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感谢小夕的老哥打赏!感谢在写作中一直对我的指导,狐狸大神(小夕的老哥)打赏了,让小弟惭愧汗颜……)

    cāo场上传来了最后一节广播体cāo的声音。。

    “第十二节……整理运动……预备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

    外面做着整理运动。

    而王霞的办公室里面也在做着整理运动。

    王霞的嘴用力的裹了裹陈楚的下面。

    把最后那点东西一点不剩的都吸进了嘴里,然后舌头舔了舔陈楚的头。

    咕噜噜的都咽了进去。

    陈楚看着下面的王霞,跪在自己脚前,一手抓住自己的下面,一手抱着他的大腿。

    嘴里不停的往里面抽着,舔着。

    她的嘴角流出一丝ru白sè的液体,那是自己的液体,缓缓的流了下来。

    王霞忙抓过纸巾擦了擦。

    随后陈楚已经干干净净的家伙葱她嘴里拔了出来。

    王霞又闭上眼,舒服的把脸贴在陈楚的胯下,两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腰。

    舒服的浅浅的呻吟道。

    “啊……陈楚,你真好……这种感觉……真好……”

    陈楚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种感觉。

    到底是她被干的感觉,还是最后吞咽自己流出去东西的感觉。

    王霞舒服的呻吟几声,感觉外面间cāo要结束了。

    忙快速的站起身,穿着衣服。

    陈楚也舒服穿裤子。

    两人手忙脚乱的整理完毕。

    陈楚又伸手抓了抓王霞的大白兔。

    王霞也啊的呻吟着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啊……陈楚,周末……周末我,老师带你去开房,我一定好好的要你……好了,现在你快出去……”王霞在他脖子上亲了亲。

    陈楚又抓了她几把胸前的大白兔,这才往外走。

    王霞脸上还是像醉了一样的酡红。

    整理了一番头发,心里咚咚咚直跳。

    坐在了办公桌前,心里还是发慌的。

    不仅暗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和自己的学生搞男女关系,而且还在学校办公室搞……还……还吞了男人的**,不过那液体虽然很难喝,但是邵晓华说有助于美容的,不过刚才自己那么做,也是太激动了……”

    王霞脸上直发烧。

    陈楚关上门走了出去。

    王霞心绪还是没有平静下来。

    “陈楚,你干什么去了!”

    陈楚刚没走几步。

    身后就传来磁xing十足的声音。

    他的心就跟着一颤。

    没办法,谁让喜欢这女生呢。

    “朱娜,你管我?”陈楚想说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我干吗?

    但是话到嘴边没敢说。

    “谁稀的管你啊?我管你,你早chéngrén了,我问你,你又去王霞老师办公室干啥?”

    朱娜磁xing的声音咄咄逼人。

    陈楚身体倏地不动了。

    一点冷汗慢慢流出。

    心想,朱娜这女生不会发现了什么。

    这时,朱娜又说道:“你问老师问题也应该找个时候,咱班主任这两天的感冒还没好呢!你这时候就应该让她多休息休息,咱班主任多不容易啊,竟为咱们cāo心了,你还不上进!”

    陈楚不禁舒出口气。

    还以为自己糙王霞的事儿被发现了呢。

    当下回头瞥了朱娜一眼。

    “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得了!”

    “站住,陈楚你别走,你不上间cāo,要扣分的知道不,还好我现在是大队长管这事,不然因为你扣分了,咱班的流动红旗就又没了……”

    朱娜充满磁xing的声音不断在后面响起。

    陈楚却耸耸肩,一副的心不在焉。

    他才不管什么流动不流动红旗呢。

    再说,这玩意跟他有蛋关系?

    要是……要是糙朱娜一次,这还不错。

    陈楚正在琢磨着朱娜。

    迎头撞上了梦霄晨。

    “啊~!”梦霄晨紧张的啊了一声。

    她正准备去给初二上化学课。

    间cāo的时候她也参加了,但老师是不做cāo的,她只在旁边看着。

    回来的时候便进办公室把化学书准备好,要去教课。

    没想到和陈楚正在大门口碰到。

    “梦老师去教课啊……”

    “啊!去。去教课。”梦霄晨脸上通红,想起两人昨天光着屁股在一起搂抱着大战,她整个人都热热乎乎的。

    下面竟然又湿润了。

    就像巴不得希望陈楚那大棍子在她下面好好的糙上一顿。

    四周围的的学生都嬉笑着。

    她感觉都像是在笑话自己似的。

    就像自己被人抓激ān在床,脊梁骨被人指指点点。

    慌忙答应了陈楚一句,快步朝初二的班级走了。

    陈楚看着她那有些挺翘的滚圆的小屁股,还有一走路有些撇开的腿。

    心里这个美。

    这个舒服。

    自己又干翻翻了一个13!哈哈!没想到老师当中还有处女。难得了!

    真他妈的好啊!

    陈楚笑着走进课堂。

    本来这节课是物理课。

    王霞却走了进来。

    此时,她红光满面的。

    陈楚心想,王霞是不是让自己给糙舒服了。

    激ng神头这么好?

    看来,这女人真就是欠糙了。

    王霞装作没看见陈楚,笑呵呵的冲大家说:“嗯,今天老师下午有点事,嗯……就是说老师的对象要出差,所以我提前回去准备准备,下午两节英语课,都窜课赶到上午一起上,好了,现在开始上课了!”

    王霞说着大声说了一句:“上课!”

    班级的同学都站起来齐整的喊:“老师好!”

    王霞又红光满面的说:“同学们好!请坐!今天我们来学习下一节,这节新语法比较多,新单词也比较多……”

    陈楚笑了。

    心想怪不得王霞这么高兴呢,还特意施了个小计策,这不明显说她男人要出差了么?明天是周五了,正好老子明天晚上去她家补课,好好的糙她一晚上么,呵呵,这娘们最近可是sāo的不得了啊……

    而且平时王霞上课说:“上课”,然后学生站起来说老师好,她就直接说坐。

    从来不说同学们好,请坐这些词儿的。除非是教育局来领导听课才说的。

    今天这**肯定是被糙舒服了,而且男人要出差了,才这么高兴的……

    陈楚打了个哈欠。

    照旧把英语书端的高高的,在下面偷看那本‘医术’的书。

    前面两节课,他都看入迷了。有种玉罢不能的感觉。

    原来人的身体有那么多的穴位,前面八十页讲的全是穴位和施针的方法。

    哪里管麻痹,哪里管兴奋,哪里又是能止血,心跳……

    陈楚不禁琢磨起来。

    一个血脉堵塞的人,自己给他施针,能解开他的血脉,让他肢体恢复正常。

    陈楚不禁马上想到。

    那如果要是一个正常人,自己给他施针,如果是施逆针,要是故意封堵住他四肢的血脉,他会不会就不动了?

    因为人体运动便是通过血脉运行的。

    如果自己短暂的把这个人血脉堵塞,他便会短暂的失去知觉。

    如果……她是一个女人……嘿嘿。

    自己把脸蒙上,在她背后……比如今天晚上,自己蒙着脸,去朱娜她家,正好朱娜出来遛弯,自己施针,封堵住她的血脉。

    然后她就不动了。

    自己把她抱到苞米地里,把她衣服扒光,唔……不对,眼睛先蒙住,然后抱进苞米地里,把她衣服扒光,然后把她糙了。

    一个时辰后,自己再把她抱回去,把穴位解开。

    这样她血脉即便通顺,也得四五分钟了,然后,自己在这个时间内,早就跑了……

    陈楚一下眼睛就亮了。

    哎呀!这简直就是宝书啊!宝贝啊!我这辈子以后就靠这本书活了!

    ……

    什么技术和手段就看他掌握在什么人手里。

    如果原子弹在恐怖主义手里,肯定全扔美国去了。

    张老头儿人家研究针灸是救人,陈楚看出这里面的门道,就开始动歪心思了。

    不过,他要是不动歪心思,就没有动力了。

    张老头儿便也是术业有专攻,相信只有13的力量,才能让陈楚雄起,不然就是一堆烂泥巴扶不上墙头。

    ……

    上午最后一节课也是英语课。

    王霞不禁有些生气。

    她不为别的。

    自己被陈楚糙了,这小子现在连一眼都不看自己了。

    上一节课就是的,眼睛盯着书看,她早上的时候已经发现陈楚看那两个**的人形了。

    心想自己难道就没有那纸上画的人形还好看么?

    自己光着屁股的样子难道就没有那上面的xing感么?再说自己可是真人啊!那上面的都是假的……

    男人真是贪婪的物种!不管怎么给他,他总是不知足。

    王霞气咻咻的撅起小嘴儿。

    在最后一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

    不由叫道:“陈楚!”

    一连叫了好几声。

    陈楚都像是木雕似的动也不动。

    此时,他正徜徉在人体的密密麻麻的穴位之中……那星罗棋布的穴位,大千万象,相互依存,又是相生相克,五行金木水火土,人体肚腹五脏肝心脾肺肾。

    相生相克,相依相存,yin阳调和,乾坤相交,才是自然之宗……

    “陈楚!”旁边的马小河狠狠推了他一把。

    “哎呦!”

    这一把推得比较用力。

    陈楚一屁股歪过去。

    凳子倒下了,他也爬了起来。

    看见班级的同学都在看着他笑。

    一个个脸上都如同盛开的菊花似的。

    陈楚揉了揉发酸的大脖子。

    看到讲台上气得嘴上都能栓头驴似的王霞。

    心想这sāo娘们这样真是可爱啊。

    等着,老子明天一定好好糙你。

    “陈楚!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还有,昨天我布置的背诵英语课文,你们都背诵了么?陈楚,你来给我背诵一遍!”

    陈楚咧了咧嘴。

    心想王霞这简直是在公报私仇啊。

    “课文?那篇课文?”

    四周同学又是笑翻了。

    “陈楚,上一节课的英语课文……”

    马小河又是提示。

    “陈楚,你要是没背就先看看,给你五分钟时间扫几眼,我们还有十分钟时间。”王霞看了看皓腕上的手表说。

    陈楚点了点头。

    看起了课文。

    这时,他胸前的玉扳指又开始暗淡的闪耀起来。

    刚才他看医术的时候就闪着,而被马小河推到后就断了。

    现在重新看起英语课文来,那玉扳指就又重新闪烁起了。

    只两三分钟,长长的一篇英语课文仿佛被映进脑子里一样。

    陈楚抬起头说:“老师,我能背下来了。”

    “切……”

    全班发出一阵鄙视的声音。

    尤其是朱娜,回头一脸嘲讽的看着陈楚。

    并且她口中叨念了一句。

    口型明显是——‘乡巴佬’三个字。

    陈楚暗自咬了咬牙。

    妈的~!朱娜,就跟你不是农村人似的!行啊,今天晚上我这个乡巴佬就拿你做做实验,试试我这针灸。

    不禁想到朱娜家靠着屯子边上的苞米地,正好可以封住她血脉之后,抱着她钻进苞米地,非把你的火烧云干个稀巴烂……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