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感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元旦快乐!正常情况下,保持一天三更一万字!你们懂得!本书不会让那个大家失望!一路收购各种小女,万紫千红,百花齐放才有意思。。不管是腐女,村姑,纯女,还是老女,我们的口号是——宁上错一千,不放过一个!新的一月开始,**丝们!土豪们!撸男朋友们!!放心投票票!各种求……)

    路小巧最在意的就是学习了。

    自己成绩好,可以骗她说自己以后考上重点大学,比如最牛的清华大学。然后现在和自己好了,把身子给自己,以后等大学毕业了一定娶她做老婆。

    这女生单纯的很,这么努力学习以后找的对象肯定也是学习尖子了。

    陈楚想试试,如果可行,找到机会就绝对不手软的把她给拿下了。

    至于以后真娶不娶她再说呗?

    世事变化这么快!这都什么节奏了?

    自己不拿下,等着别人拿下,自己给人刷锅么?

    即使这女生以后不跟自己了,那也没啥遗憾的,让别人刷锅去,再说了,等大学毕业都多少年以后的事儿了,而且陈楚根本不想上什么大学。

    先用这个骗她,让她相信自己,等把路小巧糙了以后,可以随便找一个借口,比如说没考上大学之类的,咱不合适,分……

    陈楚点点头,心想很不错……

    陈楚琢磨着计策,卷子已经发下来了。

    早上的自习课都用来考试了。

    所以,这节课到下一节课正好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陈楚展开卷子一看。

    太简单不过了,正所谓难了不会,会了不难。

    而王霞也说:“题不算太难,大家看仔细点了,还有,谁先答完卷子就可以先回家了。”

    班里一阵兴奋。

    三张卷子陈楚半个来小时就完成了,往王霞桌上一放。

    王霞不禁一皱眉头:“陈楚,你等等,写完了么就走?”

    王霞说着翻了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嗯……你,基本上,全对了,走……”她自己都不相信了,难道真是如他所说的,是自己给了他的动力么?

    自己跟他睡觉,在被窝里补课,两人都光着腚睡在一个被窝,难道是这样刺激了陈楚用心学习么?

    陈楚嘿嘿笑着已经走了。

    他要做到优秀,只有优秀才能上了王红梅,路小巧,还有这个心比天高的朱娜。

    陈楚一下想到自己那两把刷子的字,还真不行的。

    便想先回去磨着张老头儿学学。

    骑着二八大杠,这货回到屯里,先到了张老头儿那。

    这老家伙正在吃着烧土豆。

    炉火正旺。

    土豆就埋在火炭的下面。

    这样吃起来才香。

    这老家伙吃一口烧土豆,喝一口酒,小ri子过得有滋有味的。

    “驴啊!今天来的早啊?那个,你的气功练的怎么样了?”

    陈楚闻言,大口吸进去几口气,然后对着炉子,扑!的一声放了个屁。

    “我呸!”张老头儿气得胡子撅起了多高,一蹦多高,跳到了炕头上。

    “你个驴玩意!”

    “对了,你来肯定是有事儿的!说,干啥?”

    “嗯……老家伙,我还真有事儿。”

    陈楚把外套脱了,又把背心脱了,光着大膀子,就要脱裤子。

    “死道破!”张老头儿忙制止着,喊了一句英文。

    “驴,我老人家可不卖,你别做梦!你要是敢乱来,我就跟你拼了!”

    陈楚咧咧嘴。

    “我呸!我可没那爱好,我是来学写字的,你这屋子也太热了,大夏天的,还烧炉子,不脱衣服我得热死……”

    陈楚把裤子也脱了,穿着个裤衩,在老张头儿炉火里面也勾出个土豆来。

    黑黢黢的土豆,陈楚在地上摔了两下,然后扒开吃了。

    “学写字?为啥?”

    “老家伙,我想好了,要想妞儿得多才多艺,这样妞儿才喜欢,我想糙了朱娜,但是又不知从哪下手,这女生爱学习,我就得学习好,拿个第一,然后跟王霞吹吹枕头风,给我个学委当当,这样能顺理成章的给朱娜补课,或者者女生就会主动找自己不可来着,趁机就……”

    张老头儿咂咂嘴。

    “嗯……驴啊,你差不多出师了,这妞儿啊,男人不光要会骗,但要骗只是暂时的,也是有局限xing的,如果你要是真优秀,再这么会骗,那就没有局限xing了,凡是女人你只要了解她们,研究她们,再让她们看到你的发光点,肯定就能糙了她们,嗯,我支持你,现在就教你写字……”

    “对了,老家伙,你会唱歌么?我唱歌不太好听……”

    “切,什么叫做不好听啊?你那就是驴嚎!”张老头儿嗤笑一声。陈楚以前高兴的时候还真在他这小房子里唱了两句歌,张老头儿脑袋疼的像是被念了紧箍咒似的。

    “放心,咱一点点的来……”

    张老头儿用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各有风格。

    “驴啊,你看看,这个是楷书,这个是行书,这个是圆体字,这个是……”

    “啊?”陈楚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那样子像是马上就要睡着了。

    张老头儿摇摇头。

    “驴啊,你这么看,你看这个圆体字,这圆圆的像不像朱娜的大白腚?你再看看这个曹体字,像不像女人的小蛮腰,你看看她多细啊……”

    老张头儿刚说完,陈楚的眼睛就睁开了。

    唉……

    老头儿叹息一声,又误导的说道:“你再看看这个方方正正的楷书,像不像一个假正经的女人……”

    “哈哈!老家伙,像啊,真像!”

    “来,你拿着笔,我教你……你看看你这个一横啊,不能这么出去,就像你的大**似的,得有个头,还得拐个玩儿,这叫做停顿,哦不,sāo蕊!这叫做你大**的头,还带弯钩的……”

    陈楚点头,并且跟着写。

    “你再看看这个一竖,你得写的有笔锋,哦不对,那不叫笔锋,是你大**的枪,你看你这一抢刺出去可有力啊,什么样的女人被你这一竖刺进去都得达到高曹不可啊!你一大**,刷的一下得甩出去……”

    ……

    其实字,写的好也容易,没那么难的,只要注意间架结构,还有一些基本的部首的写法就可以了,汉子就是由点竖横折钩之类的组成,把这些写好了,再注意结构就可以了……

    陈楚一心学习着,胸前的那玉扳指一闪一闪的。

    他亦是事半功倍。

    只不多时就掌握了方法。

    张老头儿呼出口气。

    “驴啊,你好好练,你身上已经跟这块玉共通了,所以一旦学进去,不管学什么,都是普通人的百倍,随着你的功力增加,学习会更快的!唉……命啊!”

    张老头儿摇摇头。

    随后又说道:“驴啊,你学写字就是为了妞儿么?为了偷女人么?就没有别的想法?比如写一手好字,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书生?古时江湖还有仙……传说中的仙踪就有不少白面书生,一旁修炼,一旁演练笔墨文章,最后这文武竟然贯通,在写字之间便可以杀人取人首级……亦或做一个匡扶正义白衣飘飘的大侠……到那时,会有多少女人,多少佳丽喜欢你……会有……”

    “哈哈哈……老家伙,你快看,我现在写的多好,哈哈,这个要是写的更好了,绝对偷女人有帮助……”

    “唉!好!”张老头儿叹口气。感觉自己刚才说的都是对牛弹琴!哦不,是对驴弹琴!

    对陈楚这头驴,他已经哑口无言了。

    张老头儿走过来看了看,不由得点头。

    “还行,那个……我这字可是古体字,现在的那些人写的这些字都不算是正宗的古文,毕竟好几千年了,传下来的只是形而不是激ng髓,激ng髓就是你的字要和激ng神合一,算了,说这些你也不懂!反正我的字在现在社会是第五大绝活!”

    陈楚问:“什么五大绝活啊!”

    张老头儿笑了:“焊雷管、锯灯、激ng修处女膜、火补避孕套,第五就是我的字!”

    “牛!”陈楚挑起大指。

    又开始练了起来。

    只一个多小时,陈楚的字就写的有模有样了。

    旁边的张老头儿还在指点。

    你看这个就是女人大屁股……这个是大扎……对,就这么写……

    看着陈楚进步神速。

    张老头儿不禁晕了。

    心里摇头,自己练字的时候吃了那么多的苦,你看看人家,进步神速。

    简直是天才,不,简直就是b的力量啊!b的力量太他妈的强大了。

    陈楚随后擦擦汗,看时间不早了,想去小卖店买点吃的,在张老头儿这吃,又想起了那小莲,怕撞见她。

    忙骑着自行车往家走。

    不过半路却碰到了妇女主任刘海燕。

    “哎呀,陈楚,都闹翻了,你咋还……赶紧跟我走……”

    “咋的了?”陈楚问。

    “还咋的了?那小莲和他老爷们王大胜闹离婚呢!你看那小媳妇,平时看的弱不禁风的,这一闹起来,真不比她姐姐那小青软乎啊?”

    陈楚眨了眨眼。

    “他们闹离婚,你拉我干啥啊?”

    刘海燕笑了。

    往后面捋了捋短发。

    “陈楚,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说呢?你倒是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的?那小莲和你的事儿已经闹腾的满村都知道了……现在人家闹离婚呢!王大胜正拎着锄头要劈你了……”

    陈楚呵呵笑了。

    “刘……”

    “叫我大姐!”刘海燕海才二十七,真讨厌别人动不动就管她叫婶儿啥的。

    “嗯,刘姐,这你可别瞎说啊,正所谓抓激ān抓双,就比如说咱俩,别人要是说咱俩搞破鞋,给你老爷们戴绿帽子,那也得把咱俩光着腚堵在被窝里算啊?在不,咱俩在壕沟里正糙着呢,被人抓住也行啊?咱俩就这么说话,谁还敢说咱在搞破鞋么?切,没有道理……”

    刘海燕眼睛转了转。

    忽然扑哧一声笑了。

    “死小子,你占老娘的便宜啊?”

    “呀!刘姐,你可别这么说,我可连一根毛都没摸着你的,上哪去占你的便宜啊?我倒是想了……”

    “呸!”刘海燕至从看到了陈楚的大家伙,自然喜欢的不得了,不过就没得到。

    “陈楚,上次我给你留门,你咋没来呢?是不是又跟那小莲搞上了?你这混小子!”

    “嗯……刘姐,咱先不提这个,我跟那小莲根本没啥,所以王大胜要劈我就随便来,如果我连家都不敢回,那村里人又不一定又说啥了!没有的事儿也都整出来了……”

    刘海燕想想也对。

    这些人,就是没事说瞎话有一套的。

    “行了,那我就陪你去。”

    刘海燕说着,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自行车铃铃铃的响声。

    梳着蛋黄sè马尾辫的柳冰冰骑着变速自行车正往这过来。

    见到陈楚跟刘海燕就问:“他们打起来了吗?”

    陈楚有点眼睛不够用了。

    看着柳冰冰这俊俏的模样,他下面一下就硬了。

    一米七八的个头,脸上粉嫩粉嫩的,大大的丹凤眼,那双眼皮一动,流光顾盼。

    而一说话间,脸上竟然还出现两个迷人的酒窝……

    陈楚咽了口唾沫。

    就像要把柳冰冰吃进嘴里,咽进肚子里似的,如果可以,他真想把柳冰冰吃了。

    柳冰冰根本没理他。

    直接问的刘海燕。

    而陈楚此时恨不得把家伙掏出来,对着她修长的,在淡蓝sè牛仔裤中包裹的浑圆的两条大长腿撸一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