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月光柔和,亦然有些清凉的模样。。

    马上到了三伏天,不过,三伏天之后便是立秋了,一年又开始转冷的季节。

    此时草儿正旺,苗儿正强,草窠里的蚂蚱啥的叫的亦是最欢快,一片片的苞米地也是到了拔节、最后的疯长的时候,亦是果实凝结之时,就像是半大小子是的逐渐的成熟。

    不过这个过程亦是最美好的。

    就像半大小子在成长着,从懵懂开始渐渐对成熟,不再那么无知和冲动……

    这片荒地是盐碱地,也就适合草在这里生长,白天放牧啥的。

    种地不成,种出的苞米苗也就过膝盖那样的矮小。

    而这时候看青的也比较多,便是苞米要成熟了,怕有人偷,都在地上看地,便是在自家的地头搭建个窝棚啥的。

    所以现在钻苞米地里搞破鞋容易被撞见,闫三就把徐国忠跟马小河他二婶儿搞破鞋给撞见了。

    不过,陈楚在这荒郊野外办事,还是极其的安全的。

    王红梅两只白嫩的小手抓住旁边的野草,手指紧紧的抓进松软湿润的泥土里面。

    陈楚下面亦是开始大开大合,长驱直入了。

    “扑哧!扑哧!”一串串的水声响起,由于陈楚的连续进攻跟拍击,王红梅的胯下已经水流潺潺了,陈楚感觉两人都快到了最后的巅峰。

    不由得屁股更是加快运动,腰眼啪啪啪的用力抽送,拍击着王红梅的胯下啪啪啪的响成一片。

    “啊啊啊啊!”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呻吟欢叫着,这股幸福的,兴奋的感觉伴随着蛙鸣还有蝉鸣的声音,异常的清爽。

    在广袤的盐碱地能传出多远去,陈楚的屁股不停的往前耸动,嘴唇不仅亲着,舔着王红梅的白花花的大腿。

    她的大腿被陈楚一会儿分开,一会儿又合拢,亦或再次分开并且抗在肩上。

    陈楚的嘴唇就在她的半截白白的小腿上亲吻,时而手摸着她娇嫩的屁股蛋儿。

    低着头,看着王红梅看向别处的两只大眼睛,而自己下面不断的往里面狠狠抽送的黑黢黢的打棍子。

    陈楚看着看着,有点忍不住了,过去亲吻王红梅的嘴唇,两手摸着她的胸前晃动的两只大扎。

    “哎呀……”王红梅似乎反抗的把头转向一旁,不让陈楚亲她的小嘴儿。

    麻痹的……都被糙了还装,这种女人就是属于贱人的。

    陈楚不理她,下面啪啪啪的最后冲击着,嘴唇啃咬着她的白皙的大脖子。

    最后一口咬住她的一只大nǎi,另外一只手扣住王红梅另只nǎi。

    嘴里狠狠的裹着,手里用力的抓着。

    终于下面达到了最后的冲击,陈楚感觉自己的家伙嗤嗤嗤嗤的开shè了。

    王红梅亦是感觉一股股的有些发烫的液体进入她的洞口深处,烫的她享受的深呼吸着,发出最后深度的呻吟。

    “啊……”

    陈楚也深喘着,下面喷shè出去,家伙慢慢的变软,而最后几下又用力往王红梅前面顶了顶。

    王红梅的身子被顶的一窜一窜的。

    一股股的刺激的感觉让她享受般的闭上了眼,似乎在回味着这最后一刻玉仙玉死的冲击。

    陈楚嘴唇贴上了她红晕的嘴,去亲吻着她的唇。

    王红梅紧紧闭着眼,也闭着嘴,陈楚裹着她娇嫩的唇瓣,伸出舌头只塞进了她的嘴唇,舔到了她白白的牙齿。

    最后王红梅还是甩头躲开了。

    麻痹的……陈楚心里低低骂了一句,开始亲吻她白净的脸蛋儿。

    “啊……嗯……”王红梅回味无穷的压低声音的呻吟起来。

    本来每次糙完了,下面软了,都需要休息一会儿的。

    不过陈楚看着王红梅的反抗,下面又有了感觉,不过下面还是软的。

    但是他下面的大棍子没有从王红梅的洞洞里面拔出来。

    里面湿润又温暖的,感觉十分享受。

    陈楚下面动了动,感觉里面的润滑,尤其是王红梅下面很紧,在里面的感觉就更好。

    麻痹的,既然敢反抗,那老子就糙死你……

    陈楚心里想着,看着王红梅禁闭的双眼,连亲都不让他亲,下面又开始活动了。

    心想,你他妈的不让老子亲,那老子就狠狠糙你,陈楚整个人狠狠压着王红梅,把她两条大腿抬的高高的,软软的下面开始在她洞洞里开始奋力的**起来。

    陈楚的家伙不小,即便是软了也有十多公分长,和一般男人硬起来的时候长短差不多。

    一般国人的家伙长度平均是13.xxx厘米,虽然够用,但进不到女人的底子。

    陈楚的家伙软的时候就能达到这个长度了,所以即便是软中抽拔也不会掉出来。

    看着王红梅这个矫情的13样,陈楚更有感觉了。

    下面不停的啪啪啪的撞击着王红梅下面。

    带着扑哧扑哧,咕咕咕的水声。

    王红梅闭着眼又开始嗯嗯啊啊的小声呻吟起来。

    “王红梅……宝贝,我爱你……”陈楚下面忽然有点硬了,一下来了感觉,往前一扑,嘴唇再次堵住王红梅的嘴,两手抱着她的臻首开始一顿狼吻。

    心想你麻痹的,不让老子亲,老子偏亲,偏狠狠的亲,狠狠的糙你……

    陈楚上下齐动,王红梅头左躲右闪,不过被陈楚两手搂住了,也就没啥办法了。

    只闭着眼,无法抵御的被陈楚亲吻着嘴。

    而陈楚一只手又慢慢的往下,揉住王红梅的一只白白的nǎi。

    手上扣住王红梅nǎi旁边的穴位,而且下面的家伙还在扑哧扑哧的糙着。

    王红梅终于最后的防线被陈楚撕开,嘴唇张开,陈楚的强有力的舌头马上伸展了进去。

    搅和着王红梅的滑腻无比的小舌头,开始疯狂的吸允着她口中的津液。

    陈楚一阵阵的麻木,感觉王红梅比王霞,比徐红要好的多,扎大,屁股白又大,这小嘴儿也甜啊。

    陈楚越亲嘴越有感觉,舌头恨不得要伸进她的嗓子眼,恨不得要吸干王红梅口中的津液,甚至要把她吃掉一样。

    不停的亲吻着,吸允着。

    “呜呜呜……”王红梅忽然两手狠狠的推着陈楚,眼睛睁开,把头歪向了一边,胸口一阵阵起伏着,大口喘息起来。

    被陈楚这一顿舌吻,差不多一分钟了。

    王红梅差点被憋死。

    不过,她也不说话,只是眼睛瞪着大大的。

    “我爱你……”陈楚又扑上去亲她雪白的脖颈跟粉嫩的脸蛋。

    其实陈楚根本就不爱她,恨她这股傲慢的德行还差不多。不过陈楚的爱就是爱她的身子,爱她的大白屁股蛋子,还有两条大白腿跟中间的洞洞。

    至于王红梅本人,他一点也不喜欢。

    陈楚亲着,下面不停的动着,两手在下面摸着王红梅的屁股蛋子。

    王红梅把手伸到下面不让陈楚摸。

    陈楚忙把她的衣服全部散开,随后把她搂起来,把王红梅的衣服全部脱光。

    此时,两人才算一丝不挂的紧紧的贴着,缠绕在一起。

    王红梅也不喜欢他,甚至是有点厌恶,不过陈楚的大家伙在她身体里面搅和的让她有些玉罢不能。

    两人就这样互相缠绵着,陈楚感觉差不多糙了她半个小时了。

    本来已经要shè出去了,不过陈楚每到要shè的时候就停下来,摸着她,亲着她,反正就不shè出去。

    心想这王红梅大**,好不容易才把她糙了,不多糙一会儿多可惜啊。反正抓紧时间,多干一下是一下。

    就这样的,陈楚下面啪啪啪的运动着,不过王红梅总是伸手不让他摸屁股。

    陈楚心想麻痹的,刚才老子舔都舔你半天屁股了,现在还不让摸,老子偏摸。

    陈楚,把她两条大腿合并在一起,然后往旁边一甩,王红梅身子就侧身过来。

    不过陈楚的家伙长,还没被甩出去,陈楚就侧着身糙着王红梅。

    不过,陈楚感觉换个姿势挺舒服的,王红梅却感觉不舒服,挣扎着要站起来,不过两手刚杵着地面的时候,陈楚就先两腿弯曲的站了起来。

    胯骨劈开,两手抱住王红梅的细腰,下面就开始啪啪啪的糙上了。

    王红梅现在是跪着的姿势,屁股撅着,陈楚在后面啪啪啪的一干,她有些晕晕乎乎的。

    “糙……糙你妈陈楚……”

    “啊……”陈楚一听王红梅骂人,而且月下王红梅的大白屁股蛋子那样的诱人,她一面往前趴着要甩开陈楚的大家伙的啪啪啪的糙。

    一面喝完酒还有些晕晕乎乎的,东倒西歪,陈楚爽透了,这种感觉,这种有反抗有强迫,又有半夜清风的环境,让他达到了从没有过的爽点。

    陈楚下面开始更快速的啪啪啪的运动着。

    拍击着王红梅的屁股蛋子上在空旷的荒地上十分的响,好像这啪啪啪的天边都带着回音的。

    加上王红梅的破口大骂,陈楚终于受不了了。

    “哦……哦哦哦……”一连串的头晕目眩的爽,的舒服,让陈楚闭上眼两手狠狠的勒住王红梅的腰不放,她往前爬一步,陈楚就跟进一步,终于王红梅感觉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又shè进了她的身体深处。

    王红梅知道完了,往前爬也没有意义了,人家已经shè进她身体里了。

    “啊……”陈楚爽爽的叫了一声,整个人僵直了十几秒,感觉下面的液体都甩的差不多了。

    才软软的舒服的压在王红梅的大屁股上。

    月下,王红梅白白的身子,跟陈楚有些擦黑的身子扭成一团,互相缱绻磨蹭着。

    王红梅虽然反抗,但也逃不出这种男女的肉玉,两人缠绕在一起,互相发出呻吟享受的声音。

    “嗯……哦……啊……”王红梅几乎下意识的搂住陈楚的腰,头贴着他的坚实的胸膛。

    前额蜷曲的刘海儿已经湿润。

    月下,她那一张妖媚的脸庞是那般的诱人。

    陈楚亲吻着她的小嘴儿,感觉她口中是那样的甘甜和蜜糖一般。

    摸着她洁白的大白腿,还有平坦的小腹,还有上面的两只雪白的大扎,还有勃起的粉红的相思豆。

    陈楚不仅心想,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副身子啊,多美,多白,不过这个好胚子却有一个势力的,鄙视别人的灵魂。

    如果说女孩儿,或者说人都爱慕虚荣,都势力也对,但也没有这样的,可惜了这身子了,不过,她就算再势力,再讨厌,再喜欢撒谎,这身体自己还是喜欢占有。

    陈楚摸着,亲吻着。

    两人缱绻了一阵,王红梅要穿衣服。

    陈楚下面又硬了,心想麻痹的,今天就给你来个梅花三弄。

    陈楚本来要糙她屁眼的,不过没塞进去,又把王红梅反转过来,从后面直直的插入,啪啪啪的干了一个多小时,拍的王红梅的大白屁股都红了,陈楚亦是浑身挥汗如雨。

    而王红梅似乎被他糙晕了。

    只哼哼唧唧的撅着,开始还反抗骂几句,不过到后面就只发出莺莺的呻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