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徐红本来就没做过几次。。

    女人做的越少下面越紧的。

    上次被陈楚破了之后,她养了好几天。

    下面好受了一些。

    不过自从被破了处,没人干还有点想,下面痒痒的。

    没两天自己就有点忍受不了的感觉。

    人也是哺ru繁殖的物种而已。

    猫狗亦是二八月发情期。

    人差不多每个月都能来点情调。

    而偷吃禁果的女人亦是怀c混的。

    便是只要你把她给干了,她就会记得你。

    尤其是第一次,一般女人都是忘不了的。

    徐红下面就是些点痒痒的想要了。

    整天回忆自己被陈楚糙的每一个细节。

    想到情深处,自己下面不用抠都流水,做梦也想的慌。

    一般女孩儿最好别早恋爱,恋爱早了,那玩意被糙了,没事就开始痒痒,想男人了。

    也叫发sāo。

    此时,徐红感觉陈楚那又粗又长的家伙,直接插了进去。

    没什么前奏。

    她一下疼的差点晕过去。

    而陈楚第一次在后面糙她。

    越看她的背影越是像朱娜了。

    下面用力一下插到了根底。

    爽的眯缝着眼睛,差点喊出来——朱娜我糙死你!

    随后屁股一撅一撅的使劲儿往前顶,往前糙着。

    “啊!哎啊!啊!!!”徐红叫的一声比一声高。

    寂静的夜里,**声传出多远。

    她的两手紧紧的抓住壕沟土层的土卡拉。

    被糙的屁股往前一撺掇一撺掇的。

    陈楚干的太用力了。

    她的大屁股被啪啪的拍的响了,而两手扶着土墙,脚下也一点点的被干的往前窜着。

    徐红有种死去活来的感觉。

    陈楚摸着她雪白的后背。

    两手又慢慢的退了回来,摸着她的大白屁股。

    下面一面糙着,一面两手往前推她的屁股。

    陈楚已经跟刘翠干了两次了。

    虽然休息了一阵。

    但这第三次时间也长。

    不那么容易shè出去。

    就抱着徐红的屁股啪啪啪一劲儿的干着。

    啪啪啪啪的声音,几乎让他的下面麻木了。

    却是让徐红爽的不得了,基本上是舒服的前胸贴后背了。

    她的香汗涔涔的,不断的留下。

    “陈楚,你……你他妈的糙死我得了……”

    陈楚听到这里激动了。

    感觉差不多糙了她七八百下了。

    下面开始啪啪啪的一顿猛攻。

    “啊!啊!不要!不要啊!麻痹的哪有这样一劲儿糙的啊!还不让人歇一会儿……”

    “歇个屁!shè了!”陈楚喊了一声,又狠狠啪啪的糙了几下。

    感觉下面忍不住的嗤嗤两声。

    身体僵直起来,下面紧紧的贴着徐红白花花的桃形的屁股。

    感受着那东西已经shè进了徐红的身体里。

    而徐红的屁股也死死的往回坐。

    两人下面紧紧的贴在一起。

    像是粘在一起一样。

    “啊……”足足过去了一分钟。

    两人才慢慢分开。

    刚才僵直的身体也慢慢的放松软了下来。

    陈楚从徐红屁股下买你抽出自己的家伙。

    在她的腚沟子上蹭了蹭。

    徐红呼哧带喘的,喘着粗气。

    忽然说。

    “不对,陈楚,你和别的女人干过了!你告诉我是谁?”

    陈楚一愣,笑了。

    “没人啊!”

    “陈楚,你骗不了我的,你shè出去的东西比上次少了,量不够,还有,你的冲劲儿也不如上次了,上次你像狗是的,在人家下面又是闻,又是舔的,还舔我的腚沟子,和……和屁眼,这次不的了,直接就开始糙人家,反正你不对,现在连扎都不摸人家的了。”

    陈楚忙过去抱住徐红,一边亲吻着她的小嘴儿,一边手摸着,揉着她的大白兔。

    然后滚到铺着的塑料布上。

    “哎呀,谁说的不摸,不亲你了,你都想死我了……”

    “得了,你肯定有别的女人了。”徐红说着看着他。

    “你有就有,你告诉我啊,我只是担心你别整出啥病来。”

    陈楚摸着她的小脸蛋儿,亲着她红彤彤的小嘴儿。

    “没有,我回去睡了一觉,然后想你想的梦遗了……”

    “真、真的?”

    “嗯,那还有假的啊?我做梦都想搂着你腚沟子睡觉……”

    “烦人啊你……行,我信你了,我还以为你的相好是上次我从你家出来碰到的,那个叫什么朱娜的sāo狐狸激ng呢!跟我抢男人?她门都没有!”

    徐红说着摇晃着陈楚。

    “哎呀,再来一次吗?人家还要……人家还要一次啊!”

    陈楚没辙了。

    骑着徐红,把她两条大腿抗在肩膀上。

    下面插进去还有些软。

    不过动几次,借着那湿润滑腻的劲儿,慢慢的就有点硬了。

    接着压着下面的徐红咿咿呀呀的叫着,啪啪啪的又糙了她一次。

    这次干了她一个小时,不知道干了多少下了。

    最后shè了出去。

    徐红整个人像是晕过去了是的。

    过了一阵才悠悠的转醒了。

    陈楚从徐红白花花柔软的肚皮上爬了起来。

    开始穿衣服。

    “呼!给你,穿上回家!”

    陈楚把徐红的ru罩和内裤仍过去。

    落到她的胸前。

    徐红被糙的浑身发软,仿佛提不起一点的力气。

    弱弱的说:“陈楚,我想去你家住。”

    “还是别的了。”

    “嗯,不嘛……我想让你搂着我的大屁股睡觉,好不好嘛!”

    陈楚还差点被她再弄硬了。

    心想算了。

    陈楚把穿在身上的衣服又脱下去了。

    翻身压在徐红身上。

    “哪也不去了,今天晚上就在这睡了!”

    “哎呀,这咋……咋睡啊?”

    陈楚不管了。

    亲着徐红的身体。

    想着,在外面壕沟里跟女人过夜还没试过,也不错。

    毕竟是夏天,凉快。

    陈楚把外套展开,衣服裤子都盖在两人身上。一手搂着徐红的脖子,一手抠着她的屁眼子。

    亲着她的小嘴儿说:“宝贝,我就这么搂着你睡。”

    徐红躺进他的怀里,被糙的浑身没劲儿,也有些困了。

    不禁打了个哈欠。

    悠悠的和上眼。

    ……

    一转眼,陈楚凌晨三四点钟自然醒了。

    这也是他养成的练拳的生物钟了。

    当下看了看自己怀里搂着的光溜溜的徐红。

    亲了亲她的大屁股。

    穿上了衣服。

    爬出壕沟,开始练拳。

    从三点一直练到了五点。

    这壕沟本来就荒凉。

    能看都老远的公路上有车来回跑着。

    陈楚跳下壕沟。

    想把徐红喊醒。

    一动她,徐红翻了个身。

    光溜溜的后背和白花花的大屁股都露出来了。

    陈楚呼出口气。

    刚练完拳,浑身汗出的有些通透。

    而早上男人也勃起了。

    看到徐红露出的大白屁股。

    更是忍不住,受不了。

    陈楚把裤带解开。

    掏出下面的家伙,就爬上徐红的屁股。

    衣服还没脱,就把徐红的一条大腿分开,掐着下面的家伙在她的腚沟子处磨蹭了几下。

    徐红像是有感觉似的呜呜了两声。

    想挣扎,但是浑身没劲儿,而且还太困了。

    只感到自己的火烧云被一只打棍子插了进去。

    也只能被糙了。

    “啊!”陈楚呻吟一声。

    下面舒服的湿润的顶了进去。

    然后下面往前一送。

    徐红的火烧云发出噗哧的一声。

    陈楚就一下又一下的糙了起来。

    这么趴着干,陈楚一下一下的,小肚子顶撞着徐红的白屁股。

    徐红下面还有些干。

    糙了几十下,就慢慢的湿了。

    陈楚感觉一阵阵的柔滑。

    低头看着自己的粗粗的家伙,还扑哧扑哧的带出不少水。

    干的就更起劲儿了。

    “啊!啊!”陈楚啪啪啪的干了二百多下。

    徐红才忽然要挣扎起身。

    陈楚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弹。

    徐红嚷嚷:“不行,我……我要让你给糙尿了……”

    “那你就尿!”陈楚说了一句,下面更快的干上了。

    “啊!!!”嗤嗤嗤的声音喷了出来。

    喷了陈楚湿露露的一大腿。

    陈楚也把她平放的压在身下,下面又是猛干一气,终于shè了出去。

    “啊……”感受着自己的东西喷进了徐红身体里。

    陈楚一副的满足。

    拍了拍徐红白白的后背。

    “哎,起床了。”

    “不起了,我不起来了!”

    “咋的了?”陈楚问。

    “没咋?你这一宿还让不让睡觉啊!糙起来没头了,真烦人……”

    陈楚笑了。

    心想你不是喜欢这么样么。

    徐红过了会儿,打着哈欠起来穿衣服。

    两人才从壕沟爬出来。

    然后驮着徐红,把她送到她家的后院,她从后窗户爬进去了。

    “哎呀,死丫头,你咋还睡不起床哪!”

    徐红刚爬进去躺在炕上,她妈就进了她的屋喊了。

    陈楚笑了。

    心想自己送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往家走,刚到了家门口,就吓了一跳。

    忙从车上跳下来了。

    “嘿嘿,嘿嘿!小,小莲姐,你咋来了?这么早?”

    那小莲白了陈楚一眼。

    “我咋不能来?”

    这时,她见有人过来。忙说。

    陈楚,你欠我家的啤酒瓶子咋还没送回去呢?”

    “我……小莲姐,我哪欠你家的啤酒瓶子啊……”

    “哎呀,真有意思,你喝完了啤酒,不送瓶子,你还有理了?你给我过来!”

    那小莲细柔的小手抓住陈楚就走……

    那小莲今天穿的还真挺xing感的。

    上身短短的半截袖,下身是黑sè丝袜,小屁股在短小的白sè裙子里包裹着。

    这套小巧的包臀裙,穿在她的身上正合身。

    她头发扎成两只小辫,脸上也白白嫩嫩像是水豆腐是的。

    陈楚真想咬上一口。

    陈楚家不远就是一趟小树林。

    不过,那小树林树木不多。

    挺多干活的人村里人都看见那小莲和陈楚进了小树林。

    一个个咧着嘴笑。

    有的还吹了一个口哨喊:“陈楚!你这小子真cāo蛋啊!喝了人家那小莲的啤酒,咋还不送瓶儿哪!咋的?想啤酒白喝,瓶子还不还啊!”

    “喂!陈楚!记住了!喝了人家的啤酒,送瓶子的时候,把瓶子涮涮,别整的太sāo啦……”

    ……

    那小莲最近来陈楚家比较频,村里人大多也看出来了。

    这俩人肯定有一腿了。

    现在一大早上的,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和一个半大小子就在小树林里说悄悄话,基本上也都明白啥意思了。

    那小莲反正也是豁出去了。

    她昨天给她二姐打了一个电话。

    心想实在不行,就干脆挑明了,和王大胜离婚,然后带着陈楚去沈城她二姐家。

    她今天就是要陈楚一句话,到底跟不跟她走。

    “陈楚,你告诉我,你喜欢不喜欢小莲姐。”

    “啊?喜欢,喜欢啊。”

    “那好,我二姐那小青下礼拜来,咱们三个一起回沈城,小莲姐以后天天和你在一起,做你的媳妇,天天晚上和你一被窝睡觉,天天晚上……让你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