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王霞脸上红扑扑的说。。

    “那个……不能现在就干的。”

    “为啥?”陈楚问。

    “你傻啊!你那东西那么长,那么粗,怎么能进去呢!”

    “感觉应该行啊?”陈楚心想干季小桃那次都进去了。

    “别闹了,不行的,得去买油。”王霞说着脸上更红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她毕竟是二十六七岁的女人了,对男女间的事儿还是懂得的。

    “买油?宝贝,你家不是有油么?”陈楚愣了愣。

    “哎呀,你傻啊?”王霞红着脸说:“是下面润滑的,要是不抹那种油,屁眼根本进不去。”

    王霞说着推开他,然后屁股撅了起来。

    “你要不信,就试试?”

    “试试就试试。”陈楚还真有点不信,上次就把季小桃的屁眼给糙了。这才就糙不了王霞的了么?

    不过,那次是季小桃下面的水太多,弄到屁眼上去的,而且自己还舔了半天她的屁眼。

    一下想起季小桃的屁眼,陈楚下面硬了。

    看着王霞大白屁股撅了起来。

    陈楚两手啪啪的拍了那大屁股几巴掌。

    不仅想起张老头儿常说的名言,头场雪,二茬霜,大姑娘的屁股,白菜帮。

    都是形容白的。

    这王霞的大屁股白花花的还真是像白菜帮了。当然,季小桃的大屁股更象了。

    陈楚看着看着不仅叭叭叭的亲上去了几口。

    又把鼻子伸进王霞的粉红粉红的腚沟子里闻着,磨蹭着,她的腚沟子里还有两三四颗弯弯曲曲的小森林。

    陈楚不仅伸出舌头,去舔着,最后舔到了王霞那紧凑又嫩肉的屁眼。

    “啊……”王霞受不了的呻吟了一声。

    “继续……舔,舔啊……”

    陈楚抱着王霞的屁股,像是在舔一个巨大的糖球是的,在王霞的屁眼上这顿舔。

    王霞叫的连成了一串,下面的小溪也要流淌出来。

    “陈楚……别……别舔了,我尿都要出来了……”王霞感觉自己的下面已经又湿湿热热的了。

    她蹬着一双小脚,表示着抗议。

    而陈楚的下面已经**的了,又舔了几口,舌尖还往里面塞了塞,然后挺起自己的家伙就在她腚沟子上磨蹭了几下。

    王霞被磨蹭的火烧火燎的。

    陈楚挺着家伙直接朝她的屁眼捅了过去。

    虽然有口水的湿润,王霞的屁眼松动一些,不过陈楚那东西还真没进去。

    他试了好几次,王霞感觉屁眼传来的阵阵疼痛。

    最后嗷嗷的叫出声,摇着满头的长发说:“陈楚,别插了,不行的,你要是这么真插进去了,我屁股得肿起来的……”

    王霞晃动着大屁股离开了陈楚的手掌。

    然后抓起内裤就要穿。

    陈楚已经又被撩拨的浑身火热了。

    扑过去把王霞压在身下,下面的东西就又要插进去。

    “哎呀,别闹,你咋这么xing急啊!等我去买润滑油回来,再说……再说今天晚上你就别走了,咱们好好的糙一个晚上,时间多的是,你这么xing急干啥啊……”

    陈楚想想也对。

    从王霞白花花的身子上下来。

    看着她穿起裤衩。

    找ru罩却找不到了,忽然想起来挂在厨房里了。

    几分钟后,王霞穿戴整齐。

    陈楚忙想起自己要买银针的事儿了。

    忙说:“还是我去。”

    “你去干啥?我路熟啊。你就好好在屋里呆着得了。”王霞说着亲了亲他的脸,然后扭着圆圆的屁股走出了门。

    王霞红光满面的,这便是女人得到了满足的样子。

    陈楚呼出口气。

    也把衣服穿好了。

    心想这银针还是自己去买好了。和王霞好是好,但是不能沾人家的便宜。

    她和那小莲不一样,那小莲是贱,有多狠就糙她多狠。跟王霞自己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从初一就是他的班主任,一直喜欢了她三年了。

    现在终于让自己给糙了,他感觉很满足了。

    穿好了衣服跟裤子。

    想了想又给王霞留了个便条,陈楚这才也下楼去了。

    县里总共也没多大的地方,只是这开发区有点背。

    离着县城的市里有点远。

    而陈楚下楼走了一段,见王霞在公交站等了一会儿坐上公交去县里了。

    这开发区倒是有一趟门市,不过没人,门市也没卖出几个出去。

    陈楚往前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上次打公用电话的那个小店跟前。

    已经到了中午,太阳热的很。

    陈楚过来想买一瓶水喝,顺便也和那个小店的女人聊几句。

    大夏天的,但这里也没啥人。

    小店那女人头发梳着马尾辫。上身穿着浅绿sè的小背心,下身是黑sè的短短的齐b裙,两条大白腿露在外面。

    她长得就是一般人,确切的说不算漂亮。

    由于个子高,脸的比例就有些长。

    吊梢的眉毛,相术里面说,这种眉毛的女人一般都很毒,没良心。

    而她的一双眼镜不算大,但却细长,脸上涂着白花花的化妆品。

    高挺的鼻子,嘴上的口红,红彤彤的。

    两条胳膊也又长又白。手指甲上涂抹着绿sè的指甲油,而脚下的黑sè版高跟凉鞋上的一双雪白的大脚,脚趾上却是黑sè的指甲油。

    那黑sè的,黑亮黑亮的指甲,就像是黑sè妖姬,手上的像是蓝sè妖姬,加上薄薄的齐b裙露出的两条大腿,一条压在一条上翘着。

    连高隆的大腿间的缝隙异常的神秘。

    陈楚受不了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女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蛇激ng啊。

    虽不算漂亮,但这身材,这大腿,这股sāo劲,让男人被她吸干了都愿意。

    虽然陈楚糙了王霞两次。

    但一看见她这sāo样,下面就忍不住硬了起来。

    陈楚过来的时候,这女的正在一边磕着瓜子,一只手打着电话,另只手拿着烟。

    正打着电话说着:“糙!现在男人都他妈的不靠谱,都不如一根黄瓜!麻痹的,那你就跟他黄了被!我糙!要男人不还有的是么!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呵呵,啥叫下面家伙大么?能他妈爽死你,你以前那个对象我看见过,那天他尿尿没关门,看见我进去,吓得都他妈的把尿淋裤子上了,还戴着个眼镜,那比样一看就不行……”

    “我要是你啊,就出去偷汉子,自己不憋的慌么?糙!啥叫没时间啊?你要是真想偷汉子,还能没时间?出去撒尿的功夫都能跟野男人干一炮的了……嗯……对呗!我啊?我那男人敢管我?开玩笑?”

    这女人说了一会儿,她才看见了陈楚。

    “买啥?”

    “大姐,我……我想买一瓶水。”

    “给你!一块钱!”

    那女人递给陈楚一瓶水,然后又和电话聊着。

    “妹子,你要看开点,就行他们男人去外面玩,就不行咱女人玩了?都是人,为啥他们那么牛逼啊?”

    这女人说着,两条腿换了一下位置,另一条腿放在了刚才那条大腿上面。

    这时她抽了口烟,抬头看见陈楚往她下面看着。

    陈楚也看到了,她那内裤是绿sè的。

    这女人白了陈楚一眼。

    “看啥啊?没见过啊?”

    陈楚被抓了,脸有点红。忙放下一块钱。

    那女人还是没理他。

    陈楚这个泄气。

    往前走了两步,拧开瓶盖喝了两口水。

    听到身后的那女人冲电话里说:“没事,一个小比崽子,刚才盯着我裤衩看……”

    陈楚下面砰的又硬了。

    咬咬牙,硬着头皮又回去了。

    “大姐,你还认识我不?”

    看出陈楚一脸笑眯眯的。

    那女人问:“你谁啊?”说着话,把手里的烟灰在烟灰缸上弹了弹。

    “行,就这样,你听我的没错……嗯,你还做饭?行,做饭去,当我白说了。挂了。”

    这女人放下电话,抬起脸看了看陈楚。

    好像有点想起来了。

    “你……上次在我这打电话的那个小子!”

    “嗯,大姐记xing真好。”

    “啊,啥事?”

    陈楚想了想,心里说,咋说啊?总不能说想糙你的火烧云?不仅故意套近乎的说。

    “大姐,我想买银针,但咱这开发区附近好像没啥药店啊?”

    这女人又吐了一口烟问:“糙!你买那几把玩意干啥?”

    “不干啥,我学过针灸,跟我爷爷学的,现在有点成手了,我爷爷让我买一套银针,给人看病。”

    “你还会针灸?小样的没看出来啊?那你说我天天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就犯困是咋回事?”这女的问了一句,把烟按在烟灰缸里弄灭了。

    “大姐应该是月经不调,平时多注意休息,而且少喝点酒,少抽烟……”

    “呵呵,行啊,小子,和我上次去检查的大夫说的一个比德行,那大夫是个老头儿,麻痹的sè嘻嘻的,还要摸我的扎,我说你检查还带上手的?那老头儿比扯比扯的又笑了,给我开两个方子也不好使。他说针灸管用,我他妈的怕他沾我便宜还看不好病……”

    陈楚笑了,心想就你这个sāo样,哪个男人不像占你点便宜啊?

    那女的又说。

    “那老头都快六十了,要是你这样的一个年轻小伙摸就摸了,我还能得劲儿点,你说那手上全是老年斑,一张嘴满嘴大黑牙,我他妈的看着都恶心了。对了,这边没卖针灸那玩意的,得去县城,嗯?好像昨天来了一个开药店的,刚开,你去看看,出了这个胡同,然后就在前面街道往西拐弯就到了,什么‘和’大药房来着……”

    “哎,多谢大姐了,一会儿我要是买到银针,大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给大姐扎几针,大姐看看效果咋样?不知道大姐愿意不愿意。”

    “行啊!你去买,买来了就给我扎两针试试。”

    那女人说着又点了一根烟,开抽了起来。

    烟灰落到大腿上,她伸手弹了弹。

    那白花花的大腿让陈楚直咽唾沫。

    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下面的大家伙已经梆梆硬的不行了。

    心想这娘们也太欠糙了,sāo的真是不得了。

    心里一下泛起自己背下来的那些针灸的技术来。

    有几个穴位是管人的昏迷的。

    一会儿要不要给她针灸的时候……把她弄昏迷,把她扒光,然后糙了她?

    陈楚心里呼呼的跳了起来。

    有两个声音斗争着。

    不过又一想,她也不是处女了,而且那个sāo样,糙她她还爽呢。

    而自己也真是受不了她这**了。

    对,就这么干了。

    一会儿买了针灸就给她弄晕,然后狠狠的糙她一顿,陈楚想着,又狠狠的灌了一口水,而心里的玉火却是越浇越旺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