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没经历过的事儿总是好奇,总想经历经历。。

    陈楚没看过光腚儿子女人的时候总想看,没摸过女人身子的时候总想摸,没糙过女人的时候总想糙。

    现在看也看了,摸也摸了,糙也糙了,发现他也有更高的追求了。

    心里不禁痒痒的,这小姐到底是啥样?啥味儿啊?他还真想去玩玩,唔……或者说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想玩玩,去体验一把的。

    陈楚表面没说啥,两人走到村头,孙五就掏出摩托罗拉8088手机,那年这手机也算还行。

    “楚老弟,我先打电话叫辆夏利车,咱这么走太累。”

    陈楚也没说啥,他不担心孙五叫人报复,邻居这么多年,刚才本来就没多大事儿,不至于这么干,再说即使叫来的人都像他这德行的,来个三五个也不怕了。

    两人又往前走了十多分钟。

    一辆破夏利晃晃荡荡的来了,后面升起一阵灰尘。

    这大破车,都甩箱子了。

    车停下了,一个小个子秃头一脸笑嘻嘻的从车里钻了出来。

    陈楚因为最近吃的好,也每天坚持锻炼啥的,个头飞增。

    已经快到一米七了。

    这小个子撑死了一米五五,跟路小巧身高差不多了。

    不过一想起路小巧,陈楚就想起她那小屁股,心想上次以为她是处女,没狠狠糙,玩的不爽,等下回找机会一定往死干她一次。

    “孙五,我从二十里地跑过来的,你们这是去哪啊?给我十块钱油钱就行了……”

    孙五跟陈楚已经拉车门上了车。

    孙五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又给陈楚递过去一根。

    陈楚摆摆手说不会,随后他又给那小个子递过去一根。

    小个子接过来点着抽了起来。

    孙五吐了口烟圈才说:“周老四,我他妈的哪回叫你车,你都从他妈二十里地跑回来,十块钱没有,就他妈五块,爱要不要,你半路捡几个人不就完事儿了么?都一个屯子住着,别那么黑……”

    “哎呦,我说五哥,五块钱你就坑我!”

    “不吭你,哪天给你介绍个小姐!”孙五说着头往后面靠着。

    周老四咧咧嘴,脸上笑纹像是菊花似的一舒展。

    “得了五哥,我可不要你的那些小姐,别整上病啥的,你要是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多大岁数的,头发长的还是短的?我一个电话就能整来!”

    “糙!我他妈的要三个扎的,你整!竟吹牛逼!就你这破比车,也就我打!小姐能做你这破比玩意儿?”

    孙五说着啪啪的拍了拍车门子。

    周老四忙心疼的说:“得了五哥,五块钱就五块钱,你可别把我的车拆了……”

    “糙!德行!”孙五说着附身过去。

    “老四啊,和你说正经的,你真能整到小姐咋的?”

    “哎!五哥你不看我是干啥的?开出租的,整几个小姐号码不有的是么?你要学生不?咱县城医专的学生,嘎嘎漂亮!”

    陈楚也听的有些心动了。

    季小桃虽然是学生,他也玩了,但毕竟季小桃实习了,不算是在校的中专生,他感觉在校的跟实习的味儿不一样,不禁仔细听着。

    “多少钱干一把啊?”孙五问。

    “嗯,十**岁的,长得漂亮的,得二百块!”周老四一边开车一边说,此时车子已经拐了几个弯,马上就要上正道了。

    “滚你!他妈的13是镶金边的啊?”

    “五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味儿不是不一样么?”

    孙五又说:“我咋听说那些学生有三百块钱包月的呢?”

    “五哥啊,你要是这么说还有白糙不要钱的,还有倒贴的呢!那一个个长的跟大肥猪似的,都够膘了,一屁股能把你胯骨坐折了,那一身大肥膘,肚子的肉一嘟噜一嘟噜的,大腿上全是肥肉,别说干了,看一眼下面都得半年不硬,不过抗饿啊!不像好看的小姑娘,糙一把还想第二把费钱,要是那大胖娘们你干一会儿,半年不能想女人了……”

    周四说完,几人都哈哈笑了。

    这时周四从倒车镜看了看陈楚说:“这位兄弟是……”

    “啊,我家邻居,老陈家的半大小子,陈楚。”

    “我糙!你就是陈楚?就你昨天把闫三给干了?”

    孙五有点蒙圈了。

    陈楚干闫三的事儿他还真不知道。

    昨天他去别的屯子打麻将去了,今天睡到下午,就听到有人说那小莲又跟陈楚幽会呢,他这才爬起来看热闹。

    周老四就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陈楚只笑笑说:“是闫三先动手打柳副村长的,我去拉架,然后闫三就冲我下手,我才把他放倒的……”

    陈楚说的狠平淡,但旁边的孙五听的直扑棱脑袋。

    心想自己是找揍啊!陈楚昨天揍的闫三,火肯定还没下去呢,今天自己就去捅马蜂窝去了……

    ……

    小破车又开了几个弯,上了公路,直奔县城了。

    “五哥,咱去哪啊?”

    “额……先去桥头狗肉馆,对了老四,你要是整到几个便宜的医专小姑娘介绍给我,我不让你白介绍,我听说医专门口掌鞋的老几把头子都能刨到小姑娘……”

    “咳咳……拉倒五哥,你也不看便宜的啥质量?除非你年轻十岁,像是陈楚兄弟这年龄的小伙儿去医专那勾搭勾搭还行,就咱这么大岁数的,没二百三百的人家跟你扯啥啊?人家长得漂亮点的去哪个ktv一晚上不让人糙光陪酒还不整个二百三百的,让人糙出台就更多了……”

    又开了一阵,到了桥头狗肉馆,饭店不是很大,生意好像不错。

    此时,外面略微近了黄昏。

    孙五跟陈楚下了车。

    扔过去五块钱。

    “老四,进来一起喝点得了!”

    “不的了,我趁着天早再多跑点活,你们兄弟喝好啊!”

    “糙!真不几把给面子……”

    周老四开着破车走了。

    孙五走进饭店一撩帘子,就喊:“宋老板,大块狗肉!狗肉炖豆腐!啤酒先来六瓶!”

    孙五说着走进里面一个小单间。

    陈楚也进去了。

    不大时间,菜就上来了。

    陈楚只喝了三瓶,孙五喝了五瓶。

    酒一喝上,孙五的话就多了,不过话多,却没忘了给陈楚道歉,总说自己不对啥的。

    陈楚明白,是他知道自己揍了闫三才恭维自己的。

    孙五问他打架咋这么厉害。

    陈楚想了想随后说跟老爹学的。

    吃饱喝足,孙五喊着结账。

    不到七十块钱,孙五就扔下五十,拍了拍老板肩膀,就往外走。

    那老板苦笑两下,也收了钱。

    “兄弟,咱唱会儿歌去,能在里面整一个小姐咱就整,要是她们不出台,咱就去洗头房……”

    陈楚有些心动,正好自己要练练歌,就跟着去了。

    两人来到一个‘好再来’的歌厅。

    和上次陈楚跟刘楠去的那歌厅差的太远了。

    就两个小包房,而且都有人了。

    其他人都在一个大厅。

    陈楚扫了一眼,见有四个服务员,穿的都不多,其中两个就是典型的大老娘们了,下面露出大象一样的粗腿,肥肉嘟噜嘟噜的。

    另外一个瘦点,最后一个梳着长辫子,长得还行。

    音乐随即响起,孙五先唱了一首阎维文的母亲。

    这小子唱的还不错,不过他对自己的老娘可没歌词儿写的那样一片知道的孝心。

    “楚兄弟,你唱一个!”

    这时有两个大老娘们过来,孙五就抱过来其中一个咬了一口。

    陈楚差点吐了,心想这家伙口味真重啊,还是审美观有问题?自己家里那么好看的媳妇不伺候,来这里啃母猪来了!要是干这样的小姐,倒找老子钱也不干啊!

    没吃过猪肉,但陈楚也看过猪跑了,随即点了一首忘情水。

    拿起了麦克风。

    音乐随即缓缓响起。

    陈楚一下紧张了不少。

    他闭上眼,不握麦克风的手握着胸前的玉扳指,心里倏地心静如水了。

    随着轻柔抒情的音乐开始缓缓唱了起来。

    他的语调很低,咬字尽量清晰,当他唱完第一句,下面就自然而然的随着音乐的节拍流动,潜意识的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似的。

    激ng神徜徉的优美的乐感当中……

    一曲唱罢,陈楚睁开眼。

    见四周都鸦雀无声,大厅还有另外的两张桌子的客人。

    陈楚咧咧嘴,心想自己把张老头儿都唱的吓得那样,这些人不是也被自己吓蒙圈了。

    正在他疑惑间,几掌桌子像是啪啪啪稀稀落落的掌声。

    “好!唱的好!”孙五也跟着站了起来。

    那个长得还算不错的服务员过来冲陈楚说:“咱们跳支舞!”

    暗淡的灯光摇曳,舞步翩然。

    陈楚慢慢熟悉了这里的节奏,躁动的音乐和音律在他心中亦是沉静如水,犹如处子。

    几次,这跳舞的女生都冲他露出秋波连连,陈楚只是淡淡一笑。

    在这种地方,他只是玩玩,不想和……不想发生感情,糙一把是可以的,不过他要给钱。

    这时,另外两桌喊服务员,而且点名要和陈楚跳舞的这个。

    “糙!”孙五啪的一摔啤酒瓶子。

    其中的一桌客人刷的站了起来。

    陈楚忙过去笑呵呵的说道:“几位大哥别介意,我哥喝多了,对不住,对不住!”

    这时另外几个服务员也过来劝解。

    “大哥都是出来玩的对,这样就不好玩了,小芳,你快过来陪大哥喝杯酒……”

    那跳舞的女孩儿显然有点不乐意。

    不过还是去了,毕竟在这个场合。

    陈楚也拉了孙五一把,意思是走人。

    陈楚不是怕事,只是感觉在自己羽翼没丰满的时候别装13,再说,这种事装13都丢人,为了一个歌厅的女人打架不值得,人家干的就是这个活,整天就是陪客人跳舞的,今天你和人打完了,人家明天还是要赔别人跳的。

    就像小姐,天天就是和男人做的……

    两人进来没多会儿,店老板也不要钱了,以和为贵。

    孙五出来笑了。

    陈楚问:“你笑啥?”

    “哈哈,老子喝了他三瓶酒了,啃了她两个服务员的大nǎi,一分钱没花就出来了?哈哈哈!真他妈的便宜……”

    陈楚歪着脑袋看了看他。

    心里怀疑是不是孙五这家伙是惯犯了,故意来占小便宜的?

    这时孙五冲他眨眨眼:“楚兄弟,是不是你也总来这地方啊?歌唱的霸道啊!”

    陈楚也有点怀疑,难道老子来了音乐细胞了么?

    这时,孙五又说。

    “楚兄弟,走,我领你去找小姐去。”

    “远么?”

    “不远,整个县城才多大个破地方啊,东面是县zhèngfu,西面炼人炉的,在客车站后面两条街就是洗头房,我带你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