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感觉孙五这人还挺有意思。。

    随便问了一句。

    “刚才在歌厅那几个女的长相都不如你媳妇儿啊?你咋还出来找?”

    孙五眨了眨眼睛。

    挠头嘿嘿笑了笑。

    “楚兄弟,可能是你没结婚还不知道,这女人有的时候不能光看长相,也看感觉的……”

    “感觉?”陈楚不明白了,心想感觉不是相貌带来的么?像朱娜,柳冰冰,还有孙五媳妇儿孙翠这样的。

    一看就有感觉了,尤其是孙翠那滚圆的小麦sè的大腚眼子,手一掏她腚沟子下面嘭的就硬了。

    孙五又嘿嘿笑说:“结婚这玩意儿就是第一年当饭,第二年带干不干,第三年逃难,就是你结婚第一年,天天跟媳妇在炕头儿上干,我也是的,第一年差不多一天干三四次,天天干,腰眼子差点没累折了,第二年就没意思了,媳妇儿哪地方有个痦子都知道了,就带干不干的,第三年就跟左右摸右手似的,根本就没有感觉了……”

    “哦!”陈楚点了点头,心里多少明白了。

    不禁想起王霞,徐红,自己跟她们过还没到一年呢,这才偷情偷了这些ri子,感觉都有点玩够了,不愿意玩了。孙五和刘翠都结婚十来年了,可能真如同他所说的,根本就没有感觉了。

    不说成逃难,也跟左手摸右手似的,尽管别的女人不如自己媳妇,但是图意的就是个新鲜感。

    就像总吃红烧肉也腻歪,也得搭配点小咸菜啥的。

    说白了,就是自己媳妇糙够了,想换13玩玩。

    孙五见陈楚不说话。

    以为陈楚不懂,不过又想到他跟那小莲的传言,可能也不是小伙儿了,肯定把那小莲给糙了。

    不禁嘿嘿笑着说:“楚老弟,你经历的可能女人少,等你多经历几个就明白了,这玩意儿就得勤换,我现在是质量一般就行,主要就凑个数量。”

    “凑个数量?”陈楚问。

    “是啊,就是凑数量,我现在数着,一共玩了六十多个女人了,我要玩到一百个女人,那多牛逼啊!这辈子就是死了也值了!”

    陈楚有点明白了,孙五这家伙是把一百个女人当做目标,那意思便是要糙了一百个女人。

    ……

    俩个人边说边走,天sè已经暗黑了,又过了两条街,看到了一片有些低矮的楼区,而与之相对应的便是不远处的客运站还有些喧嚣。

    且大多数是开往瀚城方向的客车,很少有长途去沈城省城的。

    这条有些暗黑的街道没有路灯,不过一条街窄小的门市店外面都立着五颜六sè的灯箱。

    大多写着‘美发’,有的直接写着‘按摩’亦或‘足疗’啥的。

    不过,大多还是美容美发的。

    夜幕下,孙五一脸yin笑的冲陈楚挑挑眉毛。

    陈楚也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洗头房了,表面上装着挺正经,心里也贼高兴。

    两人心照不宣,装着走路的样子晃荡荡的走过去。

    这一趟最少有二十多家干这行的。

    有不少门口坐着露大腿的老娘们,那大白腿肉呼呼的,在夏ri清风里面别样的风情万种了。

    而上身穿的也很凉快。

    “大哥!剪头不?”

    “大哥,让老妹儿给你洗个头!”

    ……

    好几个女的都扬手招呼过来。

    陈楚撇了几眼,就往前走。

    孙五则笑嘻嘻的,眼睛盯着那些人的大白腿看。

    “楚兄弟,咋样?你看看,行不?”

    陈楚小声说:“行啥啊?岁数都太大了……”那大白腿还不错,胸也可以,都鼓鼓囊囊的,但不能往脸上瞅,那脸化的都跟刷墙似的,而且脸上都有赘肉了。

    “岁数太大啊?有岁数小的地方……”

    孙五跟他又往前走,看见一个叫做‘浪淘沙’美发的店门口坐着两个小姑娘。

    一个穿黑衣的短头发大眼睛的女孩儿,看那模样顶多是十七八岁。

    而另外一个是穿白衣裳的长头发女孩儿,也就那个年纪。

    两个女生都挺白的,下面露出半截白白细细的小腿,银亮的高跟鞋极其诱惑。

    “楚兄弟,那两个好,正好咱俩一人一个……”

    陈楚看了两眼也有点动心了。

    男人不sè就不正常了,就假正经了,看到好看的小姑娘谁都想多瞅几眼,谁不想摸摸她屁股干一把。

    两人直接走了过来,那两个女孩儿抬头问:“你们洗头还是按摩啊?”

    “玩!”孙五直接说了。

    这时,斜刺里一个晃晃悠悠的家伙也瞄准了这儿,几步过来:“老妹儿多少钱一把啊?”

    他和陈楚孙五一撞见,双方马上闹了个大红脸。

    “哎呀,这……这整的,这不是孙五兄弟,跟……跟陈楚么?”

    陈楚也吓了一跳。

    我糙!村会记徐国忠。

    这老家伙也跑到这放sāo来了,这个巧劲儿。

    双方迟疑了一阵。

    还是孙五常来,忙嘿嘿笑道:“徐会计咱……同去,同去……”

    徐国忠也咂咂嘴,客气说:“都来了,那去一起请,一起……那个,一会儿都记我账上,然后走村里账……”

    他是村会计,随便巧立个什么名目,这点钱就报销了。

    ‘浪淘沙’小店不大,里面却有四个女孩儿,长得都可以,普遍就是年纪小。

    都不到二十岁。

    三人谦让了一会儿,还是徐国忠先挑,这老sè鬼,直接把最好看的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儿挑走了。

    陈楚有点挠头,不过这玩意就这么回事,都是小姐,又不是谁的媳妇,大家一起玩被。

    陈楚也点了那个短头发的黑衣女孩儿,那女的挺有个xing的。

    孙五挑了一个大扎的,也不到二十岁。

    这时,女老板说:“都挑完了,那就交钱,是打昝啊,还是包宿啊……”

    “多少钱啊?”徐国忠问了一句,刚才光顾着谦让了也没好意思问价钱。

    “包宿三百,花活一百块钱半个小时,五十块钱是平拍……”

    徐国忠眨眨眼:“能开发票不?”

    “哎呀大哥,糙比哪来的发票啊?要是有发票,你敢报销啊?”

    这时,孙五说:“徐主任,今天我请了……”

    “哎,哪能用你请呢!我来,我来,没发票我也能报……”徐国忠掏出一百五,三个人平拍了。

    三人进入三个包间。

    陈楚坐在里面的小床上,听着隔壁徐国忠那里已经叫唤上了,可能是这家伙下手抓人家nǎi了。

    陈楚虽然玩了五六个女人,但也没有这么快的,连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开糙。

    下面还没硬呢。

    那女的冲陈楚说:“看我看啥啊?脱啊?”

    那女的说着话,已经把衣服一撩,这衣服是套头的,从下面直接就能脱下去了。

    女孩儿下面穿着黑sè的丁字裤。

    衣服从下往上一脱,整个光溜溜的后背跟屁股就露了出来,下面的大腿有点发红。

    她刚一转身,陈楚就看到她那发育的还行的胸脯,下面小腹平坦。

    女孩儿没说话,伸手把ru罩摘掉,然后把丁字裤也脱下去了。

    露出两条大腿间黑森森的小森林。

    脚趾甲也染着黑sè。

    陈楚呼出口气,没想到穿上衣服的女孩儿感觉各个都很尊贵,自己都愿意舔他们的13,但是让漂亮女孩儿脱衣服,竟然只需要五十块钱……

    反正都是女人,他还没玩过小姐,就试试。

    陈楚刚要解开裤带。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sāo乱。

    接着是隔壁传来撞门声。

    “别动!激ng察!”

    ……

    “麻痹的……”这短发女孩骂了一句。

    忙快速的把蹬上了丁字裤,随后把ru罩也戴上了。

    当激ng察踹开他们门的时候,女孩儿已经把那套黑sè一体裙穿好了。

    “别动!”进屋的那激ng察晃了晃手铐。

    陈楚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儿了,不过他却听马华强跟季扬他们谈论过被激ng察抓。

    看在哪种情况了,如果被包围的情况下,没多大破事啥的,能过去就过去了,便是不要反抗,本来没多大的事儿,你一装逼事儿倒大了,最起码拘留你半个月。

    那里面黑着呢,新来的小激ng察正好拿你练练拳头,揍你的鼻青脸肿的。

    如果要是大事儿,比如你杀人抢劫,激ng察只有一两人的时候,那拼一把还行,反正都这么回事了,麻痹的干死一个少一个,把两个激ng察都干死了,你再跑,或许还有一个活路。

    主要没多大事儿,陈楚明白顶多算piáo娼罚个几千块钱,没钱的话就在里面蹲个半个月也就释放了。

    陈楚没动,那激ng察过来把陈楚跟那女孩儿用手铐都铐住了。

    “王所长,又抓住一个!”

    “哪呢?”

    “这呢!还他妈的是个小比崽子……”

    “跪下!”那个小激ng察冲陈楚喊了一声。

    “大哥,我腿脚不利索,受过伤,我蹲着行!”陈楚说着蹲了下去,手铐在后面铐着。

    这时也看到了孙五跟徐国忠。

    孙五光着个大膀子,黢黑的后背露着,已经蔫头耷拉脑的了。

    那激ng察又过去踢了他两脚。

    而徐国忠就惨了,光着膀子不说,就穿了个小内裤,别说,这家伙皮肤还挺白的。

    徐国忠抬头喊冤枉。

    “冤枉你麻痹啊冤枉!我进去的时候你都骑上开糙了!”

    徐国忠忙摇头:“没,没有啊,还没伸进去那!没……”

    “那他妈的也算piáo娼!一起拷走!”

    这时,外面才响起了激ng笛声。

    陈楚,徐国忠,孙五被押上一个激ng车,另外几个小姐也被带上了另外的激ng车。

    陈楚有点奇怪,为啥这一趟街谁都不抓,就偏偏抓这家呢!应该是得罪人了,麻痹的,倒霉。他不禁也想着主意。

    不过到了激ng局,身上的东西都被收走了。

    有激ng察给他们做笔录。

    “我糙!你还是个村干部?”徐国忠照实说完,那激ng察叫了一声。

    然后孙五也照实说了。

    轮到陈楚。

    陈楚小声嘀咕一句:“吃熟米的……”

    那小激ng察笑了:“我他妈的管你吃啥米的……”说着话就要过来踹他。

    旁边的一个老激ng察忙咳咳一声,然后给了小激ng察一个眼sè。

    小激ng察坐下审讯徐国忠跟孙五。

    老激ng察出去不大时间,回来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陈楚站起来,腿感觉有点蹲的发麻,直接走进所长办公室。

    “王所长?”陈楚笑了笑。

    “你认识我?”

    “不认识,听道上的兄弟说过你。”

    “谁说的?”

    “尹哥说的。”

    “呷……”王奎仁定定的看了看陈楚,然后往老板椅上靠了靠。

    点了根烟抽几口说:“尹胖子电话号你知道?”

    陈楚说了串数字。

    又说:“要不我给尹哥打个电话?”

    “哦,不用不用,我跟尹胖子是老相识了。糙,这比事儿整的。对了,县里前几天发生点事儿,一个叫孙胖子的听说眼睛让人打瞎了……”

    “这个不是尹哥干的。”陈楚也不傻,这事儿打死也不能承认的。

    “嗯,对对,孙胖子以前也混过,现在也是整天在手机一条街欺负人,得罪的仇人太多了,谁都有可能干他的,这样,罚款兄弟不用交了,以后咱常来常往,有啥事也不用提尹哥,咱自己私下就解决了,以后如果遇到作激ān犯科的,也希望兄弟多多举报。维护治安和谐,做合格好公民。”

    王奎仁说着招呼人给陈楚解开手铐。

    随后陈楚的手机钱之类的也退了回来。

    陈楚见激ng察出去了,点了五百块钱递过来说:“王所长,一点小意思,希望……”

    “唉!你这是干什么?人民激ng察为人民,怎么能收钱呢!”

    王奎仁坚持不收。

    “你快拿回去!还有,我们是不拿人民群众的一针一线的!”

    陈楚心里冷笑,这话老子相信,因为一针一线都不值啥钱,拿就拿值钱的,谁拿一针一线啊?脑袋不进水了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