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陈楚心里有些激动,不仅开始吞咽着涂抹。。

    就像一只狗看见了狗食盆子端来了一样。

    有条尾巴都能晃荡了。

    “老家伙!咱可不带忽悠人的!”

    “忽悠你干啥啊?驴啊,这么说,我哪次忽悠你了!对?不过啊,你即使能糙了柳冰冰也是守不住她的,人啊!其实都是喂不饱的狗,你得天天喂,他才能对你忠心,其实人是最善变的,没有所谓的忠贞,人都一样,你现在看着她像是圣女似的,还不是一张脸皮么!男人要守住女人才行,那就要有一个男人样,像个男人才行!”

    “咋才能像一个男人?守住柳冰冰?”

    张老头儿摇头叹息起来。

    心想这小子这次真是中邪了,不过也对,人总是要恋爱一次的,就像自己也是暗恋自己师娘的,半夜做梦还梦见师娘的腚沟子梦遗了。

    这也都正常了,像十六七岁的年龄开始自己的初恋,要死要活的爱一个娘们,也对的。

    “嗯?驴啊,只有你强大了才行,比如说人家县长一个调令下来,让柳冰冰去他身边当秘书,人家不就走了么!在县长身边当秘书不比在这破农村强百倍了么!以后再高升一下,当个镇长啥的不费啥事,再不在县里当个主任啥的……”

    “不会的,我感觉柳冰冰不是那种人,她不会……”

    “不会个屁啊!你啊,太单纯,你想啊,人家念这么多年书为了啥啊?后来考中北大这么好的学校,这么多年的努力还不是为了当官么!既然要当官她又这么漂亮,即使不被刘县长糙,以后想要升职也必须要其他的男人糙才行,不让人糙,那你就回家,别想当官,一没背景,二没钱,不在床上奋斗,多涨姿势,多流汗,能往上升么!”

    “呼……”陈楚呼吸急促起来,似乎看到了柳冰冰正在一点点的宽衣解带,脱个光腚儿,然后刘县长在一旁yin笑着,一双胖乎乎的手在她的屁股蛋子上摸着,嘴在亲着她的两腿间的火烧云,在用舌头舔着她下面小溪和森林……

    “不行……我不能让这事发生。”

    张老头儿笑了:“你说不能就不能啊!啊?你还不好好修炼,不想强大,你作为一个男人没能力保护人家,人家自然就被别人玩弄啊?”

    张老头儿眨眨眼,又嘿嘿笑着说:“女生都是物质的,男人也是,要真有女领导糙他,让他高升,他也干的,所以不要说女人贱,男人其实也贱,是人都犯贱,都是狼,何必装小绵羊……怎么样学不学?”

    “我学!”

    “这就对了!以后学好了,成为强者,成为霸主!”

    张老头儿笑呵呵的拍着陈楚的肩膀。

    “不!我就想得到我想要的女人。”

    “行,绝对行!对了,驴啊,你的气练到哪了?”

    “糙女人和气又关系?”

    “当然有关系!陈楚,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回事,你现在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鬼么?”

    “应该没有,应该有。”

    “嗯,因为你看不见,所以你不相信,如果哪一天你看见路上的鬼了,你是不是就相信了?或者说,再过几天,那个恶鬼就来抓你,你能看见她是不是就能逃了?”

    陈楚忽的想到那只鬼。

    倏地有些发颤了,就像人一下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死,亦是突然发颤不知所措,恐惧的要命一样,那种感觉是恐惧又是无助的。

    “陈楚,你想要看到鬼也很简单,就是你把气练至到头顶,突破了自身的灵气就可以,万物都有灵气,没有灵气的那是石头,比如说一个人,身体是他的本身,激ng神就是灵气,如果一个人没有灵气,就是植物人了,正常一个人的灵气如果说是五点,那么一只鬼他的灵气就是十点,你只要把灵气提升到十点,就能看见鬼,倒时候你们半斤八两,谁怕谁还很难说。”

    “上次,你见到鬼,却动不了,就是因为她的灵气比你强,也就是激ng神力量比你强,灵气也可以说是激ng神力量,因为鬼没有身体,他们有的就是灵魂,就是魂魄,就像瞎子的听力比正常人要好一个道理,所以她能控制你的身体,让你动弹不得,用激ng神力量压制你,所以你要突破,你突破了也自然有你的好处……”

    见陈楚不说话。

    长老头儿又呵呵笑道:“只要你的激ng神力量达到10,你就可以灵魂出窍,却做鬼想做的事,想哪个女人……就进去她的梦里,和女人办事,说是**上的享受,其实也就是激ng神上的欢娱,你可以任意的玩弄她,陈楚,你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如果你的激ng神力量能达到一百,我会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你将有能力开启另一个世界,那里的诱惑更多,你想不想去?”

    “哪里……”陈楚愣住了。

    “陈楚,那里没有激ng察,没有zhèngfu,没有国家,没有道理,有的就是延绵不绝的亿万大山,每天都会有无穷无尽的奇迹,你可以在里面任意的犯罪,各种女人啊!美女无数啊,你想糙会飞的女人吗?你想糙会法术的女人吗?你想糙仙踪那种皮肤比豆腐还嫩百倍的女人吗?陈楚,学,去那里,只要你是强者,你可以任意的作恶,你可以糙遍天下,只要你有能力。”

    “我……我只想糙柳冰冰……”

    张老头儿咧咧嘴。

    “唉!没有大志,对牛弹琴!行啊,我先带你走一程,陈楚坐好了!你这个乡巴佬,山驴逼,土鳖,我带你看看什么叫做女人!”

    张老头儿说着,让陈楚闭上眼。

    随后他在陈楚眉心处点了点。

    陈楚昏昏沉沉的仿若进入了梦想。

    张老头儿抓住陈楚的手腕。

    “驴啊,一会儿别松手,摔死你我可不管……”

    陈楚感觉头脑忽悠一声,就像电梯极速降落砸向地面一般,而整个人飘飘摇摇的旋即飘飘而起。

    昏昏沉沉中,陈楚感觉四周一片混沌,不知过了多久,脚下踩住了实地。

    陈楚睁开眼,见是一片茫茫山脉。

    远近山脉,高耸叠嶂,有则直如云霄,有则山涧无底。

    纵横交错间,巨大无盘。

    一处山风回旋响动,亦然如同洪钟大吕,远了,又似靡靡之音。

    再抬头见身遭当中的一架山脉,自己就位于此山半腰,抬首见此山上还高耸约有千丈,像一柄剑锋直刺入云霄,山身草木丰荫,古木盘桓错落,万鸟啾喳,隐隐的山顶之上,仿若还传来淡淡的虎啸猿啼的辽远而来之声。

    陈楚往前踏足一步,一株似桃非桃的山木上,花开四溢,阵阵香气撩面扑来。

    头顶雾霭千红万紫,缭绕万里,延绵不绝。

    竟然又有几只仙鹤从天际飞来,嘹亮唳声飞翔,时而刺入云霄,时而俯入茫茫绿sè碧霞般的山谷。

    “老……老家伙,我这在哪啊?”

    “小声点,别说话,我领你去看女人洗澡,她们的灵动力不强,才一百多点,不会发现咱……”

    “天……老家伙,你说普通人的灵动力才5,我能达到10就能见到鬼了,那人一百多灵动力还不强?”

    “嗯,很弱,你不要出声。”

    陈楚感觉飘飘摇摇的,被什么东西一遮掩,再次睁开眼,已经在一处木屋门外。

    这次他看见了长老徒儿。

    手里还拿着一个大锥子,随后在木屋后面偷偷的钻一个洞,那锥子亦是锋利的狠。

    “嘘……这是女仆房,她们每天这个时间都在洗澡,我都摸清楚了。”

    张老头儿说着,手下运动,把窟窿又弄大了点。

    随后让陈楚往里面瞅。

    陈楚好奇的把眼睛凑过去。

    随后见里面雾气灼灼的,他屏住呼吸,仔细盯着看,才发现一个个光溜溜的酮体。

    下面嘭的就硬了。

    一个个粉白雪嫩的酮体,身材都不弱与朱娜。

    那饱满的胸脯,还有胸上粉红sè的豆豆,下面黝黑的一小角的森林。

    让陈楚恨不得掏出下面的家伙撸一把。

    他正看着激动不已之时。

    张老头儿老脸上一阵坏笑。

    陈楚旋即忽悠悠的一阵,像是被飓风吹起一番。

    头脑天旋地转……

    “驴啊!醒来!”

    张老头儿拍了拍他的脸。

    陈楚慢悠悠转醒了,见还在张老头儿的土炕上。

    张老头儿见他醒了,又去往炉子里添柴禾了……

    ……

    陈楚昏昏沉沉的,从张老头儿那回到家。

    感觉一切不可思议,真像是在做梦。

    那里面的光着腚的女人,每一个的姿sè只在朱娜之上,那身材霸道极了。

    陈楚真想被她们雪白的大腿勒死算了。

    “呼……”

    陈楚闭上眼,终于平心静气的开始修炼。

    为了得到那些女人,老子也要练……

    强烈的**占据着陈楚的内心,强大的征服玉让他的**像是一只要撕破樊笼的野兽一样。

    陈楚感觉自己的气息在飞快的突破着,身体的细胞就像被蒸腾的受不了开始噼噼啪啪的破碎,他甚至能意识到小腹中的气流一路畅通无阻。

    冲破阻挠气息运行的穴位,一路猛冲,至于头顶。

    陈楚感觉身体热汗涔涔。

    不过想到那么多女人,那么多光着腚的女人,张老头儿还麻痹的说这只是仙踪的丫鬟仆人,陈楚更是受不了。

    更是想强大起来,看看那些仙踪的女弟子的13到底是啥样的……老子要糙啊……

    陈楚爆发出强大的**,胸前的玉扳指开始闪亮起来,不再是那样的暗淡,随即从玉扳指当中倏地,宛转流出一道白sè的弧线力量,进入陈楚体内。

    爆发出强大的气流冲击,一举冲破了最后一处穴位——头顶的百会穴。

    “呼……”

    陈楚全身一颤,接着忽悠悠的感觉身子一阵的轻盈气流。

    像是遥遥的腾空而起似的。

    他随后下了土炕,不过下一秒他惊的要死。

    发现自己好端端的躺在炕上,一动未动……

    我糙!老子这是灵魂出窍了!

    陈楚一拍脑袋。

    想起张老头儿说的。

    只要将激ng神力量,也便是灵动力提升到10就会灵魂出窍。

    就会不被鬼束缚住了。

    鬼的梦魇亦是对自己无效。

    自己可以用灵魂去梦魇别人……

    陈楚笑了。

    心想先梦魇刘翠试试?

    好几天没糙刘翠了……

    想到这里,陈楚欣喜若狂,身子飘飘摇摇的,像是摆脱了地心引力一样。

    随即,他推开门,翻过墙头。

    爬着刘翠家的窗子,见她在睡觉。

    身上盖着毯子。

    中间躺着她的女儿孙媛,旁边是孙五。

    我糙!

    当着她丈夫的面糙她?

    陈楚感觉这一切不可思议,自己不会是在做梦?

    糙,自己这是灵魂出窍!什么做梦!

    陈楚淡淡一笑,感觉身子轻轻的,碰到哪里都是那么轻。

    他慢慢的掀开刘翠的毯子,然后朝刘翠慢慢压了下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