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马华强一伙拎着家伙见陈楚被一群人围着,咬了咬牙。。

    几人把烟都吐了。

    “妈的!拼了!上!”

    几人拎着棒子握着小片刀的,都冲过来。

    一见陈楚跟季扬两人笑呵呵的。

    冲到近前几人都傻了。

    金星冲马华强哼了一声。

    “糙!干几把傻啊?陈楚跟我兄弟喝酒去,你们也想跟着咋的?”

    马华强反应快,忙把小片刀藏在身后。

    黄毛蒙圈了。

    “不,不打了?行……这是好事儿啊,我告诉嫂子一声,让她不用担心……”

    马华强冲黄毛后背啪啪打了两巴掌。

    “嫂……扫地去!告诉你他妈好几遍了!快去帮金星哥扫地去!快去!”

    马华强边说边朝他挤眼睛。

    黄毛摸摸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满嘴哎哎的答应着。

    ……

    饭是金星请的,就在镇里的大杨树饭店。

    这个镇中学全名叫大杨树镇中学,镇子也叫大杨树镇。陈楚住的那个屯子便叫小杨树屯儿……

    大杨树饭店生意不错的,一般来这里吃饭的也都是乡里,镇里的领导了。

    有的时候还是村里的领导。

    别看这镇上,乡上还有村上穷的跟什么似的,但是领导们的山吃海喝那可是没断过。

    但是这饭店也挺怕这些领导干部来的,因为大部分都是打白条子,到秋了上面拨款了,再给钱。

    金星自然是镇里的人了,和大杨树老板也十分的熟络。

    跟着自己的两个小兄弟张罗着要了一个大包间,身后便是季扬陈楚,马华强一伙的段洪兴,黄皮,小志跟黄毛也跟着。

    大杨树饭店老板是个胖子,将近四十岁。

    见到这一伙人进来,马华强跟金星他是认得的,而一看见季扬心里就咯噔一下。

    季扬跟妹妹季小桃有一些相象的地方,比如面皮白净,眼睛细长,但是他脸上更是多了一种深深的冷漠,让人一见身上感觉传来一种寒气一样。

    他不禁悄悄拉了下金星问。

    “这人是谁啊?你朋友?”

    金星呵呵一笑:“那位是季扬,我兄弟……”

    “哦,哦,明白,他就是季扬?明白了……”

    不一会儿,菜海没上,先上了两箱啤酒。

    胖老板哈哈笑着:“兄弟几个能来我这小饭店就是高抬我了,今天酒水一律免费……”

    “好咧!”别人还没说啥,黄毛先跳起来,拿起一个瓶子用牙就把瓶盖咬开了。

    马华强瞪了他一眼。

    小声嘀咕:“你他妈的给我少喝点!喝多了就满嘴瞎比嘚嘚……”

    黄毛的酒量浅,马华强怕他把徐红跟陈楚的事儿说出去。

    他现在差不多明白陈楚跟季扬的妹子有点不清不楚的,但不知道这货整天骑着二八自行车咋把季扬他妹子给搞定的……

    陈楚还要上课,不能多喝。

    但在北方,饭菜没上,经常酒就喝的差不多了。

    黄毛第一个钻进桌子底下的。

    马华强使了个眼sè,让小志跟黄皮把他抬走了。

    剩下段洪兴跟马华强酒量都比较不错。

    而且马华强留个心眼,段洪兴这人最义气,而且手狠,万一一会儿喝多了,季扬再和陈楚动手,他和段洪兴也能帮忙了,至于黄毛那烂蒜,不够照顾他的了。

    打架不在乎人多,真正有个五六个玩命的,对方二三十人都不好使。

    陈楚一直想问季扬是什么病,但一直有外人在,他也没好意思,再说了,季扬夜不一定会说。

    他看着季扬的脸sè,本来是白sè,但是喝进去点酒,就有点赤红了。

    这种情况其实也是正常的。

    但是一联想到季扬的病,就有些问题了。

    陈楚不仅想起医术中所记载的。

    其实中医也很简单的,可以说就是把自然与人的关系读懂了,经过多年的总结,形成了科学的惯xing。

    又形成了口诀记忆。

    陈楚口中默念着,肝心脾肺肾,青赤红白黑……

    如果是脸sè发赤,那便是心脏有病了,而下面的一句便是胆小胃大胱,也便是季扬的小肠也不好,有些毛病的。

    陈楚推算,季扬应该是心脏病了。

    当下心里明白,嘴上也不提,只管喝酒了。

    两箱啤酒都报销了,金星喊着上白酒,陈楚不敢喝了。

    金星糙!的骂了一句。

    马华强还没说什么,段洪兴先站了起来。

    “麻痹的!你敢骂我老大!糙尼玛的!”

    段洪兴说着cāo起了椅子。

    陈楚跟季扬都坐在那没动,身后的那两个黑衬衫的小混混跟马华强站起来拉着。

    忽的,段洪兴椅子扔到了酒桌上,杯盘四溅,一些酒水喷到了季扬身上。

    外面的店老板听到包间里的波动,也探头探脑的瞅着,不过没敢进来。

    季扬啪的一拍桌子。

    “麻痹的,要打滚到外面去打!”

    几人静了下来。

    段洪兴冲金星沟沟手指。

    “小子,敢跟我出去不?”

    “糙!我还怕你?”

    金星领着身后两个小子走到了饭店外面,段洪兴走了出来。

    几人来到饭店门后,金星让那两个小子别上,就跟段洪兴单挑了起来。

    ……

    “呵呵……这位兄弟是?”

    季扬笑呵呵的给马华强扔过去一根烟。

    马华强忙点头哈腰的接住。

    “我姓马,叫马华强……”

    “听过,你好像是华子的表弟……”

    “是是,季哥记xing真好……”

    陈楚不会抽烟,只跟着季扬喝酒。

    不抽烟,再不喝酒就过不去了。

    几人又吃喝了一阵。

    门响了,金星跟段洪兴两人都鼻青脸肿的进来了。

    两人看模样都没占到什么便宜,论技巧段洪兴不是金星对手的,但是段洪兴属于下手狠那类人,你就算弄死他,他也给你咬下块肉来,所以金星揍了他不少拳,最后自己还是吃了一些亏。

    季扬看着他们两人笑了笑。

    冲金星说:“打够了?”

    “妈的,过瘾,小子,行啊你,陈楚手下没弱茬子啊!行,哪天咱俩再较量较量!”

    “糙!怕你?哼!”段洪兴不服的哼哼两声。

    “你……”金星一瞪眼,不过嘴角还是传来阵阵疼痛,气呼呼的坐下了。

    季扬笑了笑:“行了,以后都是兄弟了,不打不相识,你就别坐着了!结账去!”

    酒水免费,而去这一桌子老板也给打折了,才花了一百多块钱,没赚钱,就当交了一个朋友了。

    做买卖的也明白这些的。

    几个人喝的晕晕乎乎的,季扬人高马大的搂着陈楚的脖子话也就多了。

    “老弟,你以后就是我亲弟,你救了我妹子……我季扬就算欠了你一条命,以后一定会报答……嗝!”季扬说着打了一个酒嗝。

    陈楚也是晕晕乎乎的。

    旁边的马华强却是很清醒,听他们说话,也明白个大概。

    季扬去金星拿休息了,陈楚直接回学校上课。

    动摇西晃的,到了班级已经是第二节课了。

    王霞都要气晕了,本来周末跟陈楚两人光着腚儿都在被窝说的好好的,今天周一考试,陈楚考的好,就给他一个班长或者学位当当啥的。

    而且她打算第一节就考英语,两节课九十分钟。

    不过左等右等陈楚都不来,没办法,硬着头皮说自己的卷子少了,没找到,让生物老师先考试去了。

    生物是不算成绩的。

    当然,学生也不会去重视,考的那是一塌糊涂。

    而生物也是四十五分钟的小考试。

    下课了,王霞海不见陈楚来,不禁皱眉,咬着嘴唇,又让地理老师进去先考试,说自己卷子得重新印了,少了没办法先考试了。

    等到第二节终于要结束了,陈楚才一身酒气的晃晃荡荡的进来。

    “你……”

    王霞差点背过气去。

    这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头。

    “陈楚!你给我进办公室来!”

    陈楚笑了,晃晃悠悠的进去了。

    “把你的狗脸好好洗洗……一会儿上课还要考试呢!就你这德行……”

    王霞说着把窗帘拉上了,倒出一盆凉水让陈楚清醒清醒。

    她今天穿的一套花边的碎裙。

    差不多是陈楚第一次跟她搞的时候她穿的。

    两条大腿没有穿丝袜,就那么光裸着。

    下面是小巧挺翘的黑sè高跟皮鞋……

    正所谓酒后乱xing。

    陈楚看着看着下面就硬了。

    而王霞正哈腰给他调试水温。

    陈楚的手一把就伸进她的裙底。

    “啊!”王霞像是被刺猬扎了一下似的。

    忙要躲开。陈楚上前一把搂住她的小腰,下面硬邦邦的大家伙已经抵住了她的小腹。

    满嘴的酒气就贴近她白嫩的脖子上亲了起来。

    “老师,还是你的大腿光溜,你的脖子香啊……”

    “陈楚,你松开,放手……”王霞小声推了推他,不过自己还是被搂的更紧了。

    “宝贝,来一发。”

    “不行,一会儿就要考试了,你……要不你摸摸得了,然后赶紧回去,你不想当学位了?”

    “我想干你……”陈楚说着手就伸进王霞裙底,往起来一掀开,见她光溜的大腿里面白sè的小内裤。

    王霞忙两手堵住了裙子。

    “烦人……别闹了,周末你都干了那么多次,还干?我下面现在还肿着呢……”

    “那怎么办?你那里肿着要养几天,我这里肿着怎么养?”陈楚说着把下面一挺,大棍子把裤裆都支撑起来。

    “哎呀……”王霞脸sè通红。

    “陈楚,你……你能不能别这么流氓?”

    “我没流氓啊?憋着难受,要不,你帮我想想办法?”

    “你……好,我用手帮你撸出来?”

    王霞一脸无奈,看了看窗户没有露缝的地方,门也关的很严实。

    细柔的小手不由伸向陈楚的下面,隔着裤子先在他的两颗球球上摸了几下,然后拉开陈楚裤子的拉链。

    陈楚呼出口气。

    “王霞,用嘴。”

    陈楚说着下面又往前一挺。

    王霞晕了。闭上了眼睛。

    身子蹲了下去,把陈楚的裤链拉开,随后手伸进去摸到了那帮梆硬的大家伙,眼睛一闭,伸手就把陈楚将近三十公分长的家伙掏了出来。

    王霞浑身激动,只睁开眼看了一下,然后就合上嘴唇张开,伸出舌头朝着陈楚那东西舔了两下。

    入口有些腥的味道。

    陈楚却把着她的头,受不了的往前一顶。

    大家伙直接进去王霞的嘴里。

    “老师,快帮我裹……”陈楚嘴上说着,已经弯下腰,一手从王霞的确良布料的裙子里伸进去,伸进她的白内裤里。

    去摸王霞的腚沟子。

    “王霞,你下面真肥啊……就像一块肥沃的菜地……呦,出水了,这要是下面小掉进去都找不到啊……”

    陈楚摸着,不禁想起一句诗——‘落入菜花无处寻’。

    王霞一听陈楚把她下面说成了是肥沃的菜地,不禁更红了。

    难道陈楚就是在自己的这块菜地耕种蔬菜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