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里面稀时最欢乐

    陈楚一下一下的往前顶着。。

    看着这女人往前窜动的身体。

    他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姿势干女人。

    感觉这么干力气也能挥发出去。

    那小床开始吱呀吱呀的响了起来。

    陈楚比她矮了十公分,嘴唇只能亲到她的脖子。

    下面的脚尖也只能够到她的脚背。

    这样他更兴奋了起来。

    这是他干过的身材最高的一个妞儿了。

    身材高,需要的力量也大。

    陈楚下面一耸一耸的。

    而看着这美丽的身材终于被自己糙上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兴奋的难以自抑,下面不仅咕叽咕叽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他也明白,在这里不能恋战,得赶紧shè出去才行。

    随后,陈楚从这女人白花花的后背抬起起身,两手支撑着扶着小床。

    看着自己的下面一下下的从这女人屁股下面的火烧云里进进出出。

    一下又一下撞击着这女人白花花的屁股蛋子。

    发出啪啪的声响。

    不仅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那女人的屁股快速的发出啪啪啪啪的连续声响。

    陈楚死死的盯着身下那女人的屁股,看着自己的黑黢黢的大家伙在那女人屁股下面的火烧云里面快速进进出出。终于受不了的,低声叫了一句**。

    然后啊啊的狠干了几次。

    到了最后的喷shè的关头。

    陈楚忙把下面的家伙掏了出来。

    冲着这女人的白花花的屁股蛋子突突突的喷shè过去。

    ru白的液体都喷在了这女人的屁股蛋子上,白花花的一摊。

    陈楚额的舒服的呻吟一声,下面的家伙抵住她弹xing十足的大腿根上,用力的抵住,把最后的一串液体shè到了上面。

    身体僵直了十几秒钟。

    这才舒服的压低呻吟一声。

    “啊……”陈楚抖落了几下自己的家伙。

    看着这个光屁股的女人,和她大白屁股上一摊的自己shè出去的液体。

    心里感到异常的满足。

    他可不敢shè进这女人的身体里。

    自己的家伙长,而这个女人也深,擦不干净,人家就会发现的。

    那就麻烦了。

    陈楚盯着这女人看了两眼,然后心满意足的捡起地上的裤衩,穿了上去。

    随后又快速的穿好了衣服。

    找出了纸巾,小卖店不缺这玩意的,随后展开擦着这女人屁股上自己shè出去的液体。

    一团又一团的。

    随后陈楚又倒了点白酒,用棉花沾染着,把这女人屁股跟大腿根也好好的擦了一遍。

    找了一个塑料袋把这些东西装好,塞进衣兜里。

    然后舍不得的拍了拍这女人的屁股。

    把她腿弯处的绿sè小内裤拉了上去,又把这女人的腰抱起了一点,把绿sè内裤抻到她的腰上。

    然后把她的黑sè齐b裙慢慢放了下来,一直盖到大腿根。

    不过从后面瞅,这女人的内裤底还是若隐若现。

    真他妈的是个**。

    陈楚有些不满足的,把头伸进她的齐b裙里面狠狠闻了闻她的火烧云。

    然后又把她的身体往下窜了窜,一切回复原来的样子。

    又在她的身体上插了许多银针。

    这才慢慢的把那枚控制她晕阙穴位的六寸长的银针抽出,插进自己手腕的护腕中。

    老婆不如情人,情人不如野花,野花不如偷。

    偷腥便是最有感觉的。

    陈楚现在就极为的满足。

    过了一阵,这女人悠悠的转xing。

    见陈楚还在她后背上撵动着银针。

    不由得打了个哈欠问:“弟弟,我睡了多久了?”

    “快半个小时了,刚才有个人要来买东西,我怕打扰你,就没叫醒你。”

    “哈!”这女人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然后说:“嗯,都是块八毛的利润,我都不愿意卖。弟弟,你给我弄的真舒服,我现在感觉浑身的骨头节都舒展开了。”

    陈楚笑了。

    心想能不舒服么?你舒服了,我也舒服了。

    “大姐,你要是舒服,有时间我就过来帮你弄弄?”

    “那好啊!反正我一天呆着看店也没事,你要是给大姐弄舒服了,大姐姐妹也不少的,到时候给你介绍生意,对了,弟弟,你把那烟递给大姐,被你弄的太舒服了,你别笑话大姐,大姐感觉就跟被人糙了一顿一样的舒服,比那还舒服呢!”

    陈楚一愣。

    下面又有些硬了。

    “等会,我先把这针刺进去一点就过去给你拿。”陈楚说着又刺中一个穴位。

    然后过去把那烟拿过来。

    这女人抽出了一根,点着了,抽了几口。

    “弟弟,你给大姐针灸就免费了,但是大姐也不会亏待你,我认识的那些姐妹可都是有钱人,你别看大姐这样,看个小店,那只是暂时的,话不是这么说的么,男人有钱就学坏,女人没钱才学坏,这个女人啊,要赚钱很容易的……”

    陈楚笑了笑。

    “大姐,可能我以后想来也不能来你这了。”

    “为啥啊?”这女人正美美的抽着烟,被针灸的正舒服,自然不干了。

    “咱这样,你的店也没法开,再说,你家大哥要是知道咱这样,能行么?”

    “靠,有啥不行的?我们也是临时在一起过,也没结婚,谁也管不着谁,对了,弟弟,明天你要是有时间我就给你介绍个顾客,她是在瀚城当小姐的,一晚上都赚个千八百的,你要是给她伺候好了,不能亏待你……哎呦,真舒服……”

    陈楚笑了笑。

    心想糙你也就糙了,那小姐……还是慎重点好。

    听说不少有病那个的。

    陈楚又捅咕了一会儿,然后收了针。装作不经意的问:“大哥在哪上班啊?”

    “当保安的,一个月也赚不了多少钱,白天他回不来。”

    陈楚答应了一声。

    临走,这女人给陈楚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说有时间就给她做一次针灸,自己亏待不了他。

    陈楚笑了笑。

    看了眼电话号码,记忆在心中。

    回头看看她那两条大白腿。

    满足的笑笑。

    然后往回走去。

    心里不仅一阵得意。

    自己这算是一次实验,还是挺成功的。

    不过这才是个sāo娘们。糙了就糙了,毕竟她也不在乎这东西。

    如果要是换成了朱娜或者王红梅,这两个女生应该是处女。

    就算那王红梅不是处女了,但是只有十六岁,被男人干的次数也是有限的了。

    下面一定紧的厉害。

    如果自己真冒失的用银针控制昏穴糙了她们,这俩女生可能会去报案的。

    那把事情弄大了就不好了。

    用什么办法,促成两厢情愿就好了。

    尹胖子那有xing药,有摇头丸,这东西不行的,毕竟是毒品,而且很容易查出来。

    你给人家下药,吃了和你发生关系,这也不行。

    毕竟谁都不是傻子,人家能不反映过来么?

    要弄就要神不知鬼不觉,而且最好她主动的脱光衣服让自己拿下。

    比如王红梅,她崇拜到自己一定的程度是可以脱光衣服让自己弄的。

    就像徐红就崇拜打架厉害的男的。

    但这样减小太慢了,他感觉自己还差一个机会。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王霞家。

    敲了敲门,王霞打开了门。

    从陈楚走到去小卖店买水,到买银针,再到糙了那个女人再走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王霞也是刚回来不久。

    不仅问:“你刚才去哪了?”

    “哦,我去帮我们村一个赤脚医生买银针去了,没想到还挺贵的。”

    王霞也没多问,主要是还没等她多问,陈楚已经扑过去,去扒她的裙子,手伸进去摸她的大屁股。

    “哎呀,讨厌啊,你这个小sè鬼,快去床上躺着,我给你买了只鸡,熬点鸡汤给你补补。”

    陈楚笑了。

    “我也不是小媳妇坐月子,喝什么鸡汤啊?”

    “呸!”王霞脸上红扑扑的说:“咱……咱干了这么多次了,你不补补能行么?你还真想把我填满啊?那也得有东西填满才行啊?”

    王霞说着拎着已经在菜市场给她杀好的鸡去厨房熬鸡汤去了。

    而陈楚还真得休息一下了。

    刚又糙了那个小卖店的女人。

    他随后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回味了一番。

    随后又拿起书本看了起来。

    不久,厨房处就传来了一阵阵香味。

    而陈楚像是没发现一样,全部的意识都被书本吸引去了。

    ……

    这一夜陈楚一边和王霞办事,一边两人在被窝里补课。

    反正学习是间歇xing的。

    劳逸结合,便是干王霞一遍,学一阵。

    陈楚不知道是鸡汤的关系,还是本身就很强。

    这一晚上没怎么睡觉,干了王霞八次。

    不过这也不奇怪,马小河那傻小子梦见他二婶光着屁股,一上午还自己撸出去八次呢。

    把王霞彻底征服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

    陈楚出去练了一阵拳。

    回来的时候,王霞已经瘫软如泥了一样。

    陈楚笑了笑。

    王霞咬着嘴唇说:“sè鬼,我下面都肿了,都是你干的好事!明天我咋上班啊?真是的……”陈楚笑了,上去亲了亲她的小嘴儿。

    “嗯……宝贝老师,我感觉这些科目都学会了,周一你就给我一个班长或者学委当当,如果你想要,我现在再糙你几次都行……”

    “哎呀,讨厌!”王霞忙两手拦着他。

    自己下面大嘴唇都浮肿了。

    根本就是受不了了。

    “陈楚,你别闹,听说说,你要是觉得自己真的行了,那个……代数你不是考试得了满分了么?周一的时候我也可以安排英语考试的,而且让其他科任老师都安排考试,我可以给你漏题,但不能给你答案……”

    陈楚切了一声。

    那不跟给自己答案没啥区别了么。

    “你就那么瞧不起我啊?只要你安排考试就行了,至于漏题还是算了。我可是要凭实力的!”

    王霞白了他一眼。

    “就你才补习几天啊,就那么有信心?”

    “那是啊,老师在被窝里给我补课,这教学效果可是高了百倍千倍啊?”

    “你滚……”王霞脸sè羞红的拿枕头打陈楚。

    而后又被压在身下。

    腰不是她极力求饶,就又被糙了一次。

    陈楚打了个哈欠。

    随后说:“那我回去了。”

    王霞虽然有些舍不得,很像让陈楚光屁股搂着她睡一觉的。

    不过,有一想陈楚毕竟是个半大小子,已经一天一夜没回家了,人家家里大人得担心的。

    不仅点点头。

    又给陈楚做了些好吃的。

    随后看着陈楚下楼骑着二八自行车远去了。

    心里忽然有种恋恋不舍的像是初恋般的感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