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一想起那个小卖店的女人,下面就硬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先撸出去一把了。

    妈的,那女人也太sāo了。

    不过陈楚马上想到得先把闫三整了,不然自己过不好,也糙不好这些女人,总是有后顾之忧。

    昨天闫三那一下差点勒死他。

    一想起闫三,陈楚可硬不起来了。

    骑自行车速度也加快。

    到了红星台球厅,正看到季扬在那搥台球。

    季扬招呼了一声:“楚兄弟,过来打一杆。”

    反正时间也挺早的。

    陈楚喊了一声:“好嘞!”

    跳下了二八自行车过来跟季扬打台球。

    陈楚也不会玩,季扬就教他,这玩意也简单,主要靠时间磨,积累经验了。

    陈楚亦是一打球就跐溜。

    “楚兄弟,不是我说你,你这自行车也该换换了,不说骑摩托车啥的,弄个变速自行车也好看啊……”

    “呵呵……能骑就行,对了,我还有事儿问你了。”

    “啥事儿?”季扬嘭的打进去一个台球。

    “我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杀人还不犯法……”

    季扬停了下来。

    “楚兄弟,谁得罪你了?你还是就是和我随便一说。”

    “是有人得罪我了。”

    “谁?”

    “闫三。”

    呼!季扬吹了口气,又打进去一个球。

    “楚兄弟,这件事交给我,我帮你摆平他,让他以后不敢再招惹你,但是杀人……犯不上了,这年头,除非你有钱,或者你有势,杀个人几十万的摆平,不然肯定枪崩了!这件事交给我,没事了,来,咱打球。”

    陈楚笑了笑。

    “这事儿你不能管,你帮我摆平了,气我出不来,我必须亲手灭了他,才能顺了这口气,就像你要亲手灭老疤一样……”

    季扬皱了皱眉头。

    要是别人和他这么说话,弄不好已经动手了。

    他抽出烟盒,递给陈楚。

    陈楚摆了摆手,瞄着台球。

    季扬点着了一根烟抽了几口。

    平稳了下心绪。

    “呼……楚兄弟,你是挺牛,我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是觉得谁惹乎我,我就要整死谁,不过实际上没人那么牛逼,你看我都二十三了,打过架数不清了,砍人也有几十个了,但也没整死一个。我看啊,差不多算了,闫三以前也是混过的,不过是吃生米的,谁也不跟,自己单干,混子里面也讲究个服字,闫三算是条汉子。”

    “糙!”陈楚球杆一扔。

    季扬闻言脸sè倏地变了。

    “季扬,我问你,算汉子他妈的就光明正大的打,为啥从后面偷袭?”

    “楚兄弟,你何出此言?”

    “你看看!这他妈的是闫三昨天勒住我脖子的,还有印呢!”陈楚指了指自己的大脖子,也把衣服领子翻开给季扬看。

    季扬皱着眉。

    仔细看了半天。

    把烟扔了。

    骂了一句:“糙他妈的挺狠啊!这是往死你整你,他已经对你动了杀心了。”

    “麻痹的,昨天差点勒死我。”陈楚呼出口气。

    季扬又指着陈楚脖子上的印痕:“麻痹的,这闫三还好不是专业的,不然你现在已经活不成了。”

    陈楚一愣。

    季扬又问:“他是怎么勒住你脖子的?”

    陈楚示范了一次,然后说:“麻痹的,我用后脚跟撂踢到他篮子上了,不然还不撒手呢,这是什么损招啊?”

    季扬摇摇头。

    “楚兄弟,这不是损招,这是巴西柔术,这招算是锁技,我给你示范一下,你看你能逃出去么?”

    季扬说着往后面一窜,胳膊勒住陈楚脖子,一手按住他的头,而膝盖前提,两肋往后窜。

    他用力不大,不过陈楚亦是打不着他。

    过了一会儿,季扬才松开他。

    陈楚的脸已经通红了。

    “楚兄弟,这些都是损招,狠招,闫三还是没练明白,来,我告诉你几招。”

    季扬走进里面,把台球案子推了推,又把地扫了扫。

    早上也没几个人。

    季扬就先后教了陈楚三角锁,十字固,断头台,加上这个锁技,就四招了。

    陈楚学东西也快,没多少时间这些技术都掌握了。

    “楚兄弟,这是地面技,一般单打独斗才能用的到的,但一般打架都是站立式的。”

    “呼……”陈楚亦是眼界大开。心想这次回去得好好问问张老头儿了,如果以后真被这些柔术锁住该怎么破?

    不禁问季扬:“这些……你是咋知道的?”

    “呵呵……楚兄弟,学呗,我小时候就爱打架啥的,十七八的时候就混,也遇到过几个老师,教我点东西,但就是看我太喜欢打架了,所以就教我点皮毛,所以我学的也挺杂的,还有狠的,比如泰拳。”

    季扬说着,两手夹住陈楚的脖子,肘部下压。

    虽然快速提膝。

    “你看,正常人被这样连撞几次就倒了,现在有搏击比赛只允许这么撞击一次,然后就放开,但要是真正打架可没这样的,这就是泰拳的凶猛之处了……”

    季扬又教了陈楚一些泰拳招式。

    果然是狠戾,直接。

    季扬甩了甩头。

    “楚兄弟,如果你要自己对付闫三,以小打大,我感觉用泰拳合适,我也只会这点皮毛,也没深学,因为功夫再高,也不如片刀,人家一刀砍过来,你就是铁膝也得被砍成两段,而片刀再快,也没子弹快,人家一颗子弹就要了你的命了。”

    陈楚点点头,感觉这次收获极大。

    “季哥,你,你混的时候有没有枪战啥的啊?”

    “有啊!前年尹胖子跟马猴子火拼,最后被马猴子堵住门口了,我那会儿也受伤了,尹胖子就端着微冲出来了,没敢冲人群打,而是往天上打出一梭子子弹,现在迪门口的大牌子你细看还能看到枪眼呢,尹胖子也没换牌子,果然马猴子后来没来找茬。那次我也才知道尹胖子有这玩意……哎,和你说这些干啥。”

    “没事,我也不能往外说。”陈楚亦是呵呵一笑。

    “楚兄弟,我没拿你当外人,你救了我妹妹,我季扬算是欠你一条命,不过你还小,不要想杀人的事儿了。”

    陈楚笑笑点头,心想季扬要是知道我把他的宝贝妹妹给上了,会不会杀自己?还会觉得他欠自己一条命么?

    两人说着又出去打台球。

    这时,朱娜柳贺还有王伟一行人骑着自行车从他这路过。

    “那人谁啊?”其中的一个女生指了指季扬。

    柳贺小声哦了一声:“是帅哥……”

    “嗯,是挺帅的。”朱娜也撇过来一眼,脸上一红。

    季扬像是没看见他们似的,也没听见一样,继续打台球。

    陈楚却气得够呛。

    心想,麻痹的,这群小**,老子你们认不出来啊?我擦!都他妈的看季扬,朱娜,柳贺你们这俩**,都给我等着,等老子把你们都扒光了给糙了的。

    “唔,我得去上课了,你慢慢玩……”陈楚说着也骑着自行车走了。

    ……

    自习课跟第一节课,陈楚都背着周易的书,这是张老头儿最早给他背的了,现在还没背下来。

    一进入学习过程,玉扳指一闪,陈楚就有些停不下来了。

    课是王霞的课,陈楚这才打了个哈欠停下。

    王霞有点兴奋,眼睛有意无意的往他这里看。

    “同学们,我们还有半年就中考了,为了增加大家的学习热忱,也为了你们有一个更好的成绩,所以,在以后我们的班干部都是按照成绩来当,当然,班干部不是白当的,也要……嗯,也要负起责任来,不禁要自己学习好,也要帮助同学共同进步,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班级一片窃窃私语,有激动的,有感觉无聊的,比如马小河,差不多要睡着了。

    王霞清了清嗓子说:“那就是陈楚同学,在上次模拟考试,是三中出的题,而陈楚同学的总分是714分,在三中排名第二名,第一名也紧紧领先陈楚同学十分而已,而且陈楚同学语文卷子有一半没答,如果答全了,可就是三中第一名了……现在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祝贺陈楚同学。”

    三中是县城最好的初中了,学生也多,一般排名都按照三中来排,每次镇中学都是倒数,这次陈楚不也是为镇中学争光了。

    掌声雷动,陈楚虽然有准备,自己在班级肯定是第一,受到表扬的。

    不过现实还是把他打了一个跟头。

    他一直是班级拖后腿的,每次点名都是批评,长这么大,老师是第一次表扬他。

    陈楚感觉都有点不自然了。

    王霞还想然他去讲台上讲几句话。

    不过,看他这幅德行,心想还是算了。

    让他讲话,都不够丢人的了。

    而且她怕这小子一冒出自己给他补课的感谢话,她下不来台。

    两人都补课补进被窝去了。

    王霞脸上红晕了一下。

    “现在,陈楚兼任我们的学委,原学委路小巧先担任副班长,路小巧这次也考的不错,六百六十四分,大家鼓掌……”

    ……

    陈楚一节课美滋滋的。

    不过像是朱娜,柳贺这些女生都冲自己发出鄙夷的嘘声跟眼神。

    陈楚心里又把她们圈圈叉叉了一顿。

    心里冷笑,一个目的达到了,下一个就是补课开始推到女生了,先从最势利的王红梅开始,一个个的把你们都糙了。

    不过,得用什么手腕,糙了她们,她们还都是心甘情愿,还不说出去。

    陈楚捉摸着,不知不觉已经下课了。

    他也挺期盼着下课的,心想肯定会有女生来问他问题的。

    毕竟现在自己是学委了啊?

    陈楚正得意,还真有人来问他题了。

    不过没一个女的,都是男的。

    那些女生一个个的都低头自己看书不理他,倒是四五个男同学这那的问起来没玩没了的。

    陈楚肺子都要气炸了。

    表面上笑呵呵的,心里却在流泪了。

    混了一天,陈楚留下来值ri。

    本来班级就没多少人,而且去掉家里面比较远的不值ri,差不多陈楚一个星期就轮到一天了。

    和他一起值ri的几个都提前走了,陈楚也是想第一天当干部,发扬一下风格。

    这时,看到一个女生的自行车还在停车场。

    陈楚心想会不会是王红梅的?

    她可势力啊,会不会是留下让自己给她讲题补课?

    他正想着,走廊传来轻轻脚步声,门开了。

    竟然是路小巧。

    她脸红了一下,大大的眼睛转了转,羞答答的小声说:“我东西忘拿了。”

    她慢慢的找东西,陈楚也慢慢的扫地,看着路小巧红彤彤的小嘴儿,他有些受不了,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亲几口。

    路小巧也不知道东西找到了没有,反正动作也挺慢的,歪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

    陈楚忽的,到了她身后。

    有些激动的说:“小巧,我喜欢你……”

    路小巧回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陈楚。

    “陈楚,我们还小,不能谈对象。”

    “不,不小了,小巧,我怕我不说你就是别人的对象了,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以后会考清华大学,我发誓,回来就娶你……”

    陈楚说着两手放在路小巧肩膀上。

    她小小的身躯一颤。

    忽然仰起头,闭上眼。

    轻轻的说:“陈楚,老师都说你是天才,都说你会考上北大啥的,你真考上了,还会回来找我么……”

    陈楚下面激动了,邦邦的硬起来了。心想路小巧,今天绝对不能放过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