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要是跟着美女搭配当然如此了,要是跟个丑八怪能恶心死。。

    当然,陈楚能跟心仪已久的柳冰冰柳副村长做在一起,一起写字,他自己感觉那是修来的福气。

    平心而论,柳冰冰的字写的非常好了。

    笔迹娟秀优美,和人长得一样美。

    陈楚看的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下面梆硬梆硬的,好想握住柳冰冰那双写字的小手,好想说一声,美人儿啊,别累坏了,让我写,让你这小手写字,我心疼啊,看你这么累,我都受不了,我的心都要碎了啊……

    陈楚呼吸也有些急促,更是紧张,心里确定了,要是真能娶到柳冰冰这样的老婆,一定天天在家里面供着,不让她累着,甚至都不让她让风吹到,一定好好的护着,宠着……

    陈楚心花怒放。

    不经意的看着会记徐国忠也是眼睛直勾勾的瞅着柳冰冰。

    哈喇子提溜提溜的。

    “好字,真是好字……”

    “徐会计,你没事去把电风扇拿来,没看着写字都挺热的么?你就不能有点眼力见?”

    刘海燕看着他这德行心里就不舒服,徐国忠就是村里的大sè狼。

    就这幅德行,现在要是没人,他都敢朝柳冰冰扑上去了。

    “咳咳……”徐国忠白了眼刘海燕,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他不是副村长了,即便是的时候也不敢招惹刘海燕的。

    人家跟张财的关系可是老铁,听说跟副乡长还有一腿,这要是给他吹吹枕头风,自己可受不了……

    忙麻溜的点头说:“唉,知道了,你看我正想去搬椅子,拿电风扇呢……”他嘴上说着眼睛还巴巴的看着柳冰冰。

    被刘海燕踢了一脚。

    才跑到别的屋子拿电风扇去了。

    窗子开着,而且村里的办公室通风也比较好。

    柳冰冰坐着村里的转椅,陈楚的屁股也坐着这个,不时的屁股扭动,不是他第一次坐这种椅子觉得新奇。

    而是他看着柳冰冰,感受着柳冰冰身上传来的芬芳的气息,浑身都跟着难受,像是吃了摇头丸似的,满是兴奋。

    而他的下面的大家伙硬邦邦的像是一根铁棒子,不能再硬了。

    再硬就爆炸了。

    陈楚憋的难受之极,下面一动弹,转椅一动,裤子磨蹭着他下面的大棍子,那大棍子头头的地方最为敏感,这么一磨蹭他再看眼柳冰冰,特别的舒服。

    陈楚心想干脆多磨蹭几下,看着柳冰冰shè出去得了。

    那得老爽了。

    “呼……!”陈楚磨蹭的舒服的呼出了口气。

    “弟弟……你还没吃饭呢?”刘海燕问。

    “啊?”陈楚答应了一声。

    此时,他跟柳冰冰都在抄写着前两年的民意调查,基本上就是应付检查造假了,谁整天闲着没事儿调查这玩意儿啊?有那功夫还不如打两圈麻将呢……

    “啊!刘姐,不用客气啊,我……我不饿……”陈楚心想老子看柳冰冰都看饱了,要是让老子看着她,老子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不睡都行啊……咂砸,真好啊……

    “别的弟弟,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饭咋行啊?虽然晚上有饭局,那不还是晚上的事儿么?这样,我先给你煮几个鸡蛋去,你先吃点垫垫。”

    村里也有个小食堂,只不过本来就没几个村干部,而上面有来检查的也一般都去外面饭店吃了。

    不过,小食堂里面鸡蛋肉啥的还是有的,而厨师……就是那个做饭的,是徐国忠他二舅,人埋了巴汰的……现在也不是吃饭的时候,他二舅也不在。

    刘海燕便要去给陈楚煮几个鸡蛋先吃着。

    徐国忠也嘿嘿笑着说:“那个……大妹子,也顺便给俺带两个鸡蛋,俺也饿了……”

    “哎呦,你还饿了?行啊,饿了回家让你老婆给你煮鸡蛋去啊……”

    “爱呀,大妹子,瞅你说的,给哥哥带俩鸡蛋能咋的?再说了,我老婆煮鸡蛋哪有大妹子你煮的香啊?”

    “切,都是鸡屁股里面出来的,谁煮的还不都一个味儿么?想要吃鸡蛋啊?行,赶紧去烧水……”

    徐国忠咂咂嘴,不过看看柳冰冰人家正个陈楚写字呢,根本就不搭理他。

    不由得有点羡慕陈楚这臭小子来。

    不过想想也没那个必要了,自己吃一个小破孩儿的醋,犯得着么?这小子可能下面的毛还没长齐呢!

    想到这里,不禁琢磨,既然嫩的吃不到嘴儿了,那就先啃一个老的,正好尝尝这刘海燕是啥sāo味。

    “哎呀,海燕妹子,你煮鸡蛋我烧水,咱们夫妻双双把鸡蛋煮,夫唱妇随……”

    “滚你,赶紧给我抱柴禾去,我先刷锅……”

    刘海燕踹了他屁股一脚。

    徐国忠拍了拍屁股,感觉自己被踹的是那个舒坦。

    屋里就剩下了陈楚跟柳冰冰。

    此时,柳冰冰抚了抚额前齐眉的刘海儿,白净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柔嫩修长的小手不时的伸过去擦着。

    陈楚好想过去帮着她舔干净,如果可能的话,那可是天下最美的事情了。

    偶然的,柳冰冰一抬头,看着陈楚愣了下。

    “你看啥呢?”

    “啊?没,没,柳副村长,您,您出汗了?”

    “没事儿,出点汗还不正常啊,对了,你叫陈楚对,你挺勇敢的,今天的事儿还真要谢谢你。”

    “哦,不谢不谢,柳副村长一心为咱老百姓做事费心,老百姓自然拥护,以后谁要是敢欺负柳副村长,我陈楚第一个不答应。”

    看着陈楚拍了拍胸脯。

    柳冰冰咯咯咯笑了。

    笑声如同仙子般优美悦耳,陈楚不禁有些呆了。

    “你……你还要保护我咋的?你才多大啊?”

    “我……我,我那个十八……”陈楚故意往上面拔了两岁。

    “你看,我都二十三了,你才十八,我能用你保护么……”

    柳冰冰说着又修长的手指捂住嘴角。

    陈楚有些看呆了,柳冰冰一笑,嘴张开,里面唇红齿白,而且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而她的那双柔荑更是修长洁白,手指如葱娇嫩而纤细。

    好美,好白,好长的手指啊,这手只能用来弹钢琴或者写书法……

    “咳咳……陈楚,你小子十八?分别是十六啊?”刘海燕已经到了门口,把端着的一小盆煮好鸡蛋放在桌面上。

    还有几根白净的大葱,半碗大酱,另外还有大米粥跟馒头。

    “大米粥跟馒头是早上剩的,我热了热,柳……妹子,也过来吃点……”

    “我不饿,你们先吃。”

    徐国忠倒是嘿嘿笑着,跟着进屋先拿起一个鸡蛋咳咳咳的在桌子上摔了两下然后扒皮,烫的手直抖落,又给自己盛了碗大米粥,踢里秃噜的喝了两口,咂咂嘴,吃了半个鸡蛋,又吃了口咸菜,然后拿起一根大葱蘸着大酱咬了一大口,然后嘎吱嘎吱的嚼了起来。

    柳冰冰微微皱眉。

    陈楚现在很注重细节,显然发现柳冰冰不喜欢大葱了,自己便没吃,毕竟两人离着有点近。

    陈楚只吃了几个鸡蛋,喝了一碗粥,然后说留着肚子晚上吃好的,几个人都呵呵的笑了。

    民意调查就那么回事,把大概的ri期跟内容写了一些也就完事儿了。

    陈楚写了十来页,柳冰冰写了五六页。

    两人笔锋不同,陈楚算是内秀中亦有大开大合,笔锋遒劲。

    而柳冰冰且只是隽永,一手漂亮的硬笔小楷。

    不过连笔之处,又是那样的如同行云流水,看这一笔美字,就能联想起这人之美了。

    两人写好的稿子都交给了徐国忠。

    这家伙吃了一肚子的煮鸡蛋,打了几个嗝,一嘴的大葱味儿,熏的刘海燕一个跟头。

    “哎呀,好字好字,好字好字!”他嘿嘿嘿的赞叹几声。

    刘海燕说:“这样,陈楚你坐在徐会计的摩托车后面,反正开会的地方离着镇中学也不太远的,先让徐会计把你送到中学,你就别骑二八自行车了,对了,你下午几点放学?”

    “四点半左右,不到五点。”

    “行,然后到四点半了,我就让徐会计接你一下,毕竟你也是咱村的功臣,咱们一起吃顿饭。”

    陈楚嘿嘿笑:“这个,要不我就不吃饭了……”

    “哎呀,那哪行呢?陈楚啊,不是姐说你,男人么?不能总窝在家里,那样不会有啥出息的,得出外面闯荡闯荡,多见见大世面,这次镇长在这呢,你好好表现一下,对你有好处的,谁知道咱村十几年以后,你是不是村长啥的呢?”

    陈楚嘿嘿笑了笑。

    徐国忠看着陈楚这笔字,也感觉这小子将来有可能有点出息的,他也不傻,相反猴激ng的狠。

    “嘿嘿,陈楚啊,快点,坐上老徐大爷的车,大爷嗖嗖的就给你送到学校去……”

    陈楚答应了一声。

    两人上了摩托车,嗖的就窜出去了。

    而徐国忠的声音也飘了出来。

    “柳副村长,你们先等会儿,一会儿我骑着摩托车再来接你们……”

    刘海燕笑了。

    心想这个sè鬼,不知道是想沾自己便宜,还是柳冰冰便宜呢。

    不由得对柳冰冰说。

    “柳……”

    “刘姐,咱们办公的时候你叫我柳副村长,没人的时候就叫我妹子就行……”

    “行,那我就托大了,妹子,咱还是先在村里转一圈,反正他们男人的会得开一阵子,那烟雾缭绕的,我想你也不会适应,等时间差不多了,咱再过去……”

    柳冰冰不想去吃饭,不过,不一会儿村长张财的电话就打来了。

    说徐国忠已经把民意报告送来了,镇长正在赞叹柳冰冰字写的好,还要让柳副村长亲自向他汇报工作,一定必须要到场。

    柳冰冰也没办法了,打算在村子里转几圈,然后再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