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样紧张过。。

    或者说,他从未见过比柳冰冰更漂亮的女人。

    如果朱娜再过几年可能与柳冰冰美艳有一拼。

    而现在,这一米七八的身高,模特的身材,天使的容貌,简直没有男人不为他动心的。

    陈楚心里也害怕的很。

    因为柳冰冰大约半个小时前已经猜透了他的心思。

    就像一个小偷儿还没偷之前已经被人挑明了,再弄就不是偷,那是抢了。

    陈楚这个小偷儿只偷女人,现在他犹豫还要不要偷了。

    这女人真是聪明。

    她猜对了,自己真想上她。这样的女人谁不想上?只看有没有那个上的胆子了。

    不管柳冰冰的长相,学历,还是那种冷眼的容貌都是令人心动的。

    陈楚下面已经极其的梆梆硬,差点脱裤子掏出家伙,冲着柳冰冰的后背撸一把了。

    他悄悄走到柳冰冰身后,慢慢摸出六寸长的银针,稍作犹豫,而手心里亦是生出了汗水。

    糙?还是不糙?

    算了,两者折中一下,只要下面弄出去,就不坏了柳冰冰的身子。

    陈楚也怕人家是处女,万一真那啥了,那不找上自己了么?再说柳冰冰这丫头特别的聪明,他刚才就见识过了。

    虽然酒醉,但察言观sè竟然能猜得出自己的想法。

    这种聪明而又细心的女人是最可怕的了。

    陈楚呼吸口气,平心静气中,手里的银针对准柳冰冰后脑哑门穴一下慢慢刺了过去。

    他真怕找不准穴位伤了柳冰冰。

    如果伤了美女,他可能会内疚一辈子。

    但是他不抓住这个机会,他会一辈子内疚,感觉自己不是一个男人,而每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都是从耍流氓开始的,嗯……自己也来一把算了。

    陈楚倏地一声刺了进去。

    而刚才还昏昏玉睡的柳冰冰,下一秒后,一切仿若停止了,身体动了动,随后朝一旁倒下去。

    陈楚忙抢先一步,伸手搭在她的肩头。

    同时心跳也忽的加速了。

    我……我干了什么?我……我弄晕了柳冰冰?我……

    陈楚有些麻木,有些不知所措。

    扶着柳冰冰的肩膀,看着她歪下的臻首。

    心突突的加快了跳动。

    一时间,他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做了……

    ……

    陈楚一把抓住胸前的玉扳指,过了半分钟,终于平静下来。

    陈楚咽了口唾沫,伸手就在柳冰冰紫sèt恤上衣的胸口摸了摸。

    入手有些硬,有个球形的面团一样的抓入手中。

    不算太大,他轻轻的捏了几下,有些松软,不禁一阵**。

    我……我终于摸到柳冰冰的胸了?

    陈楚被刺激到了。

    这时,他听到苞米地外像是有人说话的声音。

    仔细听,有点像王小眼的声音。

    陈楚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这里距离地头也就十五六米,声音还算清晰。

    “他们回来了么?”一男的问。

    “没呢,回来我我告诉你……”这是王小眼的声音。

    两人好像在地头上撒了尿,就走远了。

    陈楚呼才喘了口气,毕竟自己做贼心虚。

    他低头看了看晕过去的柳冰冰。

    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对,不过下面硬邦邦的太难忍受了。

    心里想,算了,那就再折中一下。

    陈楚慢慢的把柳冰冰放倒在垄沟,并且是侧着身体放着的。

    因为脑后还有一枚银针。

    月下,柳冰冰就像是一个沉睡的仙子。

    陈楚忙解开裤带,掏出自己的大家伙,裤子没脱,只褪到在膝盖以下,随后摸了摸柳冰冰的大腿。

    手慢慢朝着柳冰冰牛仔裤的纽扣伸过去。

    咬了咬嘴唇,心想自己得加快速度了。

    手哆嗦的解开了柳冰冰的牛仔裤扣子,拉下她的拉链,看到了里面白sè的小内裤。

    陈楚忍着激动的心情,两手把柳冰冰的牛仔裤连同内裤往下拽。

    呼!

    终于看到柳冰冰那倒三角的毛茸茸的小黑森林。

    月下,那处地方是那般的神秘。

    陈楚哆嗦的手抱着柳冰冰的脖子,不让银针碰到地面。

    随后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他的嘴抵住柳冰冰的胸口,而下面的大棍子往前一探,就碰到了柳冰冰两条大腿间的那抹小森林。

    陈楚心想就在这。

    下面的大家伙硬的不能再硬的就在柳冰冰的小黑森林毛茸茸的上面轻轻的磨蹭起来。

    “嗯,嗯,嗯,嗯,……”陈楚大棍子一边在柳冰冰小森林上轻轻的磨蹭,一边小声的嗯嗯呻吟,同时把柳冰冰的娇躯抱的紧紧的。

    他不敢用力,怕把柳冰冰的衣服裤子弄皱,这女生激ng的很,留下一点不对的地方就会被差距的。

    陈楚嗯嗯的用下面磨蹭着,享受着这份偷来的快感。

    柳冰冰的小森林滑腻的狠,毛发黑亮细柔,像是用洗发水洗过了似的,而陈楚的那大家伙其实有一半在磨蹭着柳冰冰滑腻平坦的小腹。

    陈楚心想再往下就能糙她了,不过,陈楚也知道那么干,肯定会出事儿。最起码人家醒来发现被强激ān了,肯定是要报激ng的……

    “啊……”昏阙中的柳冰冰亦是呻吟一下。

    这一声呻吟仿佛是月中嫦娥般的。

    “啊……冰冰……”陈楚低吟一声,来了感觉,两手抱住柳冰冰的脖子,嘴巴忍不住的在柳冰冰洁白的下巴跟粉嫩粉嫩的脖子上亲啃了几口。

    下面也快速的磨蹭了两下。

    “啊……”

    陈楚两腿僵直,感觉自己要shè出去了。

    忙一手抓住大家伙,身体往旁边的垄台一闪。

    下面发出呲呲的几下声音,月下陈楚看着自己的家伙喷出去一串串的液体。

    陈楚转脸紧紧盯着柳冰冰天使般沉寂的面孔。

    下面呲呲的shè着,他满足的屁股一顶一顶的哼哼了几声。

    当最后一滴液体也低落在土壤上。

    陈楚这才甩了甩下面然后塞进了裤子里。

    又看了几眼柳冰冰下面的小黑森林。伸手摸了两下,毛茸茸的很有摩擦感,刚想伸进里面抠几把,这时外面又传来了车轮的声音。

    陈楚清醒过来。

    心想这块地可是离着大道不远,离着村委会也不远的。

    自己这么做……真是刺激啊。

    陈楚呼出口气,用刚抓着自己家伙的手摸了摸柳冰冰的脸蛋儿。

    “美人儿,我总有一天会做的出sè,会得到你的人,更会得到你的心的……”

    陈楚说着,提上了裤子,满足的系上了裤带。

    也快速的收拾着现场,把柳冰冰的裤子提了上去,系好。

    随后把她弄成了刚才昏昏玉睡的姿势。把自己shè出去的那东西用土埋好了。

    感觉一切差不多了,有些恋恋不舍的手才从柳冰冰身体上移开。

    男人下面的东西,只要shè出去,再强烈的**都会大打折扣。比如说在没shè之前,男人恨不得能硬的拿墙壁穿透一个窟窿,但一旦shè出去就老实了。

    也便是男人和女人是相反的,女人是上床前紧张,完事儿之后就放松了,反正也完事儿了。

    男人则是上床前兴奋的要死,shè出去完事儿之后紧张了……

    陈楚随后拔出去那枚银针,出了苞米地,过了五分钟还不见柳冰冰出来。

    有些焦急,掏出自己的电话拨了出去。

    不一会儿柳冰冰的电话响了起来,陈楚打了第二遍,电话才接通,柳冰冰有些虚弱的说:“喂……”

    陈楚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属于轻薄人家了。

    “你……柳副村长,你还没撒完尿啊?用不用我,我……我进去看看……”

    “呀……你可别进来!我……我刚才可能是睡着了,头感觉一沉……不要意思啊,你在外面等着,我却在里面睡着了……”

    “啊,没事,没事……”陈楚脸上红红的。

    心里忽然特别的内疚,感觉自己欠柳冰冰的。

    心想不管柳冰冰以后有什么事儿,自己一定会管到底……

    两分钟后,柳冰冰红着脸出来了。

    那样子好像还是有点醉意,走路多少还晃点。

    反正已经离着村部不远了。

    柳冰冰走了四五十米,陈楚一直跟在旁边,两人走进村部院子,屋里面漆黑一片。

    这时,柳冰冰摸出一枚亮晶晶的钥匙递给陈楚。

    他打开门,随后开了灯。

    “柳副村长,慢点……”

    柳冰冰点了点头。

    随后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两人刚进来不久,院子里就又突突突的摩托车的声音,还有摩托车闪耀的灯光。

    “柳副村长,柳副村长,你在没?”

    听声音就知道是徐国忠的了。

    徐国忠没少喝酒,知道柳冰冰没去县城的歌厅,他后来也找个借口跑了,他心里捉摸着,柳冰冰被陈楚那半大小子扶走了,而柳冰冰一个大姑娘家的晚上去哪住?这么晚了……他捉摸着,自己应该有戏。

    这才往回赶。

    不过,他一进屋就看到柳冰冰在自己办公室洗脸,陈楚在看着电视。

    脸上就有些不好看。

    “嘿嘿!陈楚啊,你小子不错!字写的真好!那啥?你给大爷买盒烟去……”徐国忠说着掏出十块钱。

    “陈楚,要五块钱的那个红河,剩下的五块钱给你了,你……多走几家小卖店……”

    徐国忠说着话,还打出去了一个酒嗝。

    他没喝过他说的那个什么古嘚儿贡酒的,所以占便宜没够,自己就差不多干进去了一瓶了。

    而他现在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单独跟柳冰冰在一起呆一阵子了。

    陈楚不禁一阵反胃,心想柳冰冰麻痹的老子都没舍得上,才在她小森林上蹭出去了,还能让你老小子上?

    别说你,把老子惹毛了,就是村长镇长老子都是照样揍。

    陈楚没动。

    柳冰冰洗了把脸,激ng神了一些。

    “徐会计,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走,今天我回不去了,就在村里值班了……”

    “没,没事,你回不去我,我可以送你,我,我有摩托车……”

    柳冰冰一晕。

    心想黑灯瞎火的,我一个大姑娘坐你的摩托车?

    “徐会计,真的不早了,不管是工作上的事儿还是个人的,都明天再说,你回……陈楚,给我烧点水,我要喝点茶……”

    “好嘞!”陈楚答应了一声,去拿暖壶去了。

    “哦……时间不早了,我走,那,那陈楚你,你不走啊?”

    “徐大爷,我有几道数学题不明白,要柳副村长教教我,你要是能教我,我就上你家去……”

    “滚,滚犊子,我就会算盘,不会什么题。”徐国忠梭勒下牙花子。

    “柳副村长,那你,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徐国忠晃悠着骑上摩托车,突突的出了大队部。

    陈楚拿暖壶灌好水,用电热棒插上了。

    柳冰冰这时拿出五十块钱递给他。

    “你去老袁家的卫生所,就说买解酒药,给我买点。”

    “嗯,水烧上了,你,柳副村长你把门插好啊,我这就给你买解酒药去……”

    “哎,钱,钱你拿着。”

    “哎呀,要啥钱啊。”陈楚往外推了一把。

    “不行,你要是不拿钱,解酒药买回来,我也扔他!你给我拿着!”

    柳冰冰死急白咧的把五十块钱塞给陈楚。

    随后关上了门。

    陈楚叹了口气,刚走出大门。

    就看前面黑影一闪。

    他眼皮一跳,马上追上去。

    “谁!”

    陈楚虽然喝了点酒,不过现在也消化不少了。

    抓住那黑影肩膀用力一拽。

    那黑影转过身来。

    陈楚愣了愣。

    “你,怎么是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