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国民党税多,xx党会多。。

    简短的开会能从晚上开到后半夜。

    正好跟搓麻将的时间有一拼。

    总之大多村干部离不开一个搓字。

    上山下乡那会儿的蹉跎岁月,大多在农村搓麻绳,当个小干部天天陪着领导搓麻将,不许赢。

    开会的时候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搓大腿,管你什么会,十几大召开都有睡觉的。

    到时候表决的时候都跟着举手就行了。

    干部好当。

    有技术的都去当技术员,有知识的都去当老师,有文凭的都去当文员。

    既没有技术,又没有知识,也没有文凭,啥都不会的就只能当领导了。

    ……

    徐国忠咂了咂嘴,暗道一声可惜馒头了。

    他piáo娼舍得钱,平时还是挺会过的。

    村上还没来人,徐国忠老舅正在这里打杂,烧完了开会好了茶叶,然后挨着个位置倒着水。

    收拾完了就出去了。

    “那个……咋没有柳副村长呢?”徐国忠咋咋嘴问。

    “啊!柳副村长回县城了,她在县城住,走的早,再说了人家一个姑娘,开这么晚的会不方面……”张财说着坐到会议室的主位上了,抽出烟递给了徐国忠一根。

    徐国忠接过了,给张财点上,然后自己也点着了。

    “那有啥不方面的?我有摩托车,我可以送……”

    “老徐啊!你坐下!”张财指了指下面的位置说。

    “老徐啊,咱可都是国家干部啊!”张财抽了口烟,吐出了眼圈说:“个人生活作风问题可是大事啊,老徐啊,你明白不?你有摩托车,我还有……咳咳……村上还有羚羊轿车呢!咱作为村干部,必须以身作则才行啊!你来回接送柳副村长?是要有人说闲话滴?做官很难啊!做一个清官,做一个好官,更难!”

    张财说完叭叭叭的开始抽烟。

    徐国忠裂了咧嘴,心想狗屁啊!你还是好官了?是你想霸占柳副村长这个大学生村官!你跟妇女主任刘海燕搞破鞋的事儿,乡里镇里都知道,你装个屁啊!

    徐国忠心里明镜似的。

    不过都是心照不宣了。

    两人都抽着烟,不一会儿满屋子全是烟雾缭绕的了。

    “那个……刘海燕咋还没来?”

    “去找村民代表了!”张财说。

    “啥村民代表啊?不就咱这几个人么?”徐国忠问了一句。

    张财抽完了一根烟,瞥了瞥他。

    “你不懂,以后咱开会都得找几个村民代表,算是监督咱的,上面号召下来的。”

    “谁啊都?谁代表?”

    “陈楚做记录,这小子字写的好,必须得有他,不然老徐你记录……”

    “咳咳……这个得有,我同意。”

    张财冷笑一下,心想谁问你了。

    “还有卫生所的小袁,咱村里没少在人家那开白条,还有民兵连长徐广宽,就那么回事,现在徐广宽在派出所帮忙呢……”

    两人等了一会儿。

    人陆陆续续的到齐了。

    小袁还是穿着白大褂。

    一进来就笑了:“哎呀,村长开会还找我来啊!那啥?咋不见柳副村长呢!”

    徐国忠冷笑的撇了他一眼。

    心想这姓袁的的也不是啥好东西,一进屋就问柳副村长,也是条跑sāo的狗。

    民兵连长徐广宽人很老实,只是闷头坐着,话说的很少。

    最后进屋的便是刘海燕跟陈楚了。

    徐国忠这时有些热了,才把帽子摘了下来。

    脑袋上还扣着纱布。

    上次让闫三一砖头给打的。

    让袁大夫缝了三针。

    柳冰冰不在,刘海燕就成了焦点了。

    刘海燕本来坐在靠着暖气片的位置,徐国忠也凑凑的挤了过去,半边身子塞进了暖气片跟桌子中间的夹缝里,冲着刘海燕嘿嘿笑。

    “徐国忠,你挤进这里干啥?就这么点地方,你咋挤进来的?”

    “多大缝我老徐挤不进去啊?缝再小点也能进去……”

    大伙哄笑起来。

    张财板着脸:“老徐啊,严肃点,好好坐着。”

    会议开始。

    陈楚负责记录,主要便是教育局要拨款重建村里的小学校,小杨树村的学生都去县城上学太远了。

    教育局准备拨款十万盖校舍,剩下的村里自己想办法。

    不过张财跟徐国忠的意思当然是把以前的校舍修一修对付用,钱他们赚点。

    不过也缺老师,这个是个问题。

    谁愿意来啊?

    一时间谁都没办法了。

    张财敲了敲桌子。

    “刚才你们听到教育局十万块钱都乐了,一说老师都没主意了?我告诉你们,老师工资教育局给开,每一个月三百。”

    “咳咳,村长,我感觉我行。”徐国忠搓搓手站起来:“为人民服务么!我白天没事,就去学校代代课……”

    张财一拍脑袋。

    “就你古井贡酒说成古丼(嘚儿)贡酒的主,还疼了就游一游(揉一揉)能教课?”

    “我只是代课啊,等找到老师了,我就不干了。”

    张财知道他是奔着那三百块钱去的。

    不过又想到这小子是会计,村上有块地方自己想占,得他签字,就敲定了徐国忠临时代课了。问大家有没有意见。

    谁也不傻,都举手同意了。

    陈楚负责记录。

    之后又是村里的ri出清单。

    什么补助贫苦户五百块,不过去掉车油钱五十块,过路费五块,杂费二十五,其他三十五,还有两块钱是湿巾,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那天妇女主任刘海燕那天来事了,花两块钱买的纸巾也报销了。

    五百块的补助款,最后就剩下了一百五。还一副皇恩浩荡的模样。

    一直开到了十点。

    众人恹恹玉睡了。

    张财敲了敲桌子。

    “大伙都激ng神激ng神,都挺辛苦的,老徐啊,大杨树饭店还开着,整一桌!”

    徐国忠一下来了激ng神……

    ……

    陈楚也多少喝了点酒,反正是公家的钱不喝白不喝。

    吃饭的时候张财又说管镇上要什么抗旱补助款,最近干旱,苞米苗涨势不好。

    估计也都要进他们的腰包里了。

    吃完了饭,张财跟徐国忠张罗着唱歌。

    刘海燕见陈楚要走,她也找了个借口说要回家陪男人。

    徐国忠咧咧嘴。

    小袁大夫说要回诊所,骑摩托先走了。

    徐国忠就跟张财还有民兵连长徐广宽坐着村里的车去县城的歌厅了。

    刘海燕出来一拉陈楚。

    两人骑着摩托车刚走出三里多地,路过一片苞米地。

    刘海燕就开始哼哼唧唧的在陈楚后背上磨蹭了起来。

    “啊……弟弟……弟弟……啊……”

    陈楚也有点受不了了。

    停了车。

    两人走了下去。

    此时,月光如洗。

    刘海燕随即就贴着陈楚的脖子蹭啊蹭的,而且边蹭边哼哼。

    接着,她抓住陈楚的手,然后解开自己的裤子,把陈楚的手塞进她下面去抠。

    陈楚一晕,心想这娘们太sāo了。

    这么主动他反而不喜欢了。

    刘海燕下面都热乎乎的**的了。

    陈楚抠了两把,弄了一手湿乎乎的,抽出来甩了甩。

    “姐姐,咱小杨树村要是有你下面的这些水,也不至于干旱了。”

    刘海燕一下清醒了。

    “陈楚,你他妈的啥意思?我就那么贱啊!你以为我谁都跟哪!”

    刘海燕说着话就要走。

    陈楚一把从后面搂住他。

    心想好赖不计这也是女人,再说长得也行。二十七八岁的正是好时候。

    “刘姐啊,你还生气了啊?我和你闹着玩呢!”

    不过陈楚见过她跟张财搞过一次,有点抵触,女人这玩意也跟饭菜似的,眼不见为净。所以他就不想舔她腚眼子啥的了。

    当下把她脱进一个壕沟里。

    刘海燕有点不情愿,陈楚就来劲儿了。

    让她两手扶着壕沟土壁。

    随后把她的白裤子扒下来。

    月下看到刘海燕白白的大屁股。

    陈楚解开裤带,掏出下面的大家伙。

    月下,陈楚的家伙像是只狰狞的怪兽。

    刘海燕一惊,忙喜欢的翻过身一口咬住陈楚的家伙,牙齿在陈楚的家伙头上轻轻的咬着。

    “啊……”陈楚一把扶住刘海燕的头。

    双手的手指插进她的头发里。

    他被女人**过,不过下面从未被女人轻轻的用牙齿咬过,只这一点,刘海燕的活比其他人都好。

    “海燕姐,快,快点……”

    “急啥?”

    刘海燕白了陈楚一眼,接着牙齿轻轻的咬着,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陈楚的棍子。

    两手把陈楚的裤子脱下来,摸着他下面的蛋蛋。

    随后一口吞住陈楚的东西,来来回回的用力的抽动起来。

    刘海燕的嘴就跟处女的下面似的,她用力的裹着,紧紧的感觉来来回回的磨蹭着。

    她两手搂住陈楚的腰,陈楚不想干她了,只想让她用嘴。

    二百多下之后,刘海燕嘴唇有点麻木了,不过还是快速的抽动,陈楚下面呲呲呲呲的喷了出去,

    shè了刘海燕一脸。

    “啊……海燕姐,你活真好。”

    刘海燕笑了。

    “陈楚啊,舒服不?看你还总看朱娜那个小妖激ng,她懂啥啊?以后姐姐伺候你舒舒服服的。”

    刘海燕要穿裤子。

    陈楚一把抠住她的腚沟子,;刘海燕啊的叫了一声,随后被陈楚顶在土墙上。

    “海燕姐,让我也伺候伺候你!”

    “你……你刚shè……”

    陈楚不理她,把有些软软的家伙从刘海燕屁股后面往里面塞,感觉进入了她湿润的小洞后,就开始糙了起来。

    “啊……啊……”刘海燕呻吟出声,感觉陈楚软软的东西在她洞洞里面运动着,亦是很有感觉。

    不到五分钟,陈楚磨蹭的硬了。

    抱着刘海燕的大屁股,开始啪啪啪的狠狠糙了起来。

    最后扑哧扑哧的shè进了她的体内……。

    陈楚拔出软软的家伙,在她的屁股蛋子上甩了甩。

    他不太喜欢刘海燕,不过不糙白不糙,糙了也白糙,何不糙一把再说。

    刘海燕却是一副迷醉的神情有舔起陈楚的家伙,而且舔的干干净净的。

    ……

    第二天一早,陈楚练完了拳电话就响了。

    是那个小店的女人打来的。

    “弟弟啊,今天忙不?”

    陈楚一想起小店女人白花花的身子就有了感觉。

    “嗯……大姐,明天。”

    “那行,弟弟我等你的信啊!”

    小店女人放下了电话,不禁冷笑了一声。

    她对象已经上班去了。

    不过昨天,她上厕所撒尿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绿sè内裤反了。

    她一愣。

    心想自己的裤衩咋还能反呢!

    而且偷偷的对着镜子一照,立即脸上红扑扑的。

    自己的屁股蛋子竟然红红的一片。

    显然是被人糙过的痕迹了。

    还有下面一撒尿,也流出了黏糊糊的液体。

    哎呀!是男人的*液。

    小店女人纤细白嫩的手指弄了点放在鼻尖闻了闻。

    一股腥味。

    她脸马上红了,立即想到了陈楚……

    好啊!臭小子,你……你偷女人偷到老娘头上了!

    她没声张,在厕所里点了根烟,慢慢的瞅着。

    又摸了摸自己白白的大腿。

    现在,她也是这个姿势,心想,这个死小子昨天是咋糙的自己?身上不少地方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糙的真有劲儿啊!

    小店女人想到这里,修长洁白的手指一用力把烟拗断。

    “该死的,老娘竟然被稀里糊涂的糙了?老娘要……要报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