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光线忽明忽暗,显然是外面的行云飘飘浮浮。

    虽然窗子关着,窗帘也是拉着。

    但光着大腚的陈楚亦然感觉有些凉风习习。

    身下的女生亦是光溜溜的,透过阳光的斑点,陈圆紧闭的眼睛微微动了动。

    长长的睫毛像是两只合起来的小蒲扇。

    陈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抬起了头。

    他已经把陈圆的下面舔的泥泞了。

    舌头感受着她洞洞里面的嫩肉跟粘稠。

    陈楚的下面硬的不行,他小心的两手伸到她的大腿间。

    随后轻轻的往外扒开她的大嘴唇,粉嫩的肉肉让人心动不已。

    随后陈楚又分开里面的小嘴唇,在下面露出一个粉红sè的窄窄的洞口。

    很难想象,自己的家伙要是插进这里面,会怎么样的舒服。

    嗯……啊……

    昏迷中的陈圆还在扭动着腰肢跟白花花的大腿。

    陈楚的手指先伸进她的洞洞里面捅了一两下。

    忽的,像是摸到了什么似的。

    手指便分开她的**,随后扒开往里面去看。

    只见一层的像是薄膜似的的东西,ru白sè的。

    在下方还有一个小孔,里面有一些润润的蜜汁流出来。

    陈楚虽然没见过这东西,不过还是想象的到了。

    我糙!

    处女膜!

    麻痹的,她还真是处女啊!

    陈楚一迷糊,看了看自己又黑又长的大家伙,再看看人家的小洞,还有那层膜。

    呼……

    这要是破了,被发觉,那就惨了。

    再说……

    像这样的纯洁的女孩儿,他一下有些心软了。

    不过,不能这样就算了,已经脱光腚了,就摸摸就亲亲也不行。

    陈楚附身,把她的大腿劈开,看着她诱人的又嫩又充满褶皱的屁眼。

    嘴凑过去,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嗯……啊……”

    陈圆小声的呻吟出声。

    陈楚舔的就更仔细,更深情。

    口水不断的从她屁眼的嫩肉处流下。

    陈楚的舌头还用力的往里面伸着,看见她的屁眼由于痒痒而紧缩起来。

    陈楚顺着她的腚沟子又往上舔。

    再次分开陈圆的大嘴唇跟小嘴唇,舌头伸进她的洞洞,用力的一下一下的舔着,并且舌头使劲儿伸到里面,碰了碰那层ru白sè的薄薄的处女膜。

    滑嫩的处女膜,像是圣洁的这女人最后的一层防线。

    陈圆嗯嗯出声。

    陈楚坐直起身。

    心想老子不进去,在洞口外面蹭蹭行!

    想到这里,陈楚握着自己粗大的家伙,慢慢的抵住她的退窝子。

    稍微一用力。

    那粗大的头就顶住了她的洞口。

    只要用力往前顶,差不多就会破开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陈楚感觉洞口肉呼呼的一阵柔滑的水泽。

    当下不动了,随后下面的家伙就在陈圆的大嘴唇跟小嘴唇上还是磨蹭。

    啊……麻痹的……真是受不了……

    陈楚两手摸着她的大腿,时而下面用力往前顶两下,而他顶的方向不是下面,而是上面,这样就能避免冲进这狭隘的小洞,并且还能有摩擦干跟顶的爽感。

    陈楚磨蹭了一阵,把她翻过来,看到她挺起的圆滚滚的屁股。

    下面的大家伙便在她的屁股沟上磨蹭起来。

    啊……啊……

    陈楚一边磨蹭着一边呻吟着,下面粗长的家伙在陈圆的腚沟子上不知顶了磨蹭了多少次。

    而他的两手也紧紧的把陈圆的两只肥大的臀瓣往一起挤压。

    把自己的粗长的家伙挤压在当中。

    随后开始更加快的抽动。

    啊……啊……陈楚一阵呻吟,自己像是到了巅峰的感觉,两腿伸的笔直。

    看着自己的家伙呲呲呲呲的喷出一串ru白sè的液体。

    陈楚马上下面一顶,把棍子顶在陈圆的屁眼上。

    呲呲……最后一少半ru白sè的液体喷到陈圆的屁股上,随后顺着腚沟子缓缓的流淌下来。

    “呼……”陈楚压在女生光裸的美背跟大屁股蛋子上。

    喘息了几声。

    这股玉仙玉死的享受才过去。

    低声骂了句,麻痹的,整天盼着处女,这真是个处女自己还犹豫了……

    陈楚掐了掐她的大腿根屁股蛋。

    小声说:“**,你还骂我是乡巴佬不?这回给你个教训,下次再骂,老子合出来出事了,也要把你糙了。”

    陈楚呼出口气。

    感觉**不想刚才那样强烈了。

    不仅想起佛教说的,众生平等,消灭**。

    感觉自己就是在实行佛法,众生平等不是么?你凭啥瞧不起我,说我是乡巴佬?所以就应该给你点惩罚。

    消灭**不是么?自己想糙她,所以就用她的屁股把自己的液体撸出来了,这ru白sè的液体就是自己的**之体。

    这样**出来了,也就是被消灭了。

    妈的,老子还挺慈悲的,能成佛了。

    陈楚掏出手纸擦着她屁股蛋子上的液体,还有shè到她后背的星星点点的。

    然后把陈圆的两条大腿再次分开,擦着她腚沟子处的shè的液体,有一些竟然流到了她的肉缝边缘。

    陈楚笑了,这应该也算是体外受*了,算是糙了她一半。

    由于没脱陈圆的胸罩,所以给她穿衣服不算太慢。

    本来女人的衣服都是越穿越少,把她的体恤往下一拉,把她的内裤穿过脚面往上一提,接着是牛仔短裤,都穿利索了。

    陈楚又拍了拍这女生的圆溜溜的屁股蛋。

    心想,小**,看你以后还狂?

    把她重新抱到椅子上去。

    随后陈楚又把地上的垫子放回床上,一切收拾完好,把擦拭液体的手纸团塞进兜里。

    感觉没有遗留下什么。

    陈楚想到,这安眠药看来劲儿不小,应该差不多一个小时了,陈圆还没醒。

    不禁给金星打电话。

    嘟嘟嘟的响了几声。

    “喂,金哥我陈楚。”

    “呵呵……怎么样了兄弟?”

    “嗯,不错,搞定了。”

    “哈哈!兄弟牛逼~!来溜达溜达?”

    “行,对了金哥,你这药太厉害了,玩完了,现在还没醒呢,我怕……时间长了不好……”

    “嗯,你往她脸上撒尿她就醒了……”金星哈哈大笑起来。

    陈楚明白了。

    当然不是真往人家女生脸上撒尿了,那多损啊。看了看杯子里还有点水。

    弄了点水,慢慢的低到她脸上一些。

    随后陈楚开门走了出去。

    五分钟以后。

    陈圆慢悠悠的醒过来。

    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自己被人扒了个大光腚,全身光光的被人又亲又舔,又摸的,而且还舔自己的私处跟屁股。

    就连屁眼也没放过,但是自己确是昏昏沉沉的,怎么也睁不开眼睛,浑身像是不听使唤似的。

    而且,她好像隐约的听到了关门声。

    陈圆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抹自己的脸颊,还有水珠。

    嗯?

    她正想着,这时传来了敲窗子的声音。

    “陈圆,陈圆!”

    “啊!我在里面呢!别喊了。”

    陈圆坐骑身,感觉大腿有些发酸。

    拉开窗帘,见到是方阳阳。

    “你这死妞儿,刚才睡得真死,窗子差点都让我敲碎了,你都不醒!”

    方阳阳埋怨了一句。

    “真的?刚才我还做梦呢!那是你在敲窗户……”

    “废话!快开门,还有一个小时休息时间,我忘了,中午班车也休息,就去打了两杆子台球,还碰见咱以前的同学了,赶紧的,我得先睡一会儿……”

    方阳阳说着话,从窗子绕到了走廊,随后进了门。

    陈楚此时已经骑在摩托上了,见到方阳阳的时候,马上刹车停住了。

    见她迈着两条大白腿,屁股一撅一撅的,没发现自己。

    不有呼出一口气,心想还好撤的早,不然这女生还得敲门,弄不好真把陈圆整醒了。

    陈楚摩托骑的不快,没啥噪音,随后出了镇中学大门。

    直接来到金星的台球厅。

    这时,金星在和那两个穿着黑衬衫的小兄弟打球。

    三个人抽着烟,都是一脸笑嘻嘻的。

    那两个黑衬衫的小子也和陈楚混熟了。

    跟着喊着:“楚哥来了!”

    陈楚笑了笑。

    金星马上招呼道:“来来来,楚兄弟,过来说说。”

    大中午的也没啥人。

    陈楚也不想瞒着掖着,只是有这两个小子在,他有点抹不开。

    毕竟不熟。

    “你们两个先进去玩!我跟楚兄弟打一杆。”金星看了那俩小子一眼。

    这俩人是他跟班,人也机灵的狠。

    忙进了里面去玩了。

    “咋样?兄弟爽了?”

    金星眨着小眼睛问。

    “唉,还行!”陈楚叹了口气。

    “呵呵……兄弟这意思是没完爽啊还是咋的?行,也对,你用迷药都给弄倒了,晕过去了,也不**,也没啥配合啥的,没意思,这么的,兄弟,哪天哥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就咱哥俩去,不带季扬那犊子!那犊子以前也没少玩,现在装人了,哥哥领你潇洒潇洒,让你看看啥叫技术……”

    陈楚笑了笑。

    呼……

    “来,楚兄弟,整根烟,你抽抽就舒服了。”

    陈楚摆摆手。

    他不想抽烟,主要对身体不好,而且面对事儿的时候,他不想像别人那样说的什么一醉解千愁,或者抽烟让往事随风飘去。

    他感觉越是面对事儿的时候就应该越紧身,越头脑清醒才行。

    “妈的,碰到个处女,没敢上,就在她13那地方舔舔,然后几把蹭她腚沟子shè出去了,算是糙了一半……”

    “噗……”金星一口饮料都喷出来了。

    “啥?哈哈哈!我糙!”金星笑的腰都弯弯了。

    手扶住陈楚的肩膀,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模样。

    “楚兄弟,不是当哥哥的说你,这是我第一次瞧不起你,哈哈……”

    “唉,那咋整,你要真给人家上了,她下面出血了,这事肯定就被人发现了,到时候激ng察一调查,我怕……”

    “靠!让你这么说不用混了,我跟季扬都得判无期,老疤都给判死刑的,尹胖子跟马猴子都够墙壁十回的了。楚兄弟,在这个社会,你老老实实还可能被抓,规规矩矩还有可能被诬陷判刑,但那些玩出天花来的反而没事,就看你会不会玩了……”

    金星说这话,点了一根烟,吐出一个眼圈说:“楚兄弟,你告诉今天你要上的那小妞儿叫啥名,哥哥保准让她晚上乖乖的脱裤子让你糙,哥要是办不到这点,你抽哥的大嘴巴子……”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