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县长和柳冰冰在办公室里,然后县长里面挡帘子,说是调研工作。。

    陈楚跟张财都知道是干啥工作,不管是谁大多是心照不宣了。

    这时,杨秘书又走过来说:“你俩干啥呢!咋还不走呢?”

    “我……”张财支吾了一声。

    这时杨秘书拍了拍张财的肩膀。

    “老张啊,咱都算是干部了,应该服从上级安排,你……对了,你们村应该有小笨鸡,笨鸡蛋,小粗粮啥的?”

    “啊?”张财眨了眨眼睛,他此时的心思都在柳冰冰那了,根本不在这里。

    “啊!”忽然办公室传来了一声喊声。

    随即又有摔杯子的声音。

    张财跟陈楚几乎同时的要往里面冲。

    杨秘书却伸出胳膊挡住两人。

    “干什么?张村长,你咋不服从上级领导安排呢!你是*员么!”

    “我……”

    张财心想老子还真就是团员,还没入党呢。

    “张财同志。”杨秘书掏出一盒中华烟,递给他,见张财不接,硬是塞进他怀里。

    “去,整两只小笨鸡,农村的笨鸡蛋跟粗粮啥的,这玩意是绿sè食品,多少钱,一会儿你回来我给你……”

    “哎呀,杨秘书,我这就去整,要啥钱啊……”

    “哎?我们哪能要群众的一针一线呢!”

    杨秘书也叼了根烟抽着。

    给陈楚一盒烟,陈楚没要。

    不禁琢磨着怎么办。

    张财也琢磨,不过他没办法,低着头去准备去了。

    心想,这玩意也是命,自己替人家柳冰冰担心,没准人家柳冰冰还很乐意呢!要是真不乐意早就喊上了。

    人家可是县长,而且刚才已经说了,柳冰冰当个镇长的能力也是有的。

    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么!只要你让我糙,我就给你官当。

    不有那么句话么!女孩儿想提干,领导床上多流汗,大姑娘想当官,多往领导裤裆钻。

    现在人家县长都主动多了个大光腚,已经掀开了被窝让你钻,没几个人能抵住诱惑的。

    再说了,现在都啥社会了,你不钻,有的是比你好看的排着队已经脱光了腚眼子要往领导被窝里钻呢!想被糙还都没机会呢!

    跟着县长,也不丢人,要钱有钱了,要地位也有了。

    柳冰冰就是大学生干部,她不就是想当干部么!

    ……

    这样一想,张财也就通气了。

    他又不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了,那点脾气在官场上早就磨没了,自己犯不着跟着仕途作对!

    正好把柳冰冰卖了,自己能升职个副镇长就行,麻痹的,等老子真当了副镇长,哪怕是副乡长,也要狠狠的搂一把,至于女人么!有钱不就有的事么,过两天就跟徐国忠去县里洗头房溜达溜达,找两个十六七的小姑娘玩玩……

    想到这里张财也就通气了。

    抽了一根中华烟,冲陈楚说:“你来,去村里弄两只刚下过蛋的一年的小母鸡,这玩意大补,看有没有人家杀猪,有的话弄一角子猪肉,再整一百斤小米儿啥的……”

    “哎呀,张村长,要不了那么多,有个十斤二十斤尝尝鲜就行……”

    杨秘书这时也抽着烟跟着呵呵笑。

    “哎呀,杨秘书,您大老远的来的,多少年也不来一回,就听我的拿一百斤,剩下的,杨秘书不嫌弃就留着慢慢吃……”

    张财说着冲陈楚挥挥手:“你去!你小子办事我放心,然后走村里的账……”

    陈楚点了点头,随即走到门外,见到刘海燕,忙去找她了。

    “海燕姐,有急事。”

    “陈楚?啥事啊?”

    “我和你说……”陈楚把事情一说。

    刘海燕也着急了。

    “海燕姐,你说柳副村长是不是已经跟刘县长现在糙上了?”

    刘海燕摇摇头。

    “我看不能,柳副村长不是那种人,再说人家是大学生,不过现在大学生也不好说……你不会是让我去!”

    陈楚一见她的样子就知道不行了。

    “那好,海燕姐,你就张罗小米啥的,村长说了走村子里的账,我去想办法。”

    “唉!陈楚,你听我说。”刘海燕看了看四周,随后把陈楚拉到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混小子,我知道你对柳副村长有意思,你别不承认,姐姐的眼睛毛都是空的,不过我告诉你,别瞎整,刘县长涉黑……”

    只一句话陈楚不禁一愣。

    “傻小子,别瞎说话,别瞎办事,尹胖子就是……就是以前在县里混起来的,迪啥的跟县长分成……里面还有海……算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别小命玩没了,你还有你爸呢……”

    陈楚呼出口气。

    第一次的感觉有些难办了,一边是被关在办公室里面不知道咋样了的柳冰冰,一边是自己跟家人。

    ……

    张财让陈楚去张罗小米,他便要开车去大杨树饭店张罗酒席。

    正这时,徐国忠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张村长,不好了!”

    “咋的了?”张财本来就有气不顺呢。

    “王……王小眼闹事了!”

    “他闹啥事!?”

    “哎呀!他领着儿子王大胜,披麻戴孝,正往这边走呢!我找几个人已经把他拦住了,不让他走他就跪在村口,在那喊冤哪!”

    “天……!”张财脑袋嗡嗡的。

    心想今天是咋了?麻痹的你亲家那老歪刚他妈的闹完,你这个王小眼有开始折腾了!麻痹的……

    “走!看看去!”

    “哎!”

    徐国忠跟王小眼本来就不对付,而且头今天让闫三给打了一砖头。

    闫三跟王小眼又是一个鼻孔出气,昨天自己讲课,这个王小眼就是在下面冷嘲热讽,巴不得让张财狠狠收拾他呢!自己也好出气了!

    两人甩着胳膊袖子快步往村头走去。

    还没到村头,就听见王小眼的哭喊声了。

    “县长啊!县长给老百姓做主啊!我冤枉啊!我冤枉啊……”

    张财脑袋嗡嗡的。

    小跑几步道了王小眼近前,这老家伙跪在地上又哭又闹,旁边民兵连长徐广宽跟几个小伙子拉着他,不让他过去。

    徐广宽以前也是副村长了,只是裁员给整掉了。

    王大胜也听他爹的跪在地上不起来,几个老娘们喊着:“王大胜起来!像个老娘们似的,就你这逼样,你媳妇活该跟别人跑了!”

    王小眼指着那几个老娘们,随后又指着张财说:“你听听,你听听!村长,你看看这些刁民啊!还让我怎么活……”

    徐国忠喊:“王小眼,你就是个刁民!”

    本来王小眼是跪着的,这下两只小眼睛瞪得溜圆,站起来就朝徐国忠肚子顶过去。

    “姓徐的,我跟你拼了!”

    徐国忠连忙后退,王小眼就低着头那脑袋顶他。

    要是别人,早就两大嘴巴子抽过去了。

    不过王小眼谁敢抽个试试?

    你不抽他,他都想法讹人呢,抽他一巴掌,他能躺在你家三年不动地方。

    徐国忠也不敢动他,不禁一劲儿往后退,最后退进壕沟里,王小眼也跟着进壕沟,反正是跟徐国忠往死里整了。

    徐国忠没办法,退到大树那,后背顶着大树,王小眼使劲往前一撞,没想到一头撞偏了。

    脑瓜门正撞到树干上,被撞了一个趔趄。

    脑袋上马上就出来个大青包。

    这下王小眼更不干了!

    大喊大叫:“没王法了!县长你来看看啊!大白天村干部徐国忠打人了!民兵连长徐广宽是帮凶啊!不让老百姓活啦!我要**……”

    张财掐着腰看着,指着徐国忠。

    “老徐!你去!把我车上的汽油桶拿来,王小眼不是要**吗!行,王小眼你**,我看着……来!”

    王小眼咋嘛下小眼睛,不闹了。

    张财哼哼道:“王小眼,你要是不让我好过,我张财也豁出去了,你他妈的就不是想沾点便宜吗?说!想咋的到底?”

    “村长啊,俺不是那个意思?”

    “滚!直接说,到底想咋的?别整没用的!不是那个意思你是啥意思?知道县长来了?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把事给我闹大,你啥也得不着!想要啥赶紧的说!”

    王小眼咧咧嘴:“俺就是想盖房,人家别人都说我家房子是陈楚给点着的,然后三间大瓦房烧没了,陈楚还成了村里的小学老师,村里包庇陈楚,俺要讨回公道!除非把房子给俺重新盖起来,要不然,我今天就一头磕死在这!”

    麻痹的……

    张财都气晕了。

    真他妈的行啊!这简直就是讹人。

    不禁张财这么想,看热闹的老百姓都这么想。

    徐国忠眼睛转了转把张财拉到一边嘀咕:“村长,答应他,要不他这一闹,事儿小不了,这老东西……”

    “扯淡,哪有钱给他盖房啊?村里现在吃饭都打白条……”

    徐国忠咽着唾沫附耳说:“先答应他,等县长走了以后再说,先答应给他砖,以后再说以后的,实在不行,就先把村上前几年盖的猪圈拆了,能拆一万来块砖,反正就这么多了,他爱要不要……”

    张财点点头,心想也只能这么办了,今天要是闹出事了,自己别想提干了。

    张财指着坐在地上的王小眼说。

    “王小眼!你不是要盖房么!村上给你提供砖,行了,滚蛋!”

    “那还有瓦,还有檩子,还有水泥,人工啥的……”

    “王小眼,咱都一个屯子住着,这么多年了,我给你面子才帮你解决砖头的事,你要是不干,我也不管了,你爱哪告哪告去!陈楚烧了你家房子?你的证据哪?你自己不想给公家干活,偷激ān耍滑的大热天把柴禾晾房子周围了,你怨谁?大货都是见证!”

    “对!怨他自己……”

    “对!他就是讹人……”

    围观的村民都看不下去了,七嘴八舌的数落王小眼。

    “行!村长,我信你了!我过两天管你要砖,村长,那啥,招待县长用不用陪酒的,我们爷俩酒量都行……”

    “一边去!”张财一抖落手,他现在一看见王小眼脑袋比他撞的都疼。

    随后张财去大杨树饭店安排饭菜去了。

    徐国忠却被陈楚一把拉住了。

    “徐主任,快点走,县长叫你呢!有好事!”

    “哪呢?啥好事?”

    徐国忠被陈楚拉着里倒歪斜的跑到村办公室。

    徐国忠听到里面有声音,刚要敲门。

    不过陈楚一脚就把门个咣当踹开了。

    接着一推徐国忠。

    你给我进去把你……

    徐国忠往里面冲了两步,差点闹了个狗吃屎,一看里面的情景,他傻眼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