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王霞再次迎来了一次新的高度。。

    虽然时间紧急,不过这种头来的感觉更好。

    就像流星划过,更美丽,更爽,更值得回味跟留恋。

    陈楚也是如此。

    下面不由得啪啪啪的加快着速度。

    听着王霞如同小猫一样的冥冥的叫唤。

    里面的水流咕叽咕叽的声音,陈楚有些受不了了,不过还不想这么就弄出去。

    马上抽出下面,把王霞翻过身子,让王霞撅着屁股。

    他才在王霞后面鼓弄了一阵,随后咕唧一声又干了进去。

    “陈楚……不行了,上课了……要不以后再……”王霞说着,而陈楚已经又进去了。

    而且开始啪啪啪的加快着节奏的糙起来。

    这时,陈楚听到了隔壁房间传来咳咳的咳嗽声。

    心想肯定是梦霄晨这代课老师,咋了?下面又痒痒了?

    行啊!老子等办完了王霞就过去干你。

    陈楚想着,下面开始啪啪啪的快速的抽送。

    两手摸着王霞洁白的后背,随即,看着她那满肩膀的波浪卷。

    两手抓住,像是赶车抓住牲口的缰绳是的,拽着王霞的头发,下面狠狠的糙一下,就拽王霞头发一下。

    “啊!陈楚……我糙你妈啊……”

    王霞忍不住骂了一句。

    陈楚却啪啪的拍了拍她的大白屁股蛋子。

    “老师,你快骂,骂啊……”

    “我糙你妈……”王霞又骂了几句。

    “啊……”陈楚下面忍不住的嗤嗤嗤嗤的shè了出去。

    两人身体贴靠在一起坚硬了半分钟,这才分开,陈楚把软了的家伙抽了出来。

    见王霞屁股蛋子上一片的水泽。

    而王霞两条大腿分的很开,小洞洞里面的液体滴滴答答的都流到了地上。

    她蹲着劈开大腿往下控了一会儿,这才找纸巾,自己擦也给给陈楚让他擦。

    陈楚也慌忙的擦完了,提上裤子,系上裤带。

    随后忙帮王霞擦腚沟子。

    “哎呀,你起来……烦人……你擦地上流的……”

    陈楚擦了擦地上的一滩液体都收拾到纸篓里了。

    “陈楚……我去上课了,你把纸篓倒了……”王霞红着脸,见丝袜上没碰到液体,这才放心了,随后放下了裙子。

    把波浪头发也往两旁抚了抚。

    “等会儿……”陈楚说着抱住王霞舍不得的亲了亲她的红红小嘴儿,有些不舍的舌头伸进王霞的嘴里跟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两手去揉着王霞的nǎi。

    “啊……好了,讨厌……裙子都又弄皱了……”王霞虽然小声嗔怪着,不过还是回亲了陈楚两下,又抚了抚胸口,这才走出门。

    陈楚在里面收拾了一下,拎着纸篓往厕所倒去了。

    他作为学委帮助老师打扫一下办公室也正常了,无可厚非。

    亦然没啥人怀疑的。

    或者说根本没人往那方面去想,初中学生把班主任老师给糙了,而且两人还在办公室里光着屁股大战,做梦也不会有人想的到的。

    陈楚倒完了纸篓,随后回到教室,见识梦霄晨的课,她正往黑板上写题,听见陈楚敲门,说了声请进。

    回头看了看陈楚,柳眉微皱,脸上的表情也有点不自然。

    两人毕竟搞了几次,而且还在一被窝睡了一晚上。而刚才梦霄晨在自己房间里听到王霞办公室发出一阵阵的娇喘,听的她下面都湿了。

    不由得白了陈楚一眼。

    心里又愤恨,更有些觉得不公。

    自己处女都没了,陈楚还背着她在外面搞女人,不过……是自己说和他没结果的,想到这里,她又叹息命苦了。

    此时看陈楚,眼神有点复杂……

    “回去坐。”

    “哦……”陈楚答应了一声走了回去。

    梦霄晨继续讲课,她讲课和王霞有些差距的,毕竟年轻,而且是来实习的,有些紧张,而且有些地方说的也不是很具体的。

    当然,王霞讲课和柳冰冰亦是有差距。

    虽然王霞当了几年老师,但柳冰冰可是北大毕业的,那年的北大,亦或说是2000年的北大可不像现在这个德行。

    2000的大学是能够学到真正东西的,现在的大学基本上学的就是怎么搞对象,怎么两人在一起同居过ri子,然后打胎,找干爹啥的……

    柳冰冰北大毕业,讲的陈楚更入迷,当然,人长得漂亮也有一定的关系。

    梦霄晨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想要和陈楚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算了。

    有些失落的离去,陈楚看着她有些纤瘦的背影,袅袅娜娜的有些病态的模样,很像是走在夕阳西下的林妹妹一样。

    陈楚心里忽然有些发酸,觉得自己对不起梦霄晨,人家是处女,自己也把人家玩了,为啥就不理人家了?

    嗯……老子得报答她,哪天抽空再糙她一次……女人么?总是要哄着来的……

    刚下课,王红梅就过来了。

    脸上略微有点红。

    冲陈楚小声说:“我和你说点事儿……”

    “啥事儿啊?说呗。”陈楚故意装作很随意的样子。

    不过他心里已经是心花怒放的了。

    心想有一个小贱人要上钩了,嘿嘿嘿嘿。

    不过还是要短短架子的,就像村长张财,村里的老娘们他糙了不少了。

    而且别的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听说他也玩了不少,但本村的姑娘他一般不敢玩,怕出事,正所谓远piáo近赌的,不过老娘们没事,糙完了穿上裤子就走了,就跟撒尿是的。

    不过,张财对哪个女人都是板着脸,像皇帝是的发号施令,当然,笑脸那也是哄着来,追求却是不主动的,相反有很多娘们主动的往他怀里钻,为啥?因为他是当官的。

    男人一当官,女人有的是。也便是很多人都想考公务员当官就是这个道理了。

    陈楚仰着头,一副帅气的模样。并面带微笑是的说:“啥事儿,你就说被……”

    “哎呀……你来呗……人家和你有话说……”

    “呼呼……好……”陈楚倒背着双手,牛叉哄哄的走了出去。

    心想老子是学委,这是在跟请教自己题目的同学谈题。

    忽然心想,老子以后当个老师不错啊!这样能糙多少学生啊?

    陈楚忽的像是找到了自己以后人生的方向是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走廊。

    王红梅问:“你看了么?”

    “嗯?看什么?”

    “就是……就是我夹在作业本里面的那张纸条啊……”王红梅说道后来小声不大。

    “纸条?什么纸条?”陈楚有点发懵。

    “哎呀……就是人家给你写的……”王红梅说着脸腾的红晕起来。

    ……

    “王红梅!班主任老师叫你去呢!”朱娜冷着面孔冲陈楚跟王红梅说了一句。

    “哎呀……”王红梅两手捂住脸,随后揉了揉面孔指着陈楚瞪了他一眼说:“都怨你……”

    王红梅说着就往王霞办公室跑去。

    那跑起来圆圆的大屁股一晃一晃的,陈楚下面真有点感觉了。

    陈楚转脸看向朱娜,看她还是那样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而不管夏天多热,多晒,那脸上,脖子,总是nǎi白sè,这皮肤真好,比婴儿的都要好。

    “朱娜……”陈楚小声的说了一句。

    “干啥?”异常磁xing的声音发出,朱娜修长白皙如葱般的柔荑抚了抚额前的秀发,看了眼陈楚。

    “没……没事儿……”

    “哼!没事你瞎喊啥?”朱娜白了他一眼,转身走进教师。

    “没事……老子就是想糙你……”陈楚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等到上课,王红梅也没回来。

    第三节课是政治课。

    上课十来分钟,王红梅回来了,显然是哭过,边走还边擦着眼泪。

    回到教师,狠狠的瞪了陈楚一眼,随后坐到座位上抽泣两声,脸埋在胳膊里,趴在桌子上抽泣了几声。

    “怎么了?”政治老师问了一句。

    “没事……”王红梅过了一会儿坐直身子,回头泪眼汪汪的瞪了陈楚一眼。

    她平时尖酸刻薄的,又势利眼,所以班级没一个人对她有好印象的,所以她哭就哭,连同桌的女生都不去安慰她。

    王红梅自己找出手纸擦了擦眼泪。

    政治老师也不是班主任,当然不管这事儿,再说政治本来就是副科,属于鸡肋的,一直不被重视。

    再说这破学校今天有,明天兴许都没了,所以都管好自己了。

    这节政治课跟下一节语文课,王红梅都在哭。

    只是小声的哭,随后陈楚看到老师们下班了,王霞也坐班车走了。

    最后铃声响起,陈楚也帮着收拾卫生。

    “哎呀,学委也帮我们干活啊?”

    “唔……我这不刚当上学委么?发扬一下风格……”

    陈楚其实只是看王红梅还在趴在桌子上抽噎抽噎的。

    这时,一个女生说:“学委啊,你要发扬风格,那我们可都走了啊!你自己收拾……”

    “别啊!我自己得收拾什么时候啊?”

    “切!”那女生白了他一眼说:“学委,我这是给你机会啊!你看人家哭的,你也不过去安慰安慰……”那女生说着话看了看王红梅。

    陈楚笑了笑:“别瞎说,和我没关系啊……”

    “谁说和你没关系啊!人家一节课都看着你哭,肯定和你有关系……”

    几个同学说完嘻嘻哈哈的走了。

    毕竟陈楚现在是学委了,考试他们还想要陈楚几个纸条呢。

    人都走净了。

    校园再次空空荡荡。

    陈楚这时才伸出sè狼的小爪子,轻轻的拍了拍王红梅的肩膀:“你咋了?老师和你说啥了,你哭啥……快,别哭了……”

    王红梅抽噎的坐直了。

    “陈楚……今天我过生ri,不是啥同学聚会,同学没有一个理我的……我一个人没意思……我爸妈还都在外地上班……我……这个给你……”

    陈楚见她小脸哭的一条一条的,伸手结果一团皱巴巴的纸,这纸显然是被撕碎了的。

    不过是用胶带小心的粘连起来的。

    陈楚接过展开,是王红梅对他表达的爱意。

    不过夹在作业本里了,她本以为最后一个交作业,陈楚会看到,不过陈楚光顾着糙王霞的小13了,根本看都没看。

    陈楚心里忽然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虽然他玩了这么多的女人,但还是第一次有女生给他写情书。

    他有些激动了。

    “你别哭了……是不是我接受你,做你对象,你就不哭了……”

    王红梅止住眼泪。

    陈楚又说:“你看你不哭多好看。”

    “你,喜欢我吗?”

    “你不哭我就喜欢。”陈楚张开胳膊,王红梅一愣,就被陈楚抱紧怀里。

    王红梅哭的更厉害了。陈楚却是在笑,心里琢磨今天晚上能不能糙了她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