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自己的老婆再漂亮也不如人家的老婆好,老婆不如情人,情人不如铁子,铁子不如秘书,秘书不如闪配,闪配不如偷……

    一切都是偷来的最好。。

    比如去人家地里偷人家一根黄瓜,就感觉人家的黄瓜那样的好吃。

    偷人家媳妇也是的,感觉就那么的好玩儿……

    短暂的下课十分钟时间,这偷来的时间仿佛才是永恒。

    王霞嘴里含着陈楚下面的东西,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也不想说啥。

    只含着,快速的上下的撸着嘴里的大家伙。

    她虽然没给人用嘴过,不过跟此处却是舔过的。

    再说人这东西就是缺什么补什么,男人没大白兔,就喜欢女人的nǎi大。

    女人没有男人的棍子,也是常常的思念着。

    别看一个个有的板的挺紧的,其实她们也是很sāo的。

    晚上巴不得搂着个美男干一把的……

    王霞此时嘴里含着陈楚的东西,咕叽咕叽的加快着最里面的抽动,而且舌头也快速的舔着他的家伙上面的头。

    陈楚还是一再催促着:“啊……啊……快,快点,要到了,……要出去了……”

    王霞亦是脸sècháo红,披肩的长发从头上耷拉下来,陈楚的手摸着她的面孔,随后两手抱住她的臻首,屁股往前顶了顶,感觉王霞口中滑腻的传来扑哧扑哧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霞感觉自己的嘴已经有些麻木了。

    不禁想到自己竟然含着自己学生的家伙在办公室里用嘴。

    这要是传出去,可没脸见人了。

    但是,这种偷的感觉亦是刺激的狠。

    王霞不禁解开了上身的几个口子,两个大扎坦露了出来,让陈楚揉着。嘴虽然麻木,却还是加快着抽送的速度。

    陈楚看着她红唇裹着,慢慢的快到了那个喷shè的点,不仅狠狠抓了两把王霞的大白兔。

    王霞也撅着光光的屁股嘴猛的往前含了几下。

    陈楚感觉自己大家伙的前面已经抵住了王霞的嗓子眼。

    一股刺激的,麻酥酥的感觉袭遍了整个身体,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喷shè进王霞的口中。

    王霞沉吟了一下,咽下去了一半,又吐出了一半。

    嘴里黏糊糊的挂着ru白sè的液体,陈楚嗯嗯的僵直的身子,手又摸摸王霞的头。

    把已经软下去的家伙啪啪的甩在王霞的脸蛋儿上。

    零星的ru白sè的液体,溅shè到她脸上。

    陈楚这才恋恋不舍的把家伙塞进裤子里。

    王霞也拿出纸巾把嘴和脸擦了一擦。

    然后抱住陈楚的胯下,脸贴着陈楚的裤裆蹭着。

    “**,没吃饱,下午我再让你吃一次。”

    “陈楚,你他妈的不是人,没良心……我白让你玩,你还骂我……你再骂一句,再骂我就更爽,骂,我就是**……”

    陈楚笑了。

    手又从后面伸进去,扣住王霞的屁眼,刚波动两下,就传来了上课的铃声。

    陈楚把刚抠住王霞屁眼的手指放在鼻前闻了闻。

    “真sāo……”

    他说了一句便朝外面走。

    王霞也站起来,整理了下裙子。

    感觉自己下面热乎乎的,都出水了。

    浑身亦是燥热难耐,恨不得让个男人狠狠的糙她一顿。

    不过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都肿着,周末让陈楚糙了十次,下面都疼死了。

    刚才还用嘴给陈楚弄出去一次,这下嘴唇都磨蹭的疼的慌。

    “该死的陈楚……”王霞心里又爱又恨……

    ……

    陈楚跑回班级。

    刚才着急,脸也没洗,一股酒气熏天。

    往班级里面一坐,酒激ng开始散发出来,这货喝了五瓶啤酒,半斤白酒,刚才是一时气xing,现在**也没了。

    便老老实实的睡去了。

    而这节课考的是语文,一个半小时时间。

    陈楚一点没遭禁,睡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

    语文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看陈楚这模样,摇头叹息。

    “此子不可救药也……”说完便不去理会他了。

    马小河在后面不时的推着陈楚。

    最后陈楚才睁开眼,见很多同学都看着他笑。

    语文考试一个半小时,很多人都已经答完了卷子。

    有没答完的也是在抠扯作文。

    陈楚见还有二十分钟了,不禁啪啪啪拍着脑门。

    把前面的小题都掠过了,直接写作文了。

    2000年考试语文150分,作文就120分,陈楚看了眼题目——我喜欢的xxx。

    陈楚便开始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十多分钟,千字洋洋洒洒龙飞凤舞的作文已经写好了。

    此时铃声也响了起来。

    人家交卷子,陈楚也跟着交。

    语文老师看着两篇的空白,这货就写了个作文。

    扫了一眼——我喜欢的中医学。

    “陈楚,瞎写啊你这是!你会中医吗?”老头儿往上面推了推眼镜,不等陈楚回答又说道:“混东西!乱写一通!你不好好学习,有何面目去见你家乡父老?”

    他一说完,全班同学都笑开了。

    陈楚挠挠头,酒刚醒了一点,头发都支棱着,很像傻逼中的战斗机,山驴逼中的vip……

    “哼,起来,让开点!”

    陈楚回头,见朱娜站在身后瞪着他。

    朱娜一卷子满满的蝇头小字,非常的俊美。

    而陈楚那卷子就作文写满格了,不过那字跟鸡爪子写的似的。

    “你看看你这字,你再看看人家朱娜的,陈楚啊,你得上进啊!你在班里是倒数第几?努力啊~!”

    “嗯,老师,我会努力的,争取这次就考个第一。”

    陈楚挠了挠头,在他的印象中,这个语文老师还是很不错的。

    “噗!”朱娜差点笑过去。

    眼里的泪都快笑出来了。

    “陈楚,你考第一?别做梦了?王伟,你先别走,我有道题不会做,你帮我讲讲呗!”

    “行啊!”王伟答应了一声,手还去抓一把朱娜的齐腮短发。

    “烦人……”朱娜回头打了王伟一下,像是撒娇似的两人打打闹闹的。

    这时,语文老师已经走了出去。

    陈楚打个哈欠,往回走的时候肩膀咚的撞了一下王伟的肩膀。

    这小子没想到挺抗揍的,被马华强一伙揍了一顿,这么快就出院了。

    陈楚这一撞用上了扎实的大小洪拳的根基,脚步微躬,肩膀探出,也很像八卦掌里面的铁山靠。

    咚的一声,王伟被撞出七八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想站起来,却一屁股又坐那了。

    “你……你麻痹……”王伟骂了一句。

    陈楚笑了。

    “最好把嘴洗干净了,别以为我不敢打病号!”

    “陈楚,你太过分了,你怎么欺负同学?”朱娜气咻咻的冲陈楚嚷了一声。

    看她这气呼呼的小样,那nǎi白sè的皮肤,跟红彤彤撅起的小嘴儿。

    陈楚好想抱过来好好的亲她两口。

    不由嘴角动了动,学着朱娜说话的样子,yin阳怪气的说:“你怎么欺负同学?”

    陈楚小丑样让几个同学都笑了,笑的最响的就是马小河。

    “马小河,你……你也敢嘲笑我?你个傻子!”

    朱娜说着过去踹马小河一脚。

    陈楚晕了,马小河明明就是一个愣头青,你一个女生去招惹他干嘛啊?

    朱娜虽然总和陈楚作对,总瞧不起他,总骂他。

    不过在陈楚还是那么的喜欢她。

    没有任何的理由,人家漂亮就是理由了。

    陈楚贱贱的还想舔人家的小臭脚呢。

    朱娜今天穿着的是一条连衣裙,白sè的,而上身是淡绿sè的小衫。

    秀美的样子,让谁都心动。

    她小脚踹到马小河大腿上。

    这小子直接坐地上不动了。

    “你给我扶起来!”

    朱娜愣了。

    “马小河,你自己起来!你活该,你快点起来,一个大男人,哎呀,你还躺下了?你不起来我从你身上迈过去了!”朱娜气呼呼的说了一句。

    “你迈!我就不起来!”

    陈楚晕了,心想马小河这驴也来劲儿了。

    朱娜被马小河这一闹腾,也不管王伟的事儿了,看看时间也快上课了。

    就从他身上迈过去。

    陈楚一下晕了。

    朱娜腿一迈,马小河眼睛顿时放亮了。

    紧紧盯着朱娜的裙底。

    “我槽!”陈楚蒙了。

    这混蛋谁说他傻啊?

    马小河还用一只手挡着眼前,从指缝里面偷看朱娜的内裤。

    人家迈过去了,陈楚见马小河的裤裆鼓起来一个小包。

    我擦!

    陈楚晕了,这驴玩意比自己硬的还快呢。

    上课铃声随即响起,陈楚回到座位上,回头问马小河。

    “朱娜裤衩啥颜sè的?”

    马小河傻笑着不说。

    陈楚又问了一遍。

    他这才说:“白的。”

    陈楚点点头,心想自己得抓点紧了,看见没?连马小河这样的货都对朱娜动心思了,更不用说别人了。

    自己再不动手,没准朱娜就被别人给糙了。

    麻痹的,实在不行今天晚上就用针灸?龌龊点就龌龊点,反正先上了再说。

    陈楚捉摸着,班主任王霞走了进来,手里托着厚厚的一摞卷子。

    “陈楚,语文考试不错啊?所有老师们都在看呢,绝对一百二十分,满分,不过为啥其他题都不做?还考试睡觉?”

    王霞说着,开始发起卷子来。

    “嘘……”全班发出一阵惊叹声,陈楚感到朱娜冲自己的恨意,还有王红梅的讨好笑容。

    而路小巧一直是低调的低着头。

    现在陈楚已经琢磨好了,等自己得到了学位这个职位,就带着王红梅去歌厅玩,灌醉了,像是对待刘楠似的,扒裤子给她糙了酸了,省得一天在自己面前晃着大白腚。

    而对付朱娜么?也是要自己优秀,借助补课的时候跟她多钻几次壕沟,找机会糙她,或则利用银针,唯独不好办的是路小巧,这女生动不动就喊着回家找她妈,这可咋办?

    陈楚英语卷子发下来了。

    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

    如果这个主意可行,可以先糙了路小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