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好不容易才做了这个决定,不过小柳庄虽然人不多,但是挨着公路,来来往往的车还真不少。。

    这条路直通……内蒙古,属于交通干线了,途中有收费亭,当然,摩托车不收费。

    陈楚本想说一句没油了啥的,就挺在路边,四外都是广袤的上岗下坡的,随便找个壕沟小树林啥的都能把这女生办了。

    但是这路上不光有机动车,还有牛车,马车,毛驴车,陈楚这个气。

    而且越是往前骑,车辆还越多,心想算了,麻痹的,你去县里不得回来住么?回来的时候老子再办你……

    陈楚想到这里,也就不停留了,直接骑到县城。

    ri落黄昏,晚霞娇媚。

    这时候的落ri余霞落到美人,亦或任何人的面孔上都是那样的自然和谐。

    而这种美景也只有在农村才能够享受到,城里是没有的。

    陈楚从倒车镜偶尔瞥眼王红梅,落ri晚霞映衬在她娇美的脸蛋儿上,更添了一丝酡红的醉意。

    陈楚看的下面有点硬了。

    转了一个弯,问王红梅去哪里。

    “去……去,对了,找一个公用电话亭,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问问她们在哪……”

    “不用了,用我的电话打……”陈楚说着把电话递了过去。

    “这……99c?”当年的飞利浦99c差不多跟现在的爱疯5了。

    拿出来都是牛逼轰轰的。

    “哦,你不是要打电话么?”陈楚把车停在路边。

    “你的?”

    “嗯。”

    王红梅目光有点躲闪,她虽然知道陈楚现在学习很好,不过也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他爸是个收破烂的,根本……能买的起手机吗?

    不过这手机却是崭新的。

    王红梅搓了搓小手,才发现自己不会按。

    忙从兜里掏出个小本子在上面翻着。

    陈楚看到了她的一串串的号码。

    随机告诉了陈楚一个。

    陈楚帮她拨了过去。

    响了几声对方接听了。

    王红梅有些激动的对着手机说话,那边很吵杂,显然是在歌厅啥的了。

    “花蕊歌厅,你来妹子!”

    王红梅答应了一声。

    随后陈楚收回电话,他也不知道花蕊在哪,不过破县城总共就这么大的地方,找一圈也就找到了。

    本来是有歌厅一条街的,不过花蕊歌厅离着人家一条街有点距离,在洗头房后面。

    陈楚对这里挺了解,前几天就是这翻船,找小姐让激ng察逮住的,一想起来真他妈的丢人啊。

    老子还没脱裤子开糙呢,就被人抓了。

    还好提尹胖子没罚钱,不然那就太冤枉了。

    这花蕊歌厅跟洗头房隔着一条街,其实就是房前房后,花蕊歌厅对面还有两个歌厅,里面都是橘红sè,或者是殷红sè的灯光。

    里面传送出歇斯底里,上气不接下气的歌声。

    就跟谁家死人,谁家媳妇难产发出的声音一样惊悚。

    音乐还贼响。

    陈楚把摩托车停下,随后锁好。

    见这几家歌厅都是挺廉价的,38元随便唱,加上果盘啥的,啤酒,几个人一百多块也就够了。

    要是再抠搜点,五六十也就够了。

    陈楚跟王红梅走了进来。

    本来两人是分开走的,而刚到歌厅门口,王红梅就一下拉住陈楚的胳膊。

    脸上笑容满面的,歌厅不大,根本就没有包间,就一个八十多平放的大厅,其实用民房改建的。

    中间有一个舞池,正中间有一个背投电视。

    周围摆放着一些桌椅,可以容纳三四十人的样子,不过现在就有三个女生坐在一簇在抽烟。

    基本上都是牛仔短裤,上身或白sè,或黄sè的小衫。

    “张姐,这是我对象,叫陈楚,我们般上的学委……”

    “糙!老四,你啥时候有的对象了?临时划拉的?”

    那个被称之为张姐的女生站起来,能有一米七的个头了,长得虎背熊腰的,跟他妈的相扑运动员是的,胸前两只大扎直晃悠,刀削发,黄不黄,白不白的眼sè。

    这时,陈楚又往旁边看过去。

    另外两个女孩儿一个亦是身高将近一米七了,长得脸有点长,不过总比这个大狗熊耐看,两条大长腿,白花花的,陈楚真想摸两把。姓许。

    另外一个身高一米六,穿了一身浅黑sè的制服,齐腮的短发,鸭蛋脸挺可爱的,有点婴儿肥,露出的大腿极其诱人。

    “哎呀,张姐,我以前就认识的,张姐,这不你过生ri我特意给你带来看看么?”

    我糙!陈楚晕了,心想这王红梅怎么一个屁八个谎啊!

    满嘴跑火车啊!一会儿她过生ri,一会儿父母都在外地的,看来她的话不能信,现在又是这女生过生ri了。

    “陈楚?”那个大长腿兴许的女生说:“麻痹的好像三中听说过啊,前几天不是摸底考试么?咱三中出的题,然后听说镇中学有个傻逼考第一,在咱三中三千学生里面排行第二,咱那傻逼老师还说这学生铁定瀚城一中的实力了,还要去挖人……”

    那个齐腮短发女孩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陈楚几眼。

    忽然冲王红梅说:“行啊!老四,处了个学习尖子,你破了没?没破抓紧时间破啊……”

    “咯咯咯咯……”几个女生就拿陈楚开涮了。

    被女生开涮陈楚也有点不自然。

    “喂!学习尖子,能喝酒不?陪大姐喝点,我和你说我们四个在小柳庄就是拜把子的姐妹,学校黄了,我们三个都转校到三中来了,就老四跟那个傻逼叫什么来着?对,叫陈述的,去了你们镇中学,听说我们班主任要过去挖你呢!你要是来三中了没事,大姐罩着你……”

    这女生说着递过来一瓶啤酒。

    陈楚不能被女生吓倒了。

    跟着干了几个。

    随后几个女生轮流唱歌。

    王红梅也喝了不少。

    小脸一阵绯红的。

    最后那姓张的女生喊了一嗓子,上白酒。

    陈楚也跟着干了一瓶,王红梅本不想喝的,不过也被灌了半杯,立刻就迷迷糊糊的了。

    不过还是拉了陈楚一把小声说了句:“走……”

    几个人都有些醉意,不过陈楚酒量是一斤白酒的量,比这女生强点。

    嗯?了一声。

    王红梅拉着他说:“我要吐……”

    另外那几个女生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等把陈楚拉了出来。

    王红梅却说:“快走……”

    “为啥?”陈楚问。

    “不走我就付账了,她们熊我让我请。”

    陈楚多少也明白点了。

    随后上了摩托车,随即启动,后面唉唉的喊了几声,陈楚也没管,直接开车走了。

    身后竟然传来了骂声。

    “麻痹的付账啊……”

    陈楚一阵无语,心想这都是什么人啊?

    车上人不多,陈楚摸出银针,一手把着车把,一手捏着银针刺进太阳穴处,不消多时,他便清醒了。

    陈楚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了。

    摩托车往开了二十分钟,路过了大杨树镇,往小柳庄开的时候。

    忽然身后的王红梅啊……的呻吟了一声。

    接着一双小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腰。

    “小华……”她低低的呻吟的叫了一声,陈楚忙停了下来。

    听见王红梅断断续续的,模糊的说什么小华?什么她错了,爱不爱之类的话。

    心里有点明白了,麻痹的,这女生以前肯定处过对象。

    现在迷迷糊糊的把自己当成以前那个小子了。

    陈楚呼出口气。

    王红梅已经抱住他又亲又蹭起来,

    嘴里满是酒气的说什么她错了怎么样怎么样的,让小华原谅。

    “呼……”陈楚这个郁闷。

    王红梅一劲儿的问,他便随意回应着:“嗯,行,我原谅你了……”

    “你原谅我了,为啥不抱着我,不亲我……”

    “麻痹的……这你可怨不得我了啊!你是自找的。”陈楚不是圣人,而是最喜欢偷女人了。

    现在这傻女生往枪口上撞,没有不吃的。

    不仅嘿嘿笑了。“嗯,我是小华,那你脱个衣服我看看?”

    王红梅还真往下脱。

    陈楚忙驮着她下了土路,往前又开了一段路。

    随机打开了摩托车的车灯,抱着王红梅来到一片低矮的土坡上。

    再也忍不住了,把王红梅一推,王红梅四仰八插的躺在了土堆上。

    陈楚一下扑上去,捏住她摩托车灯光中的红红的小嘴儿,一口就亲了上去。

    喝多了的王红梅醉意阑珊,两手抱住陈楚的脖子。

    “小华……要了……”

    “**!”

    陈楚解开了裤带,把下面掏了出来。

    嘴巴在王红梅白净的脖子跟脸上啃咬着。

    两手就开始给她解裤带。

    王红梅下身是牛仔裤,浅粉sè的裤带几乎就是装饰了。

    裤带解开,陈楚接着往下一扒。

    这牛仔裤挺紧的,而且王红梅的屁股挺大,一时还没扒下来。

    而且王红梅两只细细的胳膊搂着陈楚反倒捣乱了。

    陈楚忙解开她的一经的扣子。

    见她迷棱迷棱的像是要吐。

    忙把她的上身的小衫往上一撸,推到了脖颈那,看到了一对爆*,那大nǎi白花花的,里面是白sè的蕾丝花边的ru罩。

    那ru罩像是要保不住爆*是的,鼓鼓囊囊的。

    陈楚忍不住在她的*沟处吸了几口,两手又往前一推。

    王红梅的两只大扎就弹跳了出来。

    “啊……”陈楚激动的两只手有些颤抖的揉了上去。

    嘴里小声的说道:“王红梅,我的小宝贝,我终于摸到你的大扎了……”

    陈楚激动了迈步上前,把自己的打棍子一下顶在了王红梅胸前两只白花花的大扎上。

    两手往一起合着她的大扎,他的打棍子就在王红梅的大扎上开始一上一下的来回的出溜。

    “啊……真好……真爽啊……”陈楚呼吸急促起来。

    心想真是一个女人一个味道。

    他没想到王红梅的大扎这么柔,这么嫩。

    麻痹的,也不管你是不是处女了,即使是处女,老子也把你糙了,等糙完了再说。

    陈楚忙从她身上下来,把裤子踢掉,随后把王红梅反转过来。

    一把抓住她后面的牛仔裤,伸手摸进去,抠了两把王红梅白白的,深深的腚沟子,里面湿润的,陈楚还放在鼻尖问问。

    随后往下一拽。

    王红梅白花花的大屁股就显露出来。

    陈楚几乎两眼喷血,一口就亲上去。

    连亲带啃的,在车灯的照shè下,王红梅的白白屁股泛出xing感柔美的线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