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天气热的很。。

    这边的天气就这样,冬天死冷死冷的,夏天死热。

    尤其是立秋那几天,甚至比三伏天还要热。

    唯一的好处是女人上厕所撒尿比较勤,喝的水多,一会儿一泼尿。

    陈楚也是的。

    现在一瓶子水灌进去了。

    也想找个地方撒尿。

    走出了这条胡同,他有点后悔了,不如在里面尿了。

    不过,这街上也没啥人,他拐来拐去的想找个地方撒尿。

    一看对面有个绿sè的牌子。

    上面写着‘人和药店’。

    下面还有什么医疗器械的小字。

    不过整条街人都稀稀拉拉的,尤其还是在大中午的,就是更没啥人了。

    那人和药店已经装修完毕。

    里面还是很干净敞亮的。

    陈楚心想先憋一会儿尿,先进去把针灸的针买了再说。这玩意是正事了。

    心里想着,他左右看看有没有车,然后过了马路,直接走了进来。

    忽然想起来,好像在县医院的时候,自己给季小桃买避孕药进的那家药店好像也叫什么人和的。

    刚走进店面。

    四周都是打着药架子,已经放慢了各种小盒子的药。

    而且一圈柜台,擦的很异常干净。

    一个穿着白大褂女生正背对着他站在梯子上往上摆放着药品。

    这女孩儿身材高挑纤细,那小蛮腰就跟小柳树条似的,太细也太柔软了。

    陈楚咳咳了一声说:“买东西。”

    那女生转过头。

    陈楚有点傻。

    这女生不就是县医院旁边那家药店的么?叫什么于丽丽的,一副傲劲儿,贼能瞧不起人。

    于丽丽也记得陈楚,她没干多久就调到这来了,本来这一天人就不多,顾客都没有老鼠多。

    “你买啥?”这女生板着脸问了一句。

    她眼睛不算小,是那种细长的,单眼皮,长得水嫩粉白的,而且那一说话的声音柔和中却带着对自己带着鄙视。

    陈楚心里这个舒服。

    他最喜欢这种骄傲的女孩儿了,因为越是瞧不起人的越是能让人硬。

    “买银针。针灸用的,多少钱?”

    女孩儿楞了一下。

    眼皮白了他一下,然后伸手在柜台里翻了。

    她的头发很长,梳着很多小辫,往后面梳拢着。

    并且她的身段一摇曳,跟八三版里面的林黛玉的扮演着极像。

    陈楚下面更是硬了。

    差点喊一声林妹妹出来。

    “你要好一点的,还是普通的?”

    “嗯,都多少钱的啊?”陈楚心想买这东西还是买好的,毕竟是正事。

    “哼!这东西是不好说的,便宜的五块钱二十根,还有贵的好几百的呢!你要啥样的?”

    她说着把手里的抹布啪的仍在柜台上。

    一副鄙视的样。

    那意思,像是用眼皮看人,就差没说出来,你这德行还买银针?

    白大褂裹着她凸凹的有些弱不禁风的身材。

    陈楚看的下面梆梆硬。

    “行!要好的!”

    “二百五!”

    “你才是二百五呢!”陈楚也火了。从自己一进门这女生就不给她好脸sè看。

    咋的?自己来买东西的,也不是来强激ān你的,老子欠你钱怎么的?再说了,老子就不是穿的不咋的么?上次说老子是乡巴佬就没和你一般见识。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老子想给你点好印象,然后争取糙了你。

    但也不要太过度得瑟了,13有的是。

    “呀?你骂谁二百五?”于丽丽也急了!

    “你才是二百五哪!”她说着脸红扑扑的。

    掐着小蛮腰指着陈楚。

    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太柔太细了,即便是骂人也是那样的可爱。

    陈楚看呆了。

    这女生一生气的样子更好看。

    脸红了,而且气咻咻的模样,陈楚真想把她搂进怀里摸摸抓抓。

    心里想恨都恨不起来了。

    “你,你是说这银针二百五?”陈楚问。

    “咋的?你还能买起了啊?这是给县里的一个老中医进的货,一共就进了两套,一套给那老中医,一套留着。你有钱么?”

    陈楚笑了。

    从兜里掏出一打钱,数了几张。

    “看看对不?要那最好的二百五的银针,一般的五块钱的再来两包。”

    于丽丽一愣。

    咬着下嘴唇。

    多嘴问了一句。

    “你买这东西干啥?”不过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满脸的鄙视。

    “我是中医。”陈楚说了一句,伸手把那针灸拿了起来。

    “嗤……”于丽丽贝齿里哼出口气。

    那意思更是鄙视。

    把钱收好,银针递过去,她转身又忙去了。

    陈楚本想和人家套套近乎,说自己是中医这女生能和她多交谈几句的。

    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理他这根胡子。

    陈楚狠狠盯了她几眼白大褂里面滚圆挺翘的屁股,她的屁股不像刘翠,王霞的那么大。

    不过却非常的圆而挺。

    陈楚真想抱住她的屁股狠狠的舔,狠狠的啃,把这个屁股的里里外外,都舔上几遍。还有这女生的整个身子,自己把她扒光,把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好的舔上几遍。

    然后再撅起屁股糙她。

    糙她一宿,不带让她睡觉的。

    他心里这么想着,收好了针灸出了门往回走了。

    不时的还回头看看这个人和大药房几眼。

    心想这次也是有收获的,毕竟知道这个女生在这里了,不然自己还真找不到人家的,这便是叫缘分。

    他把那针灸打开。

    陈楚吓了一跳,那么大的包装盒,等把包装撕开,里面就整齐的防着二十枚针灸的针。

    上面包装上写着‘银针’。

    陈楚一阵的郁闷,这二百多就买了这点玩意?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他又打开那种小包装的,也便是五块钱一包的,那种小包装的都是三寸长的不锈钢的针。

    而那写着银针的却是六寸长短的,差不多十五公分左右。

    陈楚有些郁闷,这要是用银针,还不把人吓死,反正他是吓得够呛,这么长,怎么插?

    他喘了口气,银针里面还有个小布包,专门放银针的,心想这二百五还不白花,还赠送点东西。

    当下把银针放进布袋,扎在了胳膊上,别人一看,还以为是护腕了。

    他的这个不经意的举措,也便导致了一年以后道上有名的黑腕神医的名头。

    一手黑sè护腕,一手白sè银针,让整个瀚城的黑道大哥惊慌不已,也让瀚海,乃至省里的激ng察挠头不已。

    也有人叫他黑腕杀手的。

    当然那是后话了。

    不过现在的陈楚,只是戴着玩。

    腕子上戴着二十枚银针,而他只想给别人用那三寸长的钢针了。

    陈楚直接走回到了小店,见那女的在里面的一张床上打盹。

    她侧身躺着,黑sè的小衫被里面裹着鼓鼓囊囊的nǎi,像是要装不下掉出来是的。

    就像两只硕大的皮球。

    而露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陈楚好像把嘴巴鼻子伸进那条沟壑里好好的吸,好好的舔了。

    下面又**的了。

    而再看她下面那两条大腿丰腴而又笔直修长。两条大腿的中间,那股神秘感更是让陈楚鼻孔都热烘烘的了。

    陈楚轻轻的敲了敲小窗口的玻璃。

    那女的嗯了一声,慢悠悠的睁开眼。

    打了个哈欠,塔拉着鞋走了过来。

    陈楚晃了晃手上的银针。

    “大姐,谢谢你告诉我地方,不然我还得跑出多远去买了,那个……你刚才不是说让我试试给你扎针么?那我就试试?”

    “你能行么?”

    “试试呗,最起码给你解乏了,我还不要钱。”

    “拉倒把,你拿我练手还差不多。”

    “进来!”

    那女的说着话,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把门打开了。

    陈楚走了进去,随后那女的又把门关上了。

    陈楚个头有一米六五了,而那女的比他要高了十公分,陈楚到人家的鼻子尖那,嘴差不多能顶住人家白白的大脖子。

    他就喜欢高个的女人,那样糙起来,大屁股啪啪啪的才爽呢。

    “我是不是得躺下啊?”你女的问了一句。

    “嗯,得往大腿上,腰上扎针,但你要躺在这,我给你扎……让别人看见……”

    “那好办啊,我先把门关上,咱去里屋扎针,不就完了么,对!”

    “那,行。”陈楚装作扭捏的模样。

    “你这小子,胆子太小了,我还能吃你了咋的?再说了,你要是练成手了,以后找你看病的人多了,你脸这么小可不行。”

    那女的说着把小店的窗户挡住了。然后迈步进了里屋。

    “来!上来!”

    这女的已经爬到一张床上,然后趴着那。

    陈楚看到她那拱着的大屁股,还有那白花花的大腿不由紧张起来。

    虽然王霞,刘翠屁股大,但也没她这么大的,而且她的大腿根更丰腴,大腿根太瘦的女人不好看,有些肉的,则更xing感。

    陈楚心想,如果今天自己把她糙了,那便是自己糙的个最高的一个女人了。

    忽然,他感觉下面有些尿急。

    “大,大姐,你家厕所在哪,我能先方便一下么?”

    “去,那个小门就是。”

    陈楚答应了一声。

    然后走进厕所,打开里面的灯。

    解开裤带哗啦啦的尿着,心想一会儿真的要扎中她的昏迷穴位,然后上了她么?

    他还是有些忐忑,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他尿完了,抖落一下大家伙,刚转身。

    准备推开门出去提裤子,这厕所显得有点小。

    他推开门,吓了一跳。

    那女人光着大腿站在门口,两手抱着肩膀等着,那意思是也想撒尿了,想等陈楚尿完了再进去……

    没想到陈楚推开门。

    这女的也是同时一愣,忽然两手捂住嘴,发乎一声低低的尖叫。

    随后看着陈楚慌张的样子。

    她笑了。

    “老弟,你这家伙可不小啊,是姐见过男人里头最大的,老弟,你多大?叫啥名啊,有没有对象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