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吃完饭,还有点时间。。

    陈楚便晃荡着二八自行车跑到了张老头儿那了。这老家伙还在火炉边。

    “书背下来了?”张老头儿问。

    “还没看呢!”陈楚瞄了瞄,见张老头儿额头有许多汗水。

    “老家伙,怎么出这么多汗还烤炉子啊?”

    “多少年的老毛病了?”张老头儿摇了摇头,好像挺疼的样子。

    “风湿吗?那得早点看了。”

    张老头儿只是笑,没说话,拿起旁边的酒壶,喝了一口酒。

    “呷……对了,臭小子,你什么事儿啊?”

    “和你谈谈女人。”陈楚笑了笑。

    “好!好哇!臭小子,我就喜欢听这个,快说说……”

    陈楚就把怎么干梦霄晨的过程说了一遍。

    把这老头儿听的嘴喳喳的,好像是他在糙是的。

    陈楚心想,这老头儿下面不会听硬了?

    “干的不错……哈哈,不错,不错,快出徒了,还有啊!男人到任何时候都要有个男人的样子,那叫做男人味,就像是女人的样子就是温柔体贴,男人的样子就是阳刚傲气……和你说这些也不明白,以后你就懂了。”

    张老头儿又瞥了一眼,见他脸上有伤。

    没说话,从床底下摸出一个脏兮兮的葫芦,倒出点像是屎的东西。

    “给你,抹到脸上,保证药到病除……”

    “老家伙,这什么玩意儿?管用么?”

    “呷?这可是好东西啊!我给你说,千金不换的,也就看咱爷俩认识这么久了,别人一千块钱一小点我都不卖的……”

    看着张老头儿那咋咋呼呼的样,陈楚撇了撇嘴。

    满脸的不信。

    反正还有点时间,他就摸到脸上伤口处了。

    刚抹上,就感觉整个脸**辣的。

    像是火烧是的,而且还痒痒。

    他刚想伸手挠一挠,被张老头儿打了一下。

    “不许碰!在长肉芽呢!你这小子,和人打架了对!”张老头儿又喝了口酒。

    “嗯,是男人不怕打架,咱不说这个……”陈楚又把那像是鸡屎一样的东西往脸上抹,感觉很奏效。

    “说的不错!有点男人的血腥了,不过我昨天给你算了一卦,最近你要有灾,要防着点,千万不要太大意,也不要太狂……”

    “我有灾?”陈楚笑了。

    “老家伙,你别逗我了,老疤让我弄了,台球厅三个小子都没打过我,我还能有灾?”

    “唉!年轻人啊,你还需要磨练,可能吃亏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张老头儿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老家伙,你咋算的?教教我!”陈楚涂抹完脸上剩余的药转头冲他说。

    “我都告诉你了,先把书背下来,我教你的东西多着呢!包括这配药,对了,你想学炼丹不?丹药,还有针灸,那可是华佗留下来……”

    “哈?”陈楚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我以后也不当大夫,不当兽医的,我学那东西干什么?对了,我最近在王霞家旁边的小卖店发现一个小媳妇,老sāo了,那大腿可真是白啊,你说过远piáo近赌的,现在帮我拿拿主意,我上不上她……”

    “你……”老张头儿气得一瞪眼。

    “唉,你这驴……你纯粹是个山驴逼!行啊,只要你答应学……学炼丹,学医术,我就告诉你拿不拿下她!”

    老张头儿说着话,开始在他乱糟糟的屋子里面翻腾着。

    最后在墙犄角找到了一本薄薄的册子。

    “三驴逼,你听着,只要你把这册子背下来,我就告诉你,不然,我咒你这些女人都背弃你,一辈子你都不举!”

    陈楚正照着镜子,看自己一脸的鸡粑粑一样的东西。

    一听张老头儿这么说,吓了一跳。

    “老家伙,没你有你们咒人的!什么破玩意让我背!”陈楚伸手抓了过来。

    弄了一手灰。

    “老家伙,这玩意你在哪捡的?”

    “唉,忘了在哪个垃圾堆捡的了,反正你背下来就是了,不要给任何人看,我要不是刚才找到引炉子的报纸,就差点用他引火烧炉子了。”

    陈楚撇撇嘴。

    把上面的灰弄掉。

    张老头儿又说道:“这是医术,你背完之后我给你出主意上那个什么小卖店的女人。嗯……明天,我再给你一本炼丹术,你也别管有用没用,都背下来……”

    张老头儿见陈楚又要打哈欠。

    “炼丹可是大有前途啊!”

    “老家伙,我还有事呢。”

    老张头忙又笑嘻嘻的说:“炼丹很有前途的,炼出来的壮阳丹,一晚上能干十多回,还腰不酸腿不软,一口气铲十几条垄都没事儿!”

    陈楚听到这两眼发亮。

    忙说:“真的吗?我学啊!这个我不吃不喝我都要学!一定要把壮阳丹给炼出来!”

    张老头儿摇头笑了笑:“三驴逼,洗把脸再看看伤口!”

    陈楚到屋外,拿张老头儿的破盆接了点水,然后洗了把脸,再回来照镜子,脸上的伤口竟然恢复了。

    “老家伙……你这药……”陈楚说着跑到张老头儿乱糟糟的东西里面翻腾起来。

    “驴啊!我给你装点!你别都拿走了!”

    ……

    张老头儿肾疼的给陈楚弄了少办葫芦。

    还嘱咐他省点用。

    陈楚笑嘻嘻的,这才出门骑上二八自行车上学了,临走还打包票,一定把这什么医术的小册子背下来,然后学炼壮阳丹。

    见陈楚走了。

    张老头儿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起来。

    手扶着心口,慢慢坐到了炕沿上。

    整个人抖成了一团。

    像是要把眼前的火炉紧紧抱住。

    他冷的浑身打颤。

    嘴唇哆哆嗦嗦的。

    看着陈楚离去的方向,小声念叨着:驴啊,我的ri子不多了,能帮你走多远,就走多远,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

    张老头儿手捂着心口,脸sè骇人的惨白。

    “仙宗……我即便死也要让你们不会好过的……”

    ……

    陈楚打着哈欠,骑着二百大杠。

    这回他到学校正是时候。

    刚坐到座位上,自习课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按照正常的,铃声响过之后,然后是每个班级的‘大队长’其实就是每个班派一个人,然后三个人在一起挨个班级检查一下。

    如果有人迟到就扣一分,亦或地上有一个纸片,也扣一分。

    黑板没擦或者没擦干净,窗台有灰啥的也扣一分。

    每个班级一个星期扣的分最少,然后可以得到流动红旗……

    陈楚从来都不关心这个。

    不过今天偶尔一抬头,见自己班级的大队长换人了,竟然是朱娜。

    这女生胳膊上挂着红袖标,就跟个小红卫兵是的,这个牛叉闪电的。

    看陈楚的模样,那两只大眼睛都望到棚顶上去了。

    哎呀,这个狂劲儿,这个sāo劲儿。

    陈楚心里冷笑。

    心想先把张老头儿的什么狗屁书背下来,然后糙了那个大白腿的娘们,之后……嘿嘿嘿,就是朱娜,等老子把你糙了,看你还敢这么瞪人不?

    陈楚想到这里意yin的、得意笑了两声。

    “不许笑!”朱娜回头瞪了她一眼,然后和另外两个班级选出来的学生代表走了出去。

    陈楚不理她,就当驴嚎了。

    心想这什么狗屁学生代表,什么狗屁大队长,有那时间还不如好好学习了!切!学习不好,还竟整些没用的。

    陈楚打着哈欠。不过看着朱娜窈窕的身子下面却硬了。

    这小妞儿长得就那么让人勃起,这糙xing,真是让人受不了。要是能糙了她,天天让她骂都没关系。

    陈楚看了看周围,然后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摸出本英语书然后把张老头儿的什么医术的书拿出来夹在英语书里面看。

    里面又是这老家伙写的毛笔樱桃小楷。

    而这次笔锋更是遒劲了。

    “人体二十八经脉,摸脉分寸关尺三处穴位,每一处分为轻重缓急四种脉象,而因人而异,有的人脉搏在脖子上,亦有在脚踝处……”

    陈楚默默的看着,胸口的玉扳指暗淡的闪着。

    自习课四十五分钟之后,这本小册子已经看了三分之一了。

    不是他看的慢,而是那小字正反面密密麻麻的,字很小,但陈楚也都能看清。

    并且还有穴位的插图。

    什么人体多少穴位,每处穴位又管什么。

    而还有诸多隐藏穴位,林林总总,密密麻麻。

    陈楚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一下吓了一跳。

    这小册子也不知道用什么纸张做的,看着薄薄的几十页的样子,竟然有三百多页。自己才看了八十多页而已了。

    最后面的封皮上,还画着两具人形,一男一女,上面的穴位密密麻麻,可谓星罗棋布了。

    陈楚满脑子都是回荡着这些东西。

    不仅觉得张老头儿最近怎么一下让自己学了这么多。

    周易卜卦才学了个开头,现在又让自己看什么医术了。

    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炼壮阳丹了。

    下课铃响了,班级的学生都四处乱窜,陈楚坐在最后一桌还在看书。

    也没人理他。

    倒是朱娜,不经意的回头见陈楚正专注的看着英语书。

    她脸上一红,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心想这家伙真如王霞说的那样,真的转xing开始学习了么?

    ……

    前面两节课是政治和历史。

    陈楚只举着课本,历史课举着历史课本,政治课举着政治课本。

    而他的所有激ng神都集中在被课本挡住的那小册子上了。

    加上自习课三节课过去了。

    陈楚一动不动的。

    像是木雕。

    最后,还是马小河碰了一下他。

    “陈楚,马上要上间cāo了。”

    他这才反映过来。

    自己像是被这医术吸进去了一样。

    “哦,知道了。”

    陈楚并没有出去,而是闭上眼回味一番。

    脑中仿佛把那两只一男一女人体图映衬进去,上面密密麻麻的穴位自己在辨认着。

    过了片刻,他才睁开眼。

    正看见王霞办公室的门开着。

    她正朝着自己这里看着。

    看见了陈楚,她马上红着脸关上了门。

    陈楚笑了。

    心想,自己好几天都没糙王霞了。

    王霞老师是不是下面的肉也痒痒的很啊!

    山洪泛滥了?

    就像刘翠早上说的,她想要了。

    王霞是不是也想要了?

    陈楚刚才只瞥了一眼,看见王霞今天穿着黑丝袜。

    他不由眼前一亮。

    浮现出自己抱着王霞的黑sè袜的大腿,把下面插进她腚沟子中间狠狠糙她的场景。

    这时,外面传来的集合声。

    学生像是蝗虫是的,往cāo场跑了。

    陈楚出了班级,直接去敲王霞办公室的门。

    想着一会儿王霞光着屁股被他糙的模样,他下面忍不住**的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