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早上的阳光异常的充满着朝气。。

    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哪怕是的空气极不好的大都市,早上的清爽还是洗涤净这个世界的尘埃。

    还给人们一个清爽的早晨。

    也让早起的人们心情轻松惬意。

    当然,在夜里工作的人们,早晨却是他们沉睡的开始……

    ……

    瀚海市,尹胖子的迪。

    折腾了一夜的疯狂男女,此时已经都显得很疲惫。

    无论是顾客,还是台上的那些脱衣女。

    尹胖子的打手也都一个个无激ng打采的打着哈欠。

    此时,看着一个穿着浅sè黑丝袜,大腿被细致柔滑的丝袜包裹的丰腴而修长,上身是黑sè情趣吊肩小衫。

    而再往上看,却是一席乌黑却有些凌乱落下的长发。

    和一双显得疲惫有些黑眼圈的细长的眸子。

    没有戴着美瞳,脸上画着淡妆,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像是会说话一样。

    她往外面走的时候,有人喊着。

    “嘿!美女!靓妞儿!聊聊啊……”

    “别他妈的乱喊,你知道那是谁么?”

    “糙!不就是前两天天跳钢管舞的那个叫什么小菲的么!我早就想糙她了……”

    “别瞎说,九哥昨天说了,她现在是一个叫陈楚兄弟的女人,你要是动他,那就是动嫂子……”

    “糙!麻痹的我咋没听过这个小子名头?哪来的?”

    “就是把老疤干进医院的那个,老疤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

    疯狂的大半夜的小菲听到有人这么说。

    心里莫名的有点牛逼的感觉。

    她差点就要被尹胖子给糙了。

    再说,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在大学的时候就不是了,换了三个对象了,如果自己再把下半年的学念完,不中途退学的话,那么霍子豪可能就是她第四个对象了。

    霍子豪那人挺激ng神的,不过小菲没让他糙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够爷们。

    她在夜场,迪玩的时候,那些男人都很大方。

    “妹子,造爱不?”

    都很直接。

    她也被勾引过几次。

    所以就不习惯学校那种小男生的什么羞涩啥的,她认为太嫩了。

    也是在夜场玩的太多了,也知道就县城里的那个破逼医专学校,即便学完了,毕业了,也是找不到工作,就算能找到工作了,也是被公司里的老板潜。

    说白了都是卖,一个是现在卖,还有一个就是在混半年弄个毕业证去卖。

    都是一个卖字,不如趁早了。

    小菲研究了一阵钢管舞,感觉自己跳舞,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睡,不是小姐,不是激女,有啥不行的。

    前几天被尹胖子看上了,尹胖子摸着她的大腿,说要养她,只让他一个人糙,不许别的男人再糙她了。

    还和她说这是道上的规矩,要做混子的女人,就要懂得混子的规矩。

    当然,这只对真正在道上混的混子约束。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而那些驴xing霸道的连自己亲妹子都能糙,连自己老爹都砍的,根本不是混子,那是瞎混。

    真正的混子,真正的黑社会如果发现身边的弟兄有这种人,也会下手砍他手,挑他手筋脚筋的

    小菲点点头答应了尹胖子。

    她也感觉得找一个依靠。

    女人,很现实,她们像水一样的柔弱,靠着男人,但是她们是最能生存下去的。

    她答应了尹胖子,做他的女人,只让他一个人糙。

    那肥肥的大肚子,还有圆圆的大脑袋,简直跟蟾蜍一模一样。

    她感觉他不应该叫尹胖子,应该叫癞蛤蟆。

    不过男女不就是那么回事么?女人都是让男人糙,她感觉尹胖子很直接,很真实,让他糙,自己就能不工作,有车开,在迪里说一句话好使。

    跟她一起跳钢管舞的姐妹很多都羡慕她的,也有些跟迪这些小混子处对象,让人白糙的。都抱怨说不如让个大哥玩了……

    现在尹胖子没玩小菲,却把他送给了一个半大小子陈楚,让一个小孩子玩。

    不过,她现在一打听,现在这场子里面的人都说那陈楚挺狠的。

    小菲心里暗想,就那个乡巴佬的样,真有那么狠么?

    ……

    黑sè高跟鞋嘎登嘎登的走出了迪。

    刚到自己的公寓门前。

    又看到了一脸颓废的霍子豪。

    小菲眉头一皱起。

    “小菲!”霍子豪一见小菲眼睛顿时亮了。

    “我……我只想问问,你处的那个对象呢!我看看,看看哪点比我强?论学历,还是论别的,我在学校获得那么多奖项,那么多证书……我还入党了……”

    “嗤!”小菲轻笑一声。

    “霍子豪,你,我只能说你很天真。现在你爸妈每个月还给你打生活费么?”

    霍子豪点了点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嗯,是,以前每个月八百,现在六百了,不够花……”

    小菲看着一米八几身高的霍子豪。忽然笑着问。

    “你都多大了?还用家里给你打钱?”

    没想到霍子豪激动了。

    “我二十五啊?怎么了?我是他们的儿子,他们给我打钱怎么了?”

    “你还有理啊?霍子豪,你都二十五岁了,你爹妈都五十多了,赚钱容易么?你这么大的个子为啥不出去赚钱养活他们?为啥还拿着你父母的钱过来找我处对象?你真让我瞧不起!”

    小菲说着就要进公寓。

    霍子豪知道她一进去就不会出来了。

    上去拉着小菲的胳膊。

    “你……小菲,你听我说……我为啥自己不赚钱,那是有理由,有原因的,因为我现在还是学生,我在实习啊!我怎么赚钱?我以后还要考研,我好读研究生……”

    “研究你麻痹啊!”小菲狠狠一甩他的胳膊。

    “你麻痹就是一个傻逼,你懂吗?一个大男人……你的意思是三十岁前都不能自己duli,都需要靠父母养活对?你还怎么有脸找女朋友呢!松手!”

    小菲推开他。

    “告诉你霍子豪,我现在是陈楚的女人,你最好离我远点,如果不知道陈楚是谁,就去尹胖子迪打听打听!”

    小菲开门进了公寓,然后狠狠地甩上门。

    “小菲,我真的爱你……”霍子豪有些无力的靠在门边,手捶打着房门。

    “呼……”小菲咬了咬嘴唇。

    她现在还真想找一个男人了。

    至少对付霍子豪这样的无赖,两脚就踹过去了。

    不过,她还是怀疑,那个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的半大小子真的有那么厉害么?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小弟弟,而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她郁闷的点了一根烟,有些困倦的躺在卧室的床上想要睡去。

    不仅暗想,自己明明给那个半大小子留了电话了,这小子咋还没给自己打一个,如果要真那么牛逼,自己挂一个这样的男的也挺好。

    抽完烟,小菲脱光了衣服,在床上抱着被子裸睡了。

    ……

    此时的陈楚还在王霞床上折腾着。

    菜和饺子都凉了。

    他却还骑在王霞的丰腴弹xing的身上糙着。

    抱着王霞的两条大腿,一会儿扛在肩膀上,一会又用胳膊窝夹着。

    下面啪啪啪的不听的抽送。

    王霞犹如掉到了云里雾里了。

    这半大小子的生猛劲儿,把她糙的这个爽。

    这下全满足了。

    “陈楚,别,别糙了,一会儿我还,还,还得给你补课……”

    王霞断断续续的说着。

    陈楚嗯了一声。

    不过下面狠狠的用力,把王霞从床脚,一直啪啪啪的糙到了床头。

    最后在她的呼喊声中,把王霞挤在了床头的一角,下面狠狠的用力干了一阵,才舒服的shè了出去。

    “啊!!!”王霞重重的呻吟了一声。

    感觉着shè进自己体内液体的温度。

    她伸开双臂,紧紧的搂住陈楚。

    不让陈楚起身。

    那多少还有些指甲的手指像是要深深的抓紧陈楚有些擦黑的皮肉当中一样。

    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浅浅的白点。

    “啊……抱住老师,用力的抱住……啊,先别抽出去,在里面多放一会儿……嗯……”

    王霞脸蛋红扑扑的。

    闭上眼,好好的享受了一阵,也享受着陈楚给她带来的压力。

    两条大白腿也紧紧的缠出了陈楚的后腰。

    两只脚丫紧紧的扣在一处。那涂着红sè指甲油的脚趾都向外努力的抻着。

    舒服的低声啊啊的呻吟着。

    “真好……糙的我真舒服……”

    “我也是。”陈楚这次shè了出去,才感觉**小了不少。

    王霞慢慢伸展开白白的手臂,又把大腿分开。

    “行了,我的小宝贝,饭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真是的,让你糙的全身都是汗……”

    王霞说着挣扎的起身。

    下床的时候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她伸手要去抓一个床单围在身上。

    陈楚忙说:“老师,你还是光着腚好看,就这么去热饭。”

    “讨厌啊你,真是sè……”王霞白了他一眼,放下床单,光着腚把饭菜热了热。

    又端了过来。

    接着又靠近陈楚的怀里,两人披着一个床单,陈楚不时的亲吻着她的脸和小嘴儿。

    王霞感觉这比自己任何时候都甜蜜。

    ……

    吃完饭,电风扇呼呼的吹着,两人光着屁股躺在床上,王霞枕着陈楚的胳膊,摸着他坚实的胸膛,和小腹的人鱼线。

    陈楚则看着课本,不会的地方王霞就指点他给他讲解。

    两人就光着腚在被窝里补课。

    陈楚胸口的玉扳指在床单里暗淡的闪着。

    王霞倒是感觉自己有些困的。

    本来昨天丈夫出差了,她就想到今天和陈楚搞破鞋,心里就一阵兴奋,以至于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

    而陈楚的表现也终于没有让她失望。

    一个早晨就糙了她两次。

    而且还不是应付了事,糙她的质量还高。

    王霞现在感觉比洗马杀鸡还舒服,浑身骨头节都酥麻着,而且被滋润的红光满面的。

    不仅趴在陈楚怀里悠悠的睡了。

    而陈楚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狠狠抓一把她的nǎi,或者掐一把她白白的大屁股。

    王霞都啊!的叫一声,醒过来,轻轻的咬一下陈楚的胸膛,然后给她讲。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王霞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面前放着厚厚的几本英语书,而陈楚正在看着物理。

    “你咋看这个了?”王霞问。

    “嗯……英语都看完了,记住了,没什么看了。”

    “吹牛!那还有代数几何……”

    “嗯,也都看过了,化学也差不多了,就差物理了,对了,宝贝,你给我一个学委,或者班长呗,我代数可是考满分的。”陈楚心想只要能当上学委就可以正大光明给王红梅补课。

    王红梅那个势利眼,蠢女人,也会快些的光着大屁股让自己糙了。

    “这个……”王霞脸红了一下。

    陈楚忙亲住了她的小嘴,一手摸着她的nǎi,一手伸进她下面抠着。

    “宝贝,你真迷人,我还要糙你。”

    “哎呀,你别闹了。你要是真考第一,这个可以的。”

    “嗯,宝贝对我真好,我怎么报答你呢!”

    看着陈楚脸上坏坏的笑容,王霞自己分开大腿。

    “陈楚,这才……你,你……你糙我的屁眼……”王霞说着,脸上羞臊的和火烧云一样的红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