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朱娜脸红红的,本来今天心情挺好的。。

    老妈要给她请一个家教啥的,自己学习成绩最近不稳定。而距离自己考取瀚城市的一中跟四中更有些遥远了。

    上次,她没办法让陈楚教了她一下数学题。

    而且两人还是在壕沟说的。

    毕竟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自己仔细一想,也有些脸红耳热的。

    心里更是恨死陈楚了,这家伙以前瞅她就眼神就不对,总是狠狠的瞅人。

    现在陈楚成绩有些好转,而且代数还考了满分。

    朱娜心里认定是陈楚抄的,肯定是偷到了答案啥的。

    等自己家教请来了,学习一定超过他。

    心里正开心,撒尿也挺爽的。

    而在厕所里面,她发现自己下面竟然长出了几根弯弯曲曲的毛来。

    这让她更是害羞了起来。

    如果说是肚脐下面的小森林长毛也正常不过了。

    上次阑尾炎手术,她备皮把毛都刮了干净之后,现在也又长了回来,很是茂盛的了。

    而这几根毛竟然是从她屁眼上下面,也就是腚沟子里面长的。

    朱娜很不舒服。

    心想这多难看啊,自己怎么那里长了这么丑的东西,便想用指甲刀之类的把他给剪掉。

    她开始用力抓了几下,但拔毛挺疼的,她没狠下心来。

    这时便看到了陈楚嘀嘀咕咕,什么放屁,吸气啥的。

    “陈楚,你有病你!”朱娜气得nǎi白sè的小脸有些红晕。

    陈楚转回头,见是朱娜。

    这气咻咻的小摸样,下面就硬了。

    想说狠话都说不出来。

    谁让自己喜欢人家,暗恋人家,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初三,都是喜欢……

    “唔……早啊?”陈楚笑着打了个招呼。

    “早什么早?陈楚,你一大早的跑我家门口干啥啊?”

    “我……对了,我想给你补补课,你代数不是……”

    朱娜哼了一声。

    磁xing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楚,谢谢,不用了,有人给我补课?还有,你少站在人家门口……”朱娜说着白了他一眼。

    转身往屋里走了。

    陈楚看着她那扭动的白sè短裤里面的屁股,下面就有些硬了。

    心里琢磨着,老子透视了,就把你的身子看的一清二楚的,让你光不出溜的,让你得瑟!

    陈楚摸出了根银针,对着朱娜的影子瞄了瞄。

    想着,琢磨着,朱娜家的厕所就在大门旁边,要不要晚上在这里等着,然后趁着她进厕所拉屎,或者撒尿的时候,用银针刺中她哑门下面的昏阙穴?

    然后……嘎嘎,把她抗进苞米地,扒光糙了。

    “呼……”陈楚呼出口气。

    感觉这想法还有点不成熟,有点漏洞。

    他是想糙朱娜。

    从小就想,现在更是强烈了。

    因为小时候只是想象,感觉这么漂亮的女生要是做了自己老婆,自己天天糙,那简直比当皇帝还好。

    自己天天晚上和她光着腚沟子,搂着她睡觉。

    现在,他的理想正一点点的实现着。

    糙了五六个女人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他忽然觉得,朱娜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

    有钱的?

    能混的?

    还是学习好的?

    陈楚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驴啊,你挺会掐时间啊?正好面条煮好了,快吃!”陈德江唉声叹气的。

    摆放着两只大碗。

    他对这个儿子是没办法了,都这么大了,能打么?要是小孩儿的时候给两巴掌还行,现在陈楚一站起来,比他矮也不多了。

    “驴啊,你最近好像又长个了,量一量?”

    “嗯?是吗?”陈楚也感觉自己像是又长点个头了,感觉看着老爹不像以前那样了。

    拿尺一量,一米六八了。

    陈楚笑了,心想最近好东西没少吃,应该是营养跟的上去了,还有便是每天练武,亦是抻长了骨骼了。

    陈德江在锅里仍了几个鸡蛋,开锅捞了出来。

    “吃!你正是长个的时候。”

    陈楚哦了一声,吃了两个,踢里吐撸的又吃了两大碗面条,这才回去收拾了一下,见张老头儿的那小木匣子里面还真有一本关于气功的书。

    “璞炼罡气……”

    这是什么玩意?

    时间还早些,陈楚便晃晃悠悠的骑着二八自行车,边蹬车边看这书。

    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学校了。

    马上要过横道的时候。

    红星台球厅里面忽然出现两人。

    “季扬,对,就是这小子……”

    红星用手点指着陈楚说了一句。

    季扬把嘴里的烟吐掉。

    手指捏着嘎巴直响。

    前两天他要去瀚城市医院报复老疤。

    等他赶到的时候,正巧老疤出院了,曲九带着穆国梁跟着几个兄弟去接老疤。

    季扬没能得手。

    虽然现在不混了,但是他也不想得罪尹胖子。

    那人便是笑面虎,脸上始终笑呵呵的,下手却是黑着了。

    而季扬这两天便在金星这里呆着,本来两人就是好哥们,再者他在齐东东那也不想干了。

    毕竟齐东东对自己妹子不轨,季扬扇了齐东东几个嘴巴,把他打的嘴角流血。

    而齐东东也是低头认错,这件事儿也就过去了。

    不过,两人也不像以前那样铁了。

    ……

    季扬此时听红星指着说那就是陈楚。

    不由一愣。

    感觉这人有点眼熟,仔细回忆想起来了,也不就是那天和自己撞了一下的小逼崽子么?还骂了自己一句呢。

    我糙!

    季扬骂了一句。

    “就他妈的是这个刑子啊!你不说我都要干他!哎!说你呢!站下,站下!”

    陈楚听见身后有人喊。

    从二八自行车上跳了下来。

    见一个身高马大的家伙大步朝自己走来。

    这人白t恤,白球鞋,淡蓝sè的牛仔裤,头发有点像黎明那样的分头。

    人长得倒挺像古惑仔里面的陈浩南的,挺帅的。

    “你喊我?”陈楚问。

    “麻痹的!”季扬吐了口痰,过来就踹了一脚。

    如果陈楚知道他是季扬,多少会有点打怵。毕竟季扬的名头太大在这些小混混里面太响了。

    陈楚此时正琢磨着气功,竟然跟很多穴位也是有关联的。

    脑子乱糟糟的,见这人一脚就踹过来了。

    当下本能的后退几步,躲过去了一脚。

    季扬一愣。

    “麻痹的,小逼崽子,你还敢躲?”骂着,两手挥拳,朝着陈楚砸了过来。

    “糙!我他妈还怕你啊?”陈楚此时反映过来。

    打了几架,现在一遇到打架也是浑身热血沸腾了。

    上去跟季扬打在一起。

    陈楚几拳轰过去,打在季扬身上,他只退了几步,而季扬一脚踹过来,陈楚却坐了一个大腚墩,还好一个翻身又站起来了。

    毕竟年龄差了六七岁,力量也差了许多。

    而打架经验也差了一截。

    陈楚吃亏了。

    “麻痹的!”陈楚骂了一句,从地上捡起两块砖头,季扬却笑了笑,两脚竟然快速的把砖头踢飞了。

    陈楚有点傻了。

    又冲上去,虽然利用骨拳,但毕竟年岁差上一些,而季扬也绝对不是胡胖子那类的货sè。

    在尹胖子手下都算是数一数二的悍将,陈楚还是有些嫩了。

    “麻痹的,小子还真挺能打呢!”季扬骂了一句,又快速甩出两拳打在陈楚脸上。

    陈楚感觉热乎乎的,嘴角像是被打出血了。

    不仅心想,麻痹的,这小子脚比自己快,拳头也比自己快,还都重,自己近身进不去,远打还吃亏。

    腿跟臂展都差了一些了。

    “行!今天老子不打了,你等着!”陈楚说着就要跑。

    季扬骂了一句,在后面就追。

    陈楚跑到自己停着的二八自行车跟前,季扬以为他要上车跑,就过去抓他后脖领子。

    而陈楚并不是跑,而是抓住自行车的大梁,狠狠朝后面的季扬砸过来。

    “麻痹的!”

    季扬没料到这下,被砸着腰上,陈楚又举起自行车狠狠砸了两下,季扬都用胳膊搪住了,不过手臂还是划出了一个口子。

    而陈楚这时已经片腿骑马上自行车跑了。

    “麻痹的!你有种别跑!”季扬捂着胳膊追了一段,陈楚已经跑出多远了。

    而后,他直接绕道跑到马华强的大棚。

    马华强没事儿的时候就在大棚里面呆着,陈楚这时进来,见他正跟黄毛,段红星几个人打扑克。

    见陈楚一脸狼狈。

    “我糙!楚哥,你跟谁干起来了,脸都青了……”

    “麻痹的,别说了,你看那个穿白衬衫的小子追来没?”

    陈楚看着茶缸子里面有水,便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

    “哪个穿白衬衫的,兄弟们去废了他!”马华强说着从大棚的通风口摸出一个棒子。

    段红星、黄毛、黄皮跟小志也站起来就要拿家伙。

    “等会,那小子挺能打,麻痹的,今天老子吃亏了,从红星台球厅了来的,谁知道是哪个王八蛋。”

    马华强吐了口烟。

    “楚哥,连老疤都是不你个,那小子谁啊?那么橫?黄毛你先和我出看看!”

    马华强说着把段红星按住坐了下去:“你们几个先跟楚哥玩会儿扑克……”

    二十多分钟后,马华强带着黄毛回来了。

    马华强一边抽烟,一边叹气。

    黄毛也是耷拉脑袋。

    一进大棚,段红星就问:“麻痹的谁啊?”

    马华强咬着嘴唇。

    “楚哥,你牛,现在镇上都传开了,说你跟季扬干起来了,季扬胳膊划出血了,在卫生所包扎了一下,没多大事儿,现在扬言要干掉你,谁也不好使,他知道你是镇中学的学生,已经去学校找过你了,你不在那,现在他就在红星台球厅等着,我看这件事不如……不如楚哥认个错,我出钱,咱们摆一桌酒,说说看,能化解就化解……”

    “呵呵……季扬长俩几把么?”陈楚拍了拍马华强肩膀,一脸笑容的走了出去。

    大棚里几人一愣。

    段红星第一个站起来叫道。

    “麻痹的!干!”

    他说完跟陈楚走了出去,随后小志跟黄皮也站起身往外走。

    黄毛看了看马华强。

    “马哥,咱跟着出去么?”

    “糙他妈的,不出去,咱都被黄皮瞧不起,走!”

    黄毛有点哆嗦,咽了口唾沫也跟着走了出去。

    陈楚这时掏出手机,在几人惊讶的目光中,播出去一个号。

    过了一阵,电话接通。

    “小桃姐么?我是陈楚,我……我刚和你哥,就是我大舅子打了一架……”

    马华强紧跟着陈楚身后,听见这句话,手一捂麻子脸,差点晕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