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柳冰冰笑声如同铜铃,十分的悦耳动听。。

    陈楚听的就像是天籁之音了。

    不禁问:“柳,柳副村长,你的声音这么好听,唱歌也一定挺好……”

    柳冰冰皱了皱秀眉。

    “陈楚,小孩儿不大,别学这东西,爱好这东西就总喜欢去歌厅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学习……”

    “嗯,我觉得也是,但是我学习也不好啊,柳副村长,我能不能……嘿嘿,请你帮我补补课啊……”

    柳冰冰已经拿起塑料袋里的葛根,拧开一瓶喝了。

    这东西喝进去酸酸甜甜的,不过解酒亦是奇效了。

    她又发现塑料袋里有五十块钱。

    纤细修长的手指拿了出来。

    “陈楚,补课可以,你帮我,我帮帮你正常了,不过这钱怎么回事儿?”

    “走村上账了,袁大夫说单独给钱容易记混淆了,而去柳副村长喝醉了也是为咱村里的利益不是?”

    “唉……”柳冰冰叹口气,心想这村里的不正之风也不知道啥时候能结束,她估计这顿饭,加上歌厅吃喝玩下来,没有个两三千的下不来。这些钱自然是各个村里均摊,但是说白了羊毛出在羊身上。

    最后说到底,这些钱还是均摊到每个老百姓身上了。

    柳冰冰摇摇头,各个机关,各个基层,哪怕是高层,都是如此了,她呼出口气。

    也觉得很无奈。

    “陈楚啊,你要是想补课的话动作就快点,现在都快十点了,补课也补不了多少的。”

    陈楚嗯了一声。

    马上把村委会的大门锁上了,接着锁外面的门。

    柳冰冰伸出兰花指点着陈楚的鼻子指挥着。

    “陈楚,赶紧的先把这门开开方烟,唔……大队的门锁上了,别到时候他又旋回来了。”柳冰冰说的他们自然是徐国忠了,而且万一村长张财回来醉醺醺的找她唠嗑也更麻烦了。

    陈楚听着柳冰冰的指挥,两条腿麻利的小跑着干活,心里却是特别的幸福。

    这也是美女效应了,要让老孙太太或者王小眼指挥,陈楚早就跳墙头跑了,连影儿都瞧不见了。

    柳冰冰也没闲着,陈楚收拾的时候,她把这个凳子拼凑在一起,又弄了条褥子跟毯子放在上面,随后在别的办公室弄了个窗帘,小手巧妙的挂在当中的晾衣绳上。

    陈楚咂咂嘴,心想偷看人家是别想了。

    柳冰冰也是心思细腻的,她长得漂亮,来这里第一天就感觉村长这些人对自己有些想法了。

    大晚上的,自己回去危险,打车也打不到,坐徐国忠的摩托车更危险,在这里住没有一个伴儿她还是有点担心的,去柳贺家,她不想,一去柳贺爹妈都弄的恨不得半个小杨树村都知道了。

    而去总是说亲戚之类的话,让她多分些土地过去。

    柳冰冰亦是挠头这件事了。

    这时,她感觉自己的下体有些不适。

    三瓶葛根都喝下去了。

    她的脸蛋儿也慢慢的转白了一些。

    不由得去别的办公室,拉上窗帘,打开台灯,锁好门,解开牛仔裤,看了看下面。

    只见倒三角的小黑森林有点异样了。

    那里的毛发有些凌乱。

    她是一个极为细心的女生,不禁脸上有些红晕,洁白纤细的小手在里面弄了弄,竟然发现了好几根断了的弯弯曲曲的小黑森林。

    而且还有一根,好像不是自己的。

    自己的小黑森林是毛茸茸,比较黑,但是却十分的细柔,属于激ng致型的。

    而她现在手里拿着的这根和自己的一比,竟然是那样的粗壮雄伟,就像一根是小草,一根是包米苗,而且自己的森林每天早上上厕所的时候,她都是偷偷的喷上去点香水的。

    柳冰冰也有点小洁癖的。

    而那根黑森林上面也像是有香水,但绝对不是自己的,味道不同。

    两个小森林的长度,粗细,味道显然是两个人的,那个……那个粗的肯定是男人的……

    呀!

    柳冰冰头一晕,忙把那根粗的小森林扔了。

    心咚咚咚的直跳,手捂住下体,感觉自己下面肯定被人动过了。

    再一仔细看,小森林中间明显被压的往肚脐方向倒去,像是被一只大棍子出溜过了似的。

    而去她的肚皮多少有些红润的痕迹。

    柳冰冰的皮肤粉白,差不多吹弹击破,陈楚的大家伙出溜过,自然会留下痕迹的。虽然他感觉轻轻的,但最后shè出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狠狠的顶了两下的。

    柳冰冰有点崩溃了。

    脸也刷的红润起来,而且下一秒连大脖子都红了。

    她仔细回忆,今天吃饭,到往回走,不可能有人动过她的,就算在苞米地里她有些困了,小憩一会儿,然后听到陈楚的电话才惊醒。

    难道是……在这个时间段发生了什么事儿么?

    “柳副村长,都弄好了,咱们补课啊?”陈楚喊了一声。

    柳冰冰水灵灵的丹凤眼微微一眯缝,长长的睫毛像是两只小蒲扇似的。

    “陈楚!你给我……”柳冰冰咬了咬红润的嘴唇。

    随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定定的瞪了陈楚几眼。

    想问他,又不知从何张嘴。

    不过,这口气又是咽不下。

    急的眼里有泪在眼眶打转转。

    陈楚有些慌了,敏感的想到是不是柳冰冰发现了什么。

    “柳……柳副村长,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在隔壁屋子撞邪了?我和你说啊,以前这大队部这块地听说是坟圈子来的,所以一般没人敢在这值班,有人还亲眼看到过鬼……”

    “胡说!陈楚,你……好,开始补课!”

    柳冰冰眨了眨眼,找来笔跟纸。

    初中没什么知识量,就是那点英语单词,还要代数几何,物理化学那一小撮东西,比之高中,相差的太远了。

    陈楚也没啥问的,就问些高中的数学题。

    柳冰冰瞪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尽量把这混蛋往好处想,帮自己打闫三,背自己回来……

    她总不能问你是不是脱我裤子动我的小森林了?而且,她检查了,自己的火烧云没有被强侵的痕迹。

    陈楚一学习起来,胸前的玉扳指就暗淡的发光,这样激ng神百倍集中。

    而数学这东西一旦理解了,进步是神速的,或者说有的天才真的可以不用学就能换算出来,就像作文好的,不用怎么想就可以出口成章是一个道理。

    柳冰冰感觉陈楚是个天才。

    已经把高数都教他了,而陈楚竟然完全理解掌握,而且还在问她更深的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柳冰冰看了看都十一点半了,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这一停顿,当她再看陈楚的时候,发现这小子冲她v型t恤的领口眼睛斜着往里面瞅。

    “啊……”柳冰冰忙遮住胸口。

    咬着嘴唇说:“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对了,陈楚……”

    “嗯?柳副村长啥事儿啊?”

    “你……你必须要尊重我……”

    “我……柳副村长,我咋不尊重你了?”

    “你?你尊重我?那刚才为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这儿。”柳冰冰唇红齿白的,说着话红红的嘴儿张开。

    陈楚看到里面白珍珠一样的贝齿还有红红的小舌头儿。

    “好,真好,真好……”

    “陈楚,你说啥呢?”

    “柳副村长,你,你在大学是学啥专业的啊?我听我班主任说过大学可以选择好几个专业的。”

    柳冰冰不知道他为啥扯到这了。

    “我是学干部管理,还有美术专业,也学计算机,你问这个干吗……”

    “对啊!您看这里面有美术专业,美术是艺术对?所以啊,艺术就是欣赏美的,我听王霞老师说过,上美术课的时候画的人体模特男女老少都有,都光着腚呢,但人家那也是艺术啊,柳副村长,我看你,你长得美,其实我也是在欣赏一幅活生生的,会说话的会动的蒙娜丽莎,你美的就是一副行为艺术……”

    “哎呀妈呀……”柳冰冰一捂着脸,不好意思的掀起帘子跑到自己的那边。

    “柳副村长,柳副村长……”

    陈楚叫了两声,人家也没搭理他。

    “柳副村长,你教的比我班主任老师强多了,还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大学生牛啊……”

    过了一阵,柳冰冰站起来,拉了一把帘子。

    那样子像是刚哭过似的。

    “你……请你尊重我……”

    柳冰冰说完把帘子放下去睡了。

    陈楚挠挠头,打了个哈欠,关了灯,过了一阵,听到柳冰冰匀称的呼吸传来。

    不过感觉她还没睡熟,陈楚亦是迷迷糊糊的睡了。

    直到第二天凌晨,陈楚几乎是自然醒。

    起身走到大队部的小院打了一套拳,浑身酣畅淋漓的,想进屋去看看柳冰冰,见人家也已经起床了,不过衣服啥的都没脱,并且在身上仔细寻找着什么。

    陈楚咧咧嘴,这女人心太细了。

    和柳冰冰打了个招呼,他便回家吃饭去了。

    至于柳冰冰,村上早上供饭的。

    陈楚回家煮好了面条,跟老爹吃了几碗,杀猪刀没带,骑着二八自行车往学校那边去了。

    不过这一路总是想起柳冰冰俊俏的模样。

    下面的家伙邦邦硬了。

    男人早上都是勃起的,陈楚呼出口气,想找人糙一把,而徐红,那小莲啥的他都有点糙够了,闭上眼都知道她身上的痦子在哪。

    想了想,忽的想起那个小卖店女人告诉他的电话。

    自己给她针灸,糙了她一把,那可是真爽啊。

    想到这里,感觉时间还早,又摸出电话想了想给那小卖店的女人打了过去。

    响了半天,对方才接听。

    “谁啊?妈的一大早叫魂哪!”一个不耐烦的女人声音传了出来。

    “唔,姐姐是我啊?”陈楚笑嘻嘻的说。

    “姐姐?你他妈的管谁叫姐姐啊?你谁啊你?”

    “我,我就是上次给你针灸的……”

    “嗷,啊哦,你等会儿啊……是王老板啊,和你说你家的货送的太慢了,我小店不大,但也不能因为要的货少你就不送啊……”

    陈楚心里明白,肯定是男人在旁边。

    他听到电话里又开门的吱呀声。

    过了一会儿才听那女人又说:“小弟啊,你可真会挑时候,以后给我打电话八点半以后打,对了,你在哪呢?”

    “我没在县里,对了姐姐,上次给你针灸的还得劲儿。”

    “得劲儿,舒服死我了,老弟,你还啥时候来啊,姐姐还想让你给我针灸一把,另外,姐姐有一些姐妹的,好几个都年轻漂亮在瀚城那当小姐,不差钱,你就给姐姐针灸免费就行,然后姐姐给你介绍源源不断的客源……”

    “行啊,姐姐,那我这个周末再去你那……”

    “唉,你也没啥事,能早来就早来呗。”

    陈楚笑了笑:“行,我尽量早点去,到了那先给你打电话。”

    “行,弟弟你这次给我针灸的时间再长点,我要更过瘾的。”

    ……

    陈楚放下电话,想起那女人长长的大腿跟大屁股来。

    心想妈的,上次是老子胆儿小了,快shè的时候拔出去shè她大腿根儿和屁股蛋儿上了,这次老子就不惯着你了,狠狠的糙,糙死你,而且全shè进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