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柳冰冰粉嫩嫩的脸蛋儿,透出了只有婴儿皮肤才有的光泽。。

    中午的天气比较燥热,她的脸颊呈现出了粉红sè的光泽。

    而一般的村里人在这种大中午的天气里都是嗮的黝黑黝黑的。

    即使是女孩儿也是黑的多白的少。

    整个班级将近二十个女生,也仅有那四五个长得白的。

    现在的农村……可以说是进步了。

    以前都是让男孩儿去上学,让女孩儿在家里干活打工啥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一般男孩儿都让他出去打工赚钱,比如陈楚,他老爹也是准备让他混完了初中去出去赚钱打工,学一个手艺,将来好娶个媳妇儿啥的。

    因为娶媳妇不好娶了,现在的行情彩礼已经涨价到五万了。

    所以都让男孩儿早早的不念书赚钱,以后好娶媳妇用……

    但是女孩儿则不同了。

    现在的女孩儿可金贵了,应该多读点书,哪怕是混也要混下去,混一个高中啥的文凭,要是大学拿就更好了,然后好嫁给市里人。

    户口也直接转到城里户口。

    所以农村学校普遍便是女生多,男生少一些。

    但是这些女生除了朱娜,柳贺之外,哪怕是路小巧也是有些黑的,或者说路小巧是那种正常的黄sè皮肤。

    而朱娜却是气死太阳的那种白净,皮肤又是那种nǎi白,柳贺则是纸张那样的白,王红梅也白,只是陈楚更喜欢朱娜和柳贺这样的女孩儿。

    但是柳贺和她表姐一比,相差的就远多了。

    柳冰冰这种婴儿一样粉白粉白的皮肤,让陈楚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心里一阵的琢磨,要是能糙了柳冰冰,这辈子真不白活啊,哪怕的损寿十年也值得。

    哎呀,我的小心肝啊……

    陈楚感觉自己的汗都下来了,还没有哪个女孩儿让他这般的激动了……

    心里在捉摸着,我真的……真的能糙到她么?

    这还得问问张老头儿,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得到柳冰冰……

    陈楚捉摸着,柳冰冰则没有理会他。

    在柳冰冰眼里,陈楚算是个半大小子而已。

    她一米七八的身高,今天穿着洁白的旅游鞋,加上鞋身高绝对达到一米八二了,洁白的脚踝露出了白sè的袜子边。

    一条淡蓝sè薄料浅浅sè泽的牛仔裤,腰间是一条粉sè腰带,这腰带基本上亦是作为装饰用的了。

    上身则是浅粉sè的t恤。

    这样浅蓝的裤子,配上浅粉sè的衬衫,加上白sè的旅游鞋,整个人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而这样秀颀的身材,也让很多男人直咽唾沫,有种想接近又有顾虑,总之,柳冰冰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

    “刘……姐”柳冰冰说了一句。

    嗓音甜美,但说话的语速不快,很轻柔的感觉,并且,在她说话之时,脸上的表情却很少。

    陈楚在旁边听的直咽唾沫。

    ‘柳冰冰……’真是人如其名。

    真是够凉度,够冰冷……够味儿啊!桀桀桀桀桀桀……

    陈楚心里yin测测的笑。

    “刘姐,他们小两口我听说刚结婚也就一个多月啊?这咋就要闹离婚啊?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柳冰冰轻柔的声音回荡在虚空当中,陈楚都差点被迷醉了。

    刘海燕摇头咯咯咯的笑道:“哎呀,大妹子,哦不,柳副村长啊,这小两口的事儿不就是那么回事么?床头打架床尾和的,其实也不用人管的,越是有人管,他们越是赛脸……”

    柳冰冰摇了摇头,粉白脖颈后面的马尾辫也跟着晃动:“刘姐,不能这么说啊,刚才王大爷,就是王大胜他父亲去村办公室找我了,张财村长去镇里开会去了,王大爷说他儿子跟媳妇都把结婚证拿出来要去离婚呢,这事儿也不算小了,你是妇女主任了,我也是刚来的副村长,这事儿咱们不能不管了……”

    柳冰冰说着冲刘海燕又说:“走,咱看看去,劝和不劝分的,能在一起过,就在一起过,实在过不了了,再离也行啊,我驮着你……”

    柳冰冰说着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

    刘海燕叹了口气。

    “唉,大妹子,哦不,柳副村长啊,你真是好人……那个,你先走,也没几步道,我和……我自己走着去好了……”

    刘海燕说着看了眼陈楚,她不太愿意跟柳冰冰一起走。

    为啥?

    本来她二十七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走到哪,那老爷们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她的屁股和胸前的nǎi使劲儿瞅。

    巴不得少活半年都要糙她一顿,和她睡上一宿觉呢!

    但至从柳冰冰来了,她跟人家在一起一走,这帮牲口都瞅柳冰冰使劲儿了,就没人看她了。

    这让她恨死柳冰冰了。

    女人都是嫉妒的,男人也是的,看见比自己帅的心里也不得劲儿,麻痹的,你长得那么帅,女人都让你了,老子怎么办?麻痹的,非得整整你不可……

    女人亦是如此,刘海燕每天巴不得柳冰冰掉进粪坑淹死呢。不为别的,就因为你比老娘长的好。

    柳冰冰晃了晃马尾辫,一副青c混波动的气息。

    脸上还是冷冰冰的。

    “那好,刘姐,你先慢慢走着,我先走了……拜拜……”

    柳冰冰说完,圆圆挺翘却不是很大的小屁股坐到了自行车座位上,蹬着变速自行车先走了。

    等她走出了五十来米,刘海燕才悻悻的说了一句:“小狐狸激ng,还白白?不黑黑啊……”

    转回头,见陈楚还眼巴巴的望着。

    “看啥呢?”刘海燕白了陈楚一眼。

    “没……没看啥。”陈楚挠挠头嘿嘿笑着说。

    “切!弟弟,少蒙姐姐,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和你说,看也没用,村长张财比你牛不?那也是白扯,人家市里人,只在咱村实习,说不好听的,实习顶多一年,然后人家就毕业高升了,在咱村算上一个跳板,可能表现好了,半年就走人了,你看下辈子投胎,投个当大官的家庭,还有机会跟人家好,再说了,你这么高,人家那么高,你们俩要是办事……咯咯咯,弟弟你不得拿梯子糙人家啊?算了,别想了……”

    陈楚被看破了心思,也知道这妇女主任整天就研究男女这点儿事儿了。自己瞒不住她。

    不过,这柳冰冰就在这呆个一年半载的?陈楚还是有点着急,妈个比的,用什么法子能糙到这女人呢,实在不行,老子宁愿用针灸,然后强上了她……

    这时,后面一瘸一拐的跑着一个老头儿。

    离他们还有五十米左右,刘海燕就催促陈楚说:“坏了,是王小眼,咱快点走,那老头儿嘴才损呢!”

    陈楚点点头,跟妇女主任刘海燕忙快步走了。

    王小眼冲他们招了招手,见人家也没等她,不由得气得胡子撅起多高。

    本来他是找柳冰冰给自己儿子儿媳妇劝架的,而柳冰冰先骑自行车走了,他就在后面小跑,村委会在村子最西面,王小眼跑了半里多地,已经有些气喘吁吁的了。

    陈楚小跑了一会儿,刘海燕有些气喘吁吁的跑不动了。

    “哎,我说你这坏小子,怎么推着自行车还跑啊,快骑上驮我一会儿。”

    陈楚咧咧嘴。

    “刘姐,我的自行车可咯挺,邦邦硬的,怕把你的屁股各到。”

    刘海燕笑了。

    “你麻溜骑得了,我就不信你那玩意儿有多硬,再说了,你刘姐我就不怕硬的,怕就怕软乎的……”

    陈楚没辙了。

    片腿骑上二八大杠,刘海燕在后面坐上,伸手拦住他的腰,还在陈楚腰眼上狠狠掐了两把。

    陈楚疼的呲牙咧嘴的。

    刘海燕开心的咯咯咯笑了。

    这一下就把王小眼甩的没影儿了。

    “妈了个巴子的……狗男女,你们……那天晚上搞破鞋的肯定是你俩……”

    王小眼气得呼呼的,他认定那天在他家苞米地前面搞破鞋的是妇女主任刘海燕了,全村女人,就刘海燕的nǎi跟个头和那天光着腚的女人像,他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

    陈楚腰被刘海燕摸了几把,难受的狠。

    心想这娘们可真他妈的够sè的,难道就没有男人满足她么?

    他本来想慢慢骑的,不过架不住刘海燕的手在他的后面摸索,陈楚二八车蹬的跟飞了似的。

    一溜烟的骑到了老王家小卖店,赶紧把这女人给扔下去了。

    柳冰冰也刚到,她把自行车停好了,见小卖店门口已经围了一群人。

    “哎呀,是柳副村长来了……”

    柳冰冰现在管土地承包,就是你家分几口人分多少地种,都归她管了,所以没人不敢不给她面子。

    “怎么回事?”柳冰冰说话很轻,很慢,富有磁xing的声音传出,虽然没有威严感,还让几个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的裤裆梆硬梆硬的。

    “柳副村长,没啥事,就是他们小两口子吵架……”

    “王大胜,怎么回事?”

    柳冰冰看了眼坐在地上低头耷拉脑袋的王大胜,旁边却是站在那,抱着肩膀一副气势汹汹的那小莲。

    王大胜抬起头,看眼柳冰冰,眼睛直勾勾的不由得有些不够用了,

    “柳副村长……俺……那个,俺媳妇有了相好的,想要和俺离婚……”

    “咯咯咯……王大胜,你也是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哪有往自己媳妇身上扣屎盆子的,你说你媳妇有相好的,谁啊?”刘海燕已经从陈楚车上下来了,咯咯咯的笑着说了一句。

    王大胜看着身后的陈楚,眼睛不由得瞪大了。

    “就是……就是那小子……”

    陈楚笑了。

    “王大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你媳妇那啥了?谁他妈说的?”

    “我说的,咋的?”

    闫三光着膀子,露出一身黑黝黝的肌肉。

    “咋的?陈楚,糙了人家的媳妇,还不行人家说了?要是我说你他妈这小子就是欠揍!上次我没把你那玩意儿干废了,真他妈是老天没长眼,咋的?不服啊?不服来练练啊?上回老子把你揍进县医院躺了半个月,这回信不信我让你躺上半年,把你那几把打烂,让你玩别人老婆,老子他妈的让你这回当太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