋的小手,找出了碘酒,酒激ng和棉花放在桌子上。

    她想给陈楚擦来着,不过想了想还是没好意思。

    她看着陈楚走出了门,她然后趴着窗户往外看着。

    见陈楚并没有往男厕所走,而是走到视线可以看到的小树林,解开裤带就哗哗哗的撒尿了。

    梦霄晨不由得关上窗帘,身体贴着墙壁,闭上眼深呼吸着。

    她还没见过男生撒尿,骨子里总是觉得,男人那东西撒尿是个什么样?

    如果说男生喜欢偷看女厕所,看女人的大白屁股和拉屎撒尿。

    那么女生也有很大一部分想偷看男厕所的。

    没事也偷偷摸摸的议论着,哪个男生的下面大。

    梦霄晨在大学的时候就常听一个寝室的那些女生谈论男人,什么长久,什么粗大,什么啊啊啊,什么啪啪啪,什么shè了,又什么扑哧扑哧啥的。

    她都听不懂,还问那些女生是啥意思。

    那些女生就笑,管她叫小妹……

    直到现在有些词儿她还是不懂得。

    只是内心忍着这股激动。

    ……

    此时,她拿起陈楚刚擦过的毛巾。

    上面有一股男人的汗味。

    梦霄晨闭上眼,放在鼻尖闻了闻。

    一副享受的模样。

    门开了,她才慌张的把毛巾放下,都不敢抬头瞅进屋的陈楚,自己像是一个做坏事的小偷儿似的。

    “你,你用碘酒擦擦……”

    陈楚看了眼她起伏的胸口。

    哗啦一声插上了门。

    “你……你插门干啥?”梦霄晨紧张的问。

    “哦,外面有点起风了……”

    陈楚去撒尿也是为了看看天。

    果然,梦霄晨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外面有沙尘被风卷了起来。

    “风挺大……”她小声念到了一句。

    这时,陈楚已经把酒激ng往脸上涂抹了。

    “用碘酒好的快。”梦霄晨看了看他说。

    “嗯,还是不用碘酒了,那东西弄到脸上,颜sè不容易褪掉。生成化学反应了不是么?”

    一提化学反应,梦霄晨就来劲儿了。

    “嗯,碘酒一遇到空就……”

    她说起来就没完,陈楚也认真的听着。

    胸口的玉扳指一闪一闪,他搬了张椅子坐到了梦霄晨旁边。

    被她带进了许多的公式和化合价当中。

    他忽然感觉,化学竟然这么的简单?

    那些元素都有化合表的口诀。

    而且两者间生成什么都可以预算出来。

    只是有几个特殊的地方需要注意了。

    梦霄晨一对一对他的教学,陈楚进步的很快。

    再者,数学与化学这东西是需要天分的,天分也是理解。

    只要你理解了,所谓的脑中里那根弦动了,开窍了。

    学这东西便非常容易的。

    再说初中代数几何,物理化学就那么点东西。如果一对一,脑袋开窍几天就能学明白的。

    不像语文和英语需要背那么多的单词和生字。

    当然,理科确实需要一些天赋,逻辑xing强的人可能不学都能理解。

    就像文科强的人,不学也能出口成章。

    时间过的飞快。

    陈楚不断的提问。

    梦霄晨也耐心的解答。

    两人都沉寂在化学愉快的学习氛围中。

    不知不觉间,外面一阵呼呼的大风,接着暴雨霹雳啪嚓的如同炒豆般的落下。

    风疾雨骤,而远处又传来的轰隆隆的雷声。

    两人的思绪一下被打断了。

    暴雨打在玻璃窗上,霹雳啪嚓的,像是有人在用手疯狂拍打一样。

    “啊……”梦霄晨吓得一哆嗦,手上的化学书都掉到地上了。

    而这时,一只胳膊已经把她搂了过去。

    “别怕,别怕……”

    梦霄晨吓了一跳。

    伸手下意识的去推搂着她的那只胳膊。

    而这时雷声咔嚓一声打了过来。

    闪电几乎就在咫尺窗前。

    这下她不用推人家,自己的身体一下窜进陈楚的怀里。

    她本来以为陈楚肯定会对她上下其手。

    不过,她却错了。

    陈楚只是不停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没事的,不用怕……没事……”

    陈楚的手只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着。

    甚至连她近在咫尺的脖子都没有碰一下。

    慢慢的,她缓和下来,不再哆嗦和紧张,陈楚的手才慢慢的用力,摸着她的头,然后慢慢的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老张头儿曾经告诉她对付各种女人的办法。

    刘翠那样的女人需要耐心,那小莲那样的女人需要火辣。便是狠狠玩弄。

    而对于那种内向的,尤其是处女的女人,需要一点点的来,不要让她们害怕……

    要让她们放心自己。

    陈楚只是轻轻的摸索着,按照张老头儿的理论,让梦霄晨平静下来。

    这才慢慢的摸索着她的身体。

    从她的肩膀开始,一点点的摸到了她的胳膊,然后是她细嫩柔滑的小手。

    缓缓的抓到手心里。

    他像是一个学习捕猎的人一样,慢慢的攫取着自己的猎物,非常的耐心和细致。

    只是他的猎物是女人。

    当陈楚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她的手背,一点点的把她捏在手心里的时候,梦霄晨整个身子抖动了一下。

    陈楚这时手上慢慢的加力,但也只是搂着她,紧紧的搂着,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他只是轻轻的亲吻着她的秀发。

    一点点的脸开始在她的头上摩擦。

    窗外风雨飘摇,本来还晴朗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的如同世界末ri一样。

    屋子里的灯发出的微光,影影灼灼。

    陈楚笑了,心想这真是他妈的妞儿的好天气。

    这样的机会自己要是让这煮熟的鸭子飞了,那以后就不用混了。

    张老头儿那老犊子都得笑话死自己。

    陈楚的手又开始一点点的摸索着,他感觉梦霄晨的身子是那样的滑腻,她的手是那样的柔滑,而她的胳膊又是那样的修长和瘦弱。

    “啊……”

    梦霄晨面红耳热,感觉自己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抱在怀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和这个男人融为一体,被男人抱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外面风雨雷电,但是她此时在这男人的怀里感觉不到一点的恐惧。

    而且,这男人身上还有一阵阵清单的香水儿味道传进自己的鼻孔。

    十分的好闻。

    贴着他胸膛结实的肌肉,感受到他的脖子和脸在自己头上轻轻的温柔的磨蹭,自己的手被他抓在手心里,尽情的呵护抚摸。

    梦霄晨努力不去想这是她的学生,她不敢抬头,不敢正视陈楚,只想在他的怀抱里多停留一会儿。

    陈楚笑了。

    慢慢的摸着梦霄晨的脸颊。

    张开嘴便附身吻了下去。

    “啊……唔……”

    梦霄晨胸中小鹿乱窜。

    脸上**辣的,被陈楚亲住了嘴。

    陈楚是这方面的老手了。

    亲住了她的小嘴儿,还不及她反应,一把就把她的娇躯横抱起来。

    感受着这顶多九十斤的身体,陈楚大步朝她的小床上走去,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抬腿就骑在了上去。

    下面用力顶了两下。

    陈楚已经把她死死的压在小床上了。

    那小床摇晃的吱吱呀呀声在疾风暴雨中,几乎微不足道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