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将进酒,13莫停

    “陈楚……能帮我讲讲题么……”

    陈楚放下书本,抬头见到一张白净的脸。。

    大眼睛,鼻梁高,小嘴儿红艳艳的。

    那眼睛一转都流波闪动。

    口中喷出的呼吸的气息,仿佛都是那样的甘甜。

    陈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已经下课了,课上陈楚被代数老师这顿夸奖。

    什么数学天才之类的都出来了。

    数学得满分的人有,但不多。

    尤其是在镇中学这地方,高分的就那几个,每次和县里的中学比成绩,哪怕和其他镇里的中学比。

    镇中学都是倒数第一。

    不管是总体成绩,还是平均成绩,镇中学不负众望的年年倒数第一,最好的成绩是有一年倒数第二。

    倒数第一的就是王红梅她们那个学校。

    不过人家那个学校已经黄了,镇中学还奇迹般的存在着。

    所以,以后就只能镇中学保持这个倒数不第一没人抢了。

    而陈楚这个一百五十分,代数老师好像看到了希望。

    不为别的,要是好好培养这个学生,他就有可能调离这个穷地方的,最起码也应该去县里教书了。

    把学生教好,教出了成绩,就是老师的业绩。

    陈楚不理这家伙的夸赞,表面上装作低调的低头。

    其实是在看书,代数没什么看的了,不过还是装样子看着代数书,里面却夹着那个炼丹的小册子。

    陈楚只是简单的扫了几眼。

    因为老张头儿先前给他的那几本书还都没背下来呢。

    他怕自己有些贪多嚼不烂。

    上次看了医术这本册子,无意中点了几下小川子的胳膊,把他点的半边身子不好使了。

    陈楚感觉还是先看这个的好,熟练起来好给朱娜点穴。

    便摸出医术看了。

    ……

    直到下课,陈楚还在看书。

    直到下课,听见有人叫他,这时抬头,见王红梅已经站在自己跟前了。

    她的模样是那样的娇美,用一个词来形容……说她sāo?有点。媚?也是有的。

    像是一个勾人的狐狸激ng的雏形了。

    当然,她这只小sāo狐狸只勾引那些学习好的同学,比如班长张大力?比如现在的自己。

    总之,这个女人势利眼,sāo也只对有能力的人sāo,能sāo到人的骨子里。

    陈楚心想就不知道她被没被人家开苞,就是让没让别人捷足先登给糙了,如果没有那自己得抓紧了。

    陈楚淡淡笑了笑。

    “可以啊,其实我也不太懂的,你哪道题不明白,我试试给你讲讲。”

    陈楚说的够谦虚的了,不过有几个同学还是小声说他装。

    身后的马小河这时笑呵呵的说:“陈楚,你也帮我讲讲。我也不会。”

    “马小河,你等一会儿的!”

    没等陈楚说话,王红梅就横了他一眼。

    “我先问的,等给我将完了,再给你讲。”

    马小河傻呵呵的笑了。

    “行啊,行,我等一会的。”

    王红梅索xing就坐到了陈楚旁边的板凳上。

    身子往前靠着,胳膊都碰到陈楚的胳膊了。

    陈楚一阵麻酥酥的。

    闻着王红梅身上不断传来的香水味和体香,他下面硬了。

    心想这小姑娘和老娘们肯定是不一样的。

    即使老娘们再多么诱人,那也是被男人干过多少遍,甚至是几百上千遍的了。

    下面不是红彤彤的眼sè,就是黑的了。

    人家小姑娘下面的多紧啊,多嫩啊,多吸引人,不然为啥叫处女地呢。

    而且,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味,也有一种气质。

    王红梅就有,虽然她势利眼,但是这种傲气,让陈楚下面梆梆硬。

    她越是骄傲的看不起不如自己的人,陈楚就越是有对她占有的**。

    嘴上给她讲着题,心里却想着怎么办才能把她按倒在地,把她裤子扒光,狠狠的糙她呢。

    这种女生不好对付,因为她势利眼,诱惑不够她是不能主动献身的。

    她可不像那傻傻的徐红和季小桃。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而王红梅却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陈楚,你自己一个人坐在后面啊?”

    “嗯,老师安排的。”

    “反正也没人,我就坐你这得了。”

    陈楚呼出一口气。

    心想你要是坐这里,那我就不用看书了,就看你了。而且下面不得一直硬着啊。

    “别动……”王红梅说了一句。

    陈楚愣了。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抓住陈楚头发的一点东西。

    然后拿下来说:“你看,是杨树毛毛……树开始打籽了。”

    陈楚看着她咯咯咯笑着,拿着那树毛毛,他不仅呆住了。

    先不说她势力不势力,单说这笑容和举止,真是美极了。

    “王红梅,都上课了,你咋还不回座位上去呢!”朱娜冷冷的说了一句。

    王红梅收拢住笑容。

    “朱娜,管你啥事,你又不是班长?”

    “我不是班长咋了?我还是学校的大队长呢?上课不许窜座!”朱娜语气冷冷的。

    脸也冰冷了下来。

    “我坐这咋了?也没碍到别人的事儿,再说了,你啥大队长啊,就早上来检查一下卫生,你有啥权利管我啊?你学习好咋的?”

    王红梅咄咄逼人。

    陈楚心里笑了。

    这女生还挺厉害啊,不过也不难看出,这种势利眼的女生历来都是尖酸刻薄的。朱娜不是对手。

    “你……”朱娜nǎi白的脸气得发红,忽然眼泪流出来了。

    趴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

    朱娜一哭,陈楚也有点心疼。

    毕竟真要是论相貌比起来。

    说各有千秋也好,说各有xing格也好。

    但论漂亮,论皮肤,朱娜比王红梅强了。

    “朱娜,别哭了……老师快来了,多不好……”有几个女生劝她。

    班长张大力说:“王红梅,回自己的座位上去坐,老师给你分的,你就要按老师分的坐,不能破坏班级纪律。”

    “且……”王红梅暗自白了张大力一眼。

    小声嘀咕:“班长才考了110分,学委才考了一百二,装啥啊……”

    她说这话声音不大,不过每个人都能听清楚了。

    她那卷子上只有七十来分,落了好多的xxxx。

    路小巧听到她这话,娇小的身子一颤,脸红扑扑的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楚一眼。

    这时王红梅已经扭腰回到座位上了。

    陈楚看着她那细腰下晃动的大屁股,自己下面的家伙**的这个难受。

    恨不得撸出去一把。太憋挺了。

    而王红梅回到座位,还用口型回头跟陈楚说话。

    那分明就是要下课来找他讲题。

    陈楚点点头。

    心想,尼玛的!下课让老子糙一把得了,不然让你这**都给憋爆炸了不可。

    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上两节课还和张大力眉来眼去的,这会又和自己发sāo了。

    真是让人喜欢,这sāo劲越猛越好!这种女人才好玩呢。看老子不把你糙的嗷嗷叫,老子都不姓陈!

    “呼!”陈楚呼出口气。

    开始专注激ng神看书了。

    上午最后一节是王霞的课,他可以为所玉为。

    下课了,王霞装作给别人讲题,然后走到陈楚身边。

    嗒一声,一个纸团落在陈楚书面前。

    陈楚拿了起来。

    王霞脸通红的,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

    班级人不多,陈楚打开看了看。

    里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用红笔写的。

    ‘今天晚上补课……’

    陈楚笑了笑。

    然后走了出去。

    王霞还在办公室。

    陈楚想进去的时候,感觉她隔壁的窗子开着,梦霄晨坐在里面了。

    陈楚没好意思进王霞房间。

    而梦霄晨看了陈楚一眼,马上把窗户关上了。

    陈楚笑了,心想这小老师挺有意思的。

    ……

    直到下午,陈楚才找机会好王霞说明天早上去,一晚上不在家,老爹怕不放心。

    王霞也点了点头。

    心想等来年就好了,来年陈楚只要在市里念书就可以在外面住了,到时候自己可以在外面租个房子……

    虽然有点失落,不过她想到未来,还是甜甜一笑。

    陈楚也挺想糙王霞那肥嫩的火烧云的。

    不过,他想先把这本书背下来再说,即使今天晚上不睡觉,也要先把这本医术背下来。

    三百来页,已经背下来二百页了。

    混完了一天的课。

    陈楚回到家,和陈德江早早的吃完饭,就开始背书。

    陈德江本来要喊他去村上报有多少土地的,不过看他很用功的样,就自己去了。

    一直到了掌灯十分。

    陈楚感觉已经把这本医术全部消化了。

    闭上眼,脑中仿佛全是人体的穴位和结构图。

    心想,正好明天早上去王霞那,顺便在县里买一包针灸的银针练练看看。

    早上陈楚依旧练了两个小时的拳,吃完饭便和父亲说去王霞老师那补课。

    然后骑着二八自行车去县里了。

    到了王霞家楼上。

    按响了门铃。

    等王霞开门,陈楚有些愣了。

    她今天穿着太清凉了,下身是粉红sè的布料做的短裤,跟游泳那种贴身的短裤差不多。

    上身是小背心。

    “陈楚,你先坐会,我在厨房你给炒菜呢,就咱俩,一会儿喝点。”

    王霞笑着走进厨房。

    陈楚看她这样,心想还吃啥饭啊,还哪有心思吃饭了。

    关上了门,直接走进厨房。

    此时一阵阵香味扑鼻而来。

    陈楚一把搂住王霞的腰。就贴着她白嫩的大脖子上亲了起来。

    “啊……陈楚,别闹……”

    “谁和你闹了!快让我糙一把,我都憋不住了~!”

    陈楚是憋不住了,是被王红梅给憋坏了。

    当下一把抓住王霞的小裤衩,连同黄霞的内裤往下一拽,刚拽到大腿那。

    陈楚就迫不及待的解开裤带,掏出自己梆梆硬的大家伙。

    在王霞的屁股沟子里就开始磨蹭起来。

    “啊!陈楚不能……不能啊,这还在厨房啊……”

    “你炒你的菜,我糙你的火烧云,咱俩谁也不耽误。”

    陈楚说着闷哼一声,噗哧一下,下面的家伙进去了一个头。

    “啊!陈楚,你,啊,你别插错了……”

    “糙你不是一回了,闭着眼睛我都能找到你的洞。”陈楚说着嗯嗯的下面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

    啪啪的开糙起王霞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