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快到月底了,**丝们,土豪们,撸男们,把手中的...月票举起来,砸过来!我们的口号是百花齐放,宁可错上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我们的座右铭是!看了《男欢女爱》——今天,你撸了么?求票票!!!)

    陈楚绕了个弯子,先跑老张头儿那去了。。

    “驴啊!来了?”

    老张头儿有点蔫。

    坐在炕头上。

    围着一个破毛毯子。

    陈楚笑了。

    “老家伙,我都热死了,你还冷成这样?也对,你这里太yin暗,不如到外面溜达溜达……”

    “不,不了……”老张头儿说着话打了个哆嗦。

    陈楚忙伸手去摸他的脑门。

    “老家伙,咋的了?感冒了?”陈楚的手刚放在他脑门上,就一哆嗦。

    “呷?这么凉?都拔手了!”陈楚吓了一跳。

    忙去拉张老头儿的胳膊。

    “老家伙,你这是有病啊,咱赶紧去卫生所!”

    “不……不的了……”

    “老家伙,你是担心钱?没事!我这有呢!”陈楚从兜里掏出一打钱来,放在炕上。

    “你看,两千多,将近三千块钱呢!”他有尹胖子两千,剩下的九百都是季小桃给他那一千块钱剩下的。

    “不……不的了,不是病的事儿,驴啊,你坐下,我和你说点事儿。”

    陈楚愣了愣,坐在了老张头儿身边。

    这还是自从认识老张头儿以来,第一次感觉他这么虚弱。

    “驴啊,这一劫难你自己度过去了,今天我本来想去帮你的,但是力不从心了,还好,你没事,我是老了,你也应该自己练打练打了,男人总需要磨练,总需要吃亏,不然不会长大的。”

    “嗯,我知道。老家伙你有病就少说点话,等以后你病好了再说,你的酒还有没?我去给你打酒,想吃点啥,我这就给你买去。”

    陈楚说着要站起身。

    “不用……不用了……”张老头儿抓住他的手。

    “你这驴玩意,我今天和你说几句……你啊,你和我小时候挺像的,胆小,怕事,又不甘忍受别人的欺负,所以我那时候也不听话,总感觉师傅偏心,向着别人,欺负我。我一直那么努力,比其他的都努力,但是师傅还是看我不顺眼,好多次……好多次机会都让给了别的师兄弟,但那机会是我的,本应该属于我。最后我偷了师傅的东西,跑了。那个东西就是……就是你戴着的那个玉扳指……”

    “这个?”陈楚忙拿了下来。

    “本来,这个东西我是在你和马小河一起捡破烂的时候故意仍给他的,那小子憨憨傻傻的,但是习武比你有天赋,因为他心眼直,如果习武修为,定会一心不二,不管是修医,修武,炼丹,还是将来的修炼都会是一个难得的好苗子……可是啊!这个傻小子,竟然把这东西和你交换了。你用破烂换了这个宝贝。哈哈哈……可能这就是天意,是老天爷成全你的,你这个驴!却不好好修炼……”

    你就知道玩女人!不务正业,不思进取!暴殄天物!竟给别人戴绿帽子,你……你……你简直就是个山驴逼……咳咳咳……这件宝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落到你的手上?”

    张老头儿话说这咳咳的咳嗽起来。

    陈楚忙去给他拍背。

    “你个混小子,我本来指望你成大器!现在我问你,你是修炼成为强者重要,还是……还是偷女人重要?你是想当一个强者,神勇无敌,还是想当一个大盗,专门偷女人,就在女人屁股上打转转?”

    “我……那个?”陈楚挠了挠头。

    “说实话!”

    “行,其实,我不想当什么强者,我也不想学这个修炼,那个炼丹啥的,我也不想学医,我就像偷女人。”

    “咳咳……”张老头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陈楚帮他拍着。过了一阵,张老头儿显得有些颓废。

    “罢了罢了!这都是天意。我原本指望马小河小子当我的徒弟,然后以后帮我杀尽师门的所有人,那小子如果潜心修炼比你强百倍,没想到,我只能教出一个采花大盗出来,行啊!驴啊!你……你必须要答应我,以后等我死啦,你一定要帮我报仇雪恨!不求你杀净我师门……但求你把我师门的所有女xing,女弟子,女师伯,反正是母的,你一律给我激ān了!一个别留,一个别剩下!算是给我报仇解恨了!你答应不?”

    “嘿嘿!老家伙,你今天发烧,烧糊涂了?”

    “滚!你这个三驴逼!你就说答应不?”张老头儿眼睛瞪得圆圆的。把陈楚吓了一跳。

    “老家伙,咱得说好了,如果是好看的我肯定糙,不好看的,一个我也不要,脱光屁股我都不糙!”

    “呵呵,混小子,修炼一途,那女人可是凡人女子比不了的,不管多大年纪,那皮肤一个顶一个的吹弹即破,那一个个的屁股,永久的挺翘滚圆,那胸口,犹如羊脂……你这混小子,哪里懂得那种修炼女人的妙处,那下面犹如处子一般的窄,知道与肠道么?呵呵……”

    陈楚咽了一口唾沫。

    “嗯,知道,老家伙,你先睡一觉,等明天天亮了,你就清醒了。对了,我给你背背那医术,今天我差不多背下来一百页了。”

    老张头儿提问了几句,他都回答出来了。

    而且还把自己无意点中小川身上穴位以及尹胖子的事儿都说了。

    “嗯,驴啊,你还需要磨练,这些人都是你的磨练石啊,我本来想把这些东西一点点的教你的,又怕哪天我不在了,没人指点你。你把这个箱子拿去,里面有一些书籍。你背下来一本就烧掉一本,记住了,有不明白的地方就问我,时间得抓紧了。”

    陈楚虽然不太明白老张头什么意思。

    但还是点头。

    随后硬是留下了一千块钱,说是孝敬他的。

    随后骑着二八自行车回家了。

    这时天已经暗了一些。

    刚到家门口。

    就看见刘翠在柴禾垛收拾柴禾。

    她今天穿的挺普通的。

    下面黄胶鞋,没穿袜子,搂着白白的脚脖子。

    浅绿sè的军用裤子,上身也是部队退役下来的旧的冬训服。

    这种衣服非常结实,农村人都喜欢穿。

    不过,刘翠一哈腰抱柴禾,后背露出白白的一片。

    里面的红衬裤也能看到。

    陈楚一下就硬了。

    刚才和刘翠说话,商量几点去苞米地干。

    发现刘翠给他试了一个眼sè。

    小声说:“那小莲刚来过……”

    刘翠说完继续收拾柴禾。

    陈楚有点发懵。

    走进屋,陈德江正在喝酒。

    “驴,回来了?”

    “啊。”陈楚答应了一声,也坐下开始吃饭。

    “刚才那小莲来找你了。也没说啥事,就是问你在不在。”

    “啊。”

    “唉!”陈德江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心里啥都明白。

    自己儿子和人家搞破鞋,这还用问么?现在东西邻居都猜出来了,过几天,整个屯子都会沸沸扬扬了。

    农村整天没啥事儿,就喜欢传谁家咋咋地,谁家如何如何的。

    没事儿都能给你编出事儿来,何况还是有事儿?

    陈德江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好。

    “你最近学习要是感觉不行,下半年就别念书,去沈城你大姐夫家?”

    陈德江刚说完,陈楚把英语卷子掏出来了。

    “嘿嘿,英语刚考了九十八分。”

    陈德江差点哭了。

    自己这儿子英语向来都是三分五分,十分八分,选择题懵对了,能有个二三十分。

    他看着那红红的对号比x多。

    喝了一大口酒。

    “唉!那就再念半年,你要是能考上……不用说四中,二中,一中啥的,能考上八中,我都供你念书。”

    一中是瀚城最好的高中了,四中其次,二中在县里,而八中是县里最乱最差的高中。

    “啊。”陈楚答应了一声,开始低头吃饭。

    张德江吃完饭早早的睡了。

    陈楚在窗前看到刘翠的身影。

    就悄悄的走了出去。

    跳过了大门,见刘翠一直往前走。

    她回头看了陈楚一眼,装作没看见是的。

    她现在换上了那件蓝sè的像是旗袍装一样的裙子。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很快来到了小树林。

    等陈楚进去,看见刘翠已经站在了一颗大树后。

    “刘翠婶儿,你可想死我了……”陈楚过去就要抓她。

    “陈楚,小点声,夜还没黑透呢。”

    陈楚摸了摸她的脸,在她脸上叭叭亲了两口。

    “嘿嘿,还是婶儿的脸蛋儿甜啊!”

    “陈楚,我不能让你干的时间太长,这几天干活累死我了,一会儿我还得回去洗衣服呢,一会儿你快到糙。”

    见陈楚不支声。

    刘翠又笑了。

    等哪天方便的,我让你好好玩,玩一宿都行。

    “真的?”

    “那还有假啊?”刘翠笑了笑,拉着陈楚来到树后面。

    “一会儿你就从我后面干进去。”

    “行,不过今天我想干你的屁眼。”

    “哎呀,干女人哪有干那的?你这坏小子,再说,你那东西能干进去么?那么长,那么粗,我屁眼不得被你给干开花了啊?”

    陈楚一听这话,下面就**的了。

    忍不住的抱着刘翠又亲又啃起来。

    刘翠的屁股和胸都很饱满,不像是小姑娘‘干拉虾’的,一摸都没啥肉。

    她都成熟的像是一掐都冒水的水蜜桃是的。

    “宝贝儿!刘翠,我来了!快让我亲亲你的小嘴儿。”

    刘翠靠着大树,陈楚在她的脖子上,脸蛋子上狠狠的亲着。

    最后嘴堵住刘翠的嘴狠狠的亲吻着。

    舌头也伸进去和刘翠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同时,两人也在互相给对方脱衣服。

    陈楚的裤子被刘翠解开,她的手开始抓住陈楚的家伙,开始撸了起来。

    那家伙本来就**的,被她撸了几下差点喷出去了。

    陈楚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翠儿婶儿我要shè了,快,快让我干你。”

    刘翠抚了抚脸上的头发。

    “你咋正的,今天咋这么快。”

    陈楚堵住她的嘴,狠狠的亲了几口。

    “**,还不是你太sāo了么?好几天没糙你,想糙你都不行了!”

    “骂,陈楚,你骂我,狠狠的骂我。”

    刘翠说着和陈楚的嘴狠狠的又亲在一起。

    两人又搂又抱。

    陈楚感受着她挺拔的双峰抵住自己胸口。

    几下就把她的连衣裙脱掉了。

    “sāo婶儿啊,你换ru罩了?白sè的?裤衩也换成白sè的了?”

    夜晚中,刘翠xing感的小麦sè的皮肤和屁股。

    那白sè的内衣裤极其现眼。

    “你把我的裤衩给拿走了,我不买新的穿啥啊?”

    “**,你不会不穿么?”

    陈楚扒开她的ru罩和裤衩,亲着那一对小麦sè的大兔子,两手摸着刘翠挺翘的大屁股。

    手伸进中间抠着她的腚沟子跟火烧云,那里已经湿滑了。

    “啊……”刘翠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陈楚已经把她横陈的抱了起来。

    放倒在地上。

    “陈楚,去,去弄点苞米叶子,地上太各人了。”

    “行!”

    陈楚甩着下面的大家伙,小树林挨着的就是苞米地了。

    陈楚弄来了一抱苞米叶子,仍在地上。

    刘翠就躺了上去。

    而且手主动的把下面的大嘴唇分开了。

    陈楚没直接把下面插里面去,而是先脑袋伸过去,像狗是的先闻了闻刘翠下面,然后叭叭叭叭的开始舔着亲着。

    “啊,陈楚,不行了,快点,我要到了,别这样舔啊,快干,快……快插进来。”

    陈楚呼出一声把刘翠压倒,开始亲她的嘴,裹着她的舌头。

    下面的大家伙,在刘翠的下面磨蹭了几下。

    刘翠的手也抓住黑漆漆的长物。

    陈楚闷哼一声,屁股一点点的用力,那东西缓缓插了进去。

    “哦!啊!”

    刘翠大声的舒服的呻吟一声。

    陈楚猛的一下干到了刘翠的根底,下面进入刘翠的身体里来回的抽动,开始糙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