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想上了路小巧。。

    便开始花言巧语起来,他偷了这么多的女人,现在就像是一个猥琐大叔在拐骗小萝莉似的。

    路小巧一米五五的个,十六岁。

    陈楚看着她这娇小的身板,心想要是抱着她,下面啪啪啪的干,那可是爽透了。

    并且,路小巧也是他初一的时候就开始心仪的对象。

    “小巧,我不骗你,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等我考上了北大肯定会娶你的……”

    陈楚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心想自己得占有她,不然早晚也是被人占有的,如果说初中十个女生有一个被破了处,那么高中剩下九个女生最少有三个再被破处了。

    到了大学,估计一个剩不下了。能剩下的不说凤毛麟角,也跟大熊猫差不多的珍贵了,当然,修补的不算。

    早晚都是被男人诱骗破,还不如便宜老同学算了。

    路小巧眨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

    咧着嘴说:“不行……我妈不让。”

    “小巧啊,咱不告诉你妈啊?你想啊,你还能和你妈生活一辈子啊,对,再说你早晚不都得结婚么?”

    路小巧看了看陈楚,倏地撅起小嘴儿。

    陈楚看的口舌生津,忍不住捧着路小巧的小脸蛋儿,嘴就亲了过去,一下堵住她湿润了的小嘴儿。

    “唔……”路小巧手舞足蹈的。

    陈楚一把抱起她,手随即摸到了她挺翘的小屁股上。

    “啊!”路小巧身子一下就软了,小手不由掐了陈楚胳膊一把。

    陈楚开始在她的大脖子上又亲又啃了起来。

    两手也在她后背跟屁股上来回的摸索起来。

    这不像别的女人,都是身材比陈楚高。

    而现在陈楚可下找回了男人的一些自信,他现在快一米七了,路小巧只有一米五五的个,两手一抓,路小巧的小屁股都被捏在掌心了。

    “小巧,你真好看,真好看……”陈楚边说边亲吻着她的脖颈,随后又堵住她红彤彤的小嘴儿,舌头想要伸进去,而路小巧却是紧闭牙关。

    “不……不行……”她大力的推了陈楚一把,跑到了走廊。

    陈楚呼出口气。

    心想完了。

    不过刚走到走廊,看路小巧没走,而是依着墙壁哭。

    “你哭啥啊?我对你不好啊?”陈楚过去要搂她。

    “你起来!”路小巧推了他一把。

    陈楚见她玉退还迎的,心里有了底。

    毕竟他已经不是初哥了,如果路小巧没那意思,也不会不走,再说像她这种女生,就是喜欢学习好的,差不多算是上学都上傻了。

    路小巧忽然抬起头。

    “陈楚,你真要和我处咋的?”

    “嗯。”

    路小巧擦了擦眼泪。

    “你和我处也行,但处不长久,我有喜欢的人,不是你,他现在在重点高中呢,而且……”路小巧又擦了擦眼泪,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停了一会儿又说:“咱俩要是处对象,不能让别人知道。”

    “行。”陈楚有些发愣,这路小巧平时蔫蔫的,难道也有喜欢的人?

    行,那老子就先占了你的身体,让你喜欢的那人戴绿帽子去。反正他也不想和人家长处,也就是玩。

    “行,小巧,我都答应你,小巧,我真的喜欢你……”陈楚说着话,两手抱住路小巧,又开始狼吻起来。

    而且一只手从她身下的衣服伸了进去,在她不算大的还有些硬的nǎi上捏了起来。

    “啊……别……别……”

    路小巧挣扎了两下。

    不过陈楚已经从后面把她的衣服撩了起来,手已经伸进她光洁的后背摸了起来。

    “小巧,你的后背真滑溜……”陈楚摸着,亲着,就把路小巧抵在走廊的墙壁上。

    走廊背光,有些发yin,不过万一进来个人也能看到了。

    陈楚琢磨着要不要去女厕所把路小巧给干了。

    他正想着,后背一下抵住了走廊的尽头,那里哗啦一声。

    陈楚回头,见是一个放煤的小仓库。

    冬天学校冷,得烧炉子,煤就存放在这里了。

    不过现在这里可没有煤。

    陈楚见他锁头锁着,拿起班级钥匙试了试,随后嘎达嘎达扭动几下,竟然还开了。

    陈楚拉着路小巧走了进去。

    此时,路小巧都已经有些衣衫不整了。

    被陈楚摸的亦是浑身燥热难耐。

    小仓库不算大,黑乎乎的,不过后面就是学校的大墙,露出的窟窿有点点阳光弱弱的照shè进来。

    小仓库也有点微亮了。

    这里除了一些细小的煤块,还有一堆满是灰尘的桌椅。

    陈楚抽出两张桌子,随便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就让路小巧坐了上去。

    “小巧……”陈楚忽的又一把把她扑到了,身体压在路小巧身上。

    两手快速的解开路小巧衣服的扣子。

    路小巧挣扎几下,不过嘴被陈楚堵得死死的。

    而且陈楚深殷人体穴位,不经意的摸着路小巧的身体都在她兴奋的穴位上了。

    尤其是五指抓nǎi手,都扣在路小巧nǎi的四周位置。

    只揉了几把,路小巧就娇喘吁吁了。

    “啊……啊……别……陈楚……我感觉我们发展太快了……”

    “不快,咱这是正常发展的速度,处对象不都这样么?”陈楚说完,自己几下脱了个大光腚儿。

    就要给路小巧扒裤子。

    这女生上身已经被脱光了,被摸了个遍,此时两手抓住裤子不放。

    陈楚心里笑,这又是个处女了。

    不禁又是连哄带骗,把路小巧的裤子,鞋袜,最后连同白sè的小内裤都扒了下去。

    路小巧纤细的身子坐在课桌上显得弱不禁风,而亦是有些瑟瑟发抖。

    “陈楚……你,你做过吗……”路小巧问。

    “没啊,第一次给你了……”

    “唔……”路小巧通红的小嘴儿被死死的堵住,说不出话了。

    陈楚摸着她可爱的脸颊,舌头终于伸进了路小巧的红彤彤的小嘴儿里。

    他的舌头在里面肆意的搜刮着。

    而两手摸了几把她不大的nǎi,又转到背后,掐了掐路小巧的屁股。

    “唔……”路小巧呻吟一声,两条腿自然的夹住了陈楚的腰。

    陈楚亲了她好一阵,两人光着腚在一起磨蹭磨蹭的都十分火热了。

    陈楚这才过瘾了停下嘴。

    低头看了看路小巧下面的黑sè的倒三角森林。

    手抓了两把,随后熟练的抓起路小巧的两条大腿,随后分开。

    路小巧浑身燥热难耐,感受着男人那根粗粗的大家伙,在她下面磨蹭起来。

    嗯嗯嗯嗯的像是发情了的小母猪一样一动也不动。

    “小巧,我来了……”陈楚喘息了一声。

    下面一顶,找到路小巧两条大腿中间的位置,随后屁股用力往前一撅。

    路小巧没有想象中的大喊大叫,而是压低声音的发出闷哼。

    “嗯……嗯……啊,嗯……”

    “啊!”陈楚舒服的呻吟一声,感觉下面真紧。

    接着狠了狠心,扑哧一声,干进去了一半。

    桌子发出咯吱的声音。

    陈楚光脚站在地上,两手又把路小巧屁股往下拽了拽。

    下面的大家伙又扑哧一声干进去了。

    “唔……”陈楚腰眼用力,终于第三下把大棍子全捅进路小巧的身体里。

    感觉大棍子的头已经到底了。

    “啊!”路小巧这才像是压抑不住的叫了一声。

    一下从桌子上坐了起来,两手拦住陈楚的脖子。

    陈楚下面进去了,不过被夹得好像不行了,忙运动屁股,抽出进去的。

    啪啪啪的干了十多下,路小巧下面的水也泛出。

    陈楚感觉滑腻腻的,下面糙的速度也就加快了。

    他抱着路小巧的小屁股,路小巧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每干一下,路小巧仿佛亦是迎合的往下坐。

    这样啪啪的声音更是响亮,路小巧臻首也在上面晃来晃去,喘息着,叫着,不像平常那样矜持了,被干的放开了。

    陈楚这样干了十多分钟。

    身上有些汗泽,这才把路小巧又放在桌子上。

    两手把她大腿分开,看着自己的家伙在她的小洞洞里进进出出。

    路小巧身体不重,七十来斤也就。

    陈楚心想差不多行了,别真把人糙的路都走不了,人家老娘第二天不找上门啊?

    想到这,陈楚忽然加快了抽动了速度。

    把路小巧的两条大腿抗在肩膀上,下面啪啪啪的加速拍着她的屁股蛋子。

    路小巧也感觉陈楚要shè了。

    兴奋的啊啊!的大叫出声,头也晃来晃去,短发飞扬起来。

    两只大眼睛必得紧紧的。

    长长的睫毛上满是泪水。

    “啊!啊!”陈楚又用力撞击了两下她的屁股。

    最后下面呲呲的shè了出去。

    路小巧始终闭着眼,感受着那热乎乎的液体冲进她的身体里。

    随后从两腿间缓缓的流出。

    那粘稠的液体有陈楚的,也有她的,混合着,从她的下面缓缓流到桌子上,在桌子上形成一滩粘稠,又顺着往下低落,落到了地面。

    陈楚爽够了,呼哧几声,拉了把椅子坐下了。

    路小巧回味了两分钟,这次做起来,从书包摸出卫生纸,擦着下面的液体。

    然后拿过内裤。

    “小巧,你和你对象……有过?”陈楚问了一句。他实在不相信这么清纯的路小巧会有对象,而且她……她好像不是处女。

    验证处女的方法便是处女血,路小巧没出血。

    而一般练体育的训练强度大,女生可能自己把处女膜挣开。

    路小巧没说话,只是窸窸窣窣的穿着衣服。

    陈楚也穿上了。

    并且把里面该擦的擦,该扔的扔。

    “啥时候的事儿啊?”陈楚问了一句。

    路小巧这时回过头,揉了揉大眼睛。

    “放暑假的事儿,我去他们学校,他们不放假,在补课,我们也不懂,就……”

    陈楚一拍额头。

    刚才还他妈的想给人家戴绿帽子呢,这他妈的像是自己被戴上了。

    “小巧,是不是他强迫你?我不饶他。”

    “不是,我们都是自愿的,他是理科三中第一名。”

    陈楚明白了。

    心想:“麻痹的,现在女生不能看表面,谁能想到这么外表清纯的女生会……”

    陈楚一阵懊悔,早点动手好了。可是他感觉自己手也不慢了。还是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行了!

    吃一堑长一智!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路小巧就这么地了,朱娜跟柳贺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了。

    自己得抓紧时间糙了。

    这玩意也真是夜长梦多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