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很多事做与不做结果是不一样的。。

    什么事都是没有绝对的。

    你努力就有希望,不努力一点点希望都没有。

    尤其是男女间的事儿。

    女人的话不可信。

    陈楚想着老张头儿教自己的这句话。

    心想这真是太他妈的准了。

    如果自己没他的指点,根本上不了季小桃,王璐就算是再勾引他,他不敢上也是白扯了。

    还有那小莲那**……

    一直到现在的梦霄晨。

    现在他搂着梦霄晨白花花的身子,一只手还摸着她柔嫩无比的屁股瓣儿。

    心里美滋滋的。

    心想这一切都要感谢张老头儿。

    就不知道这老流氓年轻的时候祸害多少良家妇女了,才会明白这么多道道。

    “嗯……以后还要和这老家伙好好学学,好好……讨好讨好这家伙。”陈楚心里拿定主意。

    一边摸着怀里的女人,一边想,等这几天回去,把他那两本书背下来。

    这老家伙又一高兴,没准又给自己出几个主意。

    干掉朱娜和……那个村官柳冰冰啥的。

    自己按照他的路子,连新来没几天的小化学女老师都给糙了,那拿下柳冰冰可是大有希望的事儿啊!

    他心里琢磨着,不仅嘿嘿笑了起来。

    手上不仅也加了些力道。

    “哎呀……你讨厌啊,这么用力掐人家?”

    梦霄晨娇嗔推了他一把。

    已经娇羞的如同一只温柔的小猫腻在陈楚的怀里,像是在撒娇。

    两人刚才办事儿的时候,她把眼镜摘了下去,现在又光着屁股戴上眼镜了。

    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这样更有气质了。

    其实,她长得很内秀。

    一对猫眼,双眼皮,挺巧的鼻子,红彤彤的小嘴儿。

    身材偏瘦,这体形窈窕的就像是一只小长虫,恨不得让你捏在手里好好的把玩把玩。

    以前梦霄晨整天的研究自己的专业,没有丝毫的情趣。

    而现在被陈楚糙了。

    她整个人红光满面的,像是情窦终于初开。

    心情也一下开朗了许多,感觉生命里除了化学,还有个男人。

    她认为,男女在办那种事的时候产生化学反映,脑子里的多巴胺快速的分泌,这种男女苟合的化学反应,真是好奇妙,几乎让她玉罢不能。

    她贴着陈楚的怀里,小脸蛋儿磨蹭着他的胳膊,手也摸着陈楚胸膛有些发黑的肌肉,还有小腹那隆起的腹肌。

    硬硬的感觉,她摸着好舒服。

    即使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她也感觉不那么怕了,躺在陈楚的怀里,她感觉那样的有安全感。

    两人互相摸着,摸着摸着,陈楚下面就又有感觉了。

    下面缓缓的增大。

    梦霄晨瞥了那家伙一眼。

    伸手想去碰碰,不过在半空中停下了。

    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陈楚笑了,脸低下去,嘴唇靠近她的小嘴儿,她害羞的躲着,还是被陈楚亲了几口。

    感受着她那小嘴唇的润滑甘甜。

    陈楚嘿嘿笑了。

    “想摸就摸摸呗,那是咱们自己家的东西,又不是别人的,你怕啥啊?”

    “陈楚,你流氓!”梦霄晨想摸陈楚那东西,但就是不好意思。

    陈楚这时轻轻的抓住她的小手,先摸着自己的胸口,然后一点点的往下伸着。

    梦霄晨使劲儿往回抽手,她有一点害怕。

    陈楚那大家伙有点吓人。

    陈楚一用力气,把她的小手碰到了自己的家伙上。

    梦霄晨洁白的指尖一抖,陈楚笑了。

    她的指尖碰到自己的下面,那下面的头一下就立起来了。

    “啊!”梦霄晨吓了一跳。

    陈楚接着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下面,让她的小手弄一个桶状在下面来回的撸着。

    开始的时候梦霄晨不愿意。

    不过来回撸了几次。

    她就脸红心跳起来。

    “你,你这东西还在长大啊?”

    “嗯。你再撸几下,我就更好受。”陈楚说着,感觉梦霄晨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虽然二十三了,但是男女方面,她还纯洁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这样的女孩儿真好。

    要是……

    陈楚摇摇头。

    感觉心里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梦霄晨这女生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市里人,自己家是农村的,祖上三代都是贫农啊,没离开农村的这地方,人家能愿意嫁给自己么!

    根本就不用考虑的,即使梦霄晨愿意,人家父母也不会愿意的,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他这样的……

    婚姻一般都是门当户对的,农村姑娘都想找个市里人,市里人想找更有钱的。

    陈楚心里不是自卑,这是现实。

    不过,他感觉至少自己现在和她睡一个床上。

    所以不用想着结婚这种不现实的事儿,玩了,上了她再说。

    多上一次就得一次。

    陈楚想到这里,翻身把梦霄晨又骑在下面了。

    “哎呀,你干什么啊?”梦霄晨两只瘦瘦的小胳膊支撑着他的身体,不让他压自己。

    两条小脚禁不住的乱动。

    陈楚热乎乎的嘴唇贴了上去。

    “老师,宝贝,我好喜欢你,咱再来一次……”陈楚的嘴捕捉到她的小嘴儿,舔着她那红红的嘴唇和小舌头。

    梦霄晨也被弄的浑身发热,不过她的大腿再次被分开,抗在男人的肩膀上。

    她却哭了。

    “陈楚,别弄了,我下面疼啊,你应该心疼女人的,我现在第一次都是你的了,你着什么急啊……你等我几天养好了,咱再做不行么……”

    陈楚硬起来的家伙已经兵临城下了。

    真不想这么收兵。

    梦霄晨咬了咬牙。

    “你,你真想要吗?”

    “嗯,憋着挺难受的。”

    “行,那你来。”

    梦霄晨把脸转过去。

    两条大腿劈开。

    那里面的腿窝子还有血痕。

    大腿根和后屁股都沾染一些。

    本来梦霄晨要擦拭的,不过动了两下下面太疼了,就忍着没动。

    而是贴着陈楚的怀里休息。

    陈楚看到她这样,还真心软了。

    光着腚下了床。

    把脸盆里的水倒到地上,重新倒了开水,又去水桶里弄点凉水兑了兑,水温正合适。

    又把毛巾弄湿了,过来给她擦着大腿根和下面。

    “啊……”梦霄晨又是呻吟一声。

    她痛,但是还有些爽。

    陈楚给她擦的很仔细,大腿根,屁股,还有两腿间的大小嘴唇。

    “你……”梦霄晨脸上羞红满面。

    自己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她擦下面。

    还是一个男人。

    “别动,都有点肿了。”陈楚俯身给她仔细的擦着。欣赏着她这美丽的身体。

    女人有不同的,有的女人即便是第一次干完了,也像是没事儿人是的。

    甚至下面还有处女第一次不出血的。

    而有的女人第一次丢了,下床都费劲。

    这要因人而异了。

    一般体质好的女人,尤其是练体育的,别说处女被男人破了,就是刚生完孩子,也能下床利索的走路。

    像梦霄晨这样体质弱的。

    只能在床上趴窝了。

    拥有着细柔娇嫩的皮肤,和纤柔的身材,便有一个公主娇滴滴的体质,这个世道对生命是很公平的。

    陈楚给她擦拭完,又帮她擦了擦身子。

    梦霄晨眼里有一股水雾出现。

    刚才她爱着这个男人是因为他是公的,是他糙了自己,夺走了自己好多的第一次,又给她带来了**和灵魂的同样快感。

    现在,她感觉这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眼前的陈楚仿佛有着和他年龄不想当的成熟,不像是一个是六七岁的半大小子,更像是一个会体贴会心疼人的男朋友。

    陈楚给她换了几次水。

    脏水就被他打开窗户倒了出去。

    两人这一顿折腾,外面已经擦黑了。

    虽然雨没有刚才大了。

    但这种雨中的宁静,和远处出现的道道闪电,还是让这个小屋充满了温馨和温暖。

    陈楚重新回到床上,梦霄晨这才主动的投怀送抱,她搂着陈楚的腰。

    陈楚把床上的小被铺在她身上。

    梦霄晨也给陈楚盖上。

    陈楚发现,这女生眼里好像有泪流出来。

    心想她也太容易感动了。

    不仅想起张老头儿那本易经上写的。

    盛即则衰,而又否极泰来。

    看来这道理放在哪里都算合适。

    陈楚想到这里又下床把梦霄晨的办公桌挪到了小床边。

    “你干什么啊?”梦霄晨正躺着好受,陈楚却离开了。

    “嗯,让你给我补习啊,我落下好多课呢!”

    陈楚说着又重新跳到床上。

    把书递给梦霄晨。

    梦霄晨一看到化学书,又是津津乐道了。

    两人就躺在被窝里补习化学。

    陈楚又想起王霞来。

    那娘们水多,而且**猛。

    等这次大礼拜再去王霞家,也不干别的,直接钻进被窝就补课。

    “哎,你听不听啊!不听睡觉!”梦霄晨见陈楚心不在焉,白了他一眼。

    “嗯,听,听着呢!宝贝亲亲。”

    陈楚亲了亲她的小嘴儿。

    梦霄晨甜蜜的笑了一下。

    靠着他的肩膀,给他讲解起来。

    此时,灯光朦胧,梦霄晨甜甜的笑着,给他讲解着化学的科目。

    初中的化学其实也没啥东西,捏把捏把就那么一点点。

    只要脑子开窍了,这点东西根本不算啥。

    如果不开窍,没有这根筋,怎么学都是白扯,没用的。

    陈楚胸前的玉扳指一闪一闪的。

    让他头脑异常的冷静。

    平时这行奥数,物理化的噩梦,此时却感觉思路是那般的清晰。

    顺着梦霄晨的手指轻轻的指点。

    看着那细细的洁白的指尖,陈楚心动中,这些化学题目全部迎刃而解了。

    就像……茅塞顿开。

    更准确的说更像是憋了一天的屎终于拉了出去。

    两人不知不觉讲到了后半夜,陈楚舒服的呼出口气。

    而梦霄晨也合上了化学书打了个哈欠。

    这时两人对视一眼,情不自禁的笑了。

    “你笑啥?”梦霄晨看着他说。

    “老师,你真的好美。”陈楚看着她的一双猫眼,在暗淡的夜的灯光中,梦霄晨的脸是那般的秀丽。

    随着外面轰隆隆传来的雷声和闪电。

    映衬出她的面颊绯sè而有酡红。

    尖尖的下颌,白皙又柔嫩。

    陈楚情不禁的亲了上去。

    压在了她的身上。

    梦霄晨嗯嗯的呻吟了几声。

    感觉陈楚下面勃起,大了起来。

    正抵住她双腿间毛茸茸的肉缝中。

    两人都是光着腚的互相摸着,搂着。

    梦霄晨不仅呼吸急促。

    两条大腿夹住陈楚的屁股,轻轻的说。

    “你要是实在憋不住了,就再糙我一次……”

    梦霄晨说完脸sè绯红,头埋进了被子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