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这样兄弟,你先到别的房间坐一会儿,罚款是不罚了,不过,咱也得走个程序,就是走个形式了,你给朋友啥的打个电话,然后让他来接你一下,我们做个笔录就行……”

    陈楚明白,这家伙想给尹胖子打个电话确定一下。。

    顺便管尹胖子要个人情。

    麻痹的,老子这次又欠了尹胖子一个人情了。

    陈楚点点头,跟一个激ng察进隔壁的屋子里。

    那激ng察还客气的给他倒了杯水,然后走了出去。

    陈楚有点懵,心想大半夜的给谁打好呢?

    不能给老爹打了,那得把老爹气死,给王霞?我糙,不行。

    徐红?马华强?尹胖子?都不行。

    刘翠就更不行了,孙五还得给她打呢。

    想了想突然想起了那小莲来了。

    这娘们不是今天去瀚城接她大姐去了么?给她打让她来保自己得了。

    陈楚忙给那小莲拨去,还怕这娘们关机。

    电话嘟嘟嘟的通了。

    那小莲有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喂,你好,谁啊?”

    “我,陈楚。”

    ……

    过了一会儿,那小莲才说:“陈楚啊,这都九点多了,你咋来电话了?这电话号谁的啊?我的电话号你不要乱给别人行不?”

    “我的,我买的。”

    “哎,谁让你买电话了?”那小莲叫了一声。

    陈楚一晕,心想老子买电话咋了?我擦,你还不是我媳妇儿呢,就开始管我了。

    “陈楚,在哪买的,能不能退回去了!”

    “小莲姐,我在县里买的,退不回去了。我这还不是因为太想你了么?看不到你的人,就想听听你的声音,你不知道,没有你,我天天都自己撸,你啥时候让我糙一把啊……”

    “哎呀……”那小莲被陈楚说的脸都红了,而且她现在下面都热乎乎的有些湿了。

    “陈楚,我和你说,以后我和你好,你不许这么流氓,我告诉你……你正经点,我二姐也在这,我现在是来卫生间你给打的,以后咱俩要是一起去了省城过ri子,你这么说话让人笑话,知道不?”

    “行,那咱俩以后就在电话里这么说。”

    “真是的,我要是知道你买手机了,就不给你买了,烦人……”

    陈楚一晕。

    心想这那小莲真是**啊。

    “你给我买手机了?”

    “嗯啊,今天我到瀚城接我二姐,我二姐给我三千块钱,还给我买衣服啥的,我想想咱俩没手机不方面就给你买了一个,飞利浦99c,一千七百多呢,你看我对你多好,我二姐总共才给我三千,我就给你花了一千七……你说,以后咋报答我?”

    妈的,以后老子往死糙你!糙死你,就报答你了。

    陈楚心里想,嘴上却说:“我会好好亲亲你。”

    “切,烦人……对了,没啥事就挂了,明天,你请假一趟来趟瀚城呗,正好我二姐也要见见你呢……”

    “别的,就今天晚上见。”陈楚笑了笑说。

    “哎呀,你别闹,还是年纪小,就知道玩,大晚上的咋见啊?乖啊,好好睡觉,我也得睡了,挂了啊。”

    陈楚嘿嘿笑了:“别挂啊,正好我在派出所呢,你过来给我接过去,不然明天你也得来派出所提人……”

    那小莲有点慌了。

    “你咋跑派出所去了啊?”

    “我寻思剪头,没想到激ng察就冲进来了,说这里有人piáo娼,顺便也把我带走了,不过我没piáo娼啊,他们没罚款,但需要人保我走。”

    “哪个派出所啊,我现在过去……”

    ……

    那小莲在瀚城,离这里五十多里了,而这时候的徐国忠跟孙五也往外拨着电话。

    两人都蹲在地上,手被拷在暖气片上。

    全蹲还蹲不下,站也站不直,尤其是徐国忠,还穿着小内裤呢,这个xing感。

    还一劲儿跟激ng察商量能不能先把裤子穿上。

    “现在想到丢人了?piáo娼的时候咋没想到现在呢?”激ng察把他们一只手解开,另外一只手还铐在暖气片上面。

    把两人的衣服扔过来,另外把手机都给了他们。

    “打电话,让家里或单位带三千块钱来赎人……”

    “唉……”

    孙五先给自己认识的那些狐朋狗友打过去,没一个人答应的。

    最后骂骂咧咧的给自己媳妇打过去了。

    孙翠没有手机,但家里是有座机的。

    孙翠一听慌了,忙大半夜的张罗钱,又张罗车的往县城赶来。

    孙五有点泪汪汪的。

    徐国忠也打了一圈电话了,他可不敢往家里打,最后给村长张财打过去了。

    张财正搂着自己的光腚儿小媳妇睡的呼呼的。

    手机响了,一接,听徐国忠说piáo娼让人逮住了,心里这个高兴。

    满口答应。

    媳妇白了他一眼。

    “大半夜的又喝酒去啊?不许去!”

    “哈哈!宝贝啊,这回有意思了,哪是喝酒啊,是徐国忠那王八犊子在县城piáo娼让激ng察给逮起来了,这回可好玩了!我去把他赎回来……”

    媳妇杨妮才二十五六,露出白白的肩膀白了他一眼:“他被抓起来了,管你啥事啊?再说了,我买的那些化妆品他还没答应走村里的账呢,他出这事儿了你还管他?你可够孝顺的啊!告诉你,不行去!”

    “啧!”张财咂咂嘴。

    “你这娘们懂个屁啊,帮人要在他困难的时候,这样他能领你情,人家扶摇直上,你去帮那是拿自己的热脸蛋子去贴人家的凉屁股,我就不信了,这回我把他给赎回来,钱走村里的账,这事儿我也给他兜着,咱家在前面的房基地他不同意?你那点破化妆品值几个钱?前面房基地批下来多少钱?”

    “真的?要是那一排村里盖的砖房都是咱家的咋的也得值个好几万,真能行?”杨妮兴奋的一些坐起身。

    胸前两只白白的大扎都露出来了。

    “妇人之见,啥叫真的?啥叫假的?我走了啊?你把裤子穿上,别光着屁股出来插门……”

    ……

    半个小时后,那小莲打车先到了,刚下车,就从另外一个出租车上走下了孙翠,两人同时愣了一下,互相都没说话。

    去领人的时候,陈楚也没说啥,他也没想到孙翠跟那小莲一起到的,算是巧的。

    那小莲也不傻,跟激ng察一了解情况进来就给了陈楚一个大白眼。

    “走!”

    那小莲大晚上的穿了一条丝袜,下面是齐b裙,上身是黑sè的燕尾风衣。

    看的陈楚心里痒痒的,心想这娘们一见到她二姐就不一样了。

    打扮一下就跟着时髦了不少了。

    两人坐上出租车,那小莲坐在前面,一句话也不和陈楚说。

    等到了瀚城,也是这样。

    那小莲在前面撅得撅得走。

    陈楚跟了几步,心想大不了分被,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小莲见他不走了,回头走到他跟前定定的看他。

    “陈楚,你真行啊,放着家里的,还惦记外面的,我哪点对不起你了,你在外面找人?还找小姐,不怕得病?”

    “你别说你没有啊,你跟孙五,徐国忠混到一块,能学出什么好来?徐国忠一直惦记我二姐呢,孙五以前也聊sāo我,我没理他……”

    陈楚嘿嘿笑了笑。

    “对啊,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这种人,以后说啥也不能跟他们在一块,非拉我来剪头,他们进去找小姐,这回把我也坑了……”

    那小莲上下看了陈楚几眼。

    “你说的是真的?没骗我?”

    “不信拉倒呗,我能骗你吗?小莲姐,你今天真美啊……”

    陈楚说着就伸手抱住那小莲。

    “哎呀,别闹了,大晚上的……咱,咱回房,我二姐开了个大房间,咱俩……咱俩住一个……”

    陈楚笑了笑。

    看到路旁有小树林。

    指了指说:“小莲姐,都这么长时间没糙你了,太想你了,咱先去小树林干一把。”

    “哎呀,你别闹,再走几步就到宾馆了,你……烦人啊……”

    县城不像瀚城那么繁华,一到了晚上九点以后就没多少人了,到十点更是如此了,现在就十点多点了。

    瀚城的车还是不少。

    不过开的都挺快的,哗哗哗的从旁边过去,两人都感觉挺刺激的。

    陈楚在街道上捡了几张破报纸海报啥的。

    那小莲问:“你捡这东西干啥啊?”

    “不干啥,一会儿给你垫屁股底下啊!”

    “烦人……”

    那小莲亦是半推半就的,被陈楚拉进了小树林。

    刚进来陈楚就忍不住在后面抱住她,下面的梆硬的大家伙就隔着她的裙子顶住了她的腚沟子。

    “啊……”那小莲发情的嗯了一声。

    “陈楚……不,不行……咱,咱还是回去糙……”

    “都进来了,回去也晚了,来宝贝!你手扶着树,我在你后面糙。”

    “啊……不行,我不想这样。”那小莲刚说了一句,挺翘的屁股蛋子就被陈楚啪啪的拍了两巴掌。

    “**,撅起来。”

    “陈楚,你妈蛋啊!你打我屁股!哎呀,轻点……疼啊……哎呀,裤衩不是这么脱的,烦人……”

    陈楚把那小莲推到一颗松树下,不远的路灯的灯光照shè进来。

    陈楚看到那小莲的头发披散在肩膀。

    不禁把那小莲的裙子往上一推。

    一下激动了。

    麻痹的!陈楚低骂了一句。

    只见那小莲下面的丝袜是光着屁股的。

    就是这丝袜是连体的很像是裤袜的那种,从下面一点点的卷,一直能到腰上,而裤裆却是像小孩儿似的是个开裆裤。

    那小莲下面穿了条黑sè丁字裤。

    这肯定是那小青给买的。

    陈楚张开嘴就忍不住去亲那小莲的腚沟子。

    这路灯下那小莲的腚沟子若隐若现,只看到像是麻绳粗细的丁字裤,陈楚下面已经肿胀的不得了了。

    那小莲啊!的叫了一声。

    感觉陈楚的嘴巴已经顶住了她的屁股,在她的腚沟子那磨蹭着。

    下一秒感觉陈楚伸出舌头在她的腚沟子的地方舔着,一直舔到了她的屁眼。

    那小莲不禁浑身颤动,不禁感谢自己二姐那小青。

    她和那小青说最近几次陈楚不舔她的下面了。

    那小青就笑,今天下午就给她买了一些内衣,说只要陈楚一看见,就会舔的。

    没想到这回就实现了。

    “啊……陈楚……别,别舔我的屁眼……痒,痒痒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