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张财脸黑了下来。..

    心想今天真不该带徐国忠来。

    县长竟然在咱们小杨树村调研,这么重要的ri子,这老小子就这么丢脸。

    而且镇长,副镇长,乡长,副乡长,各个村的村长啥的也都在。

    就你徐国忠这么丢脸,丢的也是小杨树村的脸,他这个当村长的脸。

    徐国忠也傻了。

    这时,那驴车了老头儿哼了一声。

    随后又冲瘫倒在路中间的自家的黑驴说了句:“你儿子来看你了,你起来!”

    那黑驴还真嚎叫了两声。

    大伙更笑开了。

    这时,周镇长挤了过来,冲张财横了一眼。

    “咋回事?你竟给我出洋相了你!”

    张财也地头耷拉脑袋的。

    不过一看那老头儿老太太,张财火了。

    马上过去指着老头儿:“你……你是那老鳖对!”

    “我……你是……”这老头儿还有点驼背,也就五十岁,只是人有些老的快。

    “哎呀,原来是张财村长啊!”

    “那老鳖,虽然你现在不在小杨树村住了,不过你好像在小杨树村还有地!咋的?这次地不想要了对?”

    “我……我……我咋不想……”

    这时,那老鳖旁边的老太太急了。

    “村长啊,我家是搬走了,那也离咱小杨树村不远啊,户口还都在小杨树村呢!”

    “就是!我说张村长啊,你可不能不给俺家的土地,你要是不给我土地,俺们就上乡里告你,上镇里告你去!”

    张财还没说啥话,周镇长已经走过来了。

    “那老鳖,你不是要告状么?我在这呢!”

    那老鳖一见周镇长,腿肚子一下就软了。

    这时,徐国忠来了激ng神,跑到周镇长旁边嘀咕说:“镇长啊,这人就是我们屯子里的那老鳖,旁边他老婆赵桂英,这老两口子才不讲理呢!外号叫那老歪,有四个闺女,一个闺女比一个闺女不讲理,尤其那个老二叫那小青的,以前都把我脸还给挠了……”

    张财一把拉他。心想徐国忠你***还有脸说这事,你要不是sāo气拉轰的去摸人家那小青的脚,人家能挠你么!你那是自找的,母老虎屁股都敢摸,挠你是轻的。

    张财横了他一眼。

    徐国忠住口了,周镇长看了看那老鳖,又看了看张财说。

    “以前是你们村的,你处理,反正县长在车里呢,你看着办!”

    张财点点头,看了眼那老鳖,心想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王小眼不讲道理,这个亲家那老鳖也不是什么好货,这两家要是掐起来可有意思了,一个不让一个了。

    张财伸手点指着他。

    “那老鳖,我可告诉你,周镇长你认识!你再在这里堵住车不让走,你的地就别想要了,我再告诉你,刚才你也听见了!咱大杨树县的刘县长就在车里坐着呢!你要是再不走,我就给派出所打电话,拘你!”

    “我……”那老鳖傻了。

    农村人,或者说中国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怕官,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话就是民不与官斗,一见当官的,腿就发软。

    国情也是如此,你不发软真收拾你啊!

    那老鳖活了一辈子了,场合也见过的,一听县长在车里,知道事儿大了。

    张财撇了撇他:“不走是!行,我马上交派出所来人!带走拘留。”

    “别……别的村长,我走,走,那我这驴……”

    “不管,上一边赔切!那老鳖你别没事找事干,我告诉你我这是看咱一个村的份上,换了旁人我早打电话给派出所拘人了……”

    “啊……”

    ……

    时间不大,众人七手八脚的把驴车推到道边,那驴也被众人移动到了下面的土路上。

    前面有人看开路,县长的车队缓缓往前先走。

    车上的刘县长问了一句:“什么人啊?这是。”

    旁边的秘书是个男的,高高瘦瘦的,一脸的谦恭。

    笑着低声说:“县长,是个刁民,刚才让周镇长给整走了!”

    “是啊!素质,素质问题啊!国人的素质还是不高……”

    车队缓缓往前走,过了一段路,开始慢慢加速。

    由于来的突然,小杨树村没啥准备。原来打算是让村民排成队伍,迎接县长的。

    车队直接来到村委会。

    张财的车先到的,车上人下来忙布置着。

    这时刘县长在前呼后拥中走了下来,进了村长办公室。

    这时周镇长出来喊张财。

    “张财,你,还有柳副村长,还有妇女主任啥的,赶紧来,县长调研呢,你们咋躲起来了?”

    张财咧咧嘴。

    “周镇长,不是我们躲啊,是没挤进去啊!”

    “行了!快别说了!赶紧进去!然后找两个能说会道的来!”

    张财答应了一声。

    徐国忠在身后说:“我……我,村长我去陪……”

    “你?你赔个屁!游一游,鸟换(棉花),的主,瞅你那口音!别把县长给吓着!”

    张财随后点指着:“那个……柳副村长,你,还有刘主任,算了,刘主任招呼其他人,陈楚,你过来!小子会说点话懂不?”

    陈楚点点头。

    这也算他见过的最大的官了,多少是激动的。

    毕竟是个农村的半大小子。

    张财带着柳冰冰跟陈楚走进村部。

    县长正抽着烟,一抬眼皮,见到柳冰冰,马上两眼就睁开了。

    摸了摸谢顶的没剩下几根往后梳拢的光溜的头发。

    “你,你是……”

    旁边的周镇长马上哈腰凑过来一脸谄笑的说:“她是大学实习生,在小杨树村当实习村长……叫柳冰冰……”

    “嗷嗷!知道,知道。”县长乐呵呵的站了起来。

    他个头不高,一米六,走到柳冰冰跟前能到人家胸脯子。

    “哎呀!听说过,听说过,柳……柳……”

    周镇长忙在身后提词说:“柳副村长,柳冰冰……”

    “哦对!小柳啊,你行啊,大学生,咱国家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刘县长说着伸出手,握住柳冰冰的小手,大拇指在她手背上摸索两下。

    脸上亦是红光满面。

    “小柳啊!基层苦啊!你这样有能耐的大学生,在农村基层锻炼实在难能可贵啊!你一定一会大有前途的!你看,现在咱国家女县长,女市长,也不少啊,都很年轻嘛!年轻人,大有可为,我看咱柳副村长的能力当一个镇长也不是不能胜任嘛!你看着小杨树村被柳副村长弄的多好……”

    明眼人都看出了,不是小杨树村被正的多好。

    而是县长看柳冰冰这个人,想把她整了该多好。

    (打个广告,没办法,外站把本书群号删除,只能在中间打了,希望大家加书友群85685299...更新第一时间通知,看盗版的不说了,如果是91熊猫跟移动基地的读者请在纵横看本书,因为第一时间...更新提前看,另外移动一个章节是0.12,纵横是0.9还便宜点。还能先看...更新章节)

    随即,镇长乡长跟着一起捧臭脚。

    县长摆摆手:“你们都回去!今天我是来小杨树村调研的,你们跟着是怎么回事?国家三令五申,干部不许有过多的陪同,你们这不是让我犯错误么!你说对不对啊,柳副村长……”

    柳冰冰脸红红的,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长着一些老年斑的手抓着,有些不舒服。

    咬了咬嘴唇说:“县长说的对。”

    “你看看!”刘县长凑近了柳冰冰一些。

    “你看,人家小柳同志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这觉悟都比你们高!你们赶紧回!”

    众人没办法,都想趁着这个机会巴结县长呢。

    不过没有那梧桐树你上哪去引喜鹊巢呢!

    一个村干部走过张财的身边小声嘀咕了一句:“行啊,张村长,还是你高啊!使上美人计了……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其实张财也是不得劲儿,看着刘县长握着柳冰冰的手不撒开,他也不愿意。

    他惦记柳冰冰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都没上床,真怕哪天被别人瞄去,一个调令就把柳冰冰给弄走了。

    不禁小声嘀咕了句:“麻痹的,狗贪官……”

    陈楚也来气,不过听见张财这么说,心里冷笑。

    这***,真是乌鸦落在猪身上,只看到人家黑,看不到自己黑,骂人家县长贪官,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刘县长小个不高,穿着一身西装,里面衬衫很白,浅浅的露着同样黢黑的脖子。

    柳冰冰示意的抽出了小手。

    刘县长呵呵的笑了笑。

    随后,眼睛往旁边扫了扫。

    身边的瘦瘦高高的男秘书,走了过来。

    此时,那些乡长镇长都离开了,屋子里面剩下张财,陈楚。

    那男秘书就过来冲他们两人说:“你们也先出去,刘镇长要听柳副村长给他汇报工作呢!”

    张财眼睛一转。

    脸上讪笑道:“我……我也想跟刘县长回报工作。”

    “你……”这个男秘书眼睛一瞪。

    张财吓了一跳。

    这时,刘县长呵呵笑了:“张村长对!哎呀,那个……我听说你们的校舍缺资金对!咱村我大概了解情况,不富裕,咱县里虽然也不富裕,但是如果咱小杨树村实在是维持困难,这个问题,县里也会考虑到的,解决一下咱村的经济问题……”

    张财咽了口唾沫。

    “那……多谢县长了……”

    “唉!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不是?咱们都是为老百姓服务么!你谢我干什么!对了,你和杨秘书出去弄点饭,我今天中午就在咱村吃了……”

    “刘县长……”张财点头哈腰的说:“咱村没有饭店啥的,我看这样,我在乡里的大杨树饭店弄一个大包厢,咱……”

    “啪!”刘县长一拍桌子。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是县长,咱村的情况我又不是不了解!能这么大吃二喝吗!那哪行啊?国家三令五申要减轻老百姓负担,减轻老百姓负担,会都白开了!?就在咱村做饭!今天老百姓吃啥,我这个当县长的就吃啥!当官的必须跟老百姓一条心,一个锅里吃饭才行!”

    刘县长说着又一脸笑意的冲柳冰冰过来,肥胖的带着些许老年斑的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

    “你说对不对啊柳副村长……咱当官么?就应该为人民服务……”

    张财心想,为你麻痹服务啊……

    那个秘书冲张财使了个眼sè,随后又拉了陈楚一把,三人走了出去。

    随后男秘书重重的把门关严了。

    “张村长,这个中午的饭……”

    “您贵姓?”张财说着朝这秘书低了根烟过去。

    那秘书摆摆手不接。

    “我姓杨,张村长,我刚才和你说中午饭的事,你们村有啥特sè没有?”

    “没,没啥啊?”张财咧咧嘴。

    “那……你刚才说的哪个饭店?做菜咋样?”张秘书无奈的看着窗外说。

    “还……还行……”张财一时也不明白他啥意思。

    “这样啊……”杨秘书拍着张财肩膀,低声说:“你呢?别在这站着了,去大杨树饭店,要几个招牌菜,弄点好酒,咱县长就在这凑合吃一口。”

    “哎哎,我明白,我明白了。”

    张财心里暗骂:骂了隔壁的!真***能整事,不过也没办法。

    他看了陈楚一眼。

    陈楚跟他走了出来。

    两人走的院子,偶然回头,见刘县长正在挡着窗户帘子。

    心想这大白天的,你挡帘子……张财就明白了。

    双眼望天,有点后悔自己没先上了柳冰冰。

    现在这现在把人都谴退了,显然是想糙柳冰冰方便了。

    妈的,白瞎一朵花了。

    张财一阵郁闷,摸出一根烟,点着抽了一口。..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