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女人要求被干这样的要求,陈楚还真有点难以拒绝。。不过,陈楚还是有点犹豫。

    虽然女人不愿意干都应该诱骗的上她。

    但现在,他很担心梦霄晨的身体。

    这小身板,要是再干她一次,第二天怕真起不来床了。

    不过不干又觉得可惜。

    人家女生都脱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下面大腿都劈好了,就等着自己插了。

    这样的好事儿还不干?那还是男人么?

    陈楚犹豫了一下。

    凑过去亲了亲梦霄晨的小嘴儿。

    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

    梦霄晨推了他一把。

    “不行,我才不用嘴舔你那玩意儿呢!多恶心……”

    人家不愿意,陈楚也没办法。

    “宝贝,我不是心疼你么?别说再干你一次,干你五次都行,但你能受得了么?在不,你的嘴不行,屁股总行?”

    “屁股?梦霄晨看着他,脸上红扑扑的。”

    “哎呀,就这么定了,反正就咱们俩,也没外人……”

    陈楚说着就把她屁股翻了过来。

    “嗯……”梦霄晨呻吟一声,一想到陈楚要糙她屁股,她就脸红心跳。

    心里又害怕,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冲动。

    梦霄晨的屁股很白,不是很大,但是挺翘的。

    突起的屁股瓣儿,肉乎乎的。

    像是一个小丘陵。

    她趴在小床上。伸展着细柔的嫩腿。

    弯下的小蛮腰和丰腴圆润的大腿把她的屁股隆起的很高。

    凸显了一个s的形状。

    梦霄晨戴着眼镜回过头,脸上有点冷冰冰的感觉说。

    “来,上!”

    陈楚一下激动了。

    他就喜欢这戴着眼镜光着屁股的女人。

    陈楚跳下了小床,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手摸着她的屁股。

    “啊!”梦霄晨呻吟了一声。

    仿佛被摸的很好受。

    脸埋进了两手平放的手心。

    陈楚已经在她光着的白嫩的后背上舔了起来。

    “嗯,你真漂亮,哦……你这皮肤真好啊……”

    陈楚边舔着,边手揉搓。

    一手已经情不自禁的伸进了她的腚沟子。

    在那里热乎乎的掏着。

    还有些湿润的水泽。

    “啊!啊!!”梦霄晨被他掏的一阵好受。

    “陈楚,你,你快干我,快……啊……我受不了了……”

    陈楚笑了。

    心想这小**还真挺sāo的,抓她两把腚沟子自己就发情了。

    女人要么就是板的死紧死紧的,要么就是死浪死浪的,两面xing格都是极端的。

    陈楚看了看墙上的钟点,都快凌晨一点了。

    当下也不啰嗦了。

    把她的两条大腿在后面分开了。

    整个人就掐着下面压了上去。

    哼哼了几声。

    陈楚的家伙就抵住了她的腚沟子。

    在那深深的鸿沟里出溜了两下。

    然后用力一顶。

    “啊!”梦霄晨呻吟的又大声叫了出声。

    不过陈楚那东西根本没进去。

    她的屁股虽然很湿,但还没达到柔滑的地步。

    陈楚的家伙又粗又大的。

    陈楚又出溜了两三回,也没进去。

    梦霄晨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小床吱呀吱呀的响着。

    她感觉一根极大极粗的棍子再插着自己屁眼。

    “啊!陈楚!你快点啊!快进去,别玩了!”

    陈楚满头是汗。

    “我没玩,真的进不去啊!这玩意儿要是再细点就好了!”

    陈楚想起自己插季小桃屁股那时候。

    那是沾染了她下面的水,借着湿滑劲儿下面就游进去了。

    再说那时的家伙也没现在的大。

    张老头儿不知道给他抹了什么东西。

    他做完包皮手术没消肿,一直就肿这么大了。

    把陈楚急的,看着眼前那柔嫩的梦霄晨的屁眼和撅起的小屁股就是插不进去。

    自己用力狠了,好几次下面都差点喷出去。

    梦霄晨也被痛的屁股生疼生疼的。

    “啊,你……疼死我了啊……不行,别弄了……”

    陈楚也有些灰心了,一看都一点半了,再捅咕一阵这一晚上不用睡觉了。

    当下他趴在梦霄晨身上。

    下面的大家伙就在梦霄晨的臀沟里面使劲儿的出溜。

    她的屁股虽然不大,但还是挺巧至极,屁股沟也是非常深的。

    陈楚捏着她两边的臀瓣。

    下面的家伙就在她的臀瓣间狠狠的蹭了起来。

    “啊啊啊!”陈楚最后一阵呻吟,下面嗤嗤嗤嗤的喷shè了出去。

    喷了梦霄晨后背到屁股上一串的液体。

    “啊……”梦霄晨感觉屁股上传来一阵的爽感。

    那液体烫在她的后背,让她一阵的酥麻。

    她闭上眼轻轻的呻吟着。

    “啊……好了宝贝,睡……”

    梦霄晨说着舔了舔嘴唇。

    又伸手拿起桌上的纸巾,回身擦着后背和屁股的粘液。

    “陈楚,你真讨厌,shè的哪都是,还……还把我的屁股都弄疼了……”

    陈楚伸手不甘的在她屁眼上抠摸了两把。

    “啊!讨厌!”梦霄晨打了他一下。

    陈楚嘿嘿笑了。

    “放心,今天没攻下来这个地方,明天我就算拿刀把我下面削细了也要把你的屁股糙了。”

    “滚……”

    梦霄晨涨红着脸。

    不过陈楚这么流氓,她感觉很直接也很过瘾。

    比在学校那些理科生向她求爱好多了。

    什么,又是鲜花,又是请吃饭,又是逛街,还要唱歌。

    说白了还就不是想和她上床么?

    一个个戴着瓶底一样厚度的眼镜,呆头呆脑的还想和女孩儿上床。

    相比之下,她现在更喜欢陈楚这样直接型的。

    陈楚下面喷出去了。

    也好受些了。

    两人都困了,上了小床互相搂着睡觉。

    这一觉陈楚睡的甚是香艳。

    搂着那白白的小屁股,下面忍受不了的硬。

    心想这要是等她下面消肿了,自己非一晚上干她个四遍五遍甚至更多。

    ……

    陈楚正在睡梦中。

    被一双小手给推醒了。

    他睁开眼,见梦霄晨已经穿好了连衣裙站在床边。

    她已经洗完了脸,头发也梳拢着好好的。

    一双猫眼冲他眨呀眨的。

    这女生被糙了,仿佛比以前更有活力了。

    推着他说。

    “快起来,都六点半了……”

    陈楚也一骨碌爬起来。

    光着腚儿,下面支棱起梆硬梆硬的找着裤衩。

    梦霄晨脸上红了红。

    “哎呀,你快点穿衣服,一点都不害臊。”

    陈楚找到裤衩反而不穿了,伸手抓住梦霄晨。

    “老师宝贝,来摸摸我这大家伙。来!”

    “哎呀,你别闹,都天亮了,你赶紧穿好衣服走……”

    “走?去哪啊?”

    “你爱去哪就去哪,反正不能在我屋子里,万一让人看见,那……那怎么办啊?”

    梦霄晨急着直跺脚。

    那小摸样让陈楚一阵心动。

    穿上裤衩抱住梦霄晨在她脸上亲了起来。

    “啊,讨厌啊,头发都让你弄乱了……”

    陈楚嘴一张堵住了她的小嘴儿,狠狠亲了几口。

    “嗯,老师的嘴真甜。”

    “行了,你赶紧走啊,真是的……”

    梦霄晨整理着头发。

    陈楚出了门。

    见梦霄晨开始收拾屋子,把她落红的床单,叠得板板整整的放在小包里了。

    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到了学校外面的小卖店停下了。

    给梦霄晨买了点吃的,想了想又买了一包大红枣和一袋红糖。

    红糖和红枣都是给女人补血的。

    破了人家的处。

    怎么说也得给人家补补。

    陈楚刚转身。

    猛然看到不远的金星。

    他的台球厅和这家小卖店挨着。

    本来乡镇就不大,就这么两条街。

    这时,金星也正巧出来打开门,开始做生意。

    看了看陈楚说。

    “糙!买红枣干屁!给你妈买的啊?”

    “给你妈买的!”陈楚也不甘示弱,骂了一句直接走过来。

    “麻痹的,小比崽子是不是皮子还紧?”

    陈楚笑了。

    “咋的?你骂谁小比崽子?”

    “骂你怎么的?”

    陈楚哼了声。

    直接走进他的台球厅。

    这时里面一个穿黑衬衫的小子,正在比划着打球。

    这小子就是昨天和陈楚打架其中的一个。

    见陈楚进来,他有点紧张。

    眼中的神情都有着一抹的恐惧。

    “金哥……”他有些怕的叫了一声。

    金星已经走了进来。冲陈楚横眉立目的。

    “怎么个意思?”

    “没啥意思。”陈楚哼了声:“你刚才不是叫我小比崽子么?你行!”

    陈楚说着解开裤带,金星和那穿黑衬衫的小子一下就懵了,傻愣愣的看着他要干啥。

    陈楚掏出自己的家伙来,冲着一个台球案子就开始嗤嗤的撒尿。

    “我糙!”

    金星和那个穿黑衬衫的小子刚要冲过来。

    陈楚掐着下面的家伙冲他俩就扫shè过去。

    两人忙跳开。

    “都他妈的别过来,谁过来我嗤谁!”陈楚骂道。

    “你妈的纯粹畜生!”金星抓过抹布开始擦鞋。

    陈楚抖落抖落下面的家伙,弄干净了塞进了裤子。

    随后系上裤带。

    “金星,你刚才不是骂我小比崽子么?这回你看见了!来,把你的家伙也掏出来,咱俩比比,看谁的大?谁他妈的是小比崽子?你掏啊!我看看你的多大?”

    “陈楚!尼玛个比啊!”金星指着他骂。

    “糙!不敢比了?不敢比你装什么犊子!老子我还有事,得给你妈送红枣去,金星,你等下午的,我再来给你单挑!你找人也行,老子都不惧!”

    “找尼玛比人啊!老子自己干你!单挑怕你啊!”

    陈楚已经走了出去,骑上了二八自行车,回头点指着。

    “行,金星你记住了!下午别关门!老子肯定来跟你干!”

    ……

    陈楚骂骂咧咧的走了。

    金星看着这一地的尿。

    心里这个憋气。

    昨天和陈楚打了一架,自己没占着啥便宜,被揍的满脸包。

    台球厅的案子也全掀翻了,都磕掉漆看,就跟被砸摊子是的。

    别人问,他都不好意思说是被一个初中生砸的。

    今天又被人家撒了一地尿。

    这他们畜生!

    金星这个气,骂道:“麻痹的,以前咋就没听说镇中学有这么一号花脸猫哪!麻痹的,下面真他妈不小,驴玩意!”

    “哎呦,金哥一大早咋生这么大的气啊?谁热乎到金哥头上了?”

    “你他妈的的管……我糙!季扬,你咋来了?”

    金星笑了。

    心想麻痹的陈楚,你不是让我找人么?这回老子不用动手了,我兄弟季扬一个就能把你揍成b样。

    让你跪在地上管我叫爷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