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祝**丝们,土豪们!撸男们!元旦快乐!第一更到!)

    姑娘十八一朵花。。

    而王红梅十六岁。

    在古代十六岁是开阁的年龄。

    正所谓二八佳人,说的就是这个十六岁的年龄,比十八一朵花还要好,还要纯。

    十六岁的芳香,十六岁的花季,十六岁便是豆蔻年华,小花骨朵已要绽开的时候。

    这个时候最好了。

    这就像是将要甘甜的树上的沙果,你得赶紧吃,赶紧采撷。

    不然就被别人先吃了。

    就像等到姑娘十八一朵花的时候,不一定是谁的,让谁给采花采去了。

    王红梅蹲着大屁股,下面传来哗哗哗的尿尿声。

    快要尿完了的时候,她又抬起屁股甩了甩。

    那意思是把尿甩干净。

    女人和男人不同。

    她们的小便的尿道是长在里面的。

    得把外面的肉扒开,在小森林的下面,有一个很小的小孔。

    所以她们撒尿的时候最好是把自己的大嘴唇扒开的。

    不然尿液会嗤的哪都是,不像男的尿尿能瞄准的。

    陈楚眼巴巴的瞅着。

    不仅咽着唾沫。

    一个女人一个样,一个女人一个味道。

    就像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一样,这刚来的插班生,陈楚也想插她一下子。

    这时王红梅掏出手纸,擦了擦下面,然后放在眼前看了看,随手仍了。

    抬起屁股,没有马上提上裤子,而是手抚弄着自己倒三角的小森林,摸了一番自己那丘陵上面乱蓬蓬的小草。

    用手摆弄了几下,这才四下看看,提上了裤子。

    在她提裤子的一霎那。

    陈楚看到了她的粉红粉红的屁股沟子。

    好深。

    陈楚呼出口气。

    见王红梅往回走了。

    他这才仰躺在房顶上。

    平复着激动的心绪。

    他不仅琢磨起来,怎么才能糙了王红梅。

    陈楚现在不像以往了,光是意yin,而不知道该怎么动手,也不敢动手。

    现在,他只要看上一个女人,就要想方设法的上她。

    不仅开始琢磨起王红梅来了。

    心想这王红梅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张老头儿说过,有的女人浮夸,势利眼的厉害,只要你能满足她的物质,你就能得到她。

    陈楚心想,瀚城的小菲就是这种女人。

    而自己遇见的其他女人都不是。

    他在房顶上躺了一会,看到学校大门口陆续的有学生进来。

    他便从房上跳了下来。

    本来瓦房也不高,只是屋脊高一些而已了。

    不一会儿,自习的铃声响起来。

    陈楚走进班级坐好。

    随后朱娜领着初二和初一的一男一女开始挨个班的检查学生是否到齐。

    朱娜今天穿的挺xing感。

    白sè的小衫,露着nǎi白的肩膀。

    短发快齐腮了,显得瓜子脸有些鹅蛋圆的感觉。

    下身是白裤子,走起路来,袅袅娜娜的,就像是猫是的,没什么声响,脚下是平底的运动鞋。

    虽然不是高跟的,但她那两条腿还是显得修长。

    “呼……”陈楚不仅暗想,要是把朱娜这两条大腿抗在肩膀上,下面一顿很糙,那一定很过瘾了。

    朱娜检查一圈,然后带着人出去了。

    陈楚的目光又朝着新来的王红梅打量了过去。

    发现这女生,很爱干净,身上的衣服一尘不染,连一个小黑点都没有。

    而且她还是偏爱喜欢白sè和浅黄sè。

    并且,陈楚发现她好几次都和班长眉来眼去的,一会儿像是借点钢笔水,一会儿又借一下圆规跟三角板什么的。

    然后再说声谢谢还回去。

    报以甜甜的微笑。

    班长张大力就坐在她后面。

    所以方便了。

    但旁边有一个男生和她小声说话,她却狠狠白了人家一眼。

    陈楚有点明白了,这个丫头势力啊。

    呵呵,势利眼好啊,这个好拿下。

    陈楚呼出口气。

    心里琢磨着。

    张老头儿说过,女人都是势利眼,就能看到眼前的局势,没有长远的眼光,看不到以后的。

    所以,只要自己的学习超过学委路小巧,能力超过陈大力就可以了。

    陈大力学习成绩排名第二,体育很好,三千米跑下来不到十一分钟,百米不到十五秒。

    这在镇中学这样的学校就算不错的了。

    路小巧柔柔弱弱的,管不了啥事,所以只能当个学委,张大力排名第二,体育也好,所以当个班长。

    所以只要自己好好学习,把这几本书弄明白,实在不行就背下来,超过路小巧,然后凭自己跟班主任王霞的这样铁的关系。

    吹吹枕头风,保准能让自己班长和学委兼任了。

    只要自己当了班长跟学委之时,就是拿下王红梅之ri。

    陈楚暗自点头。

    不仅开始用功看书起来。

    当然,凭他跟王霞班主任这种破鞋关系,只要把王霞糙爽了,干她一晚上,第二天也能得到班长这个职位的。

    不过,那让王霞会很为难的。

    同学也是不服的,那样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陈楚不仅把代数跟几何书都找了出来,开始看。

    上次已经看了一些,而陈楚这次想全部攻破。

    第一节课是代数课,老师没来。

    陈楚便更认真的看了。

    其实初中那点东西捏把捏把也没多少玩意,化学两本书,物理两本,代数几何就那点几元几次方程,塞因和侯塞因什么的。

    只要理解的,那就简单的很了。

    陈楚眉头紧皱,胸前的玉扳指一闪一闪。

    他一天都背下了一百页张老头儿的医术,更不用说这种东西了。

    再说理解就可以,也不用背。

    终于快到第二节课上课的时候,陈楚合上桌上的课本。

    闭上眼,揉揉眼睛。

    感觉脑子里全是数字和几何的图案。

    这点知识弄明了,陈楚感觉原来这么简单。

    当然,他苦学不是为了以后考个好高中,未来考个好大学,什么为了老师,为了家长啥的,他就是为了糙女人。为了把王红梅给糙了。

    ……

    期间,朱娜和路小巧几个女生无意间看到陈楚认认真真的看书,像是木头人是的。

    开始的时候朱娜认为他是装的。

    但两节课都这样一动不动的,只是快速的看,快速的翻页。

    她心里对陈楚的坚冰慢慢的融化了一点。

    心想,这小子难道真转变了么?

    学校的学生已经疯传他把马华强一伙收了,现在陈楚是老大。

    而有的女生喜欢学校小霸王,像是徐红那样的。

    有的喜欢学习好的。

    有的却是喜欢那种认真的男生。

    男人也是在认真的时候最吸引女人的。

    而期间,王霞也在窗前走了两遍。

    见陈楚努力的看书,不仅点点头。

    心想难道是自己让他糙了,他就真的上进了么?

    王霞是过来人,是明白的,男人在十五六岁,十六七岁的时候是青c混期,容易叛逆,也是刚发育完全的时候。

    这种时候存在着一种xing饥渴。

    如果得不到满足就会分心。

    而只要满足了,他们就会很努力的。

    王霞脸上有些酡红。

    心想,明天就是周六周ri了,要不要和陈楚说到她那里补课?

    自己下面又有些不舒服。

    痒痒的。

    真是讨厌了。

    以前没见识这么大家伙的男人,就算了。

    但是被陈楚那青筋暴怒,像是铁棍的大家伙在她的火烧云里面狠狠的插,狠狠的搅合了之后,自己已经没法让别的男人给予满足了。

    看到陈楚认真学习,她便想找个机会和他约会一下,并告诉他只要他好好学,自己就让他糙。

    争取考进市里的四中,或者一中。

    那就离自己近了,自己可以天天和她睡一被窝。

    让她天天搂着自己的屁股睡觉。

    反正她男人经常出差,而且这几次采访很不错,报社的总编像是要给他升职。

    那样采访的任务就更多了……

    她心里美滋滋的。

    暧昧的看了陈楚一眼,然后回到办公室了。

    一整节自习课跟第一节课过去,陈楚感觉已经把初中这几本代数几何的书都吃透了。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代数老师走了进来。

    怀里还抱着一摞卷子。

    他往上抚了抚眼镜。有些抱歉的说。

    “哎呀,对不起啊同学们,印卷子来晚了些了,我跟学校说好了,窜一下课,这节课和下节课我们统一考试,已经都初三了,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得抓紧时间了……”

    “啊?”班级同学一阵哗然。

    不过也有人高兴说间cāo不用做了。

    ……

    卷子从第一座往后面传递。

    “一共两张半卷子,题量有点大,满分一百五十分,不过两节课九十分钟,加上间cāo休息的半个小时时间,2个小时足够了,同学们争取在九十分钟答完,我也九十分钟收卷子,不能延长,毕竟时间不等人……”

    代数老师说着,推了推眼镜,端着手里的大茶缸子,边喝着水,边监考。

    有同学小声说:“你看老师大热天的喝开水,那不更热了么?”

    这时候,陈楚淡淡说了一句。

    “开水能够解暑,清凉,因为喝进去的虽然是开水,却能散发体内的热量和蒸汽,所以更能解暑。”

    “说的好!对,这位同学物理一定学的好,这是一个物理……嗯,也应该是一个化学现象……”

    代数老师转头看向陈楚,称赞了一声。

    不由过来看他做题。

    但像是朱娜这样的却轻哼。

    “装……”

    王红梅虽然刚来,不过也摸清了谁学习好,谁学习不好。听到陈楚这么说,也撇嘴。

    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正所谓会了不难,难了不会,不管是文科还是理科,都注重理解。

    尤其是数学,理解了,会发现他非常的有趣,而且简单的不得了。要是不理解,那就算是揪着耳朵往脑子里塞也是不会的。

    陈楚看了一遍题,就笑了。

    他已经把初三上学期的代数几何全部学通了,而现在刚开学不久,知识没讲多少的。

    陈楚做这些题目感觉很容易了。

    只十分钟不到,在其他人都冥思苦索,有的偷偷翻书的时候,陈楚就把填空和选择题都做完了,在大题上废了些时间。

    只用了四十分钟,便呼出口气。

    抬头看了看。

    见代数老师还在看着他。

    “唔……老师,这个。你帮我检查检查?”

    “你学的很扎实,这卷子里没有错的。”代数老师推了推眼镜说。

    随后他把陈楚的卷子举起了大声说道:“同学们,这位陈楚同学满分,一百五十分,我和你们说过很多遍了,扎实,扎实,我讲了这么多课,就一个同学听进去了!这是什么?这就是学习,这就是成绩!”

    代数老师捏着陈楚的卷子激动的在手上打的啪啪作响。

    班级静的像是一潭死水。

    陈楚感觉很多齐刷刷的目光朝自己看来。

    他只在乎王红梅的。

    那女生眼里明显的是惊喜和一种讨好。

    陈楚嘴角挑起轻轻一笑。

    看来自己没白用功。

    王红梅大白腚离挨糙的ri子不远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