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村里重新创建小学是好事了。。

    不然小杨树村的小孩子失学的太多了。

    上学的学费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去县里念小学也太远了。

    以前小杨树村有一个小学的,不过老师发不出工资来,最后没人教书了,就黄了。

    村里大吃大喝,乡里大吃大喝,镇里**贪污有钱,小学老师工资却没钱发。

    很多到了该念书的孩子没法上学。

    ……

    本来是要重新建校的,不过那样开销就大了,把以前的破校舍破的玻璃换一换,墙壁内外重新粉刷,之后桌椅板凳买点二手的就行了。

    当然,为了省钱,还是要号召村里的劳力去干活。

    陈德江没时间。

    而陈楚说下午放学回来干活。

    不过,他把刘海燕昨天给糙了,而且糙的很舒服。

    刘海燕自然舍不得自己的小男人干活了,跟村长张财说让陈楚教一节课。

    张财也点头,他也感觉徐国忠这两下子不行。

    陈楚下午快放学回来心里还美滋滋的。

    早上跟小店女人刚通了电话,而且明天就是周六了,小店女人让他去,自己还可以好好干她一把。

    感觉自己很是c混风得意了。

    而且今天上课的时候也没看见王伟。

    王霞老师说他病了,住院了。

    陈楚心里更开心了,心想这小子算是怕了自己了,让他跟自己牛叉。

    下午骑着摩托车往回走的时候,亦是看到村民扛着铁锹啥的往回走。

    里面竟然还有王小眼。

    陈楚一愣,心想这家伙不是三间大瓦房烧没了,在家养病么?怎么这么积极给村里干活了?

    想了一番明白了,这老家伙肯定是无利不起早了,这么积极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三间大瓦房没了,估计是想要村里的补助啥的。

    陈楚不禁暗笑,王小眼,你的算盘可真会打啊,不过有老子在呢,你休想得到啥。

    王小眼也看到了陈楚,他嘴里愤愤的嘟囔了两句。

    不过又笑呵呵的冲陈楚招手。

    陈楚停下了,真害怕这老家伙往自己车轱辘地下钻,讹自己一把了。

    “大侄子,今天你咋没参加劳动啊?咱村上还是一户出一个劳力,收拾校舍,你看我们爷俩都来了!出两个劳动力呢!”

    王大胜也站在王小眼身后,显然是挤兑陈楚了。

    “哦,我也是来出力的啊?我教课?”

    “啥?你教课?你会个屁啊?考试都倒数……”王小眼说完跟儿子一块激ān笑出声。

    “哎哎哎,大家伙都别走啊!陈楚大学生要教课呢!咱一起去听听啊!正好今天校舍都收拾好了,学生上第一节课!”

    ……

    村里人都喜欢看热闹,也是累了一天了,不过为了家里的孩子能上学,感觉累点也值得了。

    索xing检验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

    并且村里的一些孩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涌进了破旧的教室,看个热闹。

    其实是第二天才开始上课的。

    不过被王小眼这一咋呼,村里七八岁**十岁的孩子都聚拢一起了。

    王小眼能张罗,硬是鼓动着要上一节课。

    “陈楚啊,你不是要教课么?学生我都给你找来了?你倒是教啊?”王小眼笑嘻嘻的显然是在挑衅了。

    陈楚还不敢动他,一动这家伙就倒啊,粘包赖啊!

    麻痹的……

    陈楚恨的牙根痒痒,心想真尼玛是马老激ān人老坏啊!这王小眼本来看他这么大岁数了,不和他一般见识,不过这孙子这么他妈的找事啊!

    这时,听到要上课啥的,徐国忠先夹着一本他儿子以前的小学课本跑来了。

    他倒不是为了帮助陈楚,而是怕自己这个兼职的饭碗砸了,一个月三百块,够他去六次洗头房找小姐的钱了。

    忙分开人群。

    “哎哎,我是老师,第一节课我来教,第二节是陈楚的,天还早,今天上两节课!”

    徐国忠把谁家喂狗的狗食盆整来了,然后捡起块石头当当当的敲着喊:“上课啦!上课啦!”

    大伙都跟着笑,心想徐国忠找小姐都信,他教书不逗呢么!

    大伙都一窝蜂的跟着,村长张财,副村长柳冰冰啥的也跟着过来。

    陈楚一看到柳冰冰就木了。

    眼睛发直。

    柳冰冰一头披肩发,粉白娇媚的脸蛋就像是嫦娥下凡似的。

    陈楚咽了口唾沫跟村民簇拥着进了教室。

    桌椅不多,除了跟村长,副村长,妇女主任,还有陈楚的座位就剩下十多个桌椅了。

    陈楚因为帮村里写了点假材料,所以也混了个位置坐。

    徐国忠像模像样的站在讲台上,手里拿着本破书。

    十几个**十岁的小孩儿也毛愣愣的坐到了座位上了。

    徐国忠美滋滋的。

    就像是今天他结婚了似的。

    甚至比结婚还要高兴,因为大家伙都看着他,就他一个人站在讲台上。

    而且柳副村长还有平时特别烦他的刘海燕也坐在下面看着他,接着是十几个孩子,教室后面的空地跟窗户外面都围着村民们一个个的大黑脑袋,一脸泥土跟汗水的看着整理一新的教室重新上课。

    他们不懂得什么,不认识多少字,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孩子以后上学比在农村窝着有出息。

    他们不懂得上学的重要,但是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他们一样没有文化,受人瞧不起,所以他们都在微笑着。

    徐国忠还看到了朱娜他妈也在看热闹,不禁更兴奋了。

    翻开了书,在黑板上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然后冲这些小孩儿喊:“同学们,大家跟我一起念,第一节课的题目叫,小鸟鸦找水喝!”

    这些孩子也跟着一起大声不太整齐的念道:“第一节课,小鸟鸦找水喝……”

    柳冰冰皱了皱眉头。

    “徐主任,是不是小乌鸦啊!”

    “啊?”徐国忠闹了个大红脸。

    大家伙一听轰的笑开了。

    徐国忠汗下来了。

    “嘿嘿,老不教课了,知识都学杂了。”

    张财哭笑不得,咧着嘴,心想真他妈不够丢人的。就这两下子还要领教师三百块钱工资呢。

    徐国忠纠正了错误,又教别的词。

    教到棉花这个词的时候他说道:“大家跟我一起念,他的拼音是niao,huan,鸟换。”

    柳冰冰又笑了:“徐主任,是棉花,不是鸟换,是mianhua而不是niaohuan。”

    徐国忠咽了口唾沫,有点紧张了。

    看了看柳冰冰。

    “嘿嘿,那个……”

    村长张财一摆手:“老徐啊,不行你就下去,老师我再找。”

    “别的村长,我教点简单的,大家看,妈,妈这个字认得,组词,谁来组词。”

    徐国忠忙点了一个学生问:“你用妈妈的妈组词!”

    那学生看了看说:“妈妈。”

    众人心想这不废话么!

    徐国忠又让另外一个学生组词,那学生不会了。

    徐国忠引导说:“很简单啊,为啥除了妈妈就不会组词别的了?比如组词大妈,比如小妈……”

    张财一拍脑袋。

    周围村里人都笑开了。

    孙五喊了一句:“徐国忠,你是不是小妈找多了啊?也在教孩子找小妈?哈哈……”

    王小眼也咳咳的笑。

    “徐国忠,你脑袋是不是让门框给夹了啊!”

    徐国忠老脸通红。

    这时柳冰冰受不了摇摇头上了讲,心想这要再让徐国忠讲下去,这些孩子就毁了。

    “同学们,大家先跟我从简单的拼音开始学起……”

    ……

    课四十五分钟,柳冰冰甜美的笑靥,还有孩子们的童声开始发出字母的音节,很快的,这些孩子记住了声母韵母,可以发出了正确的发音。

    村民听到自己孩子终于发出了正确的,平时听到城里人说的那种好听的普通话声音,不知不觉眼中聚集了热热的泪光。

    很多农村女人都轻轻擦拭着眼睛。

    不知不觉掌声响了起来。

    柳冰冰飞扬的马尾辫跟天籁般的嗓音,终于得到了村民第一次的也是永远的尊重。

    就连孙五都感动的眼睛有些泪汪汪的在下课的时候拼命的鼓掌。

    当然,敲响下课铃声的是徐国忠,拎着狗食盆子,当当当的咧嘴不服气的敲着。

    随后陈楚又教了一节数学课。

    他的玉扳指闪烁,口齿伶俐,说的话简单易懂,不知不觉被很多人认为很笨的农村孩子,忽的变得十分聪明起来。

    加减乘除在陈楚的解释当中,让孩子们快速的接受着。

    张财点了点头。

    随后呼出口气。

    在课结束的时候,冲大家挥了挥手说:“暂时这样,每天柳副村长暂时代课,陈楚……有时间也来教教,老徐啊,你……你就负责敲盆打铃得了……”

    村里人都跟着鼓掌。

    王小眼气得要死。

    心想摆陈楚一道,没先到这小子还他妈的得脸了。

    他感觉后面有风,回头见儿子王大胜也跟着鼓掌,气得一瞪眼睛。

    “你个大傻驴,你鼓掌个屁!给我滚!”

    爷俩一高一矮的走了。

    陈楚呼出口气。

    见柳冰冰要走。

    “唔……柳副村长,天有点晚了,我送你,我……”

    柳冰冰看了看他,清亮的目光中在陈楚看来确实那么的柔情蜜意,这哪里是眼睛,分明是诱惑我的圣光啊。宝贝啊,让我舔一舔你的咯吱窝跟你的脚丫。

    “没事儿,我自己回去,陈楚你讲的挺好的。”柳冰冰说完骑上变速自行车往外走。

    村民自动的让路,不禁跟柳冰冰打招呼。

    “柳副村长辛苦了啊!”

    “柳老师慢走啊!”

    张财叹了口气,心想麻痹的,这些大老粗咋就没跟自己这么客气过呢?

    陈楚看着柳冰冰离去的背影。

    忽然感觉她不禁是人漂亮,还有哪里漂亮,陈楚觉得不出来。

    不过,他感觉柳冰冰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有种抹不去的味道。

    他好想和柳冰冰在一起单独相处。

    自己真的能做到么?

    陈楚满怀心事的回到家。

    吃完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了。

    半夜忽的感觉身上有些冷飕飕的。

    旋即激灵灵了一阵。

    忽然看到在窗户上趴着一张脸。

    一张狞笑的惨白又披散着头发的老妪的脸。

    这张脸他见过两次,一次在县医院,一次是跟徐红在马华强大棚里照镜子的时候。

    陈楚恐惧感达到了极点,全身却动不得一下。

    那老妪狞笑着,慢慢的从窗子爬了进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