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第二百零八章美女揣妄

    有的时候人的眼睛仿佛真能说话的。。

    或许他能表露彼此的好感,惊奇,欢喜,厌烦……陈楚现在感觉就是如此的。

    当张娇的一双水汪汪明媚的狭长的眸子看过来的时候。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

    那便是自己恋爱了。

    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是的,他凡是看见的女生,只要是美女,他的心跳都加速,都想糙一把。

    他感觉自己又爱上了一个人,有种眩晕的,仿佛难以自拔的感觉。

    张娇的眼睛直淡淡的看了他一下,但是她的眼睛眸中明亮,黑白分明,像是诉说了很多的东西。

    紧紧的把陈楚给吸引住了了。

    陈楚忽然觉得,张老头儿说的真对,眼神绝对可以秒杀一个人,现在他就有种被张娇俘获的感觉。

    感觉身体还是自己的,灵魂就属于另外一个人了。

    感觉像是有种想要保护张娇的冲动,关心她曾经自己不知道的一切,包括她任何一点都想去了解跟关心。

    张娇甩了甩马尾辫,目光清澈灼灼,像是一条清冽的消息,已经在陈楚心里流淌了。

    ……

    检查卫生基本都是这么回事。

    而张娇的资料也已经交到了陈楚的手中。

    是用钢笔写的,学校需要一个记录,老师懒得管理这些事儿。

    陈楚现在作为大队长了,当然初三的得管初二跟初一的大队长了。

    当他看到张娇递过来的简单的简介。

    张娇,一米六二,16岁,大杨树镇小柳庄三社,小学,毕业小柳村小学,初中一年到初二小柳庄中学……

    个人爱好上写着爱好美术舞蹈啥的。

    陈楚瞄了她几眼,见她身段苗条,虽然是坐着,但是举手投足间似乎颦颦婷婷,婀阿婀娜的。

    “好啊……真好……”

    这时,陈楚的电话响了起来。

    陈楚忙掏出走到一旁接听。

    初二班级哗然一片,很多女孩儿都羡慕的望了过来。

    那时候汉显bb极都是稀罕的东西了,更不用说手机了,而且还是99c。

    农村有句话便是穷养儿富养女的。

    儿子不能惯着,多教育以后孝顺,但是女儿就要不能断了钱花。

    不然……容易被人拐跑了。

    女生相对于比男的爱慕虚荣而势力。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就是这个道理了。男人奋斗大抵是为了有朝一ri得到更多的女人,女人……或者说现在的女人很多不知道奋斗二字怎么写,大多数想靠婚姻,婚姻就是她们奋斗的一种。

    陈楚一掏出手机打电话,立即吸引了大半女生的目光。

    就像雄xing比较牛逼,雌xing都想靠拢一样。

    陈楚也注意到了,不过走到走廊接了电话。

    “弟弟,啥时候来啊?那几个**都到了……”

    电话中传来那个小卖店女人焦急的声音。

    陈楚笑了笑:“大姐啊,你别急啊,我这里也在忙,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哎呀,我这手机要没电了。”

    陈楚说完挂了电话,随后关机了。

    重新回到班级之时,就看到初二又十七八个女生,至少有十二三个看着自己的眼光带着讨好的好感。

    而除了张娇,还有几个长得也很不错的。

    陈楚心里一阵意yin,心想要是把这几个也裤子扒下来糙了可好了。

    检查了一圈。

    陈楚又看初一又几个漂亮的女生。

    不过感觉有点太小,才十四,都没张开呢,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他不太喜欢,手一摸上去都没啥肉。

    这时朱娜人家早回班级去了。

    懒得跟他在一块走。

    陈楚把学生档案交到校长办公室,回去上自习,顺便看看什么《鬼瞳》这本书。

    发现这本书简直就是一个妄人写的。

    满嘴冒瞎白话,要不是张老头儿极力...推荐,他才懒得看呢,比政治教育还能骗人呢。

    里面吹的都没边没沿的了,将真气发出体外如何如何……陈楚不禁哑然失笑,心想什么真气啊!张老头儿还说先练习气功,随后演变罡气,最后是真气。

    现在自己练的就能放屁,哪有什么气!

    一本书一百来页,陈楚看的直打哈欠,不过又玉扳指的功效,看的也记住了。

    第一节课是历史课,老师没来,他就继续看。

    第二节说老师没来,去开会去了,其实都是在作假,应付教育局的检查而已了。

    等刚下课,陈楚在走廊晃荡的时候。

    路小巧一拐一拐的搬了张椅子过来了。

    随后咚的一声往陈楚身边一放,手里的书跟粉笔也递了过来。

    “干啥啊?”陈楚问。

    “不干啥!”路小巧白了他一眼,毛嘟嘟的大眼睛翻了翻。

    “写黑板报!”

    “写黑板报不是你写么?你给我干啥啊?”

    “给你干啥?谁当学委谁写!反正我给你放这了!”路小巧把粉笔跟书啥的都放在地上了,转头就走。

    “哎,路小巧等一会儿!”

    陈楚两步追上去,看着比自己矮了大半头的路小巧。

    “啥事儿?”路小巧扬了扬脖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红红的小嘴儿嘟嘟的。

    陈楚真想搂过来狠狠的亲一口。

    “那个……小巧啊,我想你了。咱俩……”

    “滚。”路小巧小声嘀咕了一声,白了他一眼,转身要走。

    “小巧啊,是你定亲了么?”

    路小巧停住了,回头问:“你听谁说的?”

    “嘿嘿,听别人说的了,你和谁啊?是你说的那个……”

    “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路小巧说着话转身进了班级。

    不可能?

    陈楚愣了愣。

    随即叹了口气,麻痹的,万万没想到,当学委还得写黑板报……

    走廊挨着门口有两块黑板,都不小。

    陈楚擦干净了。

    看着上面的画好的文,当然是宣扬爱国主义教育啥的。

    看了看黑板,努力把黑板想象成美女的大腚眼子,粉笔开始刷刷刷的写了。

    陈楚的字苍劲有力不说,而且间架结构还有一种娟秀优美的味道。

    写着写着,陈楚的笔劲儿开始飞扬了起来。

    粉末四溅,写出的字亦是刚劲,亦是风流潇洒。

    不知不觉身边已经围绕起十多个女生观看了。

    陈楚擦了擦汗,倏地一回头,看着十多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吓了一跳。

    这些女生脸上都露出了羞shè的神情,对,是羞shè,要shè了的时候女生表现出来的娇羞的神情模样。

    在走廊的角落里,陈楚竟然看到朱娜也在看着自己,两眼中好笑有点惊异又像是欣喜的神sè。

    陈楚激动的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朱娜忙瞪了他一眼进了班级。

    陈楚鸡冻了,心想有门啊!

    这时,一个老师过来说:“这里要画一些柳树条之类的点缀……”

    陈楚咧咧嘴,心想画你妈逼个柳树条,老子会画女人的大扎跟大白腚,你用不?

    “嘿嘿,老师我不会啊。”

    “哦……”这老师是初二的班主任,长得一般人,不在陈楚的喜欢范围内。

    这女老师随后走到初二门口喊了一声:“张娇,你出来一下,柳树条会画吗?”

    两人说了几句,随后张娇走了出来。

    她嘴里还吹着糖,粉白的面容差不多跟糖一样的洁白。

    上身短小的夹克,里面小衫把一对不大的小扎把衣服鼓鼓的撑起来两个小包。

    下身毛边的牛仔裤,小矮跟的女生皮鞋。

    “在这里画么?”张娇纤细柔嫩的小手在黑板上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度,那小手嫩的,让陈楚一阵的心动。

    “啊,行……”

    张娇话不多,柔嫩灵巧的小手只简单的勾勒几笔就画出了柳条来了。

    陈楚看着张娇俊俏的脸蛋儿,失口说了句:“真美啊……”

    “嗯?美吗?我感觉一般啊,在黑板上有点画不好,在纸上还行……”

    “咳咳……”

    陈楚觉得这女生有点意思。

    不过活泼开朗的很有趣。

    张娇随即又浅浅的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看这儿,让我画错了……”她说着话还冲陈楚眨了眨眼睛,调皮的笑了笑,一笑两个小酒窝……

    陈楚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下面梆硬榜样的,他站着凳子,张娇就在他下面画画,头离着他的胯下挺近的。

    “呼……”陈楚呼出口气,心想真是尼玛的煎熬啊……

    “对了,张娇,你家就你们姐妹俩么?我咋感觉你跟你姐……”

    “哈哈,不像对?其实我跟我二姐,我大姐也都不像,我家姐妹三个都不像……”

    “你,你还有大姐?”

    “啊!有啊,我大姐叫张宁,她在高中学美术,快要考大学了,我画画就是她教我的……”

    “张宁?一听就是一个美女了……”陈楚下面更硬了,心想这要是把姐三个都放到床上,一手搂着一个,剩下的那个……对,让她躺在自己的胯下,搂着自己的大家伙睡觉……男人的幸福其实很简单了。

    不知不觉混到了下午。

    陈楚心里有事儿,放学的铃声一响,他就跑了。

    去金星的台球厅取了摩托车,随后直接朝县里开去。

    随即手机也开机了,心想着一会儿怎么糙那个小卖店的娘们。

    这时,马小河在后面喊他,这虎小子骑着自行车都快撵上陈楚六十迈的摩托了,当然,陈楚没加速。

    马小河呼哧呼哧的追上来说。

    “陈楚,王伟在后面说你坏话呢!”

    “说我啥?”

    “他说你跟那小莲搞破鞋的事儿,我刚才路过他们,见到王伟跟朱娜柳贺他们说呢。”

    “麻痹的……王伟真他妈的欠揍没够啊,今天朱娜刚对自己有点好感,这点好印象全没了,而且柳贺一知道了,柳冰冰也就直到了……麻痹的……”

    马小河见陈楚眉头紧皱,忙说。

    “咱俩一块去揍他。”

    陈楚笑了,拍了拍马小河肩膀,心想这小子够意思,不过揍王伟还能用到两个人么!

    “你先回去,我去和他谈谈。”

    “行!”马小河也实在,骑着自行车拐弯就下道走了。

    陈楚骑着摩托车往回赶,正看见王伟还眉飞sè舞的跟着朱娜她们说着什么。

    柳贺红着脸,朱娜却乐呵呵笑着。

    陈楚这个气,朱娜尼玛……贱人……我咋喜欢你这贱人呢。

    陈楚加快一下油门,到了近前,停住了摩托车,一只脚杵着地面。

    柳贺和几个女生忙骑过去了,朱娜冲陈楚冷哼一声也骑过去。

    轮到后面的王伟了。

    “你给我等一等!”陈楚一把抓住王伟的脖领子就把他薅了下来。

    王伟比陈楚现在还要高一些,也伸手抓住陈楚的领子。

    这时,朱娜见王伟被抓住,红着脸冲陈楚喊:“陈楚你干啥?干啥欺负同学?”

    我……麻痹的……

    陈楚气死了,心想这个朱娜为啥总是袒护着王伟,难道跟他有一腿了么?

    “陈楚,就凭你还当学委?还当大队长么?你配么?都不如让王伟当!”

    陈楚笑了笑。

    轻轻说:“朱娜,你这个sāo13……”

    “你……你说啥?你再说一遍?”朱娜脸腾的红了,一直红到大脖根子。

    nǎi白sè的面容瞬间充血,就像突然间涨红的**一样。

    “陈楚,你他妈的说啥?”朱娜眼泪围绕着眼眶打转转。

    “我说你是裤裆里着火了!烧逼了!”陈楚冲朱娜冷笑了一声。

    “你……陈楚,你……你麻痹……”

    “呵呵,我没妈。”陈楚又笑了。

    朱娜气得脸sè发紫,泪水流出来:“陈楚,我糙尼玛……”

    “哈哈……我他妈的都说了我没妈。”

    “那……陈楚,我糙你爸……”

    陈楚更笑得欢乐了。

    “朱娜,你糙去啊!你要是糙了我爸,我就管你叫小妈……”

    “啊!……”朱娜终于哭了起来,呜呜呜的骑着自行车边抽噎着哭着边跑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