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欢迎加群,...更新第一时间通知。。85685299)

    可能人这一生不止喜欢一个女人……

    如果是男人可能是不止喜欢一个女人,女人或许也不可能只喜欢一个男人。

    如果让每一个人的**得意施展和实现。

    可能每一个男人都想做一个后宫佳丽成百上千的皇帝。

    女人都想成为一代武后,拥有自己的粉黛男奴。

    男皇想后宫佳丽三千,女皇或者就是后宫美男三千了。

    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第一眼便会分泌诸多的多巴胺,生物角度上马上就联想到了赤果果的雌雄交配。

    又把这种想交配的**加上了一个包装在作为伪装,称之为喜欢。

    如果男人说喜欢这个女生,那意思就是想和她上床,想糙了她。

    我爱你三个字的字头拼音综合起来也就是一个‘玩’字。

    陈楚就是为了玩。

    他现在只对朱娜不同。

    他也不知道对朱娜是什么感觉。

    有的时候喜欢的不得了,又的时候又恨,只不过恨也是甜蜜的恨了。

    这时,小店女人站起身,从床上下来的时候腿一软差点做了一个腚墩。

    陈楚忙过去扶着。

    “哎呀妈呀,我这是咋的了?真是的腿脚都不好使唤了。”

    小店女人本来个子就高,刚穿好高跟鞋,不过这差点一摔跤,身体前倾,一步裙往前一腿,露出了绿sè的内裤。

    陈楚真不介意糙完了人家再闻闻她的内裤的,甚至舔一舔都行。

    不过,陈楚一见之下却吓了一大跳。

    原来刚才自己手忙脚乱的,把人家的内裤给穿反了。我糙……

    陈楚晕了。

    生怕被人家发现。

    小店女人女人这时要进厕所撒尿。陈楚又吓了一跳。

    还好,她又看了下钟点说道:“哎呀,弟弟你得走了,不然你……我那个对象回来该误会了……”

    陈楚忙点点头走出了门。

    小店女人还笑着说在电话联系。

    陈楚也点了点头。

    他转身奔着摩托车停靠的方向走去。

    见到一个男的,头发有点长,一米八几的身高,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有些帅气,穿着一身得体的激ng服奔着小店女人的小卖店走去。

    陈楚愣了愣,随即呼出口气,我擦!还以为是激ng察呢,原来是保安。

    他们的衣服多少有点相近的。

    可能是哪个国营企业的保安了,县城这破地方还真没有什么物业小区啥的,主要是没人交物业费了。

    我擦!

    陈楚心想,这娘们的对象长得挺帅啊。

    麻痹的,不过再帅能怎的,你老婆已经被老子玩了,嘿嘿……上了别人老婆的感觉真他妈的好。

    陈楚哼了两声。

    这时看了看那几个未接电话跟短信。

    原来是那小莲发来的,短信上说,老公,我和姐姐回沈城了,你啥时候来啊,我们都想你……

    陈楚下面有些软了的家伙立即又火热了起来了。

    想到那小莲还差一些,那小莲差不多已经让他给糙够了。

    但一想起那小青曼妙的身子,陈楚就火热的受不了啊。

    小娘们,我也想你们,真想搂着你们两个女人的大腚眼子睡觉。

    陈楚想了一会儿真发出去了。

    不一会儿就接到了那小莲的短信。

    “滚……你给没良心的,贪得无厌……”

    陈楚不想多做纠缠,编造了个借口说一会儿聊。随即来到停靠摩托车的地方,骑上摩托车往家里走了。

    这一下把小店那女人糙了三遍,陈楚爽了。过瘾了,知足了,也饱了。

    即使不再糙这女人,陈楚也感觉没啥遗憾的了。

    骑上摩托车,陈楚想先去张老头儿那,跟他先显摆显摆再说。

    这老家伙一如既往的在烤火,往炉子里填着柴禾,喝着烧酒。

    “驴啊,今天你红光满面的啊?”张老头儿瞥了他一眼说。

    “那是啊!老家伙我跟你说啊,今天我糙了那小店女人三次,哎呦我去!那大扎,这样式的,那大屁股,这样型的,两条大白腿让我抗在肩膀上,啪啪啪的这顿糙……哎呀爽透了……”陈楚连说带比划的。

    “咂砸……”老张头听的直咋嘛眼睛,嘴里馋的咂砸的。

    过了一会儿说道:“驴啊,我和你说件事儿。”

    “啥事儿?”陈楚问。

    “你……你看啊,你脸皮比较厚,所以这件事就得你帮我办……”

    “呸……”陈楚气得一瞪眼睛。

    “老家伙,有你这么夸人的么?”

    “嗯……嘿嘿,你比较有本事,所以我这不求到你头上了么?这个……嘿嘿,驴啊,你能不能帮我给孙寡妇介绍介绍啥的,你看你一天玩这个玩那个的,我老人家一个人就干靠,我也是有需求的啊……”

    这个……咳咳咳……

    陈楚差点呛到自己。

    “额……老家伙,你长得比较帅,这件事你自己完全可以搞定,我就不去了,我要是去没准直接把孙寡妇介绍给我爸了呢!”

    陈楚顿了一顿又说道:“再说了,人家孙寡妇好像今年才四十,你都多大了?”

    “我……我多大?我也没多大啊?”张老头儿瞪着眼睛说:“我……我不到六十,咳咳,不到五十,就是长得着急点,再说了,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

    咳咳……陈楚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老家伙,孙寡妇可是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啊,你才这么高,能到人家肩膀头就不错了,你俩要是成了,来个拥抱,孙寡妇一把把你抱紧,能用大扎堵死你,你俩身高……”

    “切,感情也是不论身高的,臭小子,你就说你帮忙不帮忙!”

    张老头儿说着又喝了一口酒。

    “不是我不帮忙啊,你看你……我这银针还是你教的,你不会用银针把孙寡妇刺晕了,然后把她给扒光了糙了么!那样生米也就煮成熟饭了,反正她一个寡妇,糙了就糙了也不是处女,你再……”

    “呸……”张老头儿狠狠白了陈楚一眼说:“你以为我像你那样呢!那样的不是感情,那是交配,我注重激ng神上的需求,你就追求肉玉,驴啊,你真是太俗了,俗不可耐……”

    靠!

    陈楚撇撇嘴。

    “老家伙,你就追求你的激ng神去,你看你的激ng神能不能把孙寡妇给糙了,我就追求无限女人的大白腚跟腚沟子去了。”

    陈楚又跟张老头儿白话了一阵也走了,并答应他找机会就帮他说说看。

    骑摩托车回到家。

    刚进家门口,见老爹还没回来,心想今天自己做饭。

    天刚刚有些擦黑。

    陈楚正准备做饭,见两个窈窕的身影走进他家的小院。

    一白一绿。

    那白衣的女人三十多岁年纪,短发,一身的白衣白裤把身材裹挟的婀娜多姿。

    脸庞粉白,眉眼弯弯,要不是身边绿衣女生他认得,绝对想不到这白衣女人是三十二三岁的年龄了。

    白衣女人面若桃花,是跟刘翠一样xing感无匹的女人,只是刘翠是健康的小麦sè的肤sè,这女人是那种天生的气死太阳的nǎi白nǎi白的肤sè。

    俊美的五官,一双秋水般的眸子似嗔似怨,如娇如泣,让人有种想要怜爱的拥入怀中的**。

    女人腰细胸挺,屁股在白白的裤子中凸凸毕现,挺翘的像是一个小山岗,陈楚好想摸摸那女人的腚沟子。

    然后叫一声宝贝,做我的女人。

    陈楚半张嘴,好想亲吻亲吻那女人媚儿俊俏的脸蛋儿,尤其是那双幽婉幽美的眼睛。

    张老头儿说过,男人的目光可以拥有杀伤力,俘获女人的芳心。

    那么女人的目光也同样的魅惑而又俘获男人的躁动的心脏,无法自拔,深深的陷入其中,情愿在女人的温情的目光中铁汉子也化作一团柔情似水。

    陈楚心中一动,这女人就是他看了好多次侧脸,而没有正面焦急的女人——朱娜他妈。

    “啊……啊……”

    “你别啊了,陈楚,你叫陈楚对,今天我早你说一件事,你要是方便在门口说也行,就简单的几句话。”

    朱娜她妈说话落地如同音符。

    陈楚心里一阵痒痒,心想怪不得徐国忠对朱娜她妈如此迷恋,花的价钱能找瀚城最好的小姐了,但也情愿和朱娜她们发生一次。当然,这事儿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朱娜他妈亦然不像马小河他二婶,谁都跟,谁给二十块钱马上脱裤子,不分苞米地,壕沟,还有自家炕头,甚至在猪圈都可以干一炮。

    朱娜他妈要的价格不仅高,一百块钱一次,不带花活,糙着超过十分钟都急眼,并且三百块钱包夜,住的地方必须是宾馆。

    徐国忠就忍痛包了她一晚上。

    三百块,在2000年可以买很多东西,可不像现在的300块那么的不经花了。

    那时一个劳动力一年才赚六七年块不错了,现在五六万差不多。

    将近十倍的差距了。

    这时候邻居孙五也啃着苞米棒子爬着墙头看热闹了,还有刘翠也有一眼无一眼的往这瞥了瞥。

    她有一段时间没和陈楚发生关系了。

    只从上次陈楚,孙五,跟徐国忠一起在县城piáo娼被激ng察抓起来了。

    孙五给那些老相好,还有那些整天在一起喝酒的狐朋狗友打电话没有一个去的,最后还是老婆刘翠去的。

    孙五有些改观了。

    对刘翠比以前好了一些。

    刘翠感觉男人既然对自己好了,自己就不应该再和陈楚搞破鞋了。

    那样是对不起男人了。

    虽然被陈楚糙着很舒服,但是她感觉自己不能那么自私,不能为了13好受点,舒服点,就不顾家庭了。

    毕竟跟孙五结婚十多年了,还有一个女儿在了。

    “咋回事啊?”孙五探着黑脑袋一边啃着苞米棒子一边打听着。

    他也是sāo包一个,自然知道朱娜她们是高级卖的了。

    不由得一边啃着白白嫩嫩的苞米棒子一边看着朱娜他妈往下咽,就好像是在啃着朱娜她妈白白嫩呢的脖颈似的。一阵的过瘾。

    “行,那就在这说。”朱娜她妈高傲的抱着双手,有些鄙视的看着陈楚。

    陈楚不禁一愣。

    呵呵!

    心想麻痹的,什么家出什么人啊!怪不得朱娜这么傲气呢,原来她妈也是这样的傲啊!

    行啊,麻痹的,把老子整急眼了,就把你跟徐国忠搞破鞋在县宾馆开房的事儿捅出去。

    不过,一看到旁边的朱娜,那nǎi白的肤sè,跟刚刚哭过桃红一样的眼睛。

    陈楚的心都快融化了,又不忍了,不禁想着主意。

    “陈楚,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为啥欺负我家朱娜!”

    她这么一说,邻居孙五吃吃吃的笑了。

    陈楚是啥逼人孙五也了解不少,这小子典型闷sāo的,把人家那小莲都糙了,现在把老王家都搅的乱八七糟的。全村很多老爷们都冲陈楚竖大拇指,都在夸他真牛逼呢。

    陈楚愣了楞问:“我……我哪欺负过朱娜啊?”

    朱娜这时说:“你有!你就欺负我了!今天放学你骂我啥了?”

    陈楚笑了。

    “我骂你啥了?你先说!对了,王伟欺负你,天天放学聊sāo你,对?我帮你出气,打王伟,你还骂我,你还帮着王伟骂我!对不对!”

    “你……”朱娜揶揄了一下。

    陈楚追问:“朱娜,你说实话,你摸着自己的胸……哦,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是不是王伟欺负你,我帮你出气!”

    “你……”朱娜无语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你呢!朱娜你骂我啥了?”

    “我没骂你!”

    陈楚冷喝一声,不理朱娜,冲朱娜她们说:“大姐……啊,不,阿姨,朱娜先骂我的,她骂我糙我妈,我说我没妈,然后她说你没妈我就糙你爸,我说你愿意糙就糙,正好我爸单身,你要是糙我爸我就管你叫小妈,然后朱娜就跑了,阿姨,你评评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