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拐来拐去的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

    梦霄晨瘦瘦的胳膊正拿着笤帚扫着门前的杂物。

    陈楚昨天把她干的下面还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屁眼也疼的厉害,好像也有些肿了。

    她刚才去厕所大便。

    本来是想拉屎的,但一蹲下来屁股这个疼。

    一撒尿也有点疼。

    下面的尿道口昨天也让陈楚给磨蹭到了。

    再说她下面很细的。

    陈楚那大家伙又太大,准确的说两人的东西有点不配套。

    陈楚那东西跟……跟驴配套差不多。

    简直就是牲畜的玩意。

    梦霄晨早上也是强撑着起来。

    现在心里对陈楚又恨又喜欢。

    虽然下面撕裂般的疼,走路都有些撇腿。

    不过隐隐的还有一种想要的感觉。

    看到陈楚回来,她不仅嗔怪了一声。

    两眼还四处看着,生怕被人发现了。

    “嗯……给你。”

    陈楚把一包东西塞给她。

    “什么?”梦霄晨打开来看,见是一些吃的,里面还有一塑料袋红糖,还有一包大红枣。

    她的脸刷的就红了。

    她是女人,当然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了。

    而她身体从小就羸弱,像是柔柔弱弱的林妹妹是的。

    家里经常给她买红枣红糖之类的补身体。

    “你这坏小子!”

    梦霄晨眼里突然多了一点点的水雾。

    陈楚转身骑上二八自行车说。

    “我走了啊!”

    梦霄晨抽泣了一下:“等会儿!”

    “干啥?”

    陈楚见她进屋从小包里掏出五十块钱然后递给他。

    “给你。”

    “你给我钱干啥?”陈楚一皱眉。

    “你……”梦霄晨想说他是农村人,家里没啥钱,但话到嘴边没好意思张口。

    马上改口说:“你一个小孩儿有啥钱啊?快拿着。”

    她说着过去拉陈楚。

    “我小孩儿?我哪小了?”陈楚嘿嘿笑。

    “你?你咋那么流氓呢?就不能学点好么?”梦霄晨红涨着脸。

    陈楚心里却想,老子要是学好,不流氓,可能连你的一个小手都摸不到,更别说糙了你了。

    事实就是男人不流氓,一辈子和女人上了不床。

    梦霄晨又说:“钱你拿着,还有……咱们俩的事儿,你……你别和外人说,万一让别人知道了,你才多大啊,我父母也不会同意的……”

    陈楚笑了。

    咬着嘴唇想了想。

    “小晨晨,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讲的,你想和我好的时候,咱就好,我想和你好,憋不住的时候,你也帮帮我干一把,咱这叫……这叫情人,你要是喜欢谁,和谁处对象我也不反对,反对也没用,我……咳咳……我和谁好,也是我的事儿,你说对!至于你父母,如果我陈楚以后有出人头地那一天,他们可能会接受的。”

    梦霄晨听他刚开始说的就不像是人话,什么想和他好就好?而且他还要和别人好?

    就是除了自己之外别的女人,她一下就想到了王霞。

    想到了他们俩在隔壁屋子干的事儿。

    不仅有些酸溜溜的。

    “陈楚,你个……臭流氓!”

    刚才还有点感动,现在梦霄晨气得都要哭了。

    自己贞cāo没了,夺走的男人还这么和自己说话。

    她正掏出一个大枣想吃。

    这下就要朝着陈楚打过来。

    陈楚已经笑嘻嘻的骑着自行车跑了。

    梦霄晨气得一屁股坐地上,想哭又哭不出来。

    想想陈楚说的也有点道理,他这样的人,父母根本不能同意,两人基本就是不可能,自己是老师,人家是学生,两人……还真像他说的,算是个情人……

    梦霄晨刚吃了几个大枣。

    早晨来个学校给老师做饭的老两口就来了。

    学校没食堂,上面没多余的资金来管学生。

    钱都用来正修建镇里的zhèngfu大楼呢。

    学校就雇佣一对老头老太太给老师做饭。

    两人都六十多了。

    “哎呦,今天梦老师来的早啊。”

    梦霄晨吃着大枣,回头见是这老夫妻。

    脸上一红说了声早。

    然后就进自己屋子了。

    “哎,你说梦老师今天咋来的这么早,对了,刚才出去那学生来的也挺早的。”老头儿回到厨房和老太太说。

    那老太太琢磨了一下。

    “不对啊,你发现了没,刚才我看梦老师走路的姿势好像撇着腿,我还看见她吃红枣了,昨天她可不是这样的,这丫头不会被人给破了?”

    “破?破啥?”

    “哎呀,刷你的碗!”

    老头儿毕竟也是过来人。

    琢磨了一下就明白了。

    讪讪的笑了笑,小声嘀咕:“现在的年轻人啊……对了,咱们那会多好啊,都是结婚那天才破身的……那会真好,那才叫**一刻值千金……”

    “你个老不正经的……”

    ……

    “老婆子,你感觉这小梦老师是什么时候被破的?”

    “我感觉是昨天晚上被破的。”

    “真的假的啊?”

    “我干了半辈子接生婆了,能不明白这玩意么!别说她了,就是哪个小姑娘怀过孩子,打过胎,肚子里的孩子几个月我离几丈远一眼就能看出来……”

    “别吹了……”

    “吹啥?这都是人之常情,那小梦老师一看和她配的那男的家伙就不小,你没看她转过身,两腿间开的缝儿那么宽么?那男的家伙肯定不能小啊……”

    ……

    陈楚骑着自行车回到家。

    老爹正在煮面条。

    看着他把脸就沉下来了。

    不过也无奈。

    毕竟孩子这么大了,怎么打?不像小时候给两巴掌,踢两脚了。

    也只能等他混完了初中,给送走。

    送的越远越好,省的在眼前cāo心。看着更闹心。

    陈德江明白,这驴不一定又和谁家媳妇搞一起去了。

    不由得叹口气。

    “驴啊,吃饭了。”

    陈楚嘿嘿笑着。

    坐下来刚要吃面条。

    “咕咕咕……咕咕咕……”

    邻居传来了刘翠唤小鸡吃食的声音。

    不过,那声音正在墙头旁边唤着。

    那样子不像是唤小鸡,倒是更像唤陈楚是的。

    陈楚放下筷子,笑了笑说:“我去撒尿……”

    说完站起身朝着厕所跑过去了。

    陈德江唉了一声。

    回身倒了杯酒。

    早上他一般不喝酒的。

    陈楚根本没尿,在厕所那转了一圈,低头看了看老爹倒酒呢,就跑到墙头跟前了。

    刘翠还是穿着那身深蓝sè的紧身的像是旗袍一样的连衣裙。

    把她的身材裹得异常丰润饱满。

    陈楚看着下面就硬了。

    真想把她身上的连衣裙撕碎,压在身下好好的糙上一顿。

    不仅也怀疑孙五的审美有问题。

    家里有这么漂亮的一朵鲜花不好好伺候。

    非要到外面去打野食。

    自己家里这漂亮老婆的一亩三分地都没耕耘明白,外面的田难道就真那么好么?

    正应验了那句话了,孩子始终是自己的好,老婆始终是别人的好了……

    陈楚笑着靠近墙头。

    刘翠白了他一眼小声问:“干啥?”

    “不干啥,就是想闻闻婶儿身上的香味,一天不闻我都不得劲儿,就想把鼻子伸进婶儿的裤裆里,好好闻闻婶儿的sāo儿味儿……”

    “滚……”刘翠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这要是别人和她这么说话,早就一巴掌轮过去了。

    不过这话从陈楚嘴里喷出来,她感觉就是那么的受用。

    眼前仿佛一下就浮现出陈楚把脑袋伸进她的裤裆里,伸出舌头舔着她两腿间的嫩肉一样,还舔着自己的小森林和大嘴唇。

    那舌头仿佛要伸进自己大嘴唇的最深处,还和下面的大嘴唇小嘴唇接吻。

    刘翠不仅浑身燥热难耐起来。

    胸口呼哧呼哧的起伏。

    而下面的火烧云火热的,好像要湿了。

    “给你。”她小声说了一句,然后把怀里的一包东西塞给他。

    “啥玩意啊?”陈楚问。

    “别吵吵,是一包鸡蛋,有熟鸡蛋和咸鸡蛋,你和你爸俩人吃。你……你最近也得好好补补身子,老这么的……弄,身体吃不消的……别早上总吃面条,没啥营养。”

    刘翠低头说着,两手放在一起摆弄着。

    陈楚笑了笑。

    “嗯,吃饱了,有了力气,我一定都使在婶儿的身上,把婶儿的那块地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哎呀,你这死小子……”刘翠脸涨红的跟落ri云霞一样。

    陈楚真像上去抱着好好的啃上几口。

    要不是老爹还在吃面条,他还真想那么干了。

    一般早上的时候孙五也出去得瑟去了,也不知道在哪瞎混了。

    陈楚拿着这包鸡蛋就要往回走。

    “陈楚……”身后的刘翠小声唤了一声。

    “嗯。”陈楚停下来,回头看她。

    刘翠脸红到了大脖子跟。

    “你,你晚上,晚上……有时间么……我,我想要了……”刘翠说完转身去唤着小鸡儿了。

    紧张的走路都有点不自然了。

    陈楚笑了,看着她那摇曳的身子,还有细腰下面那挺翘的丰臀。

    他下面硬的不能再硬了。

    心想刘翠啊,晚上……老子一定狠狠的糙你。这娘们太勾人了。

    陈楚激动的脸sè涨红的回到屋。

    陈德江叹了口气。

    “刘翠找你干啥?”

    “啊,他说咱们爷俩生活不容易,偷着给咱拿点鸡蛋来。”

    陈楚说着把包打开,里面包了二十多个鸡蛋。

    陈德江笑了。

    敲开一个鸡蛋吃了一口。

    “嗯,还是咸鸡蛋呢,腌的挺不错,驴啊,你以后找老婆,就找你刘翠婶儿这样的,你看又漂亮,还能干活,主要的是这女人温柔,你处的那个对象叫什么……对,叫徐红的,那丫头哪都不错,但是爹感觉就是太厉害了……”

    “对,徐红就是一个泼妇,爸,你看刘翠婶儿咋样,要不我以后娶她得了……”

    “噗!”陈德江一口酒喷了出来。

    瞪着陈楚,差点揍他了。

    “你这驴玩意!人家孩子才比你小个五六岁,你还敢惦记人家?那不**了么?”

    陈楚撇撇嘴,开始‘踢力吐撸’的吃面条。

    心想就是一个邻居也没有啥血缘关系咋能叫**呢?再说了,已经乱了。

    陈楚吃四大碗面条,又吃了好几个鸡蛋。

    陈德江就少吃点了,反正有咸鸡蛋,他喝了点酒。

    而陈楚心里装着事儿。

    吃饭的时候眼睛也不由往邻居家瞥。

    想着刘翠脱光后的身子,他在想晚上是从刘翠屁股后面干,还是让她躺着,从她的前面直接插进去干……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