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还是有点脸红了,回答说。。

    “我叫陈楚,十六。”

    “十六啊,还是小孩儿啊!啧啧,小了点,不然姐和你处处还行。”这女的说着脸上笑了一下。

    “完事儿了么?”

    “啊!完……完事了……”

    陈楚反映过来,忙把家伙放在裤衩里,然后走了出来。

    随后那女的进厕所,反手关上门。

    陈楚就听到厕所里有哗啦啦的水声。

    这女的在尿尿,陈楚有点激动。

    下面感觉涨涨的。

    先回到里屋坐在椅子上。

    从镜片能看到外屋,那女的走了出来,通过镜片可以看到她正提着短裙,露出了腰间一片雪白的皮肤。

    陈楚咽了一口唾沫。

    这女的走了进来。

    “我怎么躺着?你怎么给我整?”她说着看了陈楚一眼。

    陈楚也没给人针灸过。

    回想了一下穴位,然后说,你趴在床上,我在你的后背和……和大腿上扎针。

    “行……”

    她说着话已经走到小床上,修长的身子趴在床头。

    陈楚看着她这大个子,如果要是脸长的再激ng致一点就好了。

    不过那两条大白腿还是让陈楚心里一阵的跳动,尤其是齐b裙中那两腿间的缝隙。

    仿佛充满了神秘。

    “大姐,你……你肩膀得……得……”

    “咋的?”

    陈楚咽了口唾沫说:“得露出来一点,然后我得扎针。”

    “嗨!不就这点事儿么?你就大点声说呗?”这女的回头看了看他,笑问道:“处男啊?”

    “是,啊,不是……”

    “呵……”这女的转回身,两手把上面黑sè的小衫脱了下去。

    露出了光洁的白花花的后背。

    那薄薄的ru罩带子让陈楚脑袋一晕。

    她大大的nǎi是陈楚见到最大的,沉甸甸的往下坠着,在身下压着,鼓鼓的像是个随时都能爆掉的大气球,能看到里面的青筋和充血的毛细血管。

    陈楚咽了口唾沫,真想压在她的身上好好的亲一番。

    这女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并的很紧,这让她屁股显得更鼓的更高翘了一些。

    脚下的黑sè厚底凉鞋被她脚丫两下蹬掉了。

    修长的大腿,差不多四十二号的大脚,而陈楚此时看着那白花花的大脚更是心动不已。

    脚大,那脚趾甲也大,黑sè的脚趾甲勾引的陈楚心里噗通噗通的直跳。

    “大姐,你家有酒激ng?”陈楚问了一句。

    没吃过猪肉他也见过猪跑,最好还是消毒一下的,在县医院他看见不管什么都是要消毒的。

    “嗯,有白酒,都一样。”

    那女的说着话起来给陈楚倒了一杯,又给陈楚找来棉花,然后又趴在那里了。

    陈楚用棉花沾着酒激ng,随后慢慢凑过去。

    她的身材比一般女人都大了一些。

    陈楚把酒激ng擦在她身上穴位的时候,这女的身上的皮肉还动了动。

    他这毕竟是第一次给人施针,心里没有一点底。

    手上感受着这女人身上温热的皮肉,他下面不仅热了起来。

    说实话,王霞模样要比她姣好,但是一个女人一个样,王霞,徐红这些女人,他有些玩够了,身体哪个地方都摸过,都亲过,都糙过了,就没有啥新鲜感了。

    就像家花没有野花香,就是这个道理了。

    陈楚的手顺着往下擦着。

    忽然,这女人舒服的呻吟一声。

    陈楚下面的大家伙更是**的了。

    不仅擦到了这女的大腿上。

    手指略微碰触一下这女的皮肤,她又是小声呻吟一声。

    而且这呻吟的调调还有些长。

    她的小腿还抬起来动了动,陈楚在后面可以隐约的看到她下面露出的一点绿sè的三角内裤。

    隐约的还有两三根弯弯曲曲的小森林从里面露了出来。

    “真他妈的sāo啊……”陈楚嘀咕了一句。

    不知不觉那半杯酒都擦完了。

    如果擦路小巧的身子够擦两个人的了。

    不过,这样的大妞儿才够劲。

    “大姐,擦完了,我先给你掐掐穴位,然后再针灸。”

    “行……”这女人赖迹的说了一声,懒的跟什么是的。

    陈楚脑中回忆着‘医术’那本书的人体图形,然后想按照穴位试着掐着这女人身上的穴位。

    刚掐了一把这女人的大脖颈,这女人就哦!的舒服的呻吟一声。

    “啊~!真舒坦……”

    陈楚也挺舒坦的,糙王霞好多次了,现在基本上有种左手摸右手的感觉。

    但是一抓到这女人的肌肤,这感觉一下就不一样了。

    怪不得很多男人都选择当医生,这真不错啊……

    陈楚只是按照那穴位的掐发,手上又加大了力道。

    掐着那女人的后脖子跟肩膀。

    “啊奥!我糙!弟弟你真行啊,掐的跟她们造爱是的,真他妈舒服!再来!”

    陈楚晕了。

    两手往下,压着她的后背,然后到了她的腰际,随后手抓住她的脊梁骨的最后一块,往下一按。

    只听骨头节嘎巴一声。

    “哦!爽!”这女人大声叫了一声。

    陈楚也**了一把。

    这女人叫的跟**是的,就这声音,要是真骑在她身上干,几下就得让她给弄shè了。

    陈楚两手平摊,摸着她的后背,来回蹭了蹭,在穴位处便用指尖按。

    “呼……舒服,弟弟啊,你这手艺要是在瀚城的洗浴中心,一个月最少能赚一万啊!还有你的大家伙,要是当鸭子赚的更多,至少我要是有钱,都得花钱找你,让你糙一把!”

    这女人说着话,舒服的闭上眼,感受着陈楚的手在她的后背上摸着,揉着。

    “大姐,要是你真想的话,咱姐俩还花啥钱啊?弟弟随叫随到。”

    “拉倒,你才十六,属于未成年呢,我要是和你干点啥,你妈不来找我?等再过两年,你大点了,那还差不多。”

    这时陈楚已经手往下探,按住了她尾椎下面。

    接近了屁股。

    陈楚也是试探一下。

    果然,这女的手伸到后面挡住了自己的屁股。

    陈楚已经明白了,这女人不让她摸的。

    便识趣的手又在她光滑丰腴的大腿上按着,尤其那大腿根,摸起来手感真好,肉真多,弹xing十足。

    这女人一米七五的个,大腿占了很大的比例。属于那种美腿型的女人了。

    陈楚在她大腿穴位上按了一阵。

    也感觉差不多了,但陈楚也知道,这女人虽然sāo,但也不至于跟自己搞一把的。

    所以,他怕按时间长了人家不愿意。

    那就打草惊蛇,前功尽弃了。

    而他的目的就是糙这女人一下的,不然忙活这半天干嘛?

    陈楚这时摸出银针。

    随后说道:“大姐,别动啊,我要扎针了……”

    “嗯……试试你的手艺,要是好了,我给你宣传宣传……”

    陈楚笑了,先在她的脖颈一针扎了下去,然后轻轻撵动。

    有玉扳指的配合,他心境如水,施针的时候手也不抖。

    一针刺了下去。

    这女人舒服的嗯了一声。

    随后陈楚心里有底了,按着医术上疏通经脉的穴位开始往下刺,他没有先去刺婚阙的那几个穴位,主要还是心里没底。

    “大姐,觉得怎么样?”陈楚问。

    “舒服啊!弟弟,你跟谁学的,这针扎的,比造爱还得劲儿,再扎几针!”

    这女人闭着眼一副的享受,大腿还来回摆弄几下。

    随后也让陈楚扎上了几针。

    现在扎的这针属于三寸长的短针,很多深的穴位没有刺中。

    如果用六寸长的银针,还会刺中的更深一些,那就更是享受了。

    陈楚也只是拿她先练练手。

    这是静止不动的人体了,而医术中所言的,便是在运动中的人体,一针刺过去,能够准确刺中穴位,才算合格。

    而陈楚现在刺中的也只是人体一寸二寸左右的简单穴位了,刺进去的也不算深,毕竟这是第一次。

    “啊!啊……”这女的开始舒服的慢慢的呻吟出声。

    而且她一舒服,大腿一晃动,黑sè齐b裙下的绿sè内裤就露出一些。

    陈楚看的下面梆梆硬的极为难受。

    裤裆里感觉热乎乎的了。

    这时,左手轻轻的从右臂黑sè枕套上抽搐一枚六寸长的银针。

    看准了这女人的晕阙的穴位。

    那穴位便是在人体后脑的哑门穴以下。

    陈楚深呼吸一口气,手有些抖,不过下面的大家伙却**的受不了的抗议着。

    “罢了……”陈楚手往前一送。

    准确的将那银针送进去了三寸。

    银针一进入这女人穴位之中。

    刚才还轻轻呻吟的女人,头嗒一声,落在了雪白的胳膊上。

    陈楚又惊又喜。

    不过还是小心的绕到女人的前面,看这女人两眼合上,长长的嫁接的眼睫毛动也不动。

    忽然,陈楚心跳加速,心想不会是死了?那自己可就摊上大事儿了。

    忙伸手去摸那女人的鼻息。

    陈楚旋即拍了下脑门,心想自己咋这么笨蛋啊!可以给她把脉么!自己不是把医术这本书都背下来了么!

    想到这,他忙抓住这女人白皙修长的胳膊,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分别按在这女人的寸关尺穴位上。

    感觉那脉象咚咚咚的有力,而再探那女人的鼻息也是正常了。

    陈楚差点兴奋的跳起来。

    这女人晕过去了。

    自己成功了!

    成功了~!

    学成了?哈哈哈……

    不仅心想,张老头儿这招可真好使啊!唔,以后还有人的生死穴位,不管了,这晕阙穴位最好了。

    陈楚看着眼前这xing感sāoxing,又一动不动的女人。

    忽然有些犹豫了,自己该上还是不该上?

    上了,总感觉有些龌龊,不上?那是自己的本xing么?

    妈的!不管了,季小桃都是这么被老子上的,这个女人也必须要上!

    陈楚咽了口唾沫,看着这一动不动的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好了。

    不过,不管怎么弄,她脑后哑门穴位的那个银针是能动的,更不能拔出来。

    因为这银针封堵住了她的神经。

    如果弄掉了,人家就会悠悠转醒的。

    陈楚兴奋的搓搓手,做贼心虚的回头看了看,屋里静静的。

    这时他才兴奋的张开嘴,一口亲住了这女人白花花的肩膀。

    入口滑腻无限。

    这女人的皮肤真好,应该是天天澡的。

    陈楚闭上眼,嘴里亲着她的肩膀,一手已经在她光裸的后背上摸索着,慢慢的朝着那女人下面,穿着齐b裙的屁股摸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