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此时,黄昏将之,落ri余晖在县城不太高的楼宇中,光波阑珊的像是被切碎开来的彩sè花瓣,各种美好sè泽的洋洋洒洒在县城街道的每一个角落。。

    这个时间也是放学下班的时间,车流人流暂时如织,小县城也没多人,只是有几个带死不活的国营企业,斑驳的企业古老的青石灰、土土的墙面上,还残留着团结就是力量跟万岁主席的口号。

    彰显着那个岁月人民群众热血沸腾,万众一心快乐的**美好的缩影。县城唯一几处这样的颓败的厂子,像是那段岁月留下的痕迹,亦是昨天历史走过的痕迹,只是在人们心中越来越多的淡忘了……

    这些古老的——六七十年代甚至更早的建筑还有县医院跟每年都装修不止也没见多大成效,被各个阶层贪污扒皮的县城医专跟县zhèngfu大楼。像是在和外界诉苦着瀚城第一贫困县的美称……

    ……

    当然,这些都是政治缩影,陈楚只是感觉人多了,车多了,不过跟自己没啥关系,他只喜欢女人。

    此时他看着自己的大粗棍子已经插入了这女人的华容道里。

    “啊……真紧啊……”陈楚低声了一下。

    感觉这女人应该是没有准备,如果有准备了,下面不会这样紧的。

    这样干干的,自己的大家伙的皮摩擦着她里面干燥的肉道——更有摩擦感,更舒服了。

    陈楚呼出口气。

    差点一下就被夹shè了。

    忙抽出来。

    “呼……妈的,为啥人长得一般人,就偏偏这么xing感了……”陈楚自言自语着,真想天天糙这个女人。甚至比小姑娘还好,还有味道。

    陈楚刚才有点着急,不过见没啥动静,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心想麻痹的,大不了就被人撞见,再说了,自己干了这么多次,一次也没让人撞见过。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了。

    什么事儿都一样,打架,偷东西,骂人,刚开始第一次的时候都是胆怯的,比如偷窥也是的。

    但是做久了就不怕了,比如杀人犯,已经神经麻木了,就像屠宰场里的屠夫一样。

    陈楚偷女人也偷的有点习惯了。

    他两手捏住这小店女人的两瓣屁股。

    感觉自己头晕晕的。

    这是他捏过的最大的女人的屁股了,真圆啊!真大,真白……

    陈楚忍不住的俯身下去。

    脸蛋子就贴着这女人的屁股蛋子来回的磨蹭着,脸皮贴着人家的屁股摩擦出轻微的沙沙沙的声响。

    陈楚的手随后也加大着力道,那小店女人的两瓣屁股蛋在他手中不断的改变着形状。

    就像是很大的一滩面,陈楚揉着,搓着,享受着。

    不禁也微微的呻吟出声来:“啊啊……宝贝……啊……爽死了……啊……真好……屁股真好。”

    陈楚的手恋恋不舍的在人家的屁股上摸上摸下,随后又摸小店女人白白的腰,她的腰有点粗,也是人家长得高了,不过跟屁股一比细的多了,而且没有一丝的赘肉,亦是白花花的。

    陈楚更兴奋了。

    上次他没享受够,这次他想好好的享受享受,甚至他更希望这一晚上她对象不回来,他真想糙这女人一整晚。

    shè她个十回八回的。

    陈楚两手无比兴奋的边捏着人家屁股,随即一只手伸进了女人的腚沟子。

    这女人腚沟子真深,像是山谷的谷底。

    但越是深越能显出臀瓣的挺翘,那臀尖一颤一颤的。

    陈楚下面受不了的硬,不禁一手抠着这女人的腚沟子,另只手往下抚摸着,抚摸着她光洁圆润的大腿根,白花花的两条大腿,陈楚好像自己以后的死法就被这样女人的大腿夹死。

    或者被女人的裤裆憋死,这样的死法最好了,陈楚意yin着,他已经想好了,自己活着没法选择,但是自己要死一定要死在女人的床上,做一个风流鬼。

    陈楚伸出舌头,慢慢的从女人的脚丫开始舔起。

    这双大脚足有四十二号了,不过这脚白啊,修长啊,脚身修长,脚趾也是那样的修长,上次这女人好像穿的是丝袜啥的。

    陈楚也记不得了。

    此时激动的忙一口含住了这女人的大脚趾,在嘴里大力的吸允着,同时闭上了眼睛,边吸允着边享受着。

    陈楚舔着她的脚趾,手里也握着勃起坚硬的大家伙,在女人另一条小腿上轻轻的磨蹭着,他不敢用力,怕shè出去,那样最少得过十来分钟再硬起来的了。

    陈楚舔着,每一个脚趾都舔的狠认真,狠仔细,接着是另外一只脚,慢慢的往上舔着,从她的脚踝,腿肚子,最后到了她的大腿根。

    小店女人还是趴伏在床上,胸压在下面,只是她脑后的哑门穴下面插着银针,陈楚无法把她翻转过来。

    最后陈楚又面对着女人的大屁股了。

    这次毫不犹豫,猛的一口,嘴巴狠狠的朝着女人的腚沟子贴了过去,两手把女人的大腿从后面推开,这样头能离着人家的腚沟子更近一些。

    小店女人下面热乎乎的洞口,湿润的沾染在了陈楚的脸上。

    陈楚的嘴唇寻找着,最后终于挨近了女人两腿间的私密处。

    陈楚睁开眼,用舌头分开女人红sè的大嘴唇跟小嘴唇,见里面已经蜜汁泛滥,他的舌头努力的往里面伸着,恨不得舌头能有一尺长才好。

    “嗯……啊……”小店女人潜意识的嗯嗯的呻吟两声。

    陈楚却更加大力道叭叭叭的亲着闻着,嘴唇磨蹭着人家的腚沟子,舌头往她的华容道里面伸探。

    酸溜溜的溪水让陈楚异常的满足,忽然,他光着腚跳到地上。

    找了一个塑料布塞到了女人下面垫着。

    刚才这溪水差点溜到床上,那样就坏了。

    陈楚垫好了,嘴巴舔着下面,又游移到女人的腚沟子上,两手掰开她的屁股,看到了那褶皱的屁眼。

    一口又亲了上去,舌头使劲儿往人家屁眼里面舔,往里面塞,感觉这女人屁眼处那嫩嫩的息肉。

    陈楚看了看时间,自己舔了人家二十分钟了,也应该过瘾了。

    他这才把大家伙慢慢的伸向女人的腚沟子那,眼睛没看,下面本能的磨蹭两下,随后咕唧一声,大家伙找到了女人洞洞的位置,那边缘都已经十分的滑腻了。

    这次陈楚才闷哼一声。

    “嗯……”随着闷哼,陈楚的大家伙一路缓缓进入女人的洞洞,发出扑哧的声音。

    “嗯啊……”昏昏中的小店女人又是本能的一声呻吟。

    陈楚慢慢的像是推注shè液似的,把下面全部插入进去,整个粗长的大家伙没入女人屁股下面。

    陈楚又往前挺了挺,身体也压在她挺翘的两个山峦一般臀瓣的中间。

    看着女人的屁股瓣颤了颤,随即洞洞口发出扑哧的声响。

    陈楚这才缓缓抽出,又往前扑哧一声全糙了进去。

    “啪!”身体拍击女人丰满挺翘的屁股蛋上发出清纯的响声。

    陈楚亦是闷哼的享受了一下,大棍子上带来的玉仙玉死的享受让他身不由己的小声压抑的呻吟出声。

    “啊……”

    啪啪啪……

    陈楚下面的动作开始连续起来,他下面从小店女人屁股下面的洞洞里来回的进进出出,一下下的陈楚亦是越来越用力了。

    陈楚忍耐着,心想不能shè,才糙了几十下。

    陈楚呼吸急促的告诫自己,随后两手支撑起来,放缓了动作。

    看着自己的家伙慢慢的拔出来,随后再慢慢的插入。

    看着小店女人屁股下面的洞洞的息肉被翻卷而出,又随着糙进去而回卷。

    陈楚又坚持了几十下,啪啪啪的一下又一下的,糙了这女人**十下了,陈楚终于受不了了。

    也不想忍耐了。

    “啊……我爱你……啊……我爱你……啊啊啊”陈楚呼吸急促的压在女人身上,下面的大棍子疯狂的加快起了速度。

    啪啪啪的声音像是爆豆,像是冰咆一般的密集。

    “啊……”陈楚低吼了一声,下面终于shè了出去。连续拍击了二十多下,终于shè出去了。

    陈楚屁股使劲往前一顶,下面进入了女人的最深处。

    大棍子像是水枪的子弹似的,一梭子一梭子的打进女人的洞内深处。

    才全身僵硬紧紧的抱住女人的身体,下面也死死的抵住女人的屁股蛋子上,把她的软软的屁股都压的变了形状。

    陈楚几乎听到下面喷shè的呲呲呲呲的声音。

    “啊……”感觉连同自己的灵魂全部shè进女人身体里了。

    “啊!”陈楚重重的呻吟一声,最后的一梭子子弹也打光了。

    陈楚趴伏在女人的裸背上。

    幸福的伸出舌头舔着女人的白花花的后背。

    “嗯?”睡梦中的小店女人也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头歪向了另外一旁。

    陈楚软了的下面又往里糙了糙,这才拔出软了的湿漉漉的家伙,像是一条黑sè的邪恶的小蛇一样。

    陈楚看到小店女人的屁股沟子流淌出自己跟她混合的液体。

    这才舒服的躺在女人白花花的身上,手掐着女人的屁股,而后另只手去伸向女人的前面去摸着她的nǎi。

    陈楚忽然想到,医术上控制女人的昏穴不禁是在哑门一下,在太阳穴,门庭穴周边亦是有穴位可以控制的。

    太阳穴很简单了,在两鬓的上面凹陷的部位。

    很多有功夫的人太阳穴鼓鼓的,一般看到太阳穴鼓鼓的人最好别和他对手,一般都是功夫好手了。

    陈楚想罢也想插入她的门庭穴下面试试看,遂摸出银针,先刺入女人的两鬓太阳穴,随后抽出哑门穴的银针拔出收好。

    女人亦是动也不动。

    陈楚忙慢慢把女人翻了个身,把她的裙子,ru罩和绿sè的内裤都又从下面扒了下来。

    女人的肩带亦是脱掉。

    陈楚扒光了这女人,再见她浑身亦是白花花的,双目闭着,浑身如玉一样洁白。

    只有胸前的两枚红sè的相思豆跟下面一撮黑sè浓密的小森林,不过这两处地方更是诱人了。

    陈楚忙扑了上去,下面的大家伙又硬了。

    心想麻痹的,今天一定好好糙你,下一个就是你介绍的那群**了,老子一个不剩,全都糙了她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