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先被送到的学校。。

    徐国忠骑着摩托车在学校里面也看到朱娜了,想来个漂移啥的,差点把陈楚扔出去。

    自己也差点飞出去。

    吓得忙调整车头,还算转过来了。

    “嘿嘿!陈楚,你徐大爷摩托车驾驶的很好?”

    陈楚吓了一跳。

    喘了两口气才定下神,刚才拿下他根本没准备,心想自己没让老疤砍死,没让季扬闫三弄死,尹胖子也没弄死自己,要是让徐国忠的摩托车给摔死,那可丢人现眼了。

    “徐……徐大爷,你厉害!”

    陈楚下车了。

    徐国忠冲着正在玩跳皮筋儿的朱娜咽了口唾沫。

    心想这女生咋长的呢?

    她妈三十多岁了,玩起了跟二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一般玩一个老娘们都二十三十的,去瀚城的洗头房玩小姑娘才五十块钱,玩朱娜她老娘得一百。不过这一百物有所值啊,朱娜她们比小姑娘下面都紧,不知道是没有男人玩,还是天生的那么紧。

    而且,朱娜她妈也会玩,什么上去下来,反正把你那玩意弄出来就算一次,包宿三百,不限次数。

    徐国忠第一次玩了,花了一百块钱。虽然心疼,不过爽了。

    被朱娜她老娘两下就给用13夹出来了。

    算是鸡宝夹了。

    第二次徐国忠就包了朱娜她老妈一宿,三百块,徐国忠终于过瘾了,不过玩了一晚上,就想第二晚上,都想和自己老婆离婚去娶朱娜她妈了。

    不过,人家朱娜他妈不干,她妈是离婚的,养着朱娜,而且自己这多赚钱啊,没考虑嫁人的事儿。

    徐国忠现在是会计,虽然权利没有以前大,但是会计是肥差了,外快还是不少的。

    所以他经常到处放sāo。

    朱娜他是看见几次的,没事儿的时候也总喜欢去朱娜家门口转悠,闻闻sāo味啥的。

    现在,他见朱娜者女生长的一米六五的个头了,那皮肤nǎi白nǎi白的,就像是个牛nǎi做的人儿似的。

    而朱娜身段窈窕的,啧啧啧,真是没法说了。

    他咽了几口唾沫骑着摩托车往回赶。

    心想,要是有钱就他妈的好了,老子要是有一百万,麻痹的把她们和她娘俩都给包下来,母女双飞,这他妈的少活十年都行,这辈子也不枉来人世一遭了,皇帝也不过如此了……

    陈楚今天来的算早的。

    进班级的时候,还有带饭的学生在吃着饭。

    也只是几个家较为远的女生。

    比如路小巧。

    她小小的身体,吃着一个大饭盒,里面有酱炒鸡蛋,还有炒土豆丝啥的。

    路小巧见到陈楚进来,脸上红了红,毕竟陈楚为她出过头打架,而且用她的话说还咬过她的嘴跟脸。

    不过咬完了,她感觉嘴里还甜丝丝的。

    “今天来的早啊?”路小巧破天荒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嗯……还行?路小巧你小体格这么点,能吃这么多啊?”

    “用你管?”路小巧小手护着饭盒,就像陈楚会抢似的,小嘴儿红嘟嘟的,还咬了一口书桌里面的大红苹果一口。

    陈楚有些忍俊不禁,随后走到自己的座位,拿起本书妆模作样的看着,其实是拿起了那本针灸的书。

    张老头儿的书太多了,这本针灸还有一百来页没看完,争取马上记住,另外还有什么炼丹的,算卦的周易就有三本,还有……

    陈楚呼出口气,感觉这比考大学的量还要大。

    他胸口的玉扳指缓缓暗淡的闪烁着,晚上都没人注意,更不用说白天了。

    不知不觉陈楚就沉寂了下去。

    直到上课,已经记住五十来页内容了。

    他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感觉今天全能记住。

    不禁眼睛扫了下朱娜,路小巧,还有王红梅,柳贺几个美女,心想你们都快了!快被老子压在胯下了,哈哈哈……老子今天的努力,都是为了糙到你们的小13,妈的,要不老子这么努力干什么?真是快要头悬梁锥刺股了……

    下午继续考试,政治历史都很好考,差不多都是开卷答题,陈楚也没学这东西,但是他现在确实翻书特别的快。

    尤其是有绿扳指在,速度是寻常人的十余倍。

    本来题量就一般,陈楚也刷刷刷的不到二十分钟就打卷完毕了。

    而考政治历史差不多都是一节课的时间就够了。

    陈楚提前交卷,而且交卷之后,自己就看书,一丝不苟的样子,引起很多女生的注意,就连朱娜都多看了他几眼。

    感觉最近陈楚有些帅了,后来又感觉他大部分是在装。

    朱娜冷哼一声,继续答题。

    两节课结束,陈楚已经把那本书搞定。

    准备第三节课看看炼丹的那本书,如果真炼制出一枚壮阳丹傻的,糙女人一晚上来个三四十遍的,那不得爽死。

    至于对付柳冰冰自己要打破世界男人糙女人的记录五十几次,自己要糙她八十次,被吸成干尸了都愿意。

    而第三节课考化学,第四节是考物理,监考只是一个老师。

    陈楚感觉题目都不算难,或者说会了就会发现非常的简单了,不会便是异常的难了,抠扯一天也是白扯的。

    正考着,窗外传来了摩托车突突突的声音。

    随后徐国忠趴着窗户看陈楚。

    “喂,完事儿了么?”

    监考老师白了陈楚一眼。

    “你亲戚?”

    “嗯,我们村的会计,找我有点事儿,对了老师,你手里的化学卷子能不能也给我答,我有点赶时间,物理卷子已经答完了。”

    那个老师是教初二物理的。

    不用本班老师监考这样也能公正一些了。

    不由哼了一下。

    “你要是感觉自己把卷子都做对了,随便你怎么写?你都做对了么?你们班的学位路小巧都不敢这么说?”

    那个老师过来一把抓过陈楚的物理卷子,看了看。不由脸sè发红。

    咳咳了两声。

    尴尬的说:“还真全做对了。”随后脸红的看着卷子上的名字:“陈楚?以前没听说过你们班有个这么学习好的?你是新转来的么?”

    全班刷刷的目光盯着陈楚。

    有羡慕的,质疑的,还有讨好要纸条的。

    陈楚像是没看见似的。

    “老师,那个化学卷子……”

    “咳咳,给你,啥事那么急啊?”监考老师一边说一边端起水杯喝水。

    这时,徐国忠在窗外抹了把汗说:“是和镇长一起吃饭。”

    “咳咳……”监考老师呛到水了。

    一边咳嗽,一边把卷子递过去。

    “你怎么不早说?镇长是你家亲戚?”

    陈楚看着同学惊讶的目光,没说啥,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女孩儿大多爱慕虚荣的,他越是出风头,女孩儿或许就会自己宽衣解带,投怀送抱,他的大棍子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陈楚眼睛瞟了一下,感觉最讨好的还是王红梅。

    心里冷笑,妈的,王红梅,你的屁股快被老子糙了。等老子当上了学委,给你补几次课,然后就领你去歌厅,肯定把你灌醉糙了,然后就是朱娜,路小巧,王鹤,麻痹的,柳冰冰自己怎么上呢?这个还是有点难度的。

    陈楚接过卷子,扫了几眼,刷刷刷的亦是不到二十分钟答完,不去理会想要纸条同学的痛苦表情。

    最后签了名字,交给监考老师。

    迈步走了出去。

    随后听到教室里传来监考老师夸赞的声音。

    “这么短时间,又是全对了,这简直就是天才,绝对能考上清华大学的苗子……”

    陈楚笑了,心想只要这一句话,就足以让王红梅跟路小巧的腚眼子冲自己撅起来让自己狠狠的糙了。

    “徐大爷,你咋这么急呢?”陈楚出来就问。

    “哎呀,能不急么,还是写材料呗?”

    陈楚蒙圈了。

    “不对啊,那个什么民意调查不是写完了么?”

    “咱村的是写完了,别的村还没写呢?”

    “呵呵,别的村的谁管啊?我还不如看书去呢……”

    “哎呀,小子……小……大学生,都说你的字写的好啊,其实民意调查也就是那么回事,上面应付检查的,现在柳副村长也在那写呢!”

    陈楚呼出口气。

    不知觉的,感觉自己特别担心柳冰冰。

    也许是出于喜欢,一下就想到周围都是一群烟雾缭绕,满嘴大黄牙的村长,而她一个仙女般的副村长被围绕在中间写材料,而那些村长,镇长啥的在旁边偷窥,甚至是撸。或者是更过分的。

    “哦,在哪写呢?”

    “乡里,其实啊就是那么回事,镇长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说白了,应付看两眼,然后这几个村的村长啥的花钱弄个饭局……”

    陈楚明白了。

    镇中学离乡zhèngfu也没多远。

    两人刚到,刘海燕就在院子里招呼着,走进一个小屋。

    一共五个村的民意调查。

    陈楚看了眼柳冰冰。

    随后展开笔锋,开始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而且越写越好,不多时,几个村的村长都进来看,最后乡长跟镇长都进来看了。

    不由得赞叹,这字真不错。

    民意调查也是那么回事,镇长也是为了迎接上面检查的。

    一级压一级的,最后就压到了陈楚跟柳冰冰的身上了。

    等写完了,天sè略微擦黑。

    一行人嘻嘻哈哈的便朝大杨树饭店走去。

    包间里面已经弄了一张大桌。

    首位自然是镇长的。

    其次是乡长,跟一个副乡长,然后是五个村的村长,而就小杨树村来的人多,副村长,妇女主任跟会计还有陈楚。

    不过大家都知道,今天最出力的就是小杨树村的女大学生村官跟陈楚这个半大小子了。

    一桌子酒菜极其的丰盛,比上次季扬跟金星请的亦是丰盛许多。

    不用说别的,陈楚他们上次来,喝的都是啤酒。白酒也只是十几块一瓶的大粮仓。

    而这次喝的却是古井贡酒。

    陈楚也不知道这酒多少钱,听徐国忠嘀咕说是早晨就从瀚城买来的。

    这大杨树饭店没有的。

    而后至于座位问题有些小插曲了。

    镇长两眼紧盯着柳冰冰,像是饿了多少天的疯狗似的。

    下面的乡长和各个村的村长亦是烟雾缭绕,看着柳冰冰,一副的讨好的笑,跟个哈巴狗相似,尤其是柳冰冰冷冷的面容,让他们下面的家伙都蹦蹦的硬了起来,都不需要吃药了。

    而柳冰冰却选择坐在了刘海燕跟陈楚中间,她感觉这里安全点。

    陈楚也成了众矢之的,不过这些大老爷们一想这是一个半大小子而已,只是有点羡慕也就没多想了。

    这时,开始上酒了,饭店老板进来碰到陈楚,愣了一下,那天陈楚跟季扬的事儿他是知道的,见到陈楚怎么跟镇长这帮人混到一起了,手略微一哆嗦,马上恢复过来。

    笑呵呵的启酒瓶子。

    徐国忠在里面官最小了。

    忙大声吆喝着要倒酒。

    并且哈哈笑着说:“镇长,你看这酒好啊!古丼(嘚dei)贡酒,这酒肯定好喝啊!”

    镇长一口茶水呛得脸通红。

    存在张财也是一拍脑门。

    在那直搓着脸。

    这古井贡酒写的挺连笔的,那个古井的井子中间多出了一点,古书上有一种解释,便是井字多一点念(嘚儿dei)是儿化音,丼便是‘篮子’,睾丸的意思。

    古井贡酒被徐国忠念成了古嘚儿贡酒。

    陈楚也浅浅的笑,不过他发现柳冰冰两条大腿夹得紧的。

    心里不仅暗想,这女人不会是有感觉了?这下面莫不是又稠又粘的水要流出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