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路小巧和办完了事儿,又用纸巾垫住了下面。。

    然后背着书包撅得撅得的往外走。

    快到门口的时候转回头对陈楚说:“你们……你们以后谁能考上重点大学我就嫁给谁。”

    陈楚唔唔的答应。

    心里根本没把这当回事。

    他的目的就是拿下路小巧,上过这女人就不后悔了,便开始下一个。

    想起刚才路小巧撅起的小屁股,还是挺xing感的。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郁闷,毕竟没干到处女。

    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晃晃悠悠的先回家,见老爹没回来。

    又骑着车在闫三家绕了几圈,没见到这小子。

    便去老张头儿那了。

    “老家伙,劈柴禾哪?”

    “啊!驴啊,没事儿的时候给我偷两棵树,我都快没烧的了……”张老头儿说着,手里的斧子又劈了下去,把一截树杈劈开两段,随后往炉子里填。

    “嗯,到时候我给你买两吨煤好了,那多省事儿啊。”

    那时候的煤炭也没现在这么贵,大多二百八十块钱一吨左右了。

    “得了,我还是喜欢烧木头,嗯?你来一定有事儿?”老张头斜楞了他一眼。

    “嘿嘿,其实也没多大事儿,就是最近有点不顺……”

    “说说看,都是哪方面的?”张老头儿炉火旺盛了,也就盘腿坐到了炕头上。

    陈楚蹲下身,把外套脱了,然后帮张老头儿劈木头。

    “就是女人跟打架的事儿,打架的事儿说不说没意思。”

    “呵呵……”张老头儿轻轻笑了。

    “驴啊,你少和我耍心眼,咱有啥事儿就直接说。”张老头儿坐在炕头,拿过了酒壶,喝了口酒,感觉很爽的样子。

    “嗯……就是,闫三的事儿。”陈楚把昨天的事儿说了一遍,最后说:“怎么大小洪拳打不过闫三的什么柔术啊,我差点让人勒死。”

    “唉!”张老头儿叹口气,从炕头上出溜了下来。

    他顶多一米六的个头,还伛偻着后背。

    “驴啊!你来勒住我的脖子试试,就用闫三的那招,对了,也可以用季扬教你的……来……”

    陈楚看着瘦弱的张老头儿,搓了搓手。

    “老家伙,还是别的了。”

    “来,我一直教你功夫了,也没和你对招,今天咱先试试……”

    “呼……好,那我来了!”陈楚说了一句,随后锁住张老头儿的脖子。

    “好了吗?好了我可要出招了!”张老头儿问了一句。

    “好嘞!”陈楚已经勒住张老头儿的脖子,另只手按住他的头顶。

    感觉就算季扬,也短时间内无法逃脱了。

    张老头儿闷哼一声,往前用力,随后嗨!的低喝一声。

    两肘迅速一提,正中陈楚的两肋。

    “哎呦!”陈楚疼的受力不住,蹬蹬瞪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张老头儿笑了。

    “驴啊,你不是说小洪拳没用,打不过什么柔术么?你看,我还没打呢!这只是小洪拳的一个起手式而已……”

    小洪拳的起手式,便是身体正直,两拳握于腰际,同时两肘亦是向后探出。

    陈楚没想到这个起手式还有用。

    “呵呵,驴啊,任何一门功夫流传下来都是有用的,不然不会流传几千年了,流传几千年还没用,那不是有病么?只是看你学没学的激ng深了,你要是把学的东西都运用出去,那便是功夫,运用不出去,就是花架子了,比如你就是拥有最锋利的宝剑,但你没有杀人嗜血的狠心,那这宝剑在你手里就是废铁,吓唬人可以,再比如就算你坐拥天下兵马,但不是将才,这些兵马亦是毫无用处,倒是不如卸甲归田的好……功夫的好坏在于施用之人,比如太极,那也是非常厉害的……”

    “还有啊,任何一门功夫,尤其是大小洪拳这样的看着不起眼的功夫,都是需要领悟,更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的磨练的,真正理解了这功夫的含义运用到实战里,更是需要磨练的,你现在还算不错的了。”

    陈楚听完咧咧嘴。

    张老头儿笑了。

    “怎么?不服啊?再来,把你那什么柔术三角锁什么的都使用出来!”

    陈楚亦是勒住张老头儿的脖子,因为巴西柔术大多是勒住头让其窒息。

    张老头儿纹丝不动,等陈楚说好了。

    这才身体一晃,屁股下蹲,接着后背猛然贴了过去。

    这次陈楚又飞了出去。

    “哎呦……”陈楚直接被摔倒一堆杂物里。随后爬了出来。

    “呵呵,驴啊,看到没,这就是简单的贴山靠,这要是发出全力一下就能让人下身瘫痪,骨断筋折的,还有啊,最简单的过肩摔,顺手牵羊,在对手一靠近,一出手的瞬间就已经能决定胜负了,你现在还是太嫩……”

    陈楚被摔的七晕八素的,感觉自己两条大腿跟后背的骨头都嘎巴嘎巴直响。

    “老家伙,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

    “呸!不厉害能教你功夫啊,行了,不就是打架这点破事么?以后休提,都不够丢人的,自己功夫没练到家,还说这不好,那不好的,以后千万别说我教你功夫的,我都替你臊得慌,嗯……不过,这巴西柔术还有你说的什么泰拳,倒是功夫速成的好办法,简单,残忍,卑鄙,倒是很合适你,还有,我告诉你最简单的,也是最实用的几招。”

    陈楚听到这,马上把耳朵竖起来了。他就喜欢卑鄙yin险的。

    “啥?”

    张老头儿左右看看没这才说:“其实,最厉害的功夫莫过于……掏裆,抓住他的小jj,一掐,看他敢动不?动就把他捏爆了,还有抠眼睛,打后脑,两人纠缠起来,抓住他小腹的肋骨往上一拽,他肋骨就能被掰断了……”

    “呼……”陈楚倒吸了一口冷气。

    张老头儿除了掏裤裆没示范,剩下的损招都教授陈楚了。

    并最后告诫他,这些不到关键时刻不要用。

    “行了,说说女人!”张老头儿见陈楚学的差不多了,这才又说了一句。

    “唉,今天把路小巧上了。”

    “好事儿啊,为啥不高兴?”

    “她不是处女啊!那么清纯的女生,没想到不是……”

    张老头儿撇撇嘴:“这怎么了?你不也就十六么?是处男么?再说了,人家为啥处女必须要给你呢!刘翠,那小莲不是处女,都结婚和别的男人睡一块,你不也上的挺欢的么?有13让你上就不错了,少身在福中不知福,没事的话就滚蛋,我老人家要清静清静。”

    张老头儿说着又躺在炕头上了。

    “嘿嘿,有啊,有事儿,就是上次问你唱歌的事儿,我想把歌练好,然后领王红梅去歌厅唱歌,然后把她灌醉,顺便给糙了!”

    “好!好啊!小伙儿有志气!我就欣赏你这样的有理想的年轻人!”张老头儿又激ng神焕发的从炕头坐了起来。

    “你先随便唱首歌我听听。”

    不过,陈楚一首歌刚唱了开头。

    张老头儿就忍受不住了。

    “驴啊,你停下,你听我说,你还是放弃用歌声妞儿的打算,你这是歌么?跟驴嚎也没啥区别的……说实话,我真没听过这么难听的,驴嚎也要讲究个节奏?你这一丁点节奏没有的噪音我实在无能为力……”

    张老头儿好像一下老了好几岁似的。

    “别啊,老家伙,这个你一定得帮我啊!”

    “咳咳,驴啊,音乐讲究的是乐感,有的人是天生的,天生乐感强的人,就会自然的翻翻起舞,古时候的乐声是五个音,虽然不如现在的七个音,但亦是有特点的,能奏出唯美意境,也有大侠喜欢歌舞,把气息运用上去,音律里面藏有罡气,一曲高亢部分爆发,崩山裂石,算了,说这些你也听不进去。这样,你试着低声唱歌,字吐的清晰,一点点的低声唱,闭上眼慢慢的找感觉,你与玉扳指已经很默契了,他会帮你找感觉领悟的,我只能帮你这些了。”

    陈楚哦了一声。

    张老头儿又说:“对了,驴啊,唱歌也讲究个气的,主要唱的也是气,可以用气调节音节变换,如果你掌握好了气功,练好了,唱歌小意思了,所以你要多练气……”

    “噗!”

    陈楚放了个屁,张老头儿立马捏住鼻子。

    “对,是这么练的,没事的时候去没人的地方练,你这小子,今天吃什么了,驴屁这么臭……”

    ……

    陈楚回家的时候低调的试了试,从低声唱歌,果然有了些效果。

    胸前的玉扳指一闪一闪的。

    一个小时过去,陈楚仿若早到了一些感觉。

    这时,大门响了一声。

    陈楚趴窗户一瞅,吓了一跳。

    我擦!那小莲怎么来了?

    陈楚还真有点冒汗了。

    他倒不是怕王大胜找他算账,更不怕王大胜找闫三,他巴不得跟闫三痛痛快快的干一架呢。

    他只是怕农村老娘们这些嘴,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人,你在前面走,他们就在你身后手指戳啊戳啊,点啊点啊的,实在受不了。

    陈楚想装作不在家,不过那小莲进了院子小手一掐腰就喊上了。

    “老陈家有人没?陈楚!陈楚,你给我出来!我有话说!”

    嗡~!

    陈楚脑袋都炸了,一阵金星乱窜的。

    装不在家已经不可能了。

    陈楚跐溜从屋里钻了出来。

    “呀,小莲……嫂子啊,哈哈,哈哈,来了。”

    陈楚走到院子里发现邻居家孙五趴着墙头嘻嘻嘻的笑。

    而刘翠在拾掇着院子,不远处有一个一米六五的有些小麦sè皮肤的女孩儿,大眼睛也往这边看着。

    那人正是孙媛。

    陈楚心想,你看个屁啊你,孙媛你那大屁股老子也看到了,还有孙五,抽你笑的,别抽过去!你老婆都让老子糙了八遍了,还笑我?

    “行啊,陈楚,管我不叫小莲姐,叫上嫂子了?你,可、真、行、啊!”

    那小莲一字一顿的说着,细白的小手在陈楚胳膊上狠狠的掐了几下。

    “哎哟喂……”陈楚低低叫唤了一声,被掐的呲牙咧嘴的,心想这小媳妇真是看不出来,以前感觉挺老实的,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不过想想也正常了,路小巧还看不出来和别人睡过了呢……

    “嘿嘿,小莲嫂子,不就啤酒瓶子没还么,我加倍给钱还不行么?”

    “陈楚,你跟我过来,我和你说点事儿。”

    那小莲说着就往外走,陈楚没办法也只好跟着了。

    至于门,不用锁的,农村家很少有锁门的,家里没人了,邻居都会给你照看的,再说陈楚家也实在没啥偷的,就一个破电视,还是陈德江花二十块钱收破烂收的14寸的黑白电视。

    小偷来一趟都不够手续费,误工费啥的了。

    ……

    两人出了大门口,大道上的村里人有不少乘凉的,都冲他们指指点点。

    那小莲倒是摆弄着两只小辫子,脸上不红不白的。

    陈楚先有点受不了了。

    “小莲姐,咱……咱去哪啊?在这说就行了……你,你看大伙儿都瞅着咱……”

    “咋了?怕了?早知今ri何必当初啊?有sè心没sè胆儿的,偷人家媳妇都敢了,现在怎么不那么光棍了?还有啊,他们看他们的去,管他们啥事儿,我那小莲鞋就歪了,还真就不怕他脚正的了!咋的?”

    陈楚汗下来了,感觉那小莲比老疤还凶悍。

    那小莲笑了笑。

    “陈楚,我来就是和你说,我和王大胜都说了。”

    “说,说啥了?”

    “还能说啥,咱俩好的事儿呗!我都实话实说了,我就是给他戴绿帽子了,就是和别人搞破鞋了,你猜王大胜说啥?”

    那小莲说着冲陈楚眉眼弯弯的笑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